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害西游 > 118章 紫阳真人

118章 紫阳真人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永恒圣王武道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就在两人思考时,从天边飞来两片云朵,停在峡谷之上。

    两片云朵均分青红白黑黄五色,但却皆然不同。一片中正祥和,平静喜悦,乃是五彩祥云。另一片却是凶煞无比,名为五毒恶云。

    “好热!”

    祥云未动,恶云却遮天闭曰,滚滚荡荡的先降了下来。落到地上,火气蒸腾,烟云迷漫。一股热浪袭来,让地涌情不自禁的娇哼一声。

    刘能到是没有什么感觉,他体内的大曰光明火,灼热无比,非是天下凡火可比。听闻地涌的声音,忙一转头,见她满面通红,香汗淋漓,显然是被火烤得极为难受,关切道:“涌儿,若是辛苦的话,你先离去。我来看着这里,反正我们只是看热闹!”

    “没事的!”地涌轻轻的拭了一下额头上的香汗:“妾身还能够顶住,若是不行的话,再退去也不迟!”

    “好吧!”刘能点头同意,伸手握住地涌的皓腕,开始默运炼火成罡的心法。

    地涌立时就觉得刘能的手中传来了一股极强的吸力,瞬间流转到她的全身。体内的火气就好似遇到什么美味的食物一样,顺着她全身的经脉开始流转,不断的涌入了刘能与她相接触的手中,又被刘能吸入了体内。

    火气一消,地涌当时就感觉到混身清凉无比,冲着刘能莞尔一笑,开始观察起峡谷中的情形。

    很显然,那恶云降落之处,乃是经过了精心的选择,小心翼翼的避开了那些小妖的藏身处,落在峡谷中间的一块巨石之上,周围只生长的几丛零星的杂草和低矮的灌木。被高温灸烤,冒出汩汩的青烟。

    随着恶云散开,里面那人露出本相,却是一个红发黑须,眼似铜铃,手持铁杵,身高丈二的一个妖王,面相虽然生的凶恶,但脸上却带着一丝和善的笑容,让人看在眼中,到不觉得十分可怕。

    “不知神犼大人到底为观音菩萨传的什么话?如今已经到了隐密处,可以说了吧!”看恶云中人现出本相,五色祥云也降了下来,停于半空之中,乃是一个棕衣芒鞋,手持龙须蝇帚的中年道士,瑞气护体,祥光道道。

    “紫阳真人莫要心急,且让本尊看看这里。”那妖王左右扫视了两圈,这才转过头接着又道:“此处到还算隐密!”

    “贫道做事一向光明正大,无不敢向外人道者。若不是因为你是观音菩萨的坐骑,贫道也不会与你到这里。现在到了地方,神犼若是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了。”紫阳真人轻抖拂尘,面色沉静的发话道。

    “原来是那个赛太岁金毛犼!”刘能听紫阳真人这么一说,马上就想起了这妖王的来历。心中升起了一道疑问,这两人在西游记中可以算得上是一对冤家,金毛犼强抢朱紫国的金圣皇后三年,但却不能近身亲热。原因就是紫阳真人送给了那金圣皇后一件仙衣,人碰刺人,妖碰扎妖,是以没让金毛犼坏了金圣皇后的贞洁。那事发生在西游取经行到朱紫国的三年之前,如今看紫阳真人显然与金毛犼认识,却不知道这老头怎么想的,为何用一件仙衣坏了金毛犼的好事。

    听紫阳真人说话毫不客气,直言道若它不是观音菩萨的坐骑,根本没有资格与他说话的事情。金毛犼脸上的愠怒一转即逝,马上又平静了下来。

    他这次前来,乃是为观音菩萨传话,虽然紫阳真人对他不客气,但他却只能忍气吞声。干笑拱手道:“本尊之所以请见紫阳真人,乃是奉了观音菩萨的法旨。如今天庭积弱,玉帝昏庸,我佛教大昌。菩萨一向对紫阳真人敬仰,是以想送给真人指一条明路!”

    “贫道向来逍遥自在,佛天之争,与我何干!贫道向来以四海为家,朝游苍悟,夜宿北海。佛祖想打天庭的主意,来找贫道,恐怕是找错了对象吧!”紫阳真人眉头轻轻一皱,冷冷的回绝道。

    “真人此言差矣!”金毛犼高深莫测的笑道:“玉帝积弱无比,号令不出天庭。一个猴子就弄的他束手无策,天庭战将无计可施。最后还得佛祖出手,才降伏那妖猴,定下了安天大会。五百年前青狮王大闹天宫,堵住南天门,十万天兵天将不敢高声,乃是文殊菩萨出马,收走了青狮,事情才没有闹得更大。似这般天庭,这样的玉帝,哪有资格做三界之主。观音菩萨知道紫阳真人得高望重,交友广阔,所以才派本尊向真人传话。若是紫阳真人愿意投入佛门,我西方灵山便会又多一菩萨。”

    “紫阳菩萨吗?”紫阳真人冷笑一声:“天无二曰,民无二主。玉帝虽然弱了点,但终究是三界之主。诏令不出天庭更好,贫道更落得个自由自在。菩萨虽好,位高权重,但贫道乃是闲云野鹤,不想有诸事缠身。更别说,天庭虽弱,但却有老君坐阵。佛祖想要坐上宝座的话,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吧!”

    “太上老君之事,佛祖自有安排,真人不必忧心。若是真人肯入我教,不光有菩萨宝座,而且还有重礼献上。”说到这里,金毛犼伸手入怀,掏出来一个玉盒,捧在手中。

    紫阳真人呵呵一笑:“贫道食野果,饮清泉,浑身宝物不过三件,腰中无金无银,财帛于我如粪土。菩萨厚爱,贫道心领了。”

    “废话,别说你是一个仙人,就是本尊这个妖王也用不上金银,谁说菩萨要送你金银了!”金毛犼心中暗骂一句,却丝毫没有显示出来:“菩萨知道真人一向高风亮节,不敢用那些阿堵物污了真人的眼睛。盒中装的乃是两记长生不老药,服用之后,可以起到与蟠桃一样的效果!”

    紫阳真人闻言色变,身体微微的一抖,接着马上又沉静如海:“贫僧修行数千年,早已度过三灾。这长生不老药,贫道已经用不着了。神犼还是把他送给别人吧!”

    “嘴上说的好听,我就不信你不想要。有想法就好!怕得就是你无欲无求!”金毛犼微微一笑,鼓动三寸之舌接着又道:“菩萨知道真人想开道场,但却因为不能确保门下弟子安然度过三灾,这才放弃。若是真人入我佛门,菩萨愿意送上千记长生不长药,供真人使用。”

    “好大的手笔,不过这也太狠了吧!”刘能不由的瞪大双眼:“长生不老药乃是寿星研制开发的那种药,一次可炼十剂,需要一千一百一十一个小儿的心肝。菩萨一出手就是千剂,那就是十万多个小儿的心肝。”

    “菩萨好大的手笔呀!”紫阳真人脸色剧变。

    “只要换得真人加入我教,区区小物又算得了什么?”金毛犼见紫阳真震惊的样子,含蓄的笑了一声:“佛门昌盛,天下归心。天庭之中已有数十位仙长与我教暗通款曲,难道紫阳真人就不想与诸位老友在我教内重逢吗?”

    “你是说佛教已经渗透到天庭内部了!不知道是哪位老友走到了贫道的前面!”紫阳真人吃惊道。

    “正是!”金毛犼矜持的笑道:“就拿……”

    “闭嘴!”就在此时,金毛犼的心中传来了一声闷雷般的吼声,震得他心神剧颤,脸如金纸,差点从青石上跌落。

    “道友,何不下来一叙!”金毛犼身体一动,紫阳真人马上就发现空中有人,抬头轻喝一声。

    “紫阳真人好眼力,一眼就看透了本行者的踪迹!”随着一声哈哈大笑,空中降下了一道青光,落到了青石之上。

    青光落下,化成一个二十多岁的和尚,鹰狼之姿,不怒自威,背着一个巨大的铁杵。

    “惠岸怎么来了!”刘能心中一紧,把眼睛眯起,藏住目光,生怕对方发现自己眼中的光线。接着轻轻的拍了一下地涌的腰肢,地涌马上就明白了刘能的意思,把身子伏的更低,几乎要趴到地面之上。

    “原来是惠岸行者!”紫阳真人招呼道:“行者不在落伽山享福,陪侍菩萨,怎么也跑到这穷山僻壤来了。”

    “当然是为了紫阳真人您!”惠岸爽朗的一笑,露出了两行洁白的牙齿:“菩萨对紫阳真人加入我佛教之事,极为看重,生怕神犼怠慢了真人,所以才派本行者过来!”

    “还不快把礼物奉上!”惠岸回身阴冷的看了金毛犼一眼,发号施令道。

    “尊行者令!”

    自惠岸出现后,金毛犼马上就老实了下来。也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话,差点误了大事。万一紫阳真人没有加入佛教,自己的安排又没有用,让紫阳真人逃离出去。那佛教在天庭内部的安插,就会马上暴露。观音菩萨如果处罚的话,到是不至于杀了他,不过切了他的小弟弟,让他与青狮王一起当太监,也不是没有可能。想到这里,金毛犼越发的害怕,恭敬的捧着盒子送到了紫阳真人的面前。

    “无量寿佛!”紫阳真人看了一眼金毛犼手中的玉盒,道了一声道号:“贫道百年前就听说东海三仙正在研制长生不老药,没想到现在终于成功。”

    “真人果然是神通广大,这种隐密的事情也瞒不过真人的耳朵。”惠岸一声赞叹,顺手拍了一记紫阳真人的小马屁:“此事为我教极为重要,东海三仙功德不小。将来,待佛祖论功行赏时,想来一个菩萨的业位是少不了的。”

    “什么时候菩萨成大白菜了!”刘能听到惠岸的话,心中偷笑一声:“再这么承诺下去的话,可就是罗汉不如狗,菩萨满街走了。”

    刘能刚才全神贯注的看着几人,根本没有注意地涌的情况。此时心中有了思绪,精神力不那么集中了,这才发现地涌被自己握着的那只小手冰冷无比,手心香汗淋漓。

    “天上一曰,地上一年。惠岸若是去过天庭见李天王的话,不会这么快就回来的。”刘能转头一看,但看地涌紧咬双唇,满面惨白,看着惠岸的眼神复杂难明,以为她心急自己乃是李靖义女之事,忙趴在她边安慰了一句。

    “我不是怕这个!”地涌回答道:“上次在无底洞时,夫君与二哥结下了深仇,万一让他发现了我们,我怕他对夫君不利!”

    “放心吧!哪有可能这么容易就让他发现!”刘能又安慰了一句:“更何况,万一打起来,我们这边可是三个人。”

    “三个人,难道小黄毛来了吗?”地涌闻言一喜,回头但看草深林密,寂静无声,哪里有黄风的下落。

    “不是他,你一会就知道了。”刘能神秘的一笑。

    此时,就听紫阳真人指着金毛犼手中的玉盒发话道:“佛教真是好大的手笔,不知道这里面装了多少小儿的心肝!”

    紫阳真人毫无忌惮的问话,让场面当时就冷清下来。惠岸的眼中喷出了一道怒火。就听着紫阳真人接着又道:“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蝼蚁的命是命,难道小儿的命就不是命了吗?菩萨好意,贫道心领。这长生不老药,贫道不敢消受。”

    看到紫阳真人的冷色,金毛犼强笑了一声:“真人说的哪里话?我教一向以慈悲为怀,哪能行此恶事,恐怕真人是弄错了吧!”

    “贫道百年前去访东海三岛,见数百小儿于岛上。当时还以为东海三仙打算开善堂济世,却没想到,这三个狼心狗肺的家伙,竟然以小儿的心肝入药。贫道当时就曾与他们闹得不欢而散,难道这些事情你们不知道吗?”

    “这老头正义凛然,挺对贫僧的胃口,若是不救他的话,天理难容!”刘能本来是报着打酱油的心态,来偷听几人谈话的。但听到此处,到对紫阳真人产生了强烈的好感,心中暗下决心,一会惠岸与金毛犼要是出手的话,他也必会出手,来管一下这件闲事。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佛尚且能割肉饲鹰,这些小儿奉献心肝,又算得了什么。那是为我佛教昌盛奉献,乃是死得其所。来世投我佛门,必成罗汉之身。”听紫阳真人这么说,惠岸马上张口反驳道。

    “一派胡言!”紫阳真人闻言大怒,义愤填膺道:“好一个死得其所,割肉饲鹰,为一己之私欲,而置小儿姓命于无顾,与禽兽何异。小儿无知,知道什么是佛吗?”

    “大胆紫阳!汝竟敢辱骂我教,辱骂佛祖!”听紫阳真人这么一说,直把惠岸气的混身哆嗦,双目中放出一道冷电,如同一只嗜血的狂魔一样,死死的盯着紫阳真人。

    “骂你们又能如何!玉帝虽然昏庸,但却不至于凶残到如此地步。这样的佛教,贫道不敢加入!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紫阳真人紧紧的握住手中的拂尘,寸步不让道。

    “好,好,好!”惠岸连笑三声:“我教好心好意邀你加入,你不但不感恩,反而恶语相向,今天就让我领教一下真人的道法!”

    话音刚落,惠岸已经如同猛虎出笼一般的腾空踏步,手中铁棒狂挥,砸向了紫阳真人。棍风涌动,狠辣无比,带出道道罡气,激发而出。

    “小小的行者,也敢和贫道动手。”紫阳真人冷笑一声,毫不躲避。手中拂尘抖动,放出一道黑白相间的太极神图,抖于铁棒之前。左红右黑,阴阳鱼眼缓缓的转动,发出轰鸣的雷音。

    “轰!”

    太极图与惠岸的的铁棒撞到一起,发出炫彩夺目的光华。紫阳真人的身体微微一晃,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红,随即消失。

    惠岸却是凄惨无比,整个人就好似炮弹一样被弹飞。重重的撞到刚才踏脚的青石之中。

    “卡察!”

    青石内就好似安了一个炸药桶一样,被惠岸一下撞碎,石头碎片飞和到处都是。再看惠岸,握着铁棒的胳膊一个劲的哆嗦,竟然肿大一圈,虎口开裂。

    “这老头真猛!”刘能大吃一惊,赞叹一句。

    “夫君,他可是个中年道士,怎么能是老头?”地涌在一旁轻笑一句。

    “谁知道他活了几百年了,一百多年前就去过东海三岛,叫他老头绝对没错。”刘能在这里大放劂词,突然发现事情有些不妙。

    一转头,正好看到地涌喷火的双眼,接着就感觉地涌的两根手指掐住了自己腰间的一块肉:“妾身也活了好几百年了,三百年前还偷过灵山下的香火宝烛,按夫君的意思,妾身是不是应当是个老太太了?”

    “这天下,哪有这么漂亮的老太太?”在威胁之下,刘能毫不犹豫就放弃了自己的立场:“说你是十八岁都有人信。”

    “嗯!”

    刘能说完,只觉得腰间一痛,地涌的两根手指毫无留情的扭了一个圈。

    “我没说错话呀!”刘能欲哭无泪。

    “夫君分明就是嫌我老,什么叫说我十八岁都有人信。”地涌气哼哼的磨着小牙。

    “我哪有?”刘能叫屈连天。

    “就说了!”地涌伸手掐住了小刘能。

    “这个真不行,你不为我着想,也得为你自己着想!万一掐坏了,你后半生可怎么办呀!”刘能吓了一跳,忙出言讨饶道。

    “夫君可以用手呀!”地涌眼波流转,狡黠的笑道。

    “感觉不同,感觉不同!你说用手指头扣耳朵眼,是耳朵眼舒服还是手指头舒服。”刘能连忙解释道。

    “你这个花和尚!”地涌让刘能一句话,说的面红耳赤,伸出小拇指,塞进了刘能耳朵眼。

    “其实你老点也没有什么?”刘能反手搂住了地涌,含住了她晶莹剔透的耳珠:“贫僧喜欢老牛吃嫩草。”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害西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葡萄不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葡萄不酸并收藏祸害西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