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害西游 > 164章 被吓出毛病的唐僧

164章 被吓出毛病的唐僧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光蕊,贫僧奉观音菩萨之命。来接你还魂,与你的家人团聚!”刘能虽然同情他,但是有些还得做,只能强硬起心肠发话道。

    “回家!”陈光蕊先是一喜,接着表情马上就又黯然起来,无力的道:“不知道大人要带光蕊回哪个家?”

    刘能却没有正面回答,反而在陈光蕊那血淋淋的伤口上洒了一把盐:“贫僧也曾听过你以前的事迹,先中状元,然后又娶娇妻,接着又被委任重职,三喜接连到来,连贫僧都羡慕陈状元福份无边。”

    陈光蕊脸部抽搐,色若死灰,长叹一声道:“前尘往事,尽是云烟。光蕊在这里过的很好,不想再回人间了。多谢大师走这一趟,恐怕让大师失望了。”

    “杀身之仇,夺妻之恨,难道你全忘了吗?”刘能根本就没把陈光蕊的话当回事,接着发问道。

    听闻此话,陈光蕊的眼睛一亮,闪出一道仇恨的火花,接着马上就又熄灭:“怨怨相报何时了,光蕊心灰意冷,已经不想再报仇了。”

    “哈哈!”刘能闻言大笑,阴阳怪气的道:“到是贫僧多此一举了,既然你不想回归人间,贫僧也不强求。只可怜万花店边乞讨的老太太,想儿子哭得眼睛都瞎了。”

    “什么?”陈光蕊如遭雷击一般,不由得大惊失色道:“大师说的那个老妇人……”

    “出家人不打诳语!”刘能合十正色道:“为人子者,不能承观母亲膝下,反而劳母亲曰夜牵挂,是为不孝。”

    “母亲!”陈光蕊低呼出声,泪珠滚滚而下。

    他刚到此地时,自怨自艾,叹自己命苦。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本是人生的两大美事,可在他这里,却偏偏是无尽的痛苦,每天都愁眉不展,偶尔想起老母因为生病被他抛到了万花店,但他却身在江中,无法护持。时间一长,这心思也就淡了。如今听刘能这么一提起,不由的悲声大做。

    “好了,你既然思念母亲,那就速速还归本身,随贫僧一起去探母亲去吧!”刘能断喝一句,他之所以这么说,全因为眼前的陈光蕊只是一个灵魂,而他的尸身却被洪江龙王安放起来,口中更含着一颗定颜珠,免得尸体腐烂,将来没法用。

    “多谢大师!”陈光蕊让刘能一言惊醒,也不再做那小儿女哭哭泣泣状,起身冲着刘能深深一拜。接着又向龙王一拜道:“大王多年照顾,光蕊感怀在心。今曰得知老母消息,光蕊恨不得胁生双翅,飞到他的身边,还请大王取出光蕊肉身。”

    “法海大师!这……”龙王并未直面回答陈光蕊的话,反而冲着刘能道了一句,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龙王只管将肉身还给他就是,菩萨那里自有贫僧去诉说。”刘能点了点头,头顶升起一颗舍利。

    看到刘能头顶的舍利,龙王的一颗心才放在肚子里。陈光蕊在他这里的消息,极为隐密,世上没有几人得知。而这位法海大师不但知道他的消息,而且头顶舍利,很明显是成就罗汉一般的人物,再加上口口声声奉了观音菩萨的命令,虽然事情不是最早菩萨交待的那样,但或许是菩萨改变了主意。便跟着点了点头,出门吩咐夜叉搬出了陈光蕊的尸体。

    陈光蕊的尸体因有定颜珠的保护,与死时一模一样,依然栩栩如生。陈光蕊走到自己尸身的面前,端详着年轻时的自己,一时不能自己,很有些稀嘘。

    刘能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也不逼迫他。眼看着陈光蕊长吁短叹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身子一纵,直接扑入了自己的尸体之中。

    “多谢龙王,贫僧告辞了!”刘能说动陈光蕊后,也不久候,拎着陈光蕊的身体,告辞龙王,踏波出江,直奔万花店而去。

    只几个呼吸时间,刘能已到万花店的上空,向南方一看,果然见一个破瓦窑,便一步踏出,落到了瓦窑门前,果然见里面卧着一位白发苍苍,蓬头垢面的妇人。

    “醒来!”刘能并未急着打扰陈母,先把手里拎着的陈光蕊放到了一边,伸手在他的背后轻拍一掌,输入一道真气。

    “咯咯!”

    陈光蕊本来是气息全无,但得了刘能的一道真气之后,肚子里叫了两声,鼻口处开始有了呼吸。不多时,便已醒转,但看刘能在眼前,慌忙拜下道:“光蕊见过大师,不知道家母现在何处!”

    “就在里面!”刘能向瓦窑内一指:“你自去拜见去吧!”

    陈光蕊定睛一看,里面那妇人虽然苍老了许多,而且灰头土脸,但依稀认得乃是自己的母亲,心潮澎湃,难以抑止自己的激动,几步就奔到了瓦窑内,抱住了老妇人。

    刘能却未进窑,他不喜欢看这种生离死别的场景。就那么看着陈光蕊母子两人,但看两人开始时言谈几句后,陈母变得极为激动,一只手死死的抓住陈光蕊的衣襟,生怕一松手,自己的爱子又不翼而飞,另一只手在陈光蕊的脸上的摸摸索索,接着两人抱头痛哭,这一哭就是一个天昏地暗。

    “大师求你!”哭了片刻之后,陈光蕊终于止住悲声,扶着母亲走出了破窑,扑通一下跪倒在刘能的面前。

    “是求我治你的母亲的眼睛吗?”

    “大师慈悲救世,只要能治好母亲的眼睛,光蕊来世愿意结草衔环,以报大师的大恩大德。”陈光蕊一边叩头,一边希冀的看着刘能。

    看着头如捣蒜的陈光蕊,再看着满面灰暗,立着耳朵听着这边动静的陈母,刘能的心中极为不忍,但却不得不逼迫自己硬起心肠:“我可以救你的母亲!但我需要你帮我办件事情!”

    “请大师吩咐!”陈光蕊闻言大喜。

    陈光蕊的表现让刘能对他又高看了几眼,对方根本没有问他想象中的那几个二了巴卿的问题,比如佛法无边,慈悲为怀,大师行善积德,为何还提出要求等等。

    “我要你放弃心中执念,放弃找刘洪报仇的想法,然后再配合贫僧去演一场戏!”

    “好!”陈光蕊毫不迟疑的回答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以便让刘能相信他能做到:“光蕊在初见大师时,就曾说过,不想报仇。若不是挂念老母还在人世,光蕊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回人间。大师但凡有吩咐,光蕊无不照办!”

    “好!”刘能点了点头,陈光蕊答应的如此痛快,到显得刘能有些不够光明磊落,便答应道:“我这就替你救治母亲!”

    “我不出手呀!”刘能还未提出要求,药钵便直接张口拒绝道,估计他知道刘能不会治病,只能把主意打到他的头上。

    “药大爷,这次你真的必须出手!”

    “不给我佛宝吃,我就不出手!反正你也不能去你的脑袋里把我揪出来!”药钵气哼哼的回答道。

    “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但你若是这是不出手的话,我就不敢保证你有佛宝吃了。”刘能笑言道。

    “为什么?”药钵奇怪了。

    “知道金蝉子吗?”

    “知道,就是那个被人养着吃肉的笨和尚!”

    “灵山的这点破事果然传的很广,唐僧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诱饵呀!”听了药钵的回答,刘能感叹了一句,接着劝说道:“这世上佛宝极少,符合你要求的佛宝就更少了,而且还全在灵山。以我们两个的水平,去灵山找佛宝,那就是找死。所以我们需要引蛇出洞,让佛宝出灵山,这才有机会。”

    “你说了这么多,和我给这老太太治病有关系吗?”听刘能还想接着说,药钵毫不客气的打断道。

    “当然有了!”刘能露出狡黠的笑容:“想要引蛇出洞,只能借助如来佛祖向东传经的机会。而传经的关键就在金蝉子的身上,这个老太太又是让金蝉子去传经的关键。”

    “什么乱七八糟的!”药钵越听越糊涂,不满的道了一句:“说一千,道一万,你不是就想让我给这老太太治病吗?”

    “没错!”刘能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才能有佛宝吃!”药钵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又问了一句。

    “半年,半年之内一定有。”刘能咬了咬牙,他已经想起了一件佛宝的下落,只要西游开始,那个佛宝自然就逃不出他的手心。

    “好!如果半年之内,本尊吃不到佛宝!”药钵一声阴笑:“我就把你给吃了。”

    “你妹呀,你真狠!”刘能听了药钵的话,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

    “和你学的!”药钵好似看到刘能那张无奈的脸,先是幸灾乐祸的一笑,接着才输给他一道药气。

    “若不是我怕把西游事件改变了,事情产生了错乱,我就直接把那个小胖子抓来,还用和你费那劲!要不然就去找灵芝好老婆去,用她的口水去治病!”刘能一边嘟囔了一句,一边走到了陈母的身边,用双手轻轻的扒开了她的眼皮。

    陈光蕊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刘能的动作,但看他张口吐出了一股青蓝色的药气。

    顺叟之间,陈母缓缓睁开了眼睛,向陈光蕊这边的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惊喜万分的表情,颤颤微微的道了一句:“光蕊我儿,没想到为娘还有见到你的一天!”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陈光蕊看母亲双眼还归复初,直喜得在刘能的面前连连叩头,陈母也知道自己的眼睛之所以能重见光明,全是眼前这位大师的功劳,便跟着陈光蕊打算给刘能跪下。

    “不需如此!”刘能僧袍一摆,一道真气横出,阻止了两人想给自己跪拜的动作,从怀中取出一颗明珠,交给了陈光蕊道:“把这明珠变卖,安顿好你母亲,明天清晨贫僧在此等你!”

    陈光蕊感激的接过明珠,郑重的向刘能的点头道:“请大师放心,明早我一定准时来此。”

    陈光蕊虽然答应,陈母却有点不放心儿子,接着陈光蕊的手,刚想说话,便被刘能看出来了,单掌合十道:“阿婆请放心,贫僧只是想请光蕊兄陪贫僧去一个地方,最晚明天晚间一定回来!”

    说罢,冲两人点了点头,引动莲桥,飞身离开。却惹得陈母以为见到神人罗汉,拉着陈光蕊跪倒在起,连连磕头,直到完全看不到刘能的影子,这才站起身来,与陈光蕊叙离别之情。

    刘能并未走远,随意找了一处山林所在,就着山泉山吃了几个野果后。随意挥手荡平树木,弄出了一声空地,开始演练起九招刀法。

    直到天明时分,刘能才意犹未尽的收起大刀。这一夜演练,获益良多,虽然远未达到刀法纯熟的境界,但也称得上是不快也光了。

    陈光蕊果然如约前来,刘能也不与他废话,伸手抓起他的肩头,直接奔江州而行。

    在离江州不远的一处偏僻所在,刘能停下了脚步,放下了陈光蕊。江州不比万花镇,到处都是人,他这么做,也是怕自己落云头,惊动了世人,徒增是非。

    两人又步行了一个多时辰之后,才来了州衙的后门处的街口。一路行来,但看江州繁华地,陈光蕊的表情极为古怪,估计是想起自己被任命为江州州主的事情,本来这里应当是他的治下,可却偏偏落到了刘洪的手中。

    “一会就会见到殷温娇了,你只管保持你的本心随意应付就好,其余的事情全有我呢?”刘能吩咐了一句,带着陈光蕊奔着后门直行。

    “和尚!”还未到后门,刘能就听到门前传来了一声惊呼,但看那把门的家丁,不由的微微一笑,却未想到这人他认识,正是他上次闯江州府衙时所见到的家丁。虽然容颜苍老了许多,但样子却没有什么改变。

    陈富上次吃了刘能的一个大亏之后,又被刘洪狠狠的责罚了一顿。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经过这个教训之后,从心里往外对和尚产生了惧怕的心理,每当见到和尚时,总是小心应付,就连恶语都不敢说一句,到成了江州城内赫赫有名的爱僧模范。今天正在后门处晒太阳时,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光头,不由的惊呼出声,立马就精神起来,双目炯炯的看着刘能。

    刘能信步而行,陈富越看得清楚,就越吃惊,对方分明就是那个让他亏的恶僧,忙打起了十万分的小心。同时心里暗自骂了一句:“妖僧就是妖僧,十几年竟然连样子都没有改变!”

    陈富的嘴里虽然骂着,但脸上却灿烂如花,一溜小跑到了刘能的面前,恭敬的道了一句:“多年不见,大师还是风彩依旧!”

    看着陈富一脸讨好的样子,刘能打了一个哈哈:“你的眼神到是不错,这么多年还能认出来我。”

    “小人当然记得大师!”陈富伸手向府内让道:“您是老爷和夫人的亲戚,我哪敢不记得大师您呢?夫人和少爷正在后花园呢,大师请进!”

    “好!”刘能应了一声,在陈富的引导下,进入江州府的后院。

    “陈富,这两位是……”刚进到府门,就见到一个胖乎乎的青年,见陈富领两人进来,发问一句。

    “少爷,这两位是夫人的亲戚。”陈富忙介绍道。

    刘能没想到刚进院就能看到小唐僧,双眼如电,扫了他一眼。但看依稀还有少年的样子,依然是又白又胖,但却胖的可爱,白的俊秀,一看就是一个极有教养的翩翩公子。

    “母亲的亲戚!可是从京城来的。”唐僧闻言惊奇的道了一句,抬头看着两人。

    初时唐僧还是满脸笑容,接着皱起了眉头,好似想起了往事一般,突然嘴唇直哆嗦,双眼中露出了恐惧,看着刘能就好似看到一个魔鬼一样。

    “完了,给这孩子吓出毛病来了。”看到唐僧表示的如此骇然,刘能心中暗道一句。十五年没见,对方竟然一眼就能认得出来他。可见他在幼年时,受到过刘能多大的伤害。

    “法……法……”唐僧战战兢兢的重复着。

    “法海!”刘能踏前一步,笑眯眯看着唐僧,自我介绍了一句。

    “法海!”听刘能这么一说,唐僧终于想起来眼前这个黑和尚的法号,大叫一声,突然扑上来一步,死死的抱住刘能的腰,嘴里惊慌失措的大叫道:“陈富,我抱住他了,快找人拿绳子捆住他,他会杀人的。”

    “我的少爷呀!我当然知道他会杀人,而且会妖法,你这么抱着他,可不是要了亲命吗?”陈富听唐僧这么一叫,心中不由的一声哀叹:“万一惹得这妖僧发怒,一个指头就能点死你。”

    “小胖子!这样没有用的。”刘能笑嘻嘻的揪着唐僧的耳朵,轻轻说道。

    “怎么这么吵!”

    院子里闹闹哄哄的,惊动了正在花园中静坐的殷温娇,顺着声音走了出来,问了一句。

    “夫人一向可好!”刘能但看满堂娇出来,不再逗唐僧,反手一点他的天门穴,输将一道真气进去,唐僧当时就好似中了什么迷药一般,混身的骨头都软了,直接瘫在地上。

    “峰儿!”满堂娇看唐僧倒下,不由的大惊失色,所幸她还认得刘能,强自镇定心神回答道:“劳大身挂念,妾身这些年过的还算好!”

    “贫僧这次来,是想给夫人介绍一位故人!”刘能一边揉着自己的脑门,一边把始终低头脑袋一言不发的陈光蕊拉到了身前。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害西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葡萄不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葡萄不酸并收藏祸害西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