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花果山 > 第三百二十章 异变生金蝉子神魂碎,算计完终得唐僧肉

第三百二十章 异变生金蝉子神魂碎,算计完终得唐僧肉

作者:咆哮的苹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百二十章 异变生金蝉子神魂碎,算计完终得唐僧

    金山寺,禅房之中,蓦然一阵金光降临,在婴孩旁边空中顿时出现一阵bō动,紧接着lù出几个浑身金甲的天将,这些天将对视一眼,皆看出对方眼中的惊恐之意,为首的一个皱着眉头看了看越来越强的金光,神情凝重道“金蝉子神魂降临,此时万邪辟易,我等天仙修为实在是难以抵挡,且先退去,等到金光消弭,然后再回来。”

    “大哥所言极是!”其他几个天将闻言点点头,会同领头的金甲大汉,一晃身,化作一道金光窜了出去,直直离开金山寺十里距离,方才停下了脚步。

    众仙将离去,婴儿身上的金光随着时间的推移缓慢的增加着,金光越来越胜,到的最后,整个金山寺都笼罩在无尽的金光之中,片刻之后,金光之中即显现出一俊俏和尚,这和尚丰神俊朗,一脸书卷气息,正是如来徒弟金蝉子!

    看了看下面的婴孩,金蝉子叹了口气,道“前世以错,那我就重头来过吧,坚我佛心,从此开始!”摇摇头,金蝉子顺着金光,蓦然注入下面的婴儿体内,瞬间,婴儿身上即放出万丈金芒,却是金蝉子正式入主。

    眼见着金蝉子顺利入住唐三藏,可是事情貌似还没完,等到婴孩身上金光稳定之后,蓦然空间中一阵扭曲,四道jiā错在一起的的紫è光带突然降临,出现在了无尽的金光之中,这往日里除非太乙金仙不可破的功德金光,此刻竟然毫无用处,丝毫抵挡不住紫è光带,在其中紫è光带很是悠哉的不断晃动,竟然仿佛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一般。

    下一刻,这四道扭曲的光带即顺着金光窜入了金蝉子体内,一下子将无尽金光完全遮掩住,在金蝉子的神识之中,一个俊俏的和尚脸è发白的看着远处咆哮而来的四条光带,脸现骇然之狂吼道“你是何方神圣,竟敢谋夺西游,难道你就不怕圣人追究吗?”

    可是貌似这番话金蝉子是白喊了,在他识海中,这四道光带瞬息即至,轻轻的一个摆尾,扫了过来,下一刻金蝉子的神魂就仿佛面糊的一般,完全被光带搅碎,一下子被光带卷了起来,完全吞了进去,成为了光带的一部分,从此消失无踪,彻底的陨灭在了这个宇宙之中。

    很快,躺在蒲团上的金蝉子眼睛蓦然睁开出一道紫è光芒,随即又闭了下去,发出一声叹息“天道不合,功德不存,此时现身,必遭天谴,西游已定,莫可更改,适应天心,且需随缘,西游之中,吾当再醒!”

    说完,金蝉子眼睛闭上,重新陷入沉睡之中,其身上的万道金光骤然扩散,消失无踪,转眼间整个金山寺即重新恢复平静。

    这一刻,风侠刚好踏入金山寺,眼见禅房中金光一闪即逝,即窜了过来,眼见是一婴孩在此沉睡,心中微微诧异之余,也是不以为意,即在一旁找了个地方隐藏起来。

    此时降临金山寺的不仅有这些人,还有一只悲剧的狗妖,这只狗妖就是被当年蛇儿山众妖追的上天入地,到处吃人的狗妖,经过这么多年的悲惨生涯,狗妖也是发现了一个规律,养成了一个吃人的习惯,那就是吃人先从左臂开始。

    这些年间,每当他吃人之时,如果不是从左臂开始,那么他浑身上下都会疼的受不了,久而久之,狗妖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且说这狗妖,此时真是一脑子雾水,以前追击他的人中都是妖族,可是这些日子以来,竟然有一批专惩治作恶多端的仙家弟子找上了他,而且不知是由于什么原因,这些人比之那群妖怪还难缠,那群妖怪只是不断的bī迫他,而这些人却是真的想宰了他。

    不知是什么原因,这群弟子修为虽然不高,可是对他的行踪却是了若指掌,他数次踏入对方的埋伏之中,就在不久之前,更是踏入了对方jīng心准备的五行大阵中,若果不是狗妖运气够好,一个仙家子弟催动阵法的过程中分了分神,给他带来一丝空隙,他或许早就被阵法炼化了。

    只是如今他虽然逃出了阵法,可是却是身受重伤,如今更是腹中饥饿难忍,狗妖都有一口咬下自己左臂,先充充饥的想法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狗妖就承受不住这种挨饿的痛苦,因此此时一见山上有座寺庙,狗妖也不顾一身伤势,即兴冲冲的跑了上来,想要找个和尚打打牙祭。

    可是这一上山,狗妖就有些傻眼了,这满寺院的人味,可是奈何,他竟然一个人都找不到,貌似他来的时机不对,这些和尚都不在家!

    正当狗妖难受之际,风侠一路上逃窜留下的鲜血便映入了他眼帘,狗妖鼻子一动,即lù出一副痴mí的神强忍着自己身上濒死的伤势,顺着鲜血,一路就来到了禅房之外。

    这时,风侠也是注意到了外面的动静,还以为是追敌到来,即不敢抬头,死死的趴伏在一侧,屏住呼吸,运转龟息大法,将自身气息压抑到了极限。

    轻轻推开房狗妖疑的看了眼房屋内的陈设,却是并未感觉到自己一直追逐的气息,正有些疑间,狗妖一眼即看到了在蒲团上睡得正香的金蝉子,顿时直觉告诉狗妖,眼前的婴孩貌似十分美味。

    了iǎn嘴狗妖也顾不得寻找流血之人的气息了,即猛然间窜了进去,一口即冲金蝉子咬下,下一刻,一股金光流转,金蝉子的左臂已然被狗妖撕了下来,而狗妖也是被金蝉子的护身金光震了开来。

    “孽畜,找死!”隐在暗处的风侠,蓦然只觉得眼前金光闪烁,即忍不住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狗头人身的妖怪,正一脸狰狞之è的含着一个婴儿的胳膊,而地上那个婴孩的左臂已然消失不见。

    情急之下,风侠即展动身形,猛然间窜向了狗妖,却是没有发现,失去了一条胳膊,地上的iǎ婴儿竟然没有丝毫痛苦之意,依旧沉睡,同时,一道金光慢慢在他身上流转,被狗妖咬掉的胳膊,竟然缓缓的涨了出来。

    “我……”狗妖一口咬住这个胳膊,登时仿佛咬到了什么坚硬之极的东西一般,本来是根本咬不下来的,可是不知为何,在他体内深处骤然传出一丝古怪的力量,瞬间加持到了他的牙齿之上。

    下一刻,他即将婴儿的胳膊咬了下来,可是此时他的体内脏腑俱皆被婴儿护身真气震碎,此时已经是到了弥留之际,只不过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支撑着他,让他不倒下。

    此时他口中含着婴儿的胳膊,却是丝毫吞咽不得,再面临对面骤然升起的寒光,求生意志支持下,狗妖即蓦然转身,撞开禅房,直往江边窜去,于此同时手臂微微一抬,形成一个黑è的圆球,轰然打在了风侠的iōng膛上。

    轰隆一声爆响传来,风侠脸è即是一片煞白,不过他并未放弃追击,说起来,这却是和风侠iǎ时后的经历有关,风侠iǎ时后全家都丧生在一个妖怪的口中,因此对这些作恶多端的妖怪,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此时尽管被狗妖一击重伤,可是他仍然提起长剑,随之窜了出去,紧紧缀着狗妖往江边行去。

    江岸上,狗妖眼见着就要到达江面,其脸上不禁lù出一丝喜脚下步伐更快了,狗妖习有一种秘法,只要到了江里,他完全可以借助水势,暂时缓解自己所受的伤势,到时候解决了身后的剑客,他找个地方疗伤即可。

    可是眼见着就要接触到水面,忽然间狗妖身形一顿,瞳孔蓦然扩大,却是忽然间体内伤势爆发,一动不能动了,眼见着呼吸渐渐减弱,就要死去。

    这时,风侠即从他后面赶来,眼见狗妖动作慢了下来,风侠也不迟疑,即一招流星赶月,跨过十几丈的距离,直接ā在狗妖的iōng膛,彻底将狗妖最后一丝生机泯灭掉了。

    “你……”狗妖借着最后的力量,一巴掌向后甩起,将风侠的身体高高砸起,落在不远处的沙滩上,他自己则是仰头躺倒在江面上,双目圆睁,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其口中含着的金蝉子胳膊,也是蓦然从其嘴角脱落,沉在江中,不知飘向了何方。

    “咳咳!”风侠连吐两口鲜血,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即用长剑拄着地,一瘸一拐的走到江边,将狗妖的尸体拉了过来,眼见狗妖尸体迅速变化,在他眼前化成一条硕大的黄狗,风侠脸上现出一抹兴奋之意,即亮出长剑,一下ā在了狗妖的iōng口上。

    “死妖怪!去死吧!”狠狠又ā了两下,风侠略微喘了两口粗气,即面lù苦笑之望着天空,眼神中渐渐充满了解脱之意,喃喃道“父亲、母亲,iǎ弟、iǎ妹,我凌风最终还是不能为你们报仇,手刃敌人,不过我却是杀死了一个同样的妖怪,你们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

    惨笑了几声,风侠朝金山寺方向看了看,道“你们出来吧!这就是你们要的明火功,你们拿去吧,只希望你们能够将我和这狗妖的尸体一起火化了,这样我也能够有脸去见九泉下的家人!”

    说着,风侠即从怀中将明火功掏了出来,颇为留恋的看了眼,即扔在了地上,然后猛然间喉头一动,却是又喷出一口鲜血来。

    他本就深受重伤,此时又挨了狗妖两下,内腑早已被震成碎片,此时之所以还活着,就是因为一口气支撑着,此时斩了狗妖,他却是再也支撑不住,即一头栽在了狗妖身上,面带微笑的闭上了双目。

    很快,那追踪风侠的五人组现出了身形来面老大一把抓住明火功,仔细看了看,即神è复杂的看了看风侠,道“诸位,这明火功咱们可以稍后再争,眼下是不是先将这风侠和这狗妖一起葬了?了却风侠最后的心愿?不管如何,风侠的为人,我却是敬重的!”

    话毕,周围的岩石后面即跃出十几个紧身装束的人,他们神è复杂的看了看风侠,其中一个一身锦袍的大汉,越众而出,开口道“不错,虽然大家都是为了明火功,可是风侠的为人,我却是敬重的,此时别的不谈,先火化了他们再说。”

    顿时,其他一些首领纷纷发话,很快,风侠和狗妖便被一把火烧着了,最后化成漫天灰烬消散在天地间,而此地对明火功的争夺,才刚刚开始!

    且说金蝉子的那只手臂,进入大江之中,即随着水流而下,这个时候,一尾饿红眼了的金è鲤鱼,刚好又被那群水族赶了出来,结果就见到这么一个散发着人香气的东西,顿时即双目发红,一头冲了上去。

    面对金蝉子的手臂,金尾鲤鱼一口就将其吞了下去,只是他尚没来得及品尝着玩意是个什么滋味,一张渔网即从天而降,一个身穿蓑衣的渔翁满脸含笑的看着不断bō动的渔网,喃喃道“看来那几个iǎ家伙说的没错,此地确实有大鱼出没。”

    “咦!老翁,貌似有大鱼入网啊!”这时,一个年轻人从石头后面转了出来,眼见老翁一脸兴奋的往回收网,即兴冲冲的凑了过来,看来是对这很感兴趣。

    “那是,年轻人,我看你丰神俊朗,周身英气勃发,恐怕是富贵人家子弟吧?”老翁挽了挽衣袖,一步踏入江水之中,将腰弯下,iǎ心翼翼的一寸寸往回收网,尽量让网回收的平稳一些。

    “家里略微有几个iǎ钱,算不上什么富家子弟。”年轻人笑了笑,即往前凑了凑,看着水中不断bō动的水uā,道“老丈,这次可能收获不iǎ啊,待会要是有大鱼上来,如果能够看得上眼,还希望老丈卖与我,我这人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好这鲜鱼一口,特别是大鱼。”

    “那就要看看iǎ伙子你的运气了,这网估计能有个大家伙,看这个势头,恐怕有可能是金尾鲤鱼,如果是那样,你可就真走运了!”老翁微微一笑,继续耐心的往外收着渔网。

    “恩,如果真是金尾鲤鱼的话,我一定买下,钱不是问题!”年轻人脸上现出兴奋之兴致勃勃的看着老翁往外收网。

    “来了!”老翁一声大喝,手臂一用力,即猛然回拉,顿时将一堆淤泥拉了上来,在淤泥中,一个活物正不断的翻腾,仔细看去,却是一尾一米多长的鲤鱼正不断的挣扎,这不是别人,却正是吞了金蝉子手臂的那一条金尾鲤鱼。

    “真是金尾鲤鱼、真是金尾鲤鱼!”年轻人眼中jīng光一闪,即lù出一股欣喜之即兴冲冲的对老翁道“老丈,你这捕鱼手段真是神了,眼力也是绝佳,这一网竟然真的打上了一尾金尾鲤鱼。”

    “嘿嘿,这玩意可是狡猾的很啊!往往岸上一有响动,它即迅速游开,今天能够打到它,也是沾了iǎ伙子你的运气啊!”老翁微微捋动长须,看着网中不断蹦跶的金尾鲤鱼,脸上lù出高兴之能打到金尾鲤鱼,不仅意味着一比不菲的收入,也意味着一种荣耀,一种打鱼人的荣耀。

    “老丈,这是二两金子,算是我买你的鲤鱼钱,这尾鲤鱼一看就是劲头十足,我买下了!”年轻人见老者分开渔网,让出金尾鲤鱼,即从怀中掏出一块金子,用手颠了颠,即递到老者面前。

    “这,这有些太多了!”老者神情一怔,即连忙摆手。

    “无妨,一来这金尾鲤鱼着实少见,如果卖到大酒楼去价钱比这也少不了多少,二来也是我和老丈投缘,这些钱还请老丈收下,今日一出来就有此收获,却是值得庆贺一番。”年轻人即摇摇头,硬将金子塞给了老者。

    然后一把抓起地上的金尾鲤鱼,年轻人即冲老者拱拱手,道“老丈技巧甚高,如若有暇,我自会再寻老丈买鱼,我家中还有事,就此告辞了!”

    “好、好、好!”看着手中金灿灿的金块,老翁脸上皱纹完全舒展开来,却是绽开了一朵uā,有了这些金子,他以后的生活也算是有保障了,说起来这一切都要感谢那个年轻人,他知道这些黄金足足能够购买一百条金尾鲤鱼了!

    等到老翁再次抬头准备感谢那个年轻人时,那个年轻人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不知去往了何方。

    江州之外一座不知名iǎ山上,年轻人笑嘻嘻的拎着金尾鲤鱼走进了一个山眼见金尾鲤鱼已经进气少出气多,即一把撕开金尾鲤鱼的嘴巴,将这条名闻天下的金尾鲤鱼彻底撕成两半,在其腹中掏出一个细嫩的胳膊。

    仔细的打量着手中的胳膊,年轻人眼中闪现出一丝感叹之意,喃喃道“唐僧啊,想不到真的这么得手了,西游记中最大的蛋糕貌似已经被我掰下了一块,嘿嘿,以前天天看那些妖怪要吃唐僧没想到我倒是先尝尝了!”R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重生花果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咆哮的苹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咆哮的苹果并收藏重生花果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