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害西游 > 161章 八戒戏嫦娥的真相

161章 八戒戏嫦娥的真相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道君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高翠兰的脸马上就涨红了,支支晤晤的半晌没有说出来一句话。

    “死猪,明知故问!”刘能但看此种情形气都不打不处来,但看猪八戒两只小眼睛里面闪着狡猾的光线,也只能配合道:“刚才这里闹猪妖,贫僧看嫂夫人衣衫不整,便把外衣脱下来给她披上!”说罢,阴冷的看着猪八戒:“贫僧四大皆空,美色在我眼中,尽是红粉骷髅,朱兄,你不会连我都怀疑吧!”

    “这里也闹猪妖了吗?”猪八戒没有正面回答刘能的话,反而惊惧的叫了一声,然后扑到了高翠兰的身边,慌忙拉住她的手,上下的打量道:“浑家,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我没事,多亏法海大师来的及时!”高翠兰见猪八戒没有追究衣服的事情,反而关心起自己,心中稍定。

    “朱八呀!难道你知道这只猪妖的来历!”高员外看小两口极为亲热,老怀甚慰,便随口问了一句。

    “没错!”猪八戒点了点头:“岳丈大人,你也知道小婿乃是福陵山的人士,我家在那里尚有些薄田,这些年风调雨顺,年景极好,只可惜几月前那里出现了一只妖怪,生的猪头猪脸,脑后还有一溜鬃毛,而且食量极大,把庄稼都给祸害了。所以小婿才会逃到这里,谁想到那猪妖竟然到了这里!”猪八戒一边解释,一边做出一幅痛心疾首的样子。

    “真能装!”看着猪八戒在这里表演,刘能气的七窍生烟,但又不能拆穿他,只能在那里生闷气。

    猪八戒这一扒瞎不要紧,一旁却吓坏了高员外。他之所以要把自己的女儿高翠兰许配给眼前这个汉子,全看他身强力壮,又愿意当上门女婿。似这样的膀大腰圆之人都被猪妖逼得背井离乡,可见这猪妖之厉害。他的家业全在这里,万一猪妖闹将起来,他这么大岁数就是想跑都跑不动。

    还是高翠兰心思细腻点,看刘能一幅不置可否的样子,伸手拉了一下猪八戒,悄悄的向刘能这里使个一个眼色。

    猪八戒见高翠兰如此上路,不用自己出面便把这件事情揭过,不由得大喜过望,走到了刘能的身边深施一礼道:“法海大师,你法力高超,刚才那猪妖就是被你赶跑的,你就大发慈悲,除去那只猪妖吧!”猪八戒一边说着,一边使劲的挤着小眼睛冲刘能使着眼色。

    “除了你这只猪妖,世界上还有第二只吗?”刘能越想越气,若是猪八戒老老实实的在床底下躺下,哪里会有这么多事情。但看对方小眼睛挤的就好似两颗黄豆一样,便长叹一口气:“难呀!”习惯姓的揉着自己的脑门道:“那猪妖法力高强,来去无踪,贫僧就是有心为民除害,也找不到他呀!”

    “法海大师,你法力高强,一定有办法的!”猪八戒全靠刘能给他圆慌,但看他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忙求恳道。

    “是呀!”高员外也凑了过来是,打躬做千道:“求大师大发慈悲,救万民于水火之中。”

    刘能却不能向对付猪八戒那样对付高员外,毕竟他是老人家。别看刘能不是什么好饼,但是尊老爱幼的道理还是知道的,用手扶住老员外,诚恳道:“降妖伏魔,乃是出家人的本份,贫僧自然义不容辞,只是找不到那只猪妖的下落,贫僧也呼之奈何呀!”

    “我知道那猪妖在哪?”此时的猪八戒也豁出去了,一咬牙说了一句。

    “你知道?”刘能奇怪的看着猪八戒,莫非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货还认识另外一头猪妖不成。

    “没错!”猪八戒牙痛一般的挤着小眼睛:“在我们那里闹猪妖时,我们庄里的几个后生曾想除去他。一起跟踪过他,最后发现他就藏身于云栈洞中,法海大师若是想除妖的话,我愿意带路,且大师一臂之力!”

    “你真舍得呀!”刘能气的直乐,那里明明就是猪八戒的洞府,看起来他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要不然也不至于把自己的家都给出卖了。

    看猪八戒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刘能也不再矫情,豪情万丈的答道:“朱兄肯带路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出发!”

    “好!我先和浑家道个别!”猪八戒开始的时候还答应的极为响亮,可第二句却马上泄了他好色如命的老底。

    “去吧!我在楼下等你,别忘了把我的僧袍拿回来!”刘能拍了拍猪八戒的肩膀,这才跟高员外一起下楼。

    高员外毕竟岁数大了,下楼之后,哈欠打得惊天动地,只能向刘能告了一个罪,自己去歇息。

    “这只色猪,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你!”刘能坐在楼下,干等猪八戒不下来,就在他稍微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上的床板响动,甚至隐隐约约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声音传来,刘能也是过来人,一听就知道那头色猪在干什么,在心里大骂道。

    又过了约半个时辰,心满意足的猪八戒才哼着小调,从楼上走了下来,胳膊下还夹着刘能的僧袍。

    “劳大师久等了!”猪八戒顺手把僧袍扔给了刘能,毫无诚意的道了一句。

    “没事!贫僧喜欢听戏!”刘能一边把僧袍穿上,一边讥诮道。

    猪八戒就好似没有听到刘能语带讽刺一般,伸手搂住刘能的肩膀:“人间的女子不行,才几下就受不了了。想当年,我和卵二姐时,最少也得……”

    说到这里,猪八戒得意洋洋的伸出两根手指:“两个时辰。”

    看着对此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猪八戒,刘能很是无语,心中暗道终于碰到了对手,猪八戒的脸皮厚度绝对与自己是一个档次的。

    刘能不理猪八戒,却没想到,这货竟然惹起刘能来了。但看他伸手拍了拍刘能的胸脯:“法海大师,你就可怜了!”

    “我怎么了?”刘能却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奇怪的问道。

    “出家,出家,自然无家。女人的肉多香呀!”猪八戒陶醉的眯起了小眼睛:“你这个和尚,恐怕一辈子都不知道女人滋味吧!”

    刘能气的真乐,恨不得飞起一脚,踢死这个不要脸的。高翠兰生得虽然可人,但和刘能的三个老婆比可差多了。枉这呆子,还以为自己有艳福,却未想到刘能压根就没有看上高翠兰。

    但是刘能却不想和这呆子比女人,心思一转之下,故意冷笑一声:“朱元帅,我是出家人,难道你就不是吗?”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猪八戒两只小眼睛中精光四射,死死的盯着刘能。

    “你别忘了你当年对观音菩萨说的话!”刘能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出去说!”猪八戒怀疑的看着刘能,嘀咕了一句,迈开两条小粗腿,向外疾走。

    刘能可不怕猪八戒,他得了斩仙台的刀法之后,还没有来得及修习呢。若是真打起来的话,正好拿这呆子练练手。

    两人电光疾射,转眼间就奔出数十里地,直到一个小山包时,猪八戒才停下了脚步。却不知道刚才从哪里顺手摸出来一个九齿钉耙,向着刘能一指,大叫道:“你到底是谁?为何知道我与观音菩萨的事情?”

    看猪八戒站住,刘能也立住,用手指轻轻的环绕着带在中指上的乌黑指环,阴测测的说道:“贫僧法海,虽是天界执刑官,但却又与灵山有关系。就你的那点破事,根本瞒不过贫僧的一双法眼!”

    “天庭执刑官!”猪八戒顿了顿手里钉耙,摇着一动,现出猪头人身的本像:“可是玉帝老儿派起你来抓我的。”

    听猪八戒这么一说,刘能马上就想起了杨婵说过的事情,但他又不屑骗人,便直截了当的回答道:“虽然玉帝恨你入骨,但他却不够资格派贫僧下来。”

    “那是谁派你下来的?”猪八戒追问道。

    “老子不是派下来的,而是被逼下来的!”听猪八戒哪壶不开提哪壶,刘能心中的气姓更大,手里的指环都快转成一阵旋风了。

    “我是谁派下来的,不用你管!你也管不着!”刘能气哼哼的答了一句。

    “不说是吗?”猪八戒的小眼睛里突然放出一道凶光:“那我就打到你说!”

    话音未落之下,九齿钉耙已经高举起来,以力劈华山之势向着刘能的脑门直接筑了下来。

    刘能双眸一闪,但看猪八戒一动手就是气势惊天,心中的那股战意也被点燃,指环一抖,乌黑大刀第一次出现在世间。

    “风起云涌!”

    刘能一出手,就是斩仙三式中的第一次,抬手放出了万道刀芒,打着旋的直向猪八戒攻去。刀芒滔滔,好似黑月袭来,好似每一道都是实体,更带着声声地动山摇的咆哮声。

    刀芒势不可挡,尤如风暴来袭一般,与九齿钉耙放出霞光撞在一起,顿时黑光大盛,浪滔汹涌,就连大地也被憾动,发出咔咔的响声,如同地震来袭,发散出道道似蛇似龙的裂纹。

    “斩仙密法!”猪八戒心悸的看着刘能,连续挥舞手中钉耙,打出道道霞光,才终于将黑月刀刃击散。

    斩仙三式乃是斩仙台专为执刑官而设的秘法,可以越阶挑战。猪八戒虽然身体是妖,而且得观音菩萨点化,开始吃斋念佛,但他的本质还是仙,这招就是他的克星。他之所以能破此法,那是刘能对此招还不熟练,而且没有进逼的原因,否则的话,他很有可能含恨收场。

    “现在你信我的话了吗?”刘能收刀束立,双眼中放出两道冷芒。

    “你看这事弄的!”猪八戒自然知道斩仙密法只有执刑官才能修行,他出手试出了此招,也算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忙收起钉耙,前倨后恭的道:“在下有眼不识金镶玉,没认出来执刑官大人,理应受罚!”说罢,还不轻不重的在自己的老脸上拍了两下。

    “极品!”刘能心中恶寒,给了猪八戒一个非常中肯的评价。

    “执刑官大人,不知道你此次下界有何贵干,若是有用到我的地方。”猪八戒说到这里,用力拍着自己的脑脯,引起肥肉乱颤:“我老猪绝无二话,保证为您效劳!”

    “怪不得人说孙猴子傻,猪八戒歼,沙和尚就是一个笨老三!”看着猪八戒有如川剧变脸一样的表情,刘能心中暗道一句,不冷不热的说道:“你还是叫我法海大师吧!叫我大人,我并不习惯!”

    “我能叫你大哥吗?”猪八戒偷看了一眼刘能的脸色,看他并没有为自己刚才得罪他而着恼,便小心翼翼的道了一句。

    “随你便吧!”刘能无奈的挥了挥手,对这个打蛇随棍上的老猪实在是无语了。

    “今天多亏有大哥在场,否则的话,小弟可真不好收拾那处境了。”猪八戒故作豪爽的笑了一笑。

    “我说二弟呀!”刘能说了一句,接着马上就又呸了两口,看着猪八戒这幅尊容,他说得极不自然。

    “我还是叫你老猪吧!”刘能接着改口道。

    “大哥想怎么叫都行!”猪八戒含笑的点了点头,让刘能背后的寒毛直立。当一头猪脸上挂上谄媚的笑容时,怎么看怎么别扭。

    “你还是变诚仁形吧!”刘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当看着那个黑胖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才接着发问道:“你怎么会中毒的?又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趴在床下,还弄出来一个抓猪妖,你真想让我抓你吗?”

    猪八戒哭丧着老脸:“不是大哥你让我现出原形的吗?”

    “和我有什么关系!”刘能没好气的回答了一句。

    “可是那两个玉璧是大哥送给我的呀!”猪八戒分辩道。

    “关他怎么事?”刘能愈发糊涂了,追问道。

    猪八戒看刘能一幅不知情的样子,心也就放到了肚子里,便回答道:“今天是小弟的大喜曰子,我和浑家快活完后,还没有睡意。本来老猪还想再来一次,结果浑家不让,说她的身体不好,老猪不依……”

    “别说你那些破事了,说你现原形的事!”刘能听猪八戒语无伦次的说着自己与高翠兰新婚的事情,极为不耐烦的打断道。

    “好,好!”猪八戒听刘能语带不快,也不敢触他的霉头,便接着又道:“后来浑家说先点点今天收的彩礼,正好歇着身子。于是老猪就和她开始查看起来,说来也怪,就在浑家拿出那两块玉璧后,老猪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很是困倦,强打着精神吹灭蜡烛。接着就人事不知了,等醒来后,就看到大哥了。”

    “妈的!玉帝这个老家伙!”刘能不由的叫骂出声,这两块玉璧是玉帝送给他的,估计那毒是对他而下的。只可惜他觉得玉帝抠门,便随手塞入了怀中。而且昨晚是他新婚之夜,应付杨婵和灵芝还不够呢?哪有时间点钱玩。按一般仙人的做法,玉帝赐下之物,哪怕是个破烂也得贡起来。估计玉帝也打着这个主意,谁想到遇到了刘能这个怪胎,根本就没把那个他放在眼里,所以也没把这个东西当回事,而且转送给猪八戒,这才让他代自己受过。

    “妈的!那老头送的东西还有好的吗?”猪八戒听刘能骂玉帝,也猜出了这两块玉璧的来历,脸色不由的大变,在一旁跟着骂了一句。

    “他怎么你了?你这么恨他?”看着猪八戒跟着骂玉帝,刘能奇怪道。

    “那个说话不算话的老兔子!”猪八戒恨恨的又骂了一句,这才解释道:“大哥有所不知,孙猴子大闹天宫,弄的天庭灰头土脸,玉帝脸上无光。虽然那个弼马温被如来佛祖压到五行山下,受到了惩罚,但玉帝却始终念念不忘那只臭猴子当年闹天宫的事情。所以求老君打造了一件利兵,打算结果那个红屁股。”

    “这货果然对孙悟空怨念极深,这一句话中换了好几种说法骂他。”刘能听猪八戒骂孙悟空花样百出,不由的暗自偷笑猪八戒接着顿了顿手里的钉耙:“就是这件神兵了。”

    “我说的呢?”刘能上下打量着钉耙,西游记中就他拿的这个东西最不象一个武器,却没有想到是老君亲手打造,打算干掉孙悟空的利器。

    “老猪在天上过的快活,整天有吃有喝,虽然那只臭猴子得罪过我,但老猪也不能得理不饶人,所以就拒绝了那只老兔子的请求。谁知道他竟然和老猪谈起了条件!”

    说到这里,猪八戒老脸微红:“他提出的条件就是让老猪在天界上可以随意挑一个女仙过夜!”

    “我靠!老君怎么和玉帝一个德姓,专拿天上女仙做交易,简直不拿她们当人看。”

    听猪八戒接着说道:“老猪一听有这美事,马上就答应了。玉帝更马上书写了一道圣旨,让我拿着。若说这天上第一美人,当属嫦娥了。只可惜她太冷,从来不肯给老猪正脸色,此时听玉帝的条件,老猪马上就想到了她。”

    “谁想到!”说到这里,猪八戒脸色出现了一道恨意:“老猪去了之后,当着嫦娥拿出了玉帝的圣旨,她却不当回事。老猪姓子一起,就要用强。结果那只老兔子就在广寒宫中,也不知道嫦娥给他施了什么迷药,竟然翻脸不认人,说我犯了天条,结果打了我两千大锤,又打下凡间,掉到了猪圈里,变成了这个样子。”

    “活该!”刘能听完之后,不由的哈哈大笑,领导的小秘你也敢摸,只打了你一顿还算轻的呢!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害西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葡萄不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葡萄不酸并收藏祸害西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