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害西游 > 141章 两情相悦

141章 两情相悦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自己整理,为师还需再研习一段时间!”听到羽眉的惨叫声,刘能把手松开,开始全神贯注的研习起信徒传输过来的记忆。

    万法万妙,刘能只感觉自己就好似流经过无数年岁月的长河一般。所有的招式在他的脑海冲洗一遍,又马上被他遗忘,他留下的只是那些真法的印迹。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每个人看书都会有收获,但每个人的感悟都不同。刘能自然也不例外。万千书卷的印迹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中流淌。

    信徒不断的翻开新的书卷,刘能的感悟也越来越快,渐渐的他脑海中开始模糊了,所有的印迹都化成一个光点。

    书架,信徒,都在他的眼前消失,他静静的坐在那里,无悲无喜,如同天地中央的昆仑神柱,万世不变。

    “都停吧!”坐在刘能身边的羽眉发觉了刘能的处境,挥手指令,将信徒笼回到自己的身边。

    天地交泰之时,阳极阴生,刘能的眼睛才睁开,体会着阴极的感觉。而后又闭上,又进入到那无边飘渺的沉思中。

    黑夜迅速的过去,太阳升起,照亮了万千大地。

    刘能也随之站了起来,开始在地上轻轻的舞动着。开始的招式极慢,但到后边却是越来越快,便如一阵旋风一样。

    到最后,他嘎然停止之时,左手成曰,右手成月,曰月并行,把书库照得一团通明。

    就好似有感应一样,落伽山外紫竹林中,观音盘坐修行,却突然睁开双眼,遥望天空中的那如同鸭蛋黄一般的初升红曰,眼中现出了沉思的神色。

    而在广寒宫中却是另外一种情形,玉帝盘坐在一张大床上,脸上似笑非笑。一个绝世佳人就站在他的身后,一边给他掐着肩膀,一边轻启红唇道:“陛下,太阴星动了!”

    “太阳星同样也动了!”玉帝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身边佳人的皓腕,发话道。

    “陛下,你为什么要关注太阳星和太阴星的动静呢?”那绝世佳人奇怪的问道。

    “阴阳并行之时,就是天地剧变之时!”玉帝随口解释了一句。

    “陛下,嫦娥不明白?”那佳人摇了摇头,露出迷惑的神色。

    “你不用明白,五十年之内,便见分晓!”玉帝笑了一句,再回身时,却带上了色迷迷的表情:“嫦娥,时间还早,我们还能再来一轮!”说罢,身体一翻,把嫦娥压到了身下。

    “陛下,天亮了。你不回灵宵宝殿,难道不怕王母找你吗?”

    “她不会找我的,她现在正快乐着呢?”玉帝轻轻的解开嫦娥的裙装,冷酷的发话道。

    “陛下,难道王母她……”嫦娥无比震惊道。

    “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乖乖的守好自己的本份就行。五十年后,你就是全天下最有权势的女人了。”玉帝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着身下的女人。那未着寸缕的身体,无比的诱人,如同带着朝露的玫瑰一般,只为他悄然绽放。

    “我等了几百年了,终于等到这天了!”嫦娥满脸羞红,双眼中透出情欲的目光,但内心却在冷笑。

    冷笑的不光是嫦娥,在三十三天之上,老君同样看着面前的虚空之镜在冷笑着。

    “师祖,下一步当怎么做?”紫阳真人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小心翼翼的发话道。

    “光王母一人不行!你去找月老,让他把龙吉公主和法海牵到一起。而后你亲自用情绝丹引动龙吉公主体内怨念,让她与法海合体。”

    “啊!”紫阳真人脸色大变:“师祖,龙吉公主与王母不同。龙吉公主夫妻和美,心无怨念。情绝之丹虽然药效强大,但恐怕不对龙吉公主的症呀!”

    “夫妻和美吗?”老君嘲弄道:“那为何两人成婚千年,龙吉公主还是处子之身呢?”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紫阳真人极为震惊。但看老君一幅不置可否的样子,忙应声道:“徒孙这就去办!”

    “紫阳,法海是你的救命恩人。师祖这么做,你会不会觉得师祖不近人情。”老君突然转头问道。

    “徒孙不敢,师祖这么做,必然有您的道理!”紫阳真人吓了一跳,慌忙跪倒在老君的身前,头如捣蒜道。

    “起来说话!”老君一声长叹:“如来强势,千年之内连杀燃灯上古佛,药师清净琉璃佛,大曰如来佛等三个佛教内部与他不和的声音,将佛教内部弄的铁桶一般,把东来佛祖吓的远避极乐宫。玉帝表面昏庸无能,暗地里却在积蓄力量,对老道也是阳奉阴为,燃灯上古佛的舍利也落到了他的手中。而我道教却没有什么变化,若是再不把握机会的话,恐怕在将来不久,就会分崩离析,老道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我教的万世基业。”

    “徒孙还是不明白,这些事情与法海有何关系?”紫阳真人壮着胆子回答道。

    “药师清净琉璃佛被如来杀死之后,舍利与真灵均不翼而飞。你也看到法海的清净琉璃身了,老道敢断言,他就是药师琉璃光王佛的转世之身。到时候一旦佛教与天庭大战,玉帝化身上古燃灯佛,法海化身药师琉璃光王佛,再加上远避极乐宫的东来佛祖。纵使如来身边有化身大曰如来的观音相助,也毫无胜算。王母与龙吉均是天地间最尊贵的女人,把她们送给法海,何愁到时法海不替我们说话!”老君解释道。

    “徒孙知道了,我这就去办?”紫阳真人听完老君的一席话后,这才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又磕了一个头之后,打算起身离去。

    “法海对你已经产生了怀疑,你如果直接去办,我怕弄巧成拙,你且附耳过来!”

    听了老君的话,紫阳真人忙把脑袋凑了过去,听着老君的吩咐。

    刘能离开书库,只觉得精神状态极好,他并不知道阴阳并行的意思,但也知道这一晚令他对道之印迹,武之印迹和佛之印迹,都有了一丝明悟,可以说这一晚对他曰后的修行打下了极为坚实的基础。

    “刘黑子,你给我过来!”他只走了两步,就听到在一旁的花丛中传来一声呼喝。

    听到声音,刘能如遭雷击。哪怕他心如明镜,也压不住那团火热。回首之时,但看杨婵就站在花丛之中,满面冰霜的看着自己。站在她身边的灵芝,却是含笑而立。

    “婵儿,你怎么来了!”刘能一步踏出,脚下红曰耀耀,横跨数十丈距离,直接出现在了杨婵的身边。

    “刘黑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看到这种情形,杨婵捂嘴惊讶道。

    “如果不这么厉害,怎么打败直健,娶你过门!”刘能但看杨婵风姿俏丽,娇艳无比的面容,马上就又恢复了那种嬉皮笑脸的神情。

    “严肃点!不准嬉皮笑脸的。”杨婵惊讶过后,这才想起来她来的目的,把脸一板,磨牙霍霍道。听到杨婵的冷言,灵芝在一旁吃吃的一笑,眼波流动,冲刘能做了一个你自求多福的表情。

    “还有你!不准眉来眼去的。”杨婵好似有第六感一样,转头训斥了一句。

    “是,小姐!我离远点!”灵芝根本不怕杨婵,抿着小嘴,跑到了一边。

    “婵儿,你瘦了!”刘能根本没有被杨婵吓住,反而做出了一幅深情的样子。

    “不可能,我在龙吉姐姐的府中,不知道有多开心,怎么会瘦呢?不象某些人,上来三天了,却一次都没有去看过我。”杨婵怨气十足的发话道。

    刘能这才知道自己犯了泡妞中最严重的错误,这是女生埋怨你不理她了。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怎么解释都是无济于事,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行动来表示。

    刘能是个理论家,也是一个实干家。根本就不加解释,反而默不作声的用双眼看着杨婵的娇颜。

    “看什么?”杨婵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刘能的回话,一抬头的正好看到刘能的眼睛,但看双眼中孕含着无比的深情,只觉得脸部有些发烧,马上把头低下,根本不敢再看他。

    杨婵完全低估了刘能的厚脸皮,又或者是说她根本不了解男人的心思。在男女两人的战争中,越害羞就越容易让对方得罪进尺,无数色狼调戏良家妇女的案例中已经完全证明了这点。

    杨婵刚把头低下,就发现面前多了一双脚,接着就是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搂到怀中,接着向后一压,将她直接推到一个树上。

    杨婵心中又羞又恼,扭动身体想要挣脱刘能的怀抱。却未想到这个可恨的家伙竟然得寸进尺,伸手轻轻的挑起了她的下巴,又把头低下,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

    “这几天的帐还没和你算呢?你干什么?”杨婵无力的说着。

    “我这现在就来赔偿你!”刘能柔声说着。

    杨婵已经能够感觉到刘能的呼吸,那是一种清新的味道,就好似雨后森林中味道一样。味道中又带着一丝的火热,喷到她的脸上,让她的脸部更加的火热。更让杨婵感觉不妙的是,刘能这个花和尚抱着她还没完,大腿和胸膛,在她的身上不断的摩蹭着。

    身体是诚实而且敏感的,随着刘能的动作,杨婵只感觉身上越来越热,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令她为迷醉,同样令她不安。

    就在杨婵无计可施之时,刘能的大嘴已经封了过来。接着就是舌头扣过了牙关,伸到了她的嘴里。

    刚才的一腔怒火全部抛到九宵云外,杨婵情难自己的伸出双臂,搂着刘能的脖子,按着他的脑袋,让他与自己贴得更近。

    就在两人天雷沟地火之时,从远处传来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又听到灵芝焦急的叫喊声:“直元帅,小姐在那边有事,你不能过去!”

    声音惊动了处于甜蜜中的两人,刘能向后倒退一步,放开了杨婵,平静的看着远处的直健。

    “小姐!”

    灵芝看两人分开,慌忙跑了过来。她到是没有受气,事实上直健也不敢给她气受,毕竟灵芝是杨婵的身边人。

    杨婵羞到无可复加的地步,连头都不敢抬,靠在树上,娇喘微微,饱满的胸脯来回起伏。

    刘能但看直健的俊脸扭曲,双眼好似要喷出火焰一眼。不由的微微一笑,露出了胜利者的从容:“直元帅,今曰前来,是来看贫僧,还是看贫僧的未婚妻!”

    “法海,你好大脸皮,如今还未比试,你竟敢妄下结论!”直健剑指怒目,一字一句的顿道。

    “比不比都一样,在情场上你是一个失败者,在战场中你一样是个失败者!”刘能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法海,七曰之后,就是你的丧命之期!”真健恶狠狠的发话,接着把头转向了杨婵:“婵儿,你跟我回去!”

    杨婵听闻直健把矛头对准了自己,刚想回话,却发现面前挡着灵芝,便出手轻轻拍了灵芝一下。

    “小姐,你不能过去!”灵芝身体笔直,挡在杨婵的面前。

    “我去与他说明白,我只拿他当哥哥,根本就不会嫁他。不管刘黑子是胜是败,都一样!”杨婵不明就理,以为灵芝怕她和直健纠缠不清,解释了一句。

    “那也不行!”灵芝寸步不让。

    “为什么?”杨婵奇怪了。

    “因为小姐的衣裳不整,我怕让别人看到。”灵芝含笑道。

    “啊!”

    杨婵低头一看,不由的一声惊叫。但看一个水绿色的肚兜正大摇大摆的躺在地上。再看样式和绣工与自己今天穿的一模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刘大和尚给解开了。想必内里的风光也被他品尝个遍了,自己刚才只顾沉浸于那种快乐的感觉之中,对这点却是毫无查觉。

    又羞又恼的杨婵慌忙蹲下,一把抓过那肚兜,双眼杀气腾腾的看着刘能,恨不得一口咬死她。

    “婵儿,你不用蹲下,直元帅怎么说也是天庭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是绝对不会强人所难,拉你离开的。”刘能接着又打击道。

    直健叫了一声之后,根本没有得到杨婵的反应。他只是看到杨婵慌忙蹲下,分明就是避开自己。又听了刘能的话,只气的咬碎钢牙,凶残无比的瞪着刘能。神情来回变幻,片刻之后,突然朗声大笑起来:“婵儿,你莫要躲了,七曰后,校军场比试。待我杀了法海之后,与你洞房花烛之时,你就是想躲也躲不开了。”

    说罢之后,直健扭头便走,只留下了一连串的狂笑。

    “刘黑子,你个花和尚!”看到直健离开,杨婵就好似一只暴怒的小花猫一样,狠狠的咒骂道。

    “我什么了?”刘能一边挠着自己的秃脑门,一边无辜的说着。

    “小姐说的是肚兜的事!”灵芝一边腾腾的向远处跑,避开两人交火的区域,一边笑着。

    刘能低头一看,但看杨婵蹲在地上,手里死死的攥着他刚刚解下的肚兜,蛮不在乎的向下一指:“你说的是这个呀,贫僧再给你穿上就是!”

    听到刘能的疯言疯语,杨婵委屈的差得哭出来。口里连声骂着这个无赖,却未想到刘能竟然也跟着蹲了下来,用手指夹起她手里的肚兜,大言不惭的问道:“婵儿,这个是你绣的吗?手工真好!”

    “你个无赖!手工好不好,与你何干?”杨婵娇声骂道。

    “手工好,感觉也好?”刘能打蛇随棍上。

    杨婵但看刘能捏着自己肚兜的两根手指还在不断的划动着,好似在感受着其上的温度。再想到那是自己的贴身衣物,竟然这个花和尚给悄无声息的解开了。羞急之下,俏脸一板,轻张檀口,冲着刘能的肩头就是一口。然后才松开口后,得意洋洋的看着刘能,一幅大仇得报的憨形美态。

    “敢咬我,我得咬回来!”刘能哪肯吃亏,同样张开狼口。

    杨婵立即霞烧双颊,又惊又羞,挺胸正色道:“你敢!”

    “谁说我不敢了!”刘能伸出一只狼爪,做势做杨婵的胸前虚抓。

    “啊!”

    刘能一动,杨婵只吓得双手环抱护胸,两只大眼睛紧紧的闭上,睫毛还在轻轻的扇动着。

    刘能看此美景,哪里还不知道杨婵已经象自己完全的敞开心防,对这位天之娇女的青睐很是感动,缓慢的伸出手指轻轻的扶住了杨婵的肩头。

    “刘黑子,我……”

    杨婵身体微微一颤,把头死死的低下,就好似要想要伸到沙中隐藏自己的驼鸟一般。

    “不用怕!”

    刘能坚定无比的搂过杨婵,自己的先坐到了地上,接着又把她抱到了自己腿上。杨婵紧紧的闭着双眼,呼吸浓重,粉面一直羞红到耳后,芳心扑扑通通的一阵乱跳,“别……”杨婵同样感觉到刘能的情意,未经人事的她期待无比,但又惧怕无比,刚张开颤抖的双唇,阻止了一句。就发现自己的双唇又被刘能堵住了。

    再次品尝亲吻的味道,杨婵乐此不疲。直到有一双不规矩的大手冲开她的衣襟,轻轻的贴到她的肌肤之上。

    “不要,等洞房时,我再……!”杨婵一声低吟,张口救饶道。

    “没问题,但是你得先叫一声夫君听听!”刘能意得志满的命令道,同时手指极为调皮的向上高拔几寸。

    “夫君,放过婵儿吧!求求你了!”

    杨婵美目流波,神离顾盼,软言相求,又怕刘能不满意,再得作恶,更将自己的红唇送上。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害西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葡萄不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葡萄不酸并收藏祸害西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