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害西游 > 133章 红线阴谋

133章 红线阴谋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紫阳,你疯了!此事万万不可!”

    “天庭之上,哪有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就看利益够不够大!我也不用你浪费什么,只需要你牵一根红线。”

    “那也不行,这红线可不是随便牵的!”

    “谁说不行,只要你牵上这根红线,贫道便送你三颗九转金丹。”

    “别说三颗,就算是三十颗我也不会牵线的。”

    “月老,你非得让我逼你是吗?你来看这个!”

    “张紫阳,你这是往死的逼我呀!我牵就是了,用不着拿这东西吓唬我!”

    刘能站在月老阁的会客室内,听着屋内的争吵。从对话中能看出,月老到是一个不贪污[***]的好人,只是不知道紫阳真人最后用了什么撒手锏才逼他就范。

    在两人告别奎木狼之后,便来到了月老阁。紫阳真人言自己与月老关系甚好,让刘能在会客室里等着,他自去内堂和月老商量为刘能与杨婵牵线的事,这才引出来上面那段的对话。

    听到月老最终还是屈服在紫阳真人的银威之下,刘能的心里一团火热,满脑子都是杨婵的诸般美态。现在才算把一颗心放在了肚子里,就算是十曰比试后,刘能失手,只要能够逃离生天,就不会让杨婵这棵好白菜被直健给拱了。月老红线无人能抗拒,只要牵上,谁也逃不开红线的牵扯,就算是玉帝下令也没有用。

    “若是以后有机会的话,真得和月老搞好关系。这老头太有用了,如果把直健和一头母猪牵在一起,他会不会一头撞死!”

    就在刘能在会客室内浮想联翩时,听室内又传来了一块气呼呼的叫声:“张紫阳,红线牵完了,这下你当满意了吧!”

    接着门声一响,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穿大红袍的老头,一手掐着一根红丝,一手持杖,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

    “月老,何必那么小气呢?反正这线也牵完了,怎么不让贫道在这里喝杯茶呢?”紫阳真人笑着从屋内跟了出来。

    “月老阁地小茶薄,不便留客,张紫阳,你请自便!”月老气哼哼的回了一句,自顾自的坐在了一张椅子上,看都不看紫阳真人一眼。

    紫阳真人也不生气,坐到月老身边的椅子上,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两个玉杯和一个玉壶,摆到了两人中间的小几之上。把两个茶杯倒满之后,自顾自的拿起了一杯道:“月老,你线都牵了。这事你是逃不过去了,这万年玉髓液可难得,你若是不想喝的话,我就让给别人了。”

    “张紫阳,紫阳真人,算我求你了。线我也牵了,你还想怎么样!”月老并未接他的话碴,起身一步,长揖到地,苦着脸冲紫阳真人一拜。

    “我没事,只要在这里坐一个时辰。”紫阳真人呵呵的笑着,拿着手里的玉杯轻轻的小口啜着。

    “你真是一个无赖!”月老对紫阳真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但看自己苦苦哀求,他依然不为所动,无奈的坐回原位,认命似的叫了一声,一伸手拿起了桌上的玉壶,连茶杯都不用,来了一个饮如长鲸吸百川。

    刘能在一旁看着两人,直替月老难受,真是苦了这老头了。杨婵之婚事,乃是玉帝下旨,杨戬提亲,再加上另一方乃是镇天元帅直健,月老为自己和杨婵牵红线直接就得罪了这三个人,怪不得他会表现的如丧考比。

    也不知道紫阳真人怎么会带着这么多的玉壶,月老每干一壶,紫阳真人就会再拿出来一壶,月老也是来者不惧,好似要把满腔的奋恨都发泄到面前的玉壶之中。

    就在月老灌了个水饱之时,从屋外传来了一阵轻巧的脚步声,接着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月老!”

    听到来声,月老脸色更加黯淡,先是恶狠狠的看了紫阳真人一眼,这才站起身走到门外道:“月老见过七公主,不知道公主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紫灵不敢当月老如此称呼,请问法海大师在您这里做客吗?”

    “找我的,还是个什么公主!”刘能闻言一愣,站起身来,但看月老挡在门外,根本看不到来人,便朗声道:“阿弥陀佛,贫僧正是法海,不知是哪位找我?”

    “太好了!”随着声音从门外走进来一个手挑灯笼的女子,身穿一身紫衣,生得极为娇小,体态轻盈,肤色白晰,隐约透明,好似流动的牛奶一般。双眼灵动,嘴巴略小,钟灵慧秀。

    紫灵进来之后,向刘能道了一个万福:“法海大师,王母娘娘有请。”

    “王母娘娘请我!”刘能更惊,他与王母从无交集,对方怎么会想起来请他了呢。

    “没错!”紫灵点头道:“还请法海大师移驾,王母正在兰秀殿恭候大师法驾!”

    “张紫阳见过七公主!”就在此时,紫阳真人站了起来,先冲紫灵深施一礼,接着又拍了拍刘能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法海大师,既然王母娘娘有请,你还是快去吧!莫要王母娘娘久候,也莫要忘了你答应过贫道的事情。”

    “这老头好古怪!”刘能让紫阳真人看了一眼,直觉得混身冷飕飕的。

    “紫灵见过真人!”紫灵看紫阳真人冲自己施礼,忙回了一礼,接着冲刘能柔声道:“请法海大师移驾,莫要让王母久等。”

    “去就去呗,多大个事呀!正好见见玉帝的老婆长的什么样子。”刘能心中暗道一句,应了一声之后,跟紫灵离开了月老阁,在对方的指引下向远处行去。

    “张紫阳,你害死我了!”看刘能与紫灵离开,月老扑腾一下站起身,指着紫阳真人大骂道。

    “线是你牵的,我怎么害你了。”紫阳真人冷笑的回话道。

    “废话,若不是你逼我,我能牵这线吗?”

    “线都牵了,现在后悔有什么用?我们静观事态发展吧!”紫阳真人又摸出来一个玉壶交给了月老。

    “也只能这样了!”月老长叹一声,把玉壶内的滋液来个一招而光,突然抬头看了紫阳真人一眼,问道:“张紫阳,你在哪弄的这么多万年玉髓液?”

    “谁说这些壶里装的是万年玉髓液了,那是百年的。只有贫道这杯里才是万年的。”紫阳真人看着月老坏笑道,接着一仰脖,把玉杯里的东西来个一饮而尽。

    …………………………刘能哪里知道紫阳真人和月老之间的猫腻,他的心思全放在身边的紫灵身上,到不是刘大和尚对紫灵有什么想法,而是大起八卦之心,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个织女,最后到底是配给了牛郎那个强歼犯还是董永这个小白脸。

    “紫灵公主,请问你是陛下的七公主吗?”如此走了一段时间,刘能终于忍不住发话道。

    “我的确是排行第七,你叫我的名字就好了,不用叫我公主。”紫灵轻声的回答道。

    “果然是玉帝的七丫头!”刘能暗道一句,为了保证不认错人,接着又问道:“贫僧在凡间常听紫灵姑娘巧手神针,人称织女,不知可有此事。”

    他这么问可不是随意问的,因为在民间传说中,董永身边的七公主乃是一个织布高手,一个月时间就织了三百匹布,这才把董永从那个财主手底下赎回来。而牛郎抢走的那个七公主,名字就叫织女,乃是刘能小时候听出茧子的民间传说。如果对方不是织布高手的话,怎么可能叫这个名字。

    “不敢当大师夸奖!”紫灵羞红了脸:“我只是比较喜欢刺绣和织布,平时在宫中也没有什么事可做,只能用这个来消磨时间。”

    看到紫灵娇俏的样子,刘能心中升起了一股爱护之意。暗想不能让这个小丫头受到伤害,不管她将来嫁给的是董永还是牛郎,未来都是悲惨之极,与董永天人永隔,若是认识牛郎更惨,那根本就是一个在老牛教唆下的强歼犯。

    想到这里,刘能神秘的一笑道:“紫灵姑娘,贫僧刚才兴致一起,暗起一卦,想送给姑娘,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大师还会算卦!”紫灵雀跃道,接着不无怀疑的看着刘能:“我只听说过道士会猜字算卦,却没有听说过和尚也有这样的本事。”

    “这小丫头!”刘能面色极厚,哪能让紫灵的一句话打败,一边揉着秃脑门一边回答道:“紫灵姑娘莫要小看贫僧,贫僧乃是地藏佛亲传弟子,卦术天下无双。适才去兜率宫去见太上老君时,就连老君也夸奖贫僧。”

    “真的吗?”听刘能这么一说,紫灵来了兴趣。

    “真的,比真金还真!”刘能笑道。心中暗道一句:“量你也不能去问老君,最多去打探一下贫僧是否去过兜玄宫,是否见过老君!”

    “多谢大师!”紫灵自幼生长于天庭,有玉帝和王母的关心爱护,哪里知道人间的险恶,否则也不会去下界洗澡丢了衣服后,就连自己也给丢了。听刘能这么一说,马上回身道了一个万福。

    “贫僧卦象显示两项,第一项就是紫灵姑娘切勿下凡,特别是不能在凡间洗澡。而第二项就是与牛犯冲,离牛越远越好!”

    刘能神神秘秘的说完之后,心里放松了许多。他能说的都说了,如果小丫头不听的话,偏要下凡,那就不是他能管得了的事情了。

    “不能下凡,离老牛越远越好!”紫灵显然很相信刘能,一边拎着灯笼指引着道路,嘴里还在不断的重复着这两句话。

    兰秀殿位于灵宵宝殿后,一路行来,不时见到有天兵和宫女,但看紫灵在前引路,一个目不斜视,就好似没有看到刘大和尚一样。

    不多时,已到兰秀殿内,此处与灵宵宝殿又不相同,缺少了几分的威严,却多了几份的娟秀与玲珑,显得更加女姓化。

    紫灵带着刘能转过了几个弯后,走到了一间房间外,轻轻的叩门道:“紫灵见过母后,法海大师到了。”

    “吱!”

    房门拉开,里面站着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中年美妇。盛装化服,雍容华贵,艳色照人。

    “贫僧见过王母娘娘!”刘能看那美妇,暗自惊叹一声。他已见过王母的大女儿龙吉公主和七女儿紫灵公主,两人也算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了,但与王母一比,多了几分的青涩,少了几分的成熟,特别是少了那种长期发号施令的华美与威势。

    “大师请进!”王母微微欠身。

    刘能到是无所谓,侧身进入室内,在擦过王母娘娘的身体时,闻到了一股如芝兰一般的香气,让他的心头一荡,一时间如在梦中,不知道是王母身上天然的香气,还是她用的香料。

    “紫灵,你先退下吧!我与大师有事相谈!”王母一言屏退紫灵,把门关上之后,进入了室内。

    室内更加的雅致,案明几亮,小巧的青铜香炉内放着袅袅的青烟,墙上挂着几幅花鸟工笔画,碧罗轻纱装点着窗棱,墙角的玉瓶中斜插着几枝刘能叫不出名字的鲜花。

    “大师请坐!”王母娘娘伸手向放在地上的小几上虚引一下。

    刘能环顾左右,但看室内无椅,只在地上铺着一张厚厚的织毯,乃是百鸟朝凤图。但看小几就放在织毯之上,知道王母让他坐在毯上。除鞋坐下之后,目不斜视看着小几上香炉中冒出的青烟。

    王母背靠着门,双眼中神光灼灼,淡言道:“法海大师,可知本后今天见你何事?”

    “我哪知道?”刘能心中暗道一句,但却不敢说出来,便恭敬的回答道:“贫僧实是不知,请王母明示!”

    王母凤目深深的看了刘能一眼,缓缓道:“共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便是本后想看看在南天门外大战杨戬,又让婵儿死心塌地的男人到底长的什么样子?现在一看,也不过如此!”

    王母的轻视不但没打击到刘能,反而让他长出了一口气。若是王母意态难明,他才害怕,但对方喜形于色,他反到不担心了:“贫僧本是凡人,幸得三圣母厚爱。贫僧不敢忘恩,无奈之下,闯入南天门,还请王母治罪。”

    王母冷然道:“汝何罪之有,你在下界,婵儿在天宫之内。你们两人隔空相望,终身清冷孤独,才算无罪吗!”

    刘能大为惊讶,不知道这位在民间传说中,经常破坏别人婚事的反面角色怎么会说出来这样一番情深意长的话,在她的字里行间中,分明是支持他与杨婵的事情。

    王母见刘能讶然,语气愈发冷淡:“我看着婵儿长大,自然不想看她不开心。大师虽然长相差强人意,但也算勉强以过得去。身份吗?大师乃是地藏佛的亲传弟子,又受大曰如来传法,也算是名门之后了。既然门当户对,那本后为何要反对你二人的婚事!”

    听了王母的话,刘能恍然大悟,这才知道王母为什么不反对自己。原来是因为他的身份,一个菩萨当然配得上天界的三圣母。虽然心中不屑于对方门第之观,但对方总算对他表达了善意,忙低头道:“多谢王母厚爱,贫僧终生必然不负婵儿!”

    刘能如此上道,王母显然十分满意,微微的点了点头,向前走了几步,站在织毯的边缘处,接着又道:“你有此心,本后甚安。从今天开始,法海你要好好的对待婵儿,尽心竭力为天庭效力,为陛下和本后效力,将来自然有你的好处。”

    “王母似乎对贫僧太有信心了吧!贫僧还有一关未过呢?”听了王母的话,刘能不由的一声苦笑。

    “真健那边你不用怕,本后自会交待他。若是他有任何不满,你只管杀了他就是,没有人敢有任何闲话!”王母盯着刘能看了几眼,突然冷笑一声,阴冷的发话道。

    “贫僧可不是直元帅的对手,十曰之后,恐怕输的会是贫僧!”刘能又是一声苦笑。

    “没出息!”王母厉声训斥道:“我真怀疑地藏佛怎么会相中你的,文不能提笔,武不能提枪,一个小小的直健都打不过。”

    刘能让王母训得哑口无言,深恨自己的本领低微,只能低头道:“王母教训的是,贫僧本领低微,以后一定苦练,保证再不丢王母的脸。”

    “你丢的不是我的脸,而是你自己的脸,是你师傅的脸!”王母又教训了一句,这才接着又道:“本后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你若是回答得出,直健的事情就交给本后了,保证你平安的活着。”

    刘能闻言大喜,这才叫正磕睡时,天上掉枕头。所谓王母出马,一个顶俩,不用紫阳真人费心劳力就可以摆平直健,何乐而不为。

    “你在下界之时,可曾听说过一个妖王!以前是天庭的卷帘大将!”王母凤目死死的盯着刘能,沉默了良久,终于发话道。

    “卷帘大将!莫不是那个因为失手打碎琉璃盏而被贬下凡间的卷帘大将吗?”刘能不假思索的回答道。王母问的正是西游四人众中的沙僧,关于他的事迹,别说他能回答得上来,估计在后世没有几个回答不上来的。

    “没错,你可知道他在哪里?现在过得怎么样?”王母听到刘能的回答,再也无法保持那种高贵的姿态了,紧走几步,到了刘能的身前,与他隔着小几相视,更带起一阵香风,焦急的发问道。

    “不会吧!”刘能奇怪的看着王母,不知道天界这位最有权势的妇人怎么会失态成这个样子,就连王母急走,裙摆飞扬时,露出的半截如同象牙雕成的小腿也没有心思看,感到这件事情诡异无比。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祸害西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葡萄不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葡萄不酸并收藏祸害西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