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花果山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猴王临龙宫,银甲访龙王

第三百五十七章 猴王临龙宫,银甲访龙王

作者:咆哮的苹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百五十七章 猴王临龙宫,银甲访龙王

    今天就这些了,浑身疼死了,受不了啊!

    东海龙宫,大殿之中,猴王高踞宝座,东海龙王敖广在下面作陪,却是猴王自离了唐僧,便展动筋斗云,直奔花果山,路经东海龙宫,却是心念一起,想要下来找老龙王喝上一杯,毕竟五百多年没见了,现在想起来,还颇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西游开始之事此刻早已传遍天下,众仙也是知道猴王已经脱困,如今正与那取经人做个徒弟,正往西方而去,这个时候,猴王蓦然降临龙宫,龙宫守将虽然不识得猴王,可是感受着猴王身上的滔天威势,却也不敢怠慢,即将情况汇报进去。

    猴王也是急性子,不等他通报,自己就闯将进去,这些人如何敢阻拦?只是在后面相随,到得大殿之中,猴王一愣神,却是发现老龙王正一脸苦笑之色,胡子抖动个不停,显然是有些愁苦,在他对面坐的是一个银甲独角妖怪,此时正冷冷的注视着老龙王。

    猴王闯将进来,顿时便惊动了大殿上的众人,老龙王拿眼看去,眼见是孙悟空,登时脸上现出又惊又喜之色,连忙将猴王让到了上首,自己在下方相陪,如今,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看了看下方的银甲妖怪,感受了下其修为,猴王微微一惊,在他的感应中,这妖怪实力不错,已经达到了妖圣位阶,虽然不知具体战斗力几何,可是能够达到妖圣位阶,已经算是十分了不起了。

    这时,老龙王开口了,他朝孙悟空拱拱手,道“近闻大圣灾消难满,失敬失敬,想必是重整仙山,复归洞府矣,不知可是从花果山而来?不知最近通天大圣可好,小龙久闻大圣威名,一直未曾得见,实属遗憾。”

    老龙王虽然知晓猴王西游之事,可是此刻却身有麻烦,他眼睛一转,即计上心头,因此此时却只做不知,反而开口如此询问,问完这话,接着便将目光对准了他对面神色冷厉的银甲妖圣,道“这位乃是水猿府的银甲妖圣,是通天大圣麾下的得力干将,想必大圣必然认识。”

    “哦!”猴王闻言眼睛一眯,再次打量一番面容冷厉的银甲妖圣,点点头道“实力不错,在孙袁手底下倒也不错,老孙花果山大王齐天大圣孙悟空是也,与你家大王乃是兄弟,不知你可曾听说?”

    闻言,银甲妖圣微微意动,脸皮动了动,现出一副奇怪之色,冲猴王拱拱手道“阁下就是昔日花果山七圣中的齐天大圣?在下水猿府银甲,不知大圣身份,如有怠慢之处,还请大圣海涵。”说着,即站起身来,冲猴王拱拱手道。

    “无妨、无妨,你既是水猿府中人,算起来大家也不算是外人,不要见外。”乍闻此言,猴王即露出兴奋之色,道“不知通天大圣可是在家?是在水猿府还是在花果山?多年不见,甚是想念,今日定要找他大醉一场。”

    “这个……”银甲妖圣露出些许迟疑之色,不过想想传闻中大王和这齐天大圣的交情,即抿了抿嘴唇,道“大王和大圣交情深厚,情如亲兄弟,银甲不敢隐瞒,按照大王夫人万圣凝冰公主的说法,大王此刻应该还在南瞻部洲,并未返回东胜神州。”

    “哦!”猴王皱皱眉头,脸上现出可惜之色,道“这个孙袁,跑哪去了?”想了想,猴王即微微一笑,道“不知现在花果山上一切可好?”

    “花果山一切正常,现在有着妖圣强者八位,俱是妖圣中的高手,乃是大王亲自挑选,现如今花果山已经成了一方大势力,在四大部州都有着赫赫威名。”听闻此言,银甲即正了正神色,掩饰不住脸上的崇拜之意,提起通天大圣,他们这些个其属下直属妖圣,俱皆感到无上光荣。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看来传言不虚啊,通天大圣的威名却是震慑一方,如此一来我也算是放心了。”猴王点点头,脸上露出欣喜之意。

    看了看旁边一脸赔笑之色的老龙王,再看看银甲妖圣不时往外看的目光,猴王心中一动,知道其中必有猫腻,想了想,即开口道“不知你此行到龙宫所为何事?这老龙王也算是我的老邻居了,如若没有什么大事,能放手就放手吧!”

    扫了眼老龙王,银甲妖圣脸皮扯了扯,露出一个笑容来,道“也没甚大事,既然大圣发话,此事就当没发生过,不过老龙王,这事情,我水猿府看在大圣的面子上不予追究,但是你还得把正主给我带来,如若见不到正主,回去之后我可没法向驱神大圣交代,你可不要让我难做。”

    “那是、那是,大人请稍带片刻,犬子马上就来、马上就来。”听闻此言,老龙王顿时脸现欢欣之色,即冲猴王拱拱手道“多谢大圣调解之恩,小龙感激不尽。”

    “没事,你们这一弄,倒是激起了我的兴趣,不知究竟是何事,竟然劳动一个妖圣亲自驾临?”猴王摆摆手,示意老龙王不必放在心上,眼见银甲甚给面子,他也是心中高兴,一转念,即开口问道。

    看了看神色尴尬的老龙王,银甲妖圣摇摇头,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东海八太子敖春,闲来无事,可能对我水猿府有些意见,即带领着一帮虾兵蟹将,天天在我水猿府领域内转悠,并撞塌了一座洞府,因此,驱神大圣甚是愤怒,即前来问老龙王讨个说法,也想看看,这到底是不是老龙王的态度。”

    说着,即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老龙王,嘿嘿笑道“那太子可是口口声声说我等乃是妖怪,胆敢侵占东海领地,要上天庭告发我等,求取天兵下来降服我们,还东海一个清静,这番话也就是我们听了,要是落入大王耳中,嘿嘿,估计即使念在大王夫人身为龙族的面子上,大王不会灭了你东海龙族,也会将你们削掉三成,不知龙王信是不信?”

    “信,小龙自是相信,通天大圣威名远播四海,小龙就是再有一千个胆子,也不敢对他老人家有意见,犬子顽劣,是小龙教导不周,还请大人谅解。”闻言,老龙王脸色是一变在变,眼见着就苍白无比了。

    他只知道八太子在水猿府惹了祸,狼狈的逃了回来,将带领的一众虾兵蟹将全部留在了水猿府,被人家扣下了,可是他却不知道八太子究竟犯了什么错误,他还以为八太子只是在水猿府中行事嚣张,得罪了人,引得一些妖圣不高兴罢了。

    可是一听银甲妖圣之言,老龙王心中就咯噔一下,这通天大圣可不比其他妖族巨擘,这主之所以闻名天下,除了因为他法力通天,战力无匹,连武当山都一棍子平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通天大圣的狠辣无情,可是说通天大圣这几个字,每一个都沾满了鲜血,是用无数人的鲜血硬生生的堆成的。

    因此,西游世界中,与通天大圣亲近的自然是想着他的滔天神威,而与通天大圣不对付的,则想到的就是通天大圣狠辣的手段了。

    因为万圣赤炎和小白龙之事,他东海龙宫本来就处在风口浪尖上,无数妖圣都盯着东海龙宫,准备等通天大圣一有表示,即主动出击,平了东海龙宫以巴结通天大圣,在这个要命的当口,八太子竟然说出了这番话,听到银甲妖圣如此说,老龙王几乎掐死他儿子的心都有了。

    也就是这话没传出去,要是这话传出去了,老龙王敢保证不出十天半个月的,他东海龙族至少会死伤三分之一,顿时老龙王即冲银甲妖圣拱拱手,道“多谢驱神大圣大义,没有将此事外传,否则老龙真是我东海龙族的罪人,万死不辞其咎啊!”

    “好说、好说,大王曾有命令,不许与你东海龙族冲突,特别吩咐了二大王驱神大圣,让他专门来管理此事,因此贵公子在我水猿府嚣张一事的消息,也是迅速被封了起来,我这次来除了想要见见贵公子,吩咐两句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将情况告诉你老龙王,省的以后真出了事情,大王怪我们行事不周。”银甲妖圣看了看上首一脸含笑的猴王,有着猴王做中间人,他也不好说什么硬话,即轻描淡写的将此事揭了过去。

    不过想了想,又叮嘱道“老龙王你要知道,大王虽然有杀伐果断的名声,可是真要动起手来其实还是讲道理的,可是大王如此,在碧波潭中的那位大王夫人,也就是万圣赤炎公主,她可是不大讲道理,因为三太子的事情,她可是一直视你东海龙族为眼中钉,说句不好听的话,那叫都想无中生有,没事找事,以便找到出手的机会,你要是不注意点,嘿嘿,到时候后悔可是来不及啊!这是驱神大圣让我告诫你的,有些事情牵扯太多,实在难以说清。”

    “不仅是万圣赤炎公主。”眼见老龙王露出惶恐之意,银甲笑了笑,继续道“我水猿府成员在外界行走,哪个妖怪见了不是恭恭敬敬的,因此除了大王,我水猿府的妖神、妖圣可是谁都不服,贵公子可倒是好,这一去就将大伙都得罪了,更是将水猿府的一处禁地撞塌了,此时有大王命令压制,他们不敢如何,可是如果什么时候,大王忘了你们东海龙族之事,嘿嘿,到时候,估计落井下石的人之多,会超出你的想象。”

    “小龙明白、小龙明白,这就让犬子出来,小龙稍后带其去水猿府给各位大人赔罪!”老龙王额头上的汗珠仿佛瀑布一般,再也止不住了,滚滚流淌而下,一颗心也是七上八下的,银甲没有分析还好,这一分析,将问题挑明了,老龙王才发现,八太子这一行动,却是将他东海龙族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可谓两边俱是万丈深渊,一步走错,即会万劫不复。

    “赔罪就不必了,此事大王夫人,也就是通天山冰王万圣凝冰公主发话了,让你们管束好东海龙族,如若再犯,她不介意替大王出手,灭了惹事之人,老龙王,你可要记住啊,冰王的实力可是只在我之上,不再我之下,况且她是大王的正牌夫人,这要是发起飙来,恐怕大王也不好说些什么。”银甲妖圣微微摇头,摆摆手,接着眼睛一转,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是、是,小龙一定严加看管,将其关在龙宫之中,不许其踏出龙宫半步!”听了这话,龙王脸色更加苍白,浑身的衣衫都湿透了,此刻仿佛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舒心的地方,心中更是仿佛被油煎一般。

    一想到万圣凝冰公主有可能亲自前来出手,老龙王就不禁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他可是知道万圣凝冰公主可是太乙仙的修为,且神通独特,法力无边,最要命的是她是通天大圣的正牌夫人,这只要她一来,那就是代表了通天大圣,以龙族的底蕴,倒是不怕一个万圣凝冰,但是对于能一棒平了武当山的通天大圣,可就是真的束手无策,只能闭目待死了。

    甚至不需要万圣凝冰公主亲自出手,只要她放出一句话,天底下无数想要和通天大圣攀关系的中小势力都会为之疯狂,到时候他东海龙族可就真的成了众矢之的,一想到这点,老龙王就无比的头大,恨不得掐死引起这一切的八太子。

    “驱神大圣深悉大王本意,因此希望你们迅速平息与碧波潭两位公主的瓜葛,此事你带领八太子前往水猿府做个交代,就这么了结,驱神大圣不想将事情扩大,老龙王你不要辜负了大圣一片心意啊!”顿了顿,银甲妖圣开口继续说道。

    “这个八太子也确实太过顽劣,想来是修为不弱之故?”眼见老龙王吓的浑身抖索,身体仿佛筛糠一般,连手中的茶杯都拿不住,摔落在地上,只知道一脸谄媚的向银甲妖圣求饶,孙悟空忍不住咧咧嘴,想起了自己的金箍棒就是从人家这里抢的,顿时便开口圆场。

    “呵呵,大圣不说我倒是忘了,之所以贵公子能够激起我水猿府众将的愤怒,这也是最要命的原因之一。”扫了一脸谄媚之意的老龙王一眼,银甲妖圣冲猴王点头致意,道“不瞒大圣,这小龙胆子不小,可是却连结丹都不是,仅仅是化形巅峰,当时如果不是驱神大圣拦着,估计这小龙早就被抽筋扒皮了。”

    “……”听了这话,猴王一阵无语,他没想到这么胆大包天之辈,竟然连结丹妖怪都不是,以化形妖怪的实力,就敢在水猿府中撒野,想到这点,就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猴王,都自叹弗如,对这个小龙的闯祸能力有些佩服了。

    “呃……”此时此刻,听了银甲妖圣之言,不仅堂上几位哑口无言,就是站在大殿两侧,一直战战兢兢,心中惊骇欲绝的虾兵蟹将都有些哭笑不得了,他们只知道这个八太子顽劣不堪,且闯祸能力非凡,但是一直都没有实际的概念,今日方才真正见识到了他的闯祸能力,一时间俱皆佩服不已,算起来,这八太子也算是史上第一闯祸能手了。

    这个时候,正当场中一片静默,老龙王尴尬不已,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以免被人耻笑之际,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

    在场众人俱皆是法力高强之辈,这声音如此明显他们如何听不到?顿时,众人俱皆将目光对准大殿门口方向,脚步声正是从那边出来的。

    随着脚步声,还有一个青年男子不断求饶的声音,只听到这个声音道“哎幺,姐,别拧了,我走还不行嘛?我一定乖乖的,再也不逃跑了,我的好姐姐,你轻点、轻点,耳朵要被你拧掉了。”

    下一刻,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传来,道“敖春,你给我规矩点,这次你闯的祸太大了,你这是要置我东海龙族于死地啊,这次你必须老实认错,否则就是姐姐也救不了你,水猿府是什么地方,那是你能闯的吗?究竟是谁撺掇着你去的,如若是被我查到了,我一定灭他九族。”

    声音初始很小,可是随着脚步临近,声音越来越大,转眼间,在大殿门口方向即出现了两个人影,两个人从殿门中走了出来。

    众人放眼看去,只见进入殿门的是一个红衣女子与一个脸上尚带有稚嫩之色,一脸官司的少年郎。

    二人进入大殿,红衣女子抬起姣好的螓首,朝堂上看了看,眼见父亲在下面作陪,一脸恐慌之色,顿时便心中咯噔一下,知道事情恐怕不好办了,不过这个时候,却也没有他们考虑的时间。

    众目睽睽之下,红衣女子只能迎着众人的目光,一把拽过旁边眼睛看天的少年郎,朝前方团团作揖,开口道“东海龙王四公主敖红、八太子敖春,见过各位前辈,舍弟之事,敖红已然听说,心中惶恐之至,只是舍弟年幼,此次乃是受奸人掇窜,方才在水猿府撒野,冒犯通天大圣威严,实在不是本意如此,还请各位前辈饶他一次。”

    扫了眼神情禀然的敖红,眼见她说的不卑不吭、甚是有些气度,猴王眼睛一瞥,看了眼老龙王,道“老邻居,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般儿女,这下面说话的小丫头,年纪不大,可是却是说话有度,有些气度,却是不可多得啊!老龙王好大的福气。”

    “哼,我姐姐自然是不可多得,不过岂是你这般模样所能觊觎的?你又是什么东西?胆敢坐在宝座之上?”老龙王尚没开口,堂下眼睛朝天的小龙却是嘴巴一瘪,瞄了猴王一眼,脸上显出一副高傲的神色。

    “呃……”猴王摸摸鼻子,瞄了眼傲气小龙敖春,再看看一旁哭笑不得银甲妖圣,深吸口气,道“老孙自出道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对待,也算是难得,说起来,现在我倒是真的佩服驱神老弟了,以己度人,估计我要是处于驱神老弟的位置上,恐怕早就一手捏死他了。”

    “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嘿嘿,老龙王,你真该好好管教、管教了,现在我才明白驱神老弟的意思,这货要是放在外面,还止不住会引起多大的风波呢,今天也就是老孙心情好,刚刚脱离牢笼,不跟他一般见识,否则,嘿嘿,花果山七圣的名头可不是空喊出来的。”猴王眼光一斜,冷冷的瞥了眼小龙,眼中尽显不屑之色。

    “你……”听闻此言,那还了得,一直觉得龙族乃是天底下最骄傲的种族,真龙乃是天底下地位最高的存在的敖春,登时眼睛一瞪,就要继续喝骂,可是一对上猴王冷森森的目光,不知为何,敖春几欲出口的狂言就是不敢喊出,好像只要他敢说出,就会有异常恐怖的事情发生一般。

    这个时候,老龙王已经彻底的对自己的这个儿子绝望了,即一拍桌案,站了起来,气的浑身直哆嗦,指着敖春,道“你这个孽子,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玩意?当初真不该生下你,就该当场掐死你,以免带累我龙族。”

    “我……”小龙嘴角一瘪,有些哀怨的看着老龙王,不知自己又哪里做错了,怎么平日里非常袒护他的老龙王,今天竟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

    老龙王气的浑身发抖,只是伸着手臂指着敖春,一时间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时,一旁的敖红急忙拉了拉小龙,横了他一眼,道“敖春闭嘴,你少说两句能憋死啊?再这样下去,你真的没救了。”

    接着,便对猴王拱拱手,道“大圣海涵,舍弟年幼无知,不知大圣威名,出言无状,冲撞了大圣,却是罪该万死,但看在他年幼的份上,还请饶过他这一次,如若下次再犯,不用大圣亲自出手,我龙宫自然会执行家法。”

    “无知到这份上,也算是天下头一份了!”猴王微微摇头,看了眼根本就没听进去的敖春,无所谓的道“我是没关系,反正这事也没找到我头上,银甲,这事该怎么办,你就看着办吧,这种德性,我估计他真的活不长。”

    听了这话,老龙王脸色剧变,猴王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岂能不明白,照猴王的意思,眼下的事他就不管了,要任凭水猿府的银甲妖圣做决断,这样哪能的了?

    “呵呵,此事已经说定,我银甲自然不会出尔反尔,今日既然见到了贵公子,我也算是能够对驱神大圣有个交代,水猿府中还有要事在身,不能多留,就此告辞,大圣,如若有暇,还请到我水猿府一会,相信驱神大圣一定会扫榻相迎。”银甲微微一笑,瞥了眼脸色狂变的老龙王,站起身来,冲猴王拱拱手。

    “一定!”眼见银甲要走,猴王也是站起身来,要抬步相送。

    银甲妖圣摆摆手,道“不劳大圣相送,银甲自己走就可以,各位少陪了!”银甲又朝四周站起的群妖拱拱手,最后看了眼敖春,微微一笑,大步走出了大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他之所以没有利用神通直接离开此地,盖因为猴王的原因,在妖怪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如若不是实力能死死压住别人,如若不是地位很高,那么直接在对方眼前施展神通消失,是很不敬的一件事,这才有了银甲迈步走出一幕,否则,估计他早就展开神通,掠出此地了。

    “好了、好了,这教导的事情你们以后再说,这小子目中无人,老孙看的心烦,赶紧让他滚下去,否则老孙脾气上来了,说不定就不用通天大圣出手了!”眼见银甲离开,猴王即一屁股重新落座,看了看下面神色尴尬的龙王,猴王没有好气的挥挥手,道“老邻居,咱们继续聊天,好好喝上两杯。”

    “是、是,小龙一定严加管束,今日让大圣见笑了!”老龙王眼见银甲妖圣离去,心中暗自抹了把冷汗,即瞪了敖春一眼,冲敖红打了个眼色,道“敖春,你速速退去,到侧殿等我,以后的事情,我会仔细跟你说说。”

    敖春眼睛一眨,就要说些什么,这时敖红蓦然伸出素手,一把拽过敖春的耳朵,将其提溜了起来,二话不说,拖着就往外走,顿时敖春也顾不得其他,只是一个劲的呼痛求饶不已,随着时间的推移,声音越来越小,他们却是逐渐远去了。

    这个时候,老龙王方才真正的舒了口气,不管如何,他这个儿子却是保住了,至于以后事情,那就看他如何管束这个儿子了,真要是因为这个儿子招惹麻烦,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他总不能真的掐死儿子吧?真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还是往后看的好,现在就担心,却是有些杞人忧天。R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重生花果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咆哮的苹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咆哮的苹果并收藏重生花果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