69书吧 > 乾坤图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事实真相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事实真相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永恒圣王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事实真相

    破败感,充满了破败感,这是跋锋寒来到后山的第一个感觉,特别是众多凡人眼里的那种迷茫和绝望的表情,让跋锋寒心中一颤。

    来到了罗浮宗这么久,接触也大多数都是修士,外门弟子哪怕凄惨,却有一定的奔头,最起码,可以成为一方之强豪,哪怕呆在宗门之中,也可以善终,而这些凡人,他们或许之前的祖先是修士,是强者,可是现在,失去了安身立命之本钱的情况下,他们能够做的,也只是苟延残喘,等待着子女出头,可是修真的世界,就如同现实一样的残酷,除非有着逆天的天赋,或者别的什么机缘,否则,哪怕是拥有灵根,也未必能够改变他们的命运。

    他们或许明白,或许不明白,但是只能够坚持下来,等待着命运降临的那一天,不过大多数人是等不到,只有在穷困交迫之中死去,而越来越多的人,继续的走过这条路,周而复始。

    跋锋寒不由想到了前世,城市之中,何尝不是如此,为了生存而挣扎,最后,却连一点立锥之地,都无法获得。

    感慨,除了感慨,还是感慨,跋锋寒缓缓的走在泥泞的小路之上,看着旁边房间里面的众人,叹了一口气。

    神识笼罩在整个棚户,跋锋寒找到了所想要找到的人,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曲儿!”曹豹颤抖的手,把一碗不知道混合了什么,颜色古怪的稀粥,递到了曲儿的面前,他浑浊的眼眸之中,透着一丝的悲凉,说道:“吃点,吃点就会好了!”

    本应该是前途无量,内门之中佼佼者的曲儿,却无神的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此时的他,已经成人了,可是身材却瘦小无比,一副虚弱的样子。

    “哎!”曹豹叹了一口气,慢慢的把粥送入到曲儿的嘴里,曲儿无力的咀嚼着,甚至分不清楚,这里面的味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曹豹,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跋锋寒的身影,出现在了大门口,里面的景色,让他愕然,他完全没有想到,再一次见到曹豹和曲儿的时候,回事这么一番的景象。

    曹豹的动作缓慢,几乎是带着某种的木然,回头之后,看到了跋锋寒,他的眼神,似乎迸发出了某种神光,然后挣扎的要站起来。

    神识早就扫过了这里的情况,对于曹豹的状态,极为的了解,跋锋寒三步并两步的来到了他的面前,大声的说道:“好了,坐下说话,坐下说话!”

    曹豹早就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对着曲儿,大声的说道:“曲儿,你看到了么,仙师来了,仙师来了!”

    两人凄惨的状态,让跋锋寒一阵的揪心,更加的疑惑却是在曲儿的身上,曹豹或许会因为势力,或者得罪了什么人,而变成这样,曲儿呢,难不成一个出色的后辈弟子,也会被打压。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跋锋寒的话语之中,带着浓重的寒意,仿佛整个屋子里面的气温,也猛的下降了七八度。

    曹豹此时的状态,已经支撑不下去了,可是他强忍着悲痛,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讲了一遍,事情的起因,居然在小店身上。

    当年,曹豹学会了一级符箓纸的制造方法,这点对于小店来说,不少都会,他的生意好点,利润高点,却也正常,可是当跋锋寒传授了他二级符箓纸的制作方法,当时匆匆而来的跋锋寒,传授的并不是宗门常见的方法,而是经过了鸠改良的方法,以当时他的眼光来说,这样的方法根本就不算什么。

    他站在的是养元阶段的修士的眼里,却不知道,这样的方法,对于一个凡人,有什么样的影响,曹豹本身具有这样的天赋,否则也不会在刚刚到达罗浮宗的时候,就掌握了基础符箓的制作方法,他几乎把这个方法掌握的通透,制作符箓的成功率和质量,都极高。

    从这天开始,小店的生意开始兴隆了,低廉的价格,出色的质量,让他成为了这一片生意最好的,本身,以曹豹的经验,未必会这么张扬,但是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曲儿。

    曲儿进入内门之后,受到了不小的重视,眼界开阔之后,他的修炼速度也加快了,只有这样,才能够更快的进入到下一个阶段,快速的速度,需要庞大的金钱,当时跋锋寒在闭关,曲儿能够依靠的只有曹豹。

    于是,曹豹再怎么也不顾上了,只要曲儿能够进军养元,拜了一个更高层次的师傅为师的话,他就安全了,于是他开始全力以赴的制造符箓,大量的财富,聚集起来,又变成了曲儿修炼所需要的晶石,这本身是一个良性循环,可惜,不和谐的音符加入了之后,变成了一场悲剧。

    一个坊市北片,相当有权势的家族,看中了这个手法,逼迫上门,却被正好到达的曲儿遇到,当场就起了冲突,对方实力很强,却无法压制住曲儿,再怎么说,也是内门之中的弟子,可是包括曹豹在内,都忽略了平和之下的阴暗。

    对方在退走之后,足足准备了四年,终于,借助着一次宗门比试的机会,从上到下买通,对手,裁判,包括场地,一举废掉了曲儿的丹田。

    曲儿变成了废人,修真的世界,异常残酷,不会有人为了一个废人出头,结果,不但坊市的店铺易手,就连跋锋寒传授的手法,也为了保命之下,不得不交给了对方。

    跋锋寒一边听着,一边咬着牙,他完全没有想到,在整个罗浮宗,和谐的背后,还有如此的阴谋,他略微悲愤的说道:“你就没有去执法堂!”

    “执法堂!”曹豹叹了一口气,说道:“曲儿废了,你觉得我去执法堂,有用么?”

    曹豹浑浊的眼神之中,蕴含着悲凉,让跋锋寒本已经悲愤的心,再次的颤动起来,没想到,事情的根源,居然出在自己的身上,如果,当初他没有把法诀传下,而是简单的指点一下,店铺的生意,或许不会太好,却不会遭受这样的祸患,至此,跋锋寒心中也明白,两人都是他带来的,还因为法诀而受到了伤害,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这件事情,他都必须来管。

    “他们是谁!”

    “李家?”

    “李家?”跋锋寒疑惑的问道,他完全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在他接触的层次,坊市之中,只是四大世家而已,这个在罗浮宗有着巨大的权势的势力,才是他应对的对象,至于其他,依附在坊市之下的小家族,几乎不入他的法眼。

    “是西片的一个家族,他们有两个弟子在内门,这一次的大比,实力出众,已经拜了内门长老为师!”

    “内门长老?”跋锋寒微微一笑,这样的层次,或许之前,他还有些顾忌,现在,只要不是最核心的那几个长老,其他的,估计都不在话下,相信有吕正元的这个牌子,他们不会为一两个弟子,而干涉吧。

    想通了一切之后,跋锋寒这才微笑的对着曹豹说道:“我看看曲儿!”

    “哎!”曹豹叹了 一口气,他是习武之人,对于修仙并不是特别的了解,却也知道,这样的伤势,就算是仙师,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吧。

    跋锋寒走到曲儿的身边,曹豹在旁边叫道:“曲儿,仙师来看你了!”

    听到仙师,曲儿无神的眼眸之中,突然的有了一股神采,似乎再努力的做着什么,口里啊啊的叫着,却一个字都发布出来,甚至因为有些动作过大,整个脸色不正常的红色。

    “好了,曲儿,你的事情,我知道了,我现在看看你,你放平静!”跋锋寒的声音,带着阵阵的平和,消去了曲儿心中的激动,他眼神一转,平静了下来。

    握住曲儿的手,一道真气,贯穿其中,曲儿的状态,一点点的映射了下来,不得不说,对手真的很狠,虽然没有要掉曲儿的命,但是把丹田位置破坏殆尽了,甚至残存的真气,也透过他的经脉,不停的侵蚀着它,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曲儿会在几年内,悲惨的死去。

    跋锋寒的心中愤怒了,为了一点点的财富,甚至对他来说,都看不过眼的财富,居然下这么狠手,直接杀了还好说,却是这样,几乎要躺着,连受几年的罪。

    可是愤怒归愤怒,现在曲儿的状态,他也无法处理,丹田,是一个修士的根本,这样完全而彻底的毁灭,除非是传说中的天品丹药,号称可以生白骨,肉死人的回生散,依靠现有的方法,完全没有办法。

    哎,跋锋寒叹了一口气,这一口气,仿佛在曹豹的心中,重重的敲了一下,他有些着急的问道:“仙师,仙师,曲儿到底怎么样,没希望了吗?”

    “是,丹田全毁,已经没有修炼的希望了,不过我可以帮他祛除痛苦,恢复行动,可是修真……”

    跋锋寒的话,让曹豹大喜,他此时,已经不想什么报仇的事情了,能够让曲儿恢复移动,让他可以站起来,如同正常一般,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至于报仇,他们现在活着已经是奢望了,没有心思想那么多了。

    跋锋寒思考了一下,淡淡的说道:“曲儿,你的事情是因我而起的,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李家,甚至鲁州的事情,我都可以帮你做,你愿意的话,就眨下眼睛。”

    曲儿的表情非常奇怪,迷茫,木然,或者说是绝望,不过最后,他还是眨了一下眼睛。

    “好了,曹豹,曲儿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你呢?”跋锋寒扫了一下曹豹,他的身体状态,也不是很好,确切的说,应该是很差,搭把手,因为心力交瘁,他的寿元大减,估计也就是三五年的活头了。

    “仙师,只要曲儿没事,我没关系的,不过,我有个请求,罗浮宗,我们已经呆不下去了,不如,仙师找个地方,把我们安顿下来吧。”

    “安顿?”跋锋寒有些诧异的看了曹豹一眼,这位老人,从遇到开始,就非常有智慧,现在也作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哪怕跋锋寒借助着实力,压制了李家,甚至把李家连根拔起,他们两个普通人,得罪了这么多的修士,也完全没有生存下去的空间了,与其强留在罗浮宗,倒不如离开,天下之大,也只有离开,才能够有更多的发展。

    “好!”跋锋寒取出了一枚丹药,手上捏着一节节的印诀,把丹药的药性生生的给催发了出来,当消耗了七八成的样子,把药力连同最后的精粹,打入到曹豹的身体之中。

    修真者的丹药,对于凡人来说,是毒药,可是经过了某种的变通,还是可以对凡人产生作用的,曹豹现在的状态,有了这股药效的帮助,最少,恢复常态是没问题的。

    这一股丹药的药力,注入到曹豹的身体之中,简直是立竿见影,曹豹的身体,立刻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猛的胀大,干枯失水的皮肤,变得光滑了起来,气息也健旺了起来。

    “多谢仙师!”曹豹说道,曹豹的事情,只是一个小事情,跋锋寒随手的就完成了,可是曲儿这边,却相当的棘手。

    跋锋寒慎重的考虑了很久,这才开始动手,他把手头上的一点精金,随便的点化,炼制成一根根的金针,把金针小心的放在曲儿的丹田位置。

    丹田是修士,最重要的器官,任何的修士,都不敢轻易的动丹田,更遑论去了解他,解析他,可是跋锋寒开通的隐穴,就在丹田,甚至让丹田破体重生。对于丹田,跋锋寒肯定,整个玄黄世界,能够比他了解的更多的,应该是不多了。

    曲儿的状态,如果在刚刚受创的时候,就被他知道的话,或许还有机会,但是现在,纠结了这么多年,甚至大量的异种真气,遍布在丹田之中,能够祛除,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金针扎入到了穴道之中,跋锋寒又取出了几枚丹药,跟刚刚给曹豹处理的一样,法诀祛除了药性,然后把丹药小心的放在金针之上,慢慢的放入药效。

    精金的作用,就是气导性特别的好,任何的真气,都可以轻松的导入其中,药效可以直接的通入患处。

    做好了这一切之后,跋锋寒的脸上,略微的露出了一丝的轻松,紧接着他,他的手,如同幻影般的,在金针上,不停的动作,一个个的手诀,如同虚幻般的,打入到了金针之上。

    曲儿的身体猛的一震,痛苦的大叫了一声,坐了起来,却被跋锋寒一掌,又推了回去,一起一落之下,大量的异种真气,在跋锋寒的控制之下,被集中到了一处。

    当曲儿身体之中的异种真气,被清理的七七八八,全部集中到肋下的时候,跋锋寒猛的出手一点,大量的异种真气,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点一样,猛的泄露而出,冲到了地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小洞,就这么凭空的出现在地上。

    “啊!”曹豹吃惊的大叫了一声。

    同时大叫的还有曲儿,从肋下开口,对身体造成的疼痛,可不是一般的强烈,几乎,他的身体,如虾一般的弓了起来,身体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跋锋寒丝毫不为所动,伸手猛的一点曲儿的身体,大量的药效,全部的被催发了出来,在如此庞大的药效的催动之下,曲儿的身体,立刻以肉眼看得见得速度,在恢复着,很快的,就从皮包骨头的虚弱状态,恢复到了平常的状态,呼吸也平稳了,缓缓的睡了过去。

    曹豹一直都担心曲儿的情况,现在看在仙师的救治之下,恢复了正常,在他看来,只要曲儿恢复了正常,最少还有可以期盼的余地。

    跋锋寒叹了一口气,虽然他用尽了全力,但是只是祛除了一种真气,恢复了曲儿的身体,但是丹田的位置是何等的重要,任何微小的伤害,都会让丹田,受到极大的损害,曲儿也是如此,正常人的样子,可惜,以后再也无法修炼的任何种类的修真功法了,一个不错的灵根,就这么的废了。

    跋锋寒心中非常的愤怒,但是他的表情却是凝重的,淡淡的说道:“那个李家是什么来头!”

    经过了几十年,特别是在内空间之中的150年,虽然只是修炼各种的神通,但是跋锋寒的气质,在各种功法的推进之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可以说只是青涩的年轻人,而现在却有点沉稳,有些出尘的气息,更像是一个出色的修士了。

    曹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激动,很快稳定住了心神,缓缓的叙述着,着重的还是李家的情况,这个李家,也算是一个大家,在整个坊市这边有着极大的权势,几乎整个坊市五分之一的店铺,是他们直接控制,或者间接控制,而且他们主要的方向是符箓,跟四大世家并不冲突,所以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那个光头?”跋锋寒突然的想到了,他去曹豹的店铺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光头的家伙,问道。

    “他是李家的嫡系,李家控制的店铺,都是派他们去管理的!”

    几乎占据了整个坊市五分之一的店铺,这个数量不小,曹豹他们的店铺,所在的位置并不是特别的重要,当时也只是价廉物美,这才吸引了不少的修士,一旦被李家拿在手里,他们关注的只是那些方法,至于店铺,根本就不重要。

    “李家有什么高手!”

    曹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为难,他的实力,也就这么多,高手,根本就不知道,跋锋寒也明了,这个问题,问他,有些难为他了,微微的说道:“放心吧,没事,我另外找途径打听。”

    跋锋寒在这里,又呆了差不多一天,一直看到曲儿起来,留下了一些药材,这些药材,在炼丹上,是极佳的材料,合理的搭配到一起,熬制成药膏,给曲儿补身体,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么一切都做好了之后,跋锋寒这才留下了一些银两,这还是在外门当弟子的时候,兑换的,本来已经快要忘记了,没想到,现在却派上用场了。

    跋锋寒离开了后山,站在山顶之上,看着下面众多的房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曲儿的遭遇,或许只是众多中下级的修士的缩影,面对着强大的修士,或者家族,他们只能够选择逆来顺受。

    这或许就是主脉,一直压制四大家族的根本原因,一个家族的繁盛,在最初虽然有凝聚力,但是安逸久了,控制整个世界久了,必然会产生腐败,产生这样的黑暗,甚至比现在更加的惨烈。

    跋锋寒不是救世主,不是烂好人,他只是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已,曲儿是他带来的,惹到了他的人,他必然要反击,最起码,把李家连根拔起。

    叹了一口气,飞剑出现在手中,随手的一点,化为了一道红光,向着天际而去。

    大概一盏茶的时间,跋锋寒来到了齐志晓的山峰之前,从北地秘境回来,他还没有来过,不晓得在不在,正要发信符,一道青光从西侧而来,在山峰前面,看到跋锋寒,停下来,居然正好是齐志晓,他吃惊的说道:“锋寒,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

    “走,到屋里坐!”

    齐志晓热情的把跋锋寒让到了屋里,还是那么的亲热,坐下之后,他问道:“要喝点什么!”

    “不用客气了,我只是来问点事情,问完了就要走了!”

    “怎么,还是这么着急!”

    “你知道李家么?”

    “李家,哪个李家?”齐志晓一阵奇怪的问道。

    “就是坊市的那个!”

    “你说那个家族,这么小的家族,怎么也入你的法眼!”齐志晓吃惊的看着跋锋寒说道。

    “小家族?”跋锋寒闪念一下,这样的家族,在凡人,甚至是外门弟子那里,或许说是巨大的家族,可是在跋锋寒他们这种宗门的翘楚的这里,却是上不了台面,也就齐志晓知道点,跋锋寒根本就没有关心过。

    “天云师叔才收了两个李家的子弟,我才知道一点,算的上坊市比较重要的家族,不过整个家族,没什么高手,只有一个归一境的外门长老,是新兴家族!”

    新兴家族?跋锋寒一阵了然,难怪手法这么卑劣,如果换成老牌的家族,如果不是必要,不会手法这么的下作,真不知道他怎么搞的,到现在,还没有碰到铁板,不过,现在,他就是一个最大的铁板。

    齐志晓有些奇怪,跋锋寒难得的来一次,就问他这么一个家族。

    “我跟他们有些过节,不知道,你天云师叔,会不会出面!”跋锋寒看着齐志晓,一字一句的说道,现在齐志晓也是御器期,是宗门看重的后辈弟子,能够被他称之为师叔的,最少也是内门长老一级的,凝丹是肯定的,说不定还是金身浮屠,他的师傅雾凇上人,就是浮屠。

    “他们,两个弟子,不过是刚收,在云天师叔哪里排不上好,恐怕不比他们在内门呆着的时候,好上哪去,怎么,这个李家,居然不长眼,得罪了你!”齐志晓一阵的愕然,跋锋寒是谁,执法大长老吕正元的唯一弟子,别的不说,只是这个唯一的弟子,就让绝大多数的内门长老不敢得罪了,唯一,代表着得罪了他,必然会引出吕正元,一个元婴尊者的怒火,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承受的起的,就算是四大世家,虽然也拥有元婴老祖,可是真要面对上,一些不太重要的旁系,他们也会舍弃掉的。一个小小的李家,在罗浮宗落户不超过200年,居然得罪了 他,真的是嫌命长了。

    “那就好,你帮我收集一下李家的情况,我准备对付他们!”

    “让我收集,你不是有方便的么,执法堂,不就正管他们么,还用来找我!”齐志晓缓缓的说道。

    跋锋寒一阵的愕然,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身份,执法大长老的唯一弟子,吕正元专管执法堂,这样的事情,他出马,怎么有执法堂出面顺理成章,甚至把李家欺压良民的材料一收集,李家基本上,没有翻腾的余地了。

    “怎么了,他们怎么不长眼,惹到了你的头上!”齐志晓毫不在意的笑着说道,在他看来,李家什么的,只是小事,跋锋寒或者他,真的要对付的话,完全没有问题。

    跋锋寒把曲儿的事情给齐志晓说了一遍,他们都是外门进来的,非常清楚,一个修真的机会,对于普通的灵根的修士的重要,曲儿家事凄惨,只是跋锋寒传授了一点手诀,就引来了杀身之祸,甚至接着大比,毁掉了他修真的希望,这是何等恶劣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也被李家压下去了,这也太。

    “兄弟,估计李家在执法堂之中,也有人,否则,不容易压下来啊!”

    跋锋寒当然清楚,失手误杀,居然毁掉了丹田,这是大比之时,绝对禁止对的地方,而那个犯错的弟子,只是被禁足一年,这绝对不寻常,如果说执法堂没有寻思,肯定不可能的。

    不过他并不在意,执法堂,是他的大本营,什么关系,有吕正元本人够用。

    “好了,兄弟,我这就回执法堂,办好了这件事情,我们再聊!”

    “好!”齐志晓知道,跋锋寒急着处理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多留,匆匆的告别。

    御法山就在齐志晓的山头不远,驾驭者飞剑,几秒钟的时间,就上了御法山,本身,他是想直接的去执法堂,不过,他虽然是吕正元的徒弟,却没有一个真正的身份,如果平常,没什么利益冲突,这没问题,一旦有了利益冲突,或者说直接管辖,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了,而这个名,必须要找吕正元。

    跋锋寒的突然回来,让吕正元很吃惊,跋锋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要一个巡视的身份。

    巡视,算的上执法堂特殊的位置,他可以监管除了堂主之外的所有人,原则上有管辖权,不过一切的处理,还要看堂主。

    执法堂的堂主是谁,大长老吕正元,跋锋寒是他唯一的徒弟,一旦他报上去的人,还能够有跑么,基本上,跋锋寒这个,是他能够要到最大的权利。

    对于跋锋寒的要求,吕正元几乎没有迟疑,本身,他的徒弟,就应该是巡视,之前,因为时机的关系,并没有重视,当然,也是为了避免耽误他,现在,既然他要了,就给了。

    似铁非铁的牌子,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巡视两个字,牌子的编号是壹,也就是说,他是第一巡视,得到了这个名义,跋锋寒很是兴奋,直接的告别了吕正元,出来了。

    吕正元似笑非笑的看着跋锋寒,他不知道跋锋寒遇到了什么,要找他要巡视,不过,在他看来,得罪了他的徒弟的,全都该死,跋锋寒的出色表现,已经让吕正元重视无比了,基本上,会扫除 所遇到的一切障碍。

    执法堂,作为整个罗浮宗,除了掌门,最大的执法机关,庄严肃穆是它的基本色彩,一般的修士,对于这里,可以说是谈虎色变,巨大的宫殿式的建筑面前,一队身穿着黑衣的弟子,凶神恶煞的站在那里,虎视眈眈的看着所有经过的,宫殿的前面,没有人停留,一般的修士,能不从这里经过,就不从这里经过。

    跋锋寒驾驭着剑光,直接的冲向执法堂,在路上,就受到了三四道强大的神识的扫描,不过,神识在见到是他之后,瞬间的回收了,大长老的弟子,在执法堂,这不是回家么,别说御剑飞行,打砸抢都可以啊。

    当跋锋寒的剑光收摄,降落到了执法堂的门前的时候,执法堂的两位副堂主,达到了浮屠级别的长老,已经迎了出来,满脸堆笑的对着跋锋寒说道:“少堂主,你来了!”

    少堂主,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两位副堂主,跋锋寒只是知道名字,瘦一点的叫宫廷玉,他是老牌的浮屠长老了,在执法堂一向有笑面玉的外号,见谁都是笑眯眯的,但是遇到事情,诡计特别的多,至于另外一个则是黑脸,名叫周玉坤,有着黑脸煞神之称,死在他手下的犯事弟子,不知道凡几。

    宫廷玉微笑的说道:“少堂主前来,不知道所为何事!”

    跋锋寒拿出了令牌,宫廷玉和周玉坤看到了令牌,眼睛猛的一眯,巡视,虽然执法堂有几位巡视,可是都在他们之下,对他们没有什么管辖权,可是跋锋寒这个不一样,难道堂主对他们有些不满,让少堂主前来管理,可是没听到风声啊。

    两人越发的恭敬,说道:“见过巡视!”

    “我来有些小事,我们进去再说吧!”

    来到了堂主房间,跋锋寒也不客气,直接的坐下,巡视在某些情况下,可以代表堂主,有些过了,不过这个时候,无论是宫廷玉还是周玉坤,都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面跟他多计较。

    “我想看看有关大比的卷宗,拿过来我看看!”

    “大比?”宫廷玉和周玉坤一阵的迟疑,不过他们并不在意,大比也算是宗门的一件大事,执法堂审阅一下也算正常,估计是跋锋寒刚刚当巡视,就过来看看而已,这样的小事自然有下面来做,很快的出去,吩咐下去,让下面,把卷宗给送上来。

    两位副堂主出去了,跋锋寒松了一口气,刚刚在说的时候,他仔细的看着两位堂主,在他们的身上,都没有看出端倪,显然,这个事情,他们应该是不知情的。

    其实作为执法堂的堂主,管理整个宗门的事物,哪里有那么多的功夫,曲儿这件事情,在他们看来,天大,落到执法堂这里,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时,很容易,就蒙混过关的。

    很快的,材料送来了,送材料的是 一个很有风韵的女修士,甚至还特别的在跋锋寒的面前卖弄了一下,跋锋寒皱了一下眉头,甩甩手让他出去了,并不是他不谈美色,修真无小事,任何一个疏忽,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他现在,还没有到可以挥霍时间的份上。

    关于大比的卷宗,不多,十几个玉简,其中详细记录了整个大比的过程,在其中,曲儿,也算是一个种子选手,很有可能,进入到16强,那样,他也就能够进入到其他的长老的视野。

    不用,就是在关键的32强比赛之中,他遭遇了一个对手,这个对手平时的实力比他差的多,按理说,他可以轻松的对付,但是事实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他败了,而且败的非常的惨,几乎是毫无抵抗的被对方打破了丹田。

    卷宗上面非常的详细,加上从曹豹哪里的记载,对方显然是使用冒名顶替的方式,内门养元之下的对抗,这个对手虽然没有用到养元之上的法诀,可是各种法诀异常的熟练,攻击防御又处理的这么好,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士,最关键的是,在赢了曲儿之后,他在下一场,直接的认输了,排名第16位,没有任何的长老看的上他。

    关键的前一场比赛,发挥出色,决定命运的对决,却认输,这很不寻常,显然在掩饰什么,按理说疑点很大,为什么执法堂没有深入,一个内门弟子受伤,被废掉了修为,也没有什么报告。

    跋锋寒仔细的翻阅了一遍,没有,全部都没有,他的翻阅了整个卷宗,所有的疑点,都在他的了解下无所遁形,手指落到了卷宗上一个人名之上,周培安。

    这个是执法堂的专员,专门监管这一次的大比。

    大比对于内门弟子来说,是一件大事,可是对于整个罗浮宗来说,却是一件小事,只是派出了一个执法弟子监管,回来时候,再审查一下,估计这个人有问题的可能性很大,当然了,还有他的直系领导,以及审查的人,不过,总体来说,不算什么。

    “巡视,怎么样,卷宗看完了么?”增思考着,周玉坤走了进来,热情的说道。

    “看完了,正要去找你们,这里的卷宗,我稍稍感觉有些问题!”

    “问题?”周玉坤迟疑了一下,拿过来卷宗,大比的事情,不是他负责的,当时拿过来,他简单的签了一个字,没什么打不了的,现在跋锋寒点到了,他才仔细的看,当看到一个内门弟子,而且还是种子选手被废掉的事情,他脸色一遍。

    在整个罗浮宗,真传弟子是宗门的基石,可是内门弟子,却是这个基石的基座,没有这个基座,也无所谓有什么元婴尊者,任何一个内门弟子,宗门都花费了巨大的力量,去培养,一下子废掉了一个,他还没有听到任何的消息,这点上看,是有人故意的隐藏的。

    现在,这个问题,被跋锋寒揭露出来,他的脸色,立刻的变得很难看,迟疑了一下,说道:“巡查,我这就去查!”

    “好!”跋锋寒点点头,说道。

    在执法堂这个地界,他并不想过多的逼迫他们,一切按照正规的手续来,想来很快就会给个说法的,他的目的并不是清理执法堂,在他看来,执法堂的人,只是犯了错误,被利用,或者收买了,这些周玉坤都可以处理,他的目的,是揪出李家,把李家彻底的剿灭,这才是为曲儿报仇的关键。

    周玉坤拿着卷宗,怒气冲冲的回到了房间,用力的把卷宗摔在了桌子上,一个卷宗,居然引来了跋锋寒的连续追问,他甚至回答不上来,最起码工作疏忽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手下居然敢瞒住他,这要多大的胆子,他越想越生气,忍不住大声的命令道:“把田曾山给我找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乾坤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年残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年残梦并收藏乾坤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