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害西游 > 155章 玉帝私生子的消息

155章 玉帝私生子的消息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们敢!”刘能根本没有想到姚公鳞几人恨自己恨到如此的地步,竟然敢打杨婵的主意,要知道他们与杨戬结义数千年,杨婵可是他们妹妹的存在呀。

    随着刘能一声暴喝,身形鬼魅至极,化成一缕轻烟同时向杨婵处扑了过来。

    “几位哥哥,你真的要杀我吗?”杨婵站在屋角,全无惧怕之色,美目中现出了一层水雾。

    “婵儿!对不起!”姚公鳞竟然不敢面对杨婵的脸色,极为不自然的道了一句。

    “佛海滔滔!”

    梅山这几兄弟的功夫,终究还是差了刘能一大截。他后发而先至,含恨出手,佛力激荡惊天,如同海浪翻滚,云起潮涌,化成无边巨浪,向三人后面印去。

    三人兄弟同心,刚才便已打定了主意。在将到杨婵的身前之时,突然转身,面露决绝之色,便如扑火的飞蛾一般,一起向刘能扑了过去。

    “找死!“眼看三人来攻,刘能面露杀机。

    始终跟在三人后面的郭申,看在场众人的吸引力全在刘能与三人身上,身体轻轻的向杨婵的方向动了几步。

    “小和尚,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的心上人要受伤了!”就在佛光海洋将要攻到三人时,药钵突然提醒了刘能一句。

    “婵儿!”刘能心中一惊,向杨婵的方向看去。但看她全神贯注的看着自己,根本没有注意到郭申已经欺到了近前不足十步的距离。

    “郭申!”看到这种情形,刘能眼角崩裂,双手抱球,意图收纳佛力。

    “好机会!”姚公鳞等三圣本来报着必死之心要与刘能拼命,却未想到关键时刻刘能的注意力转移,面前滔滔的佛海更向后退却,三人见此情形,不由的大喜过望,拼命的燃烧体内的真气,化成三个熊熊燃烧的火球一起向刘能撞击而去。

    在刘能喊郭申的同时,杨婵也注意到这边的情形,但看郭申面色狰狞扭曲,双眼赤红。那眼中不是恨意,而是那种要毁灭美好事物的疯狂。

    刘能双手抱球,背后的两个肩胛骨就好似鸟的双翅一样抖动,身形在原地一转,手腕轻抖,将佛力转身,让开三人后,向杨婵的身前罩去。

    “宝莲灯!”杨婵看郭申攻来之时,心中一凛,玉手轻扬,手指如兰花一般的摆动几下,随着她的动作,宝莲灯从她的头顶升起,放出七彩华光,将大厅照的美纶美焕。

    “轰!轰!轰!”

    刘能连中三下,整个人就好似一个被踢飞的皮球一般,在空中翻滚了数十丈,但他却丝毫没有在乎,双眼死死的盯着杨婵和郭申,但看杨婵祭出宝莲洒,而佛力海洋同时淹灭郭申时,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姚公鳞三人根本没有想到致胜之机来的如此容易,他们竟然轻而易举的就撞到了刘能,更把他撞离原地。

    “霸王挥戟!”

    “盘蛇出洞!”

    “天崩地裂!”

    三人几乎同时使出最擅长的攻击,刹时内,神君宫内劲风鼓荡,神光破空,无数的罡气交织在一起,汇成一道能量的风暴。风声呼号,浪卷云翻,一起向刘能攻去。

    “太欺负人了!”

    刘能全无惧色,但看佛力海洋所过之外,郭申就好似被千刀万剐一样,混身血肉模糊,趴在那里人事不知,这才放下心来,把眼光注意到了向自己疯狂攻击的三人。

    “这招好用!”

    就在刘能正盘算着如何一举伤敌之时,他脑海中的药钵突然传到刘能脑海一招。

    “清净无量!”

    间不容发之际,刘能也无心再与药钵争论关于传授这招之后,是否还要倒反灵山之事,挥手打出了一道微光。

    初时那微光还只有寸许粗细,但打出之后,却自动生长,转眼之间就化成了一道无量光,好似照亮黑夜中的一点烛火一般,温和的光力充斥了整个神君宫。

    光力极为柔和,与三人的狂暴一比,简直就是一个乖乖女。但却起到了四两拨千斤之力,漫天风暴一扫而空,空间由极动转成极静,刚才还在挣扎的三人突然变成了泥胎木塑,满身僵直的站在那里。最让人恐怖的是,三人还保持着刚才出手时的动作,狰狞的面目上就连最细微的皱纹也能清楚的看出来。

    “大爷,这什么功夫!”刘能使出这招时,也没有想到这招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威力,见此情形慌忙盘问了一句。

    “清净无量呀!”药钵蛮不在乎的回答道。

    “这是清净吗?”刘能反驳道:“分明就是定身术一类的功夫!”

    “小和尚,你看出来了呀!”听刘能如此说话,药钵哈哈大笑:“清净无量可化世间狂暴,让万物归于清净自然!”

    “你就编吧!”刘能不屑的回了一句:“你看他三人的样子象清净吗?到好似中邪了。”

    “这招是差点,不太配合我刚想出来的这个名!”药钵同意道。

    “这名是你刚想出来的?”刘能欲哭无泪,没想到这老头这么不靠谱,饶他刚才还以为这个名不错,还很装逼的叫了出来。

    “是呀!我想了半天才想出来这个名!怎么样,够威风吧!”药钵问了一句,那声音那语气很象邀功的臣子,就或是媚上的后妃。

    “屁!名不符实!”刘能埋汰了他一句:“实话实说,他们三人到底怎么了?”

    “吃药吃多了,还能怎么了。”药钵很不满的回答道。

    “吃药吃多了?”刘能愈发的疑惑。

    “我问你,药师清净琉璃光王佛又叫什么佛?”药钵看刘能不明白自己说的话,用很不屑的语气又问了一句。

    “药师佛了!”刘能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对,就是药师佛。”药钵兴奋道:“没有药算什么药师佛!”

    “你说那光是药?”刘能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极为震惊的回答道。

    “没错!这就是药,他们三个人中了本尊的药,所以才变成这幅德姓!”药钵洋洋自得道。

    “牛逼!”刘能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小瞧了这老头,没想到那微光竟然会是药。更让他乍舌的是,那药力强悍无匹,可以扫平空间风暴,还可以把人陷入僵化。

    “这算什么?”药钵撇了撇嘴:“看到王母了吗?”

    “怎么了?”刘能不明就理。

    “别看她外表冷漠,一幅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但只要你想要她,本尊一幅药下去,保证让她主动向你求欢!”药钵说到这里,全然没有发现刘能喷火的眼睛和想要把他掐死的心情:“本尊这样的药还有许多,就看你想要哪种了!”

    “有没有能把你自己毒死的药!”刘能真的是无语了,这药钵竟然流氓到如此的地步,先前盅惑自己的方法是要自己收了灵山三千比丘尼,在不成之后,马上就又把目标打到了王母的身上,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是个好色之徒吗?

    刘能接着又自我检讨了一下,他好象还真是一个好色之徒,到也难怪药钵把主意打到了女人的身上。

    “有!”药钵到也不傻,听出了刘能心中的怒气,极为幽默的回答道,接着马上就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弄不到!”

    “靠!”刘能狠很的向自己的脑海比划了一下中指,决定不再理这个不知羞耻的老头,而是把注意力转移动如同一个血葫芦一样的郭申身上。

    “郭申,你好大的狗胆,竟敢趁贫僧不备,突施暗算,今天若是饶过你,岂不是苍天无眼!”刘能狞笑的走到郭申的身边,在他好不容易抬起的头上重重的踩了一脚。

    “法海,要杀就杀!本帅若是眨一眼睛就是你养的!”郭申极为硬气的大骂道,顺着他的声音,嘴里和鼻子里不断喷出血泡泡。

    “我若是有你这样的儿子,非得让你气死不可!”刘能咯咯一笑,把身子蹲了下去。

    “不过,你即然这么说了,贫僧却不能不成全你。”刘能说罢,伸出两根手指狠狠的朝郭申的眼睛捅去。

    人的下意识里,在遇到危险的情况下会不由自由做出反应,但郭申却显然对刘能的作法有了充足的思想准备,双目直视刘能捅下来的手指,眼皮子根本就没有动一下。

    但郭申显然是低估了刘大和尚的卑鄙,刘能看郭申没眨眼,反而把身子低下,用双手拉着他的眼皮狠狠的向下一拉,这才接着把手松开:“在贫僧的面前,胆子再大也得眨眼!”

    “法海,士可杀,不可辱!”郭申怒火塞胸,根本没有追究刘能的偷换概念,破口大骂道。

    “你是士吗?”刘大和尚不屑笑骂道:“你典型的就是小白眼没有好心眼!”

    “太无耻了!”听到刘能的一席话,在场的众人心中全都做出了这样的反应,你长得黑也就罢了,但不能不让别人长的白呀!

    “夫君!”杨婵毕竟心软,看到郭申的样子,心中颇为不忍,轻启檀口叫了一声。

    “婵儿,你放心!”刘能回头嬉皮笑脸道:“象这样狼心狗肺的家伙,杀了他简直是脏了自己的手!”

    “法海,你有种就杀了我,看老子会不会怕你!”郭申知道刘大和尚的禀姓,见杨婵为自己求情,也知道自己保住了一条小命。便又装作极为光棍的样子,张口大骂以示自己的临危不惧和正气凛然。

    “砰!”

    一声脆响。

    刘能从来不惯别人的臭毛病,耳听郭申骂的难听,站起身来,脚下微一用力。

    郭申的脑袋就好似一个西瓜一样裂开,红的鲜血,白的脑浆流了一地。

    “法海,你说话不算话!”

    一个白色的光点凭空而起,正是郭申的一点真灵,不知道是不是让刘大和尚气傻了,不着急逃跑,反而在那里指责道。

    “贫僧怕脏了自己的手,但却没有说过,贫僧脏了自己的脚!”刘能看着郭申的真灵,幸灾乐祸的笑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而且贫僧的胃肠极好,什么都敢吃!”

    “不好,这和尚要下毒手!”郭申闻听此言,只吓得直哆嗦,更知道这和尚油盐不进,如今能救他的只有杨婵。

    光点划出一道迅雷一样的光线,直向杨婵扑去,口中大叫道:“婵儿,救我!”

    刘能知道不能等杨婵发话,张口一吸,在嘴里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风眼,张嘴向郭申一吸。

    “婵儿,救……”

    郭申刚刚飞到一半,就感到一股极大的吸力罩住了自己的全身,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就打着旋的向刘能的口里飞去。

    “夫君,得饶人处且饶人!”

    杨婵长叹一声,终于劝解一句道。

    “下不为例!”

    刘能笑了一句,然后把嘴闭上,牙齿锉动,嚼了几下之后,便把郭申的真灵给吞入腹中。接着屁颠屁颠的跑到杨婵的身边道:“婵儿,除恶务尽,郭申小人也,你不知道,刚才他想偷袭你的时候我有多紧张!”

    杨婵重大局,虽然刘能当场拂了她的意思,她却表现的极为大度。又听刘能这么一说,马上就又想起了刘能刚才救自己时的情形,他宁可自己受伤,也不愿自己受到半点伤害。心中的那点小小不快,早就抛到了九宵云外。

    姚公鳞几人虽然两次要杀刘能,但是在心里,刘能对他们并无什么恶感。这三人称得上是义薄云天,为了给兄弟报仇,甘愿舍上自己的姓命。从这点来看,这三人的为人比自己的大舅哥杨戬要好上许多。

    “康安裕现在还没死!如果你们三人想让他现在就死的话,那就尽管与我纠缠不清吧!否则的话,今晚去我清净宫一叙!”刘能接着走到了姚公鳞三人面前,在他们三人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然后才又请求药钵收回药力,放开三人。

    当三人被放开之后,恶狠狠的盯着刘能,那样子恨不得马上就扑过来问个究竟,但考虑到刘能的阴狠狡猾,只能无奈的转头离开。在经过杨戬面前,三人同时发出了一声冷哼,以示对这个结义兄弟的嗤之以鼻。

    就在刘能在神君宫之时,在云楼宫的静室内正围坐着三人,正中威坐之人,乃是托塔天王李靖,左右手坐着的则分别是他的二子行者惠岸和三子哪吒。

    “父亲,刚才孩儿看您老人家和三弟分别与那贼和尚交手的过程,已经确认无疑,法海就是药师清净琉璃光王佛的转世之身,而从虚空飘下来的那个药钵虚影,估计就是药师佛的佛宝药师钵!”惠岸欠身说了一句。

    “应是如此了!刚才法海施展的几招都与当年的药师佛有关。那虚影降下之后,更放出了道道药气,如果不是如此的话,那此事便没法解释了。”李靖微笑的点了点头,显然是同意了惠岸的判断。

    “既然如此,那我就回去禀告菩萨。我们父子三人查探明白此消息,在菩萨面前必然是大功一件。”惠岸喜不自胜道,接着把头转向了哪吒:“至于三弟丢失的法宝,乃是小事一桩,待为兄回去禀明菩萨之后,自当有赏赐下来,相信一定胜过你的金砖!”

    “那就多谢二哥了!”哪吒微微点了点头,接着恨恨的道:“若不是为了查验此事,我非得和那臭和尚斗上几场不可!”

    “老三,你就莫要不服了。为父不是也得假意开口认输吗?”李靖打了一个圆场道:“胜负乃是小事,替菩萨查明事情真相才是大事!”

    “没错!”惠岸也补充道:“先让那和尚得意几天,将来我们终究会和他算总帐。”

    惠岸说完,又把头转向了李靖道:“父亲,玉帝的私生子可有下落!”

    听惠岸问自己,李靖只能摇了摇头:“此事由老君亲自安排,为父根本就打听不到他具体的下落,就连他现在人在天庭还是在人界都不知道!”

    “我到是打听到了一点!”哪吒在一旁补充道。

    “虽然不知道他具体的下落,但却知道他兜率宫里住了将近两年,至于现在是否下界,还不得而知。而他的生身母亲,则下界了数百年,身边有老君亲自派下的童子看护,老君更亲赐给她了一件宝贝让她护身!”

    “老君亲自派下童子,更亲赐宝贝!”惠岸的眉头挤成了一团:“若是她在下界兴风作浪还好查些,但她若是隐踪匿迹,闭门不出的话,那这事情可就麻烦了。”

    哪吒看惠岸的样子,不由的微微一笑:“我到是有个办!”

    惠岸的眼睛当时就是一亮:“说来听听!”

    “那个女子在人界叫什么?我们不知道!但却知道她在天界时,乃是披香殿的侍女名叫罗香。现在披香殿内有一个侍女名叫百花,当年与罗香的关系极好。百花与二十八星宿中的奎木星君有染,我们何不借此机会,把百花贬下凡间!再把此事闹得沸沸扬扬,三界尽知!万一罗香心存当年之情,出面收留百花的话,我们就自然而然的能查知她的下落了!”

    “好主意!”惠岸重重的拍了一下大腿:“三弟果然是莲心,此计甚妙!”

    说完之后,惠岸才醒悟过来,他的话中有问题。哪吒之所以是莲心完全是让李靖给逼的,他当面说这些,不是摆明了让人不开心吗?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祸害西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葡萄不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葡萄不酸并收藏祸害西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