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花果山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孙袁谋火焰,牛魔王追铁扇

第二百六十二章 孙袁谋火焰,牛魔王追铁扇

作者:咆哮的苹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且说猴王被如来一只掌震在了五行山下,这引发的动静可是不小,一则是猴王之事天下诸大势力毕是一直关注,二来就是如来当日初次施展势世界,心中〖兴〗奋,一时间没有压抑自己的气息,因此引发了惊天的元气震动。

    没过几天,天下各大势力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天底下凡是有修行之士聚集的地方,凡是有仙道之流汇聚的地方,俱皆传着这样那样的传言,反正不过几天的时间,大家俱皆知道大闹天宫的孙悟空,被佛祖一巴掌压在了五行山下。

    此时在水猿府中潜修等待消息的孙袁也是得知了消息,看着在自己面前滔滔不绝,仿佛亲身经历过一般的大螃蟹,孙袁忍不住脑门留下一丝冷汗,说道“这些事你都是听谁说的?老君竟然被猴王一棍子砸翻在地?”,“呃”,被削袁这么一打岔,大螃蟹即顿住了声响,稍微思索片刻,便谄笑道“大王,您有所不知,现在外面前流传着这样那样的说法,我这种说法还是经过我仔细考证,觉的可靠性最高的一种说法,其他的更夸张,还有的说连玉帝都被孙悟空砸到了桌子下面,高喊佛祖救命。”,“嘶!”,孙袁倒抽了。凉气,一时间想起了往曰所看的电视剧西游记,即无奈的摆摆手道“好了、好了,你直接说结果得了,告诉我别悟空是不是被压在了五行山下?八卦炉中是不是掉了一块砖?”,“孙悟空确实是被压在了五行山下,据说五行山中还有许多天兵天将看守呢,所以许多妖王想去一观齐天大圣,也是都被杀散了,现在五行山已经成了一个禁地。”大螃蟹咧咧嘴,即回答道,眼见别”袁不让他说,他也只能遵命”自从别袁踏出水猿府,直奔huā果山后,孙袁在大螃蟹心中已经达到了另一个高度。

    此次见削袁安然无恙的回来,大螃蟹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可是暗地里却也是激动了半晌,甚至就连眼泪都流下了几滴”要知道大螃蟹可是一个流血不流泪的真汉子,当然这只是他自己的说法。

    转了转眼”大螃蟹皱皱眉头,道“大王,至于你说的八卦炉的事情,我这里倒是有一百多个版本”其中有五十个版本提到了八卦炉的炉砖,有三十五个版本说这炉砖掉了出来”有二十个版本……”,“好了、好了”,听了这话,孙袁即是一阵头大,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看来天底下人造谣的能力,从这个时代开始就已经很是犀利了,真是能够将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紫的,紫的再说成白的。

    “看来这西方和天庭混淆视听的手段倒是应用的很是精熟啊,如此一来也是给了天下人一个交代,让大家再也没法去追寻真相,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厉害!”,孙袁神情一动”却是看到了这事幕后的一些东西。

    思量片刻,孙袁即挥手止住大螃蟹的唠叨,想了想便让一副意犹未尽模样的大螃蟹暂且退下。

    “好嘞!小的告退。”眼见老大让自己走,这如果是在以前”说不定大螃蟹还真不大愿意,毕竟能够和老大多多接触”总是好的,可是现在他却是再愿意不过了,一听此言,大螃蟹二话没说,即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

    这次获得了这么多的消息,大螃蟹非得说个痛快不行,既然孙袁不想听这些,大螃蟹也只能去找其他妖怪吹牛了,一想起其他妖王听到这些消息后的惊诧表情,大螃蟹心中即升起洋洋自得之意,却是心中更加的痒痒了,恨不得立即飞到众妖之间,狂吹牛皮。

    看着大螃蟹飞速消失的身影,削袁嘴角一翘,摇了摇头,这段时间他回来后,也是感觉到大螃蟹对他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似乎不仅仅是原来的巴结奉承,多了一种老朋友间的惺惺相惜感。

    对于这种感觉、对于这个很早就认识,拥有几百年交情的大螃蟹,削袁心中还是很愿意接受的,正所谓高处不胜寒,虽然孙袁尚未到达那个程度,但是现在能够平和的和他说话的也就是寥寥几个罢了。

    狮耽王算是一个,长毛、通背猿猴、混世魔王算是几个,别悟空算是一个,水猿府中大螃蟹算是一个,剩下的无不都对他怀有深深的畏惧,当然孙袁是不在乎这个的,只是作为一个从以前社会穿越而来的人来讲,倒是有些淡淡的遗憾。

    摇摇头,孙袁将这些无谓的想法抛之脑后,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喃喃道“老君炉中的火砖是肯定落了下来,其位置就在西牛贺州,我现在的修为想要提升必须要服用天材地宝,刻印金丹才行,如果说蟠桃都能将我的木行刻印一成,那各火砖形成的火焰山能不能将我的火行之道刻印几成呢?”

    “那个红孩儿之所以能够喷吐三味真火,其原因就是在于小时候,被牛魔王放进火焰山深处祭练,估计也是因为铁扇公主有芭蕉扇的原因,方能保住本体不死,结果锻出了红孩儿这个怪胎,既然如此,我或许可以借助火焰山刻印火行修为。”孙袁站起身来,下了台阶,手摸着下巴,缓缓的同绕着大殿踱起了步子。

    “对,就是这样,我现在的修为还是太低,每一个机会都不能错过,这个时候,火砖应该才刚刚落到地面之上,应该有不少先天真火,我有着水神护体神通的守护,应该能够抵挡其热气,就此凭借真火锻金身。

    ”,转了几圈,孙袁双目中即显露出决然之色。

    此次huā果山一行,被真武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在西牛贺州见识了绲鹏的恐怖之后,孙袁变强的心前所未有的高涨了起来,再加上他金丹水行刻印到六成之后,觉醒的天赋神通水神护体之助,孙袁即决定前往火焰山。

    将此行的具体方案在心里整理了下,简单的推演一阵,在确定计划大致没有什么遗漏之后,孙袁即准备出发,他将水猿府中的事情简单的交代了几句,让留守的两个长老仔细一些,即离了水猿冉,直接炸裂海面,冲到了半空之中,召唤出云龙,施展闪电步,成一道闪电”以之字形不断的在空间中向前猛窜,其前进的方向正是西牛贺州。

    火焰山附近,铁扇公主住处,铁扇公主斜躺在绣榻上休息”时不时的皱皱眉头,看着一旁的芭蕉扇”不断回想起当日的情景,显然有些事情需要好好考虑考虑。

    她清楚的记得当天她正在自己的洞府中修炼,准备巩固巩固刚刚凝结成的元神,可是忽然间天地中即响起一阵巨大的轰鸣声,紧接着无数热浪即铺天盖地的涌来,她情急之下祭出家传宝物奎水珠,护住周身。

    奎水珠不愧为水系灵宝,即使以这滔天热浪,一时间也是奈何不得奎水珠,但奎水珠毕竟只是后天灵宝”依靠它铁扇也仅仅能够在热浪之中自保”除此之外却是根本救不得别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洞府中的一众女妖皆是化为了飞灰。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奎水珠也是坚持不住了”铁扇手中的奎水珠上慢慢的出现了几条裂缝,其中的水系至寒之气逐渐的消散掉了”相应的,她身周的温度也是越来越高。

    面对此种境况,此时此刻铁扇公主除了苦苦挣扎之外,已经完全无计可施,因为此时这片洞穴之中,除了她立足之地外,皆是一片火海,其他地方的温度比之这里还要高上不上,且火势完全燃烧起来,根本不是威能以丧的奎水珠能够抗衡的。

    没奈何,铁扇公主只有死死的催动法力,催动奎水珠,也不去管奎水珠上不断现出的裂痕,面对如此情势,她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周围的温度一刻比一刻高,如果不想被烤熟,她只有依赖奎水珠。

    铁扇疯狂的催动着奎水珠,竭力渴求着一丝阴凉之气,虽然她也知道疯狂催动奎水珠只会加快珠子的崩溃,可就此刻她就仿佛一个快要渴死之人一般,即使是饮鸩止渴,也不得不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渐渐的,奎水珠中的至寒之气已经所剩无多,铁扇公主浑身已经被汗水浸透,连一头柔顺、光亮的秀发都变的卷曲枯黄起来,她终于开始绝望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即使是她脱出元神,依旧是没有丝毫生路,只有死路一条。

    就在铁扇绝望的时刻,她眼前空间陡然一阵颤动,下一刻异变陡生,在她面前,却是忽然出现了一柄青蒙蒙的扇子,看上去似乎是由几片芭蕉叶子制成,竟是一柄芭蕉扇,令人惊诧的是,在烈火中芭蕉扇周围不断闪动着丝丝青色光华,完全将周围的烈焰排开,这滔天的火势竟然丝毫奈冉不得它。

    铁扇心中一动,刚想有所动作,一个苍老的声音一芭蕉扇为中心,蓦然扩散开来,充斥了整片空间,道“此地火焰乃是天火,虽然不是老道所为,但是老道也是脱不了干系,因此降下一柄芭蕉扇,这芭蕉扇有正反两段口诀,扇一扇,即可将神圣扇走五万四千里,端的是一件了不起的异宝,这火焰山虽说是不该存于世,但是却也有自己出现的机缘,老道不敢私自决定其生灭,即将芭蕉扇传给你,这芭蕉扇扇一扇,即可压制火焰山火焰,扇两扇则可让此地降下风雨,连续扇动,即可彻底灭绝火焰山,你可以自行决断!”

    说到这,声音戛然而止,芭蕉扇上光芒流转,即窜到了铁扇公主身前,随后,铁扇公主耳边响起两段陌生的口诀,其声音亦是苍老异常,与刚才实属同一人。

    铁扇心中一颤,不敢怠慢,她知道此事事关她的生死,急忙眉头紧锁,将口诀记住了,片刻之后,口诀传完,芭蕉扇重新恢复了沉寂。

    在这个紧接关头,铁扇却也顾不得老者是如何出现,所说是真是假,即一把抄起芭蕉扇,运转口诀,朝身前猛然一扇,令她大为惊喜的是,这扇子果然有用,就这一下”就令她在这火海中开出了一条路,也是因此铁扇公主逃得了一条性命。

    依靠芭蕉扇之力,硬生生闯出火海,铁扇公主眼见此地黎民百姓苦不堪言,没有丝毫活路,便想起老者之言。

    铁扇公主知道老者降下这扇子的初衷只是为了就这些人”至于交给她,却实属凑巧罢了”因此,铁扇公主即将附近的人聚集到了一起,然后用芭蕉扇给他们开出了一片土地,供其生存”然后再降下一两场豪雨,算是救了他们一命。

    日子一天天过去”现在离铁扇公主初获芭蕉扇之时,已经过去了一段日子,铁扇公主也是因为造福此地被尊称为铁扇仙,只是人俱皆有劣根性,更何况铁扇公主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人。

    一开始铁扇因为顾忌那个老者,即尽职尽责,毕竟能够无声无息的将芭蕉扇传给她,这种神通已经超出了铁扇的理解范围,属于另外一个境界了,对这等人的嘱托,铁扇如何敢怠慢”因此一开始她是战战兢兢,唯恐违背了老者的吩咐。

    可是时间一长,铁扇渐渐发现那个老者真是不管此事,也从来都没有现身过”渐渐的,铁扇公主的心思即起了变化”本来由每日的有求必应,变成了必须拿礼物到洞府中恳求,她才肯降雨。

    这样进行了一段时间,铁扇公主发现老者根本就没管她,顿时胆子更大了,渐渐的,她开始挑剔起来,如果送来的不是什么丰厚的礼品,她还不收,只是将来人赶回去,却是不去降雨。

    只是因为顾忌老者,铁扇也不敢太过分,因此每隔一段时间,眼见此地人实在是活不下去,方才出山降一阵雨,也就保住那些黎民能够活下去即可,至于想要多求雨,那就得拿看上眼的礼品来求了。

    这段时间以来,芭蕉扇已经彻底的被铁扇公主祭练完毕,现在她已经能够如臂使力的催动芭蕉扇,也能够用它来战斗了,可是在无意之中,铁扇公主总是对芭蕉扇的来历不断的思索,想着芭蕉扇的来路,想着那个奇怪的老者,想着从天而降的火焰山!

    “娘娘、娘娘,不好了,外面那个牛魔王又来了,说要是娘娘不出去见他,他就打破门进来了。”,正当铁扇神思不属之际,忽然一个小丫鬟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这些都是附近一些化形的女妖,在原来洞府覆灭之后,来到这个新的住处,被铁扇收服的。

    “什么!那老牛又来了?”,铁扇蓦然站直身子,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随即一把抓起芭蕉扇,另一只手则拔出榻边宝剑,道“我今日非要宰了他不可,早知这牛魔王会如此纠缠于我,当然我真不该救他。”

    眼见铁扇公主愤愤然的往外便走,小婢急忙让开道路,闪躲到一旁,待铁扇出去之际,也是跟了上去,双目中闪动着动人的光华,别看她此刻一副为难的模样,那只是给铁扇看的,其实见到牛魔王在外面,这女妖心中可是十分〖兴〗奋,要知道牛魔王可是闻名天下的大妖,这些小女妖做梦都想见上一见。

    铁扇出得洞门,果见牛魔王正扛着大刀,坐在洞门外面的山石上,正望着洞口方向嘿嘿傻笑,一见铁扇出来,牛魔王登时跳了下来,道“公主,你终于肯见我了,当日多蒙公主相救,老牛特此前来报恩。”,“牛魔王,你究竟想要如何?当日我费尽力气将你从火焰中心拉了出来,你就是如此报答于我的吗?识相点,早些离开,否则姑奶奶再将你扇飞五万四千里,你信是不信?”,铁扇没有理会牛魔王的嬉皮笑脸,即脸色铁青,手持芭蕉扇对准了牛魔王。

    “慢来、慢来,公主慢来”,牛魔王看了看铁扇手中芭蕉扇,忍不住嘴角抽了抽,露出一副忌惮的神色,即笑道“公主,老牛我既然被公主所救,那公主就应该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才对,岂能半途而废?”,“哼,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不好、不好!”眼见铁扇公主脸色稍好,放下了手中芭蕉扇,牛魔王即踏前一步,道“公主,当日你救老牛于火海之中,老牛永生不敢忘,只是这次你救了我,却也害了我啊!”,说着,即瞥了眼铁扇,露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我救你还救错了?”铁扇眉头一皱,心中起了一丝好奇之心。

    “哎,此事说来话长!”,牛魔王哀声叹气几下,即拍拍脑袋,道“你看我这记性,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忘了”真是该死。”即从袖子中的掏摸了一阵,陡然拿出一朵巨大的冰山雪莲。

    “这是、这是冰山雪莲?”,“对”当日公主为救我性命,使得一头长发竟然微微枯黄,即使现在老牛已经病入膏盲,却是也想着这件事,心中难受之极,因此多方打听”听说冰山雪莲对滋养身体有益,就给公主带来了。”牛魔王先是露出一副悲戚的模样,随即又露出一股坚定之色。

    “嘶!”铁扇公主倒抽一口凉气,道“这冰山雪莲是天鹏一族秘宝,你是如何得来的?”,“这个公主就不要问了!反正老牛也是病入膏盲之人,也是皮糙肉厚,挨上几顿打也是无妨,只要公主的秀发能够恢复即可。”,牛魔王即看着铁扇公主此时柔亮的黑发,露出一副痴迷的神色。

    “你……你不会硬闯天鹏山了吧?”铁扇公主接过冰山雪莲,放到鼻子前闻了闻”即露出一副古怪的神色,道“真是刚摘得,你真的去闯了天鹏山?”,“我…………”,牛魔王刚想说话,即觉得脑袋前一阵眩晕,随后便心中亮光一闪”想起了在天鹏山上时鹏魔王的交代,顿时不再运转法力抵抗”身体晃了两晃,噗通一声砸在了铁扇公主的身前,这个时候,牛魔王身体一阵青光涌动,下一刻,其脸上迅速鼓起数块青色淤痕,头上更是涌出一片鲜血。

    “你……”,见此一幕,铁扇公主惊呼一声,被吓了一跳,即唤来侍婢,将牛魔王拖到了洞中,稍稍查看了下午魔王身上的伤势,咧了咧嘴,只见牛魔王身上裸露在外之处,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肉,皆是露出青紫之色,显然是被人硬生生打的。

    这个时候,见进入了洞府,牛魔王也是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即强行坐了起来,感激的冲铁扇公主拱拱手道“多谢公主搭救,既然雪莲已经送到,老牛我还是回去吧,舱够见到公主最后一面,我也心满意足了。”,“你且将话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铁扇公主这时已经彻底的没有了怒气,即命人下去上茶,坐到一旁,弃口问道。

    “哎!不瞒公主,这都是我老牛自找的!”,牛魔王看了眼铁扇,即摇了摇大脑袋,露出一股凄楚之色,眼中闪烁着莫名光华,道“想当年老牛刚刚学成归来,也是嚣张的很,结果遇到一个……”

    牛魔王这一通故事讲完,铁扇皱了皱秀眉,显然是不大相信,疑惑道“你的意思是就因为你得罪了这个老头,他就诅咒于你,今后第一个救你命的女子,你不能离开她十米之外?否则就有生命之危?”

    “哎,估计也是那道士乱说,我老牛还就不信了!虽说这次本来根本不可能被发现,可是在关键时刻老牛的法力竟然一下子全消,这才让大鹏一族抓住,差点揍死,不过这只是巧合罢了,娘娘放心,老牛我绝对不会冒犯娘娘,稍后即离去。”牛魔王嘿嘿一笑,即坦然道,倒也是有几分悲壮之意。

    看了看铁扇依然脸带怀疑之色,牛魔王嘿然一笑,继续道“现如今老牛我已经解散了在西半贺州的势力,从此孤家寡人一个,以后就看老天爷的脸色了正好四处走走,哪天时候到了,到了哪里就死在哪里吧,今日能与娘娘一起品茶,老牛此生再无憾事啊!”,眼见铁扇面无表情,牛魔王咬咬牙,顿了顿,小声道“娘娘你可要小心了,你在这火焰山周遭可是闯下了不小的名声啊,又长的如此端庄美貌,难免一些妖圣起心思,关键还是你那个芭蕉扇,这玩意威力太大,仅凭你一个人是很难守住的,岂不闻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以后凡事都要多长个心眼,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即触发这个禁制即可,只要老牛还没死,定会在第一时间赶来相助。

    牛魔王即将手中一块黑色的铁牌放到了桌子上,慢慢的喝着一杯极其普通的清茶,神情中露出一副痴迷之色,不时停住品鉴一番露出满脸欢欣之色,仿佛多么的享受一般,只是其眼角的余光却不断在铁扇身上扫来扫去,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气息。

    这个时候,铁扇公主却是心思电转,这几日来她不是没有发现周围妖怪的异动只是一时半会没有想到这方面来,现在经过牛魔王这一提醒铁扇心中顿时一惊,这时她方才意识到不管如何,她只是一个妖神,在西牛贺州这样妖圣横行之地以前她没有芭蕉扇,名声不显到可以保持安生,可是现在已经打出了铁扇仙的名头,那可就难了。

    虽说即使是妖圣之流面对芭蕉扇也是无计可施,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难道能够日夜不睡?能够随时随地保持专注?能够防备的了那些无孔不入的诡计?能够对付的了那些闻所未闻的下三滥手段?

    这样一来,不说被别人抓获,生不如死,就是不被其他妖圣得手,时间一长,她也必然会因为精神紧张而发疯到时候可就真的要多惨有多惨了。

    这个时候铁扇公主却是看到了一旁专心致志喝茶的牛魔王,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迷恋之意,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决绝之意,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痴迷之意铁扇心念一转间,又想到了牛魔王所说的故事心中即是一定。

    铁扇公主心思微动,暗道“我且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暂时让他居住在我的洞府中,岂不是两全其美?这个牛魔王凭借平天大圣的手段,如果想要对我用强,别说我有一个芭蕉扇,就是我有一千个、一万个芭蕉扇,估计也是白搭,他此刻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至少我也能够安心一些了。”,“再说,这牛魔王看似真的对我动了情谊,否则哪会像这般!像这般妖圣行事从来都是百无禁忌,想要的都是强夺过来罢了,我与其便宜了其他妖怪,到时候被折磨的惨不忍睹,倒不如真的便宜了这牛魔王,以他的威名,跟了他,倒也不是一个坏的选择。”念头转了过来,开始考虑其中的得失问题后,铁扇公主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看到了一些自己以前一直没注意到的事情。

    这个时候,铁扇公主的心思已经与以前截然不同,只是因为女人脸嫩,一时拉不下脸,于是,铁扇公主顿了顿身子,只是说道“既然你有如此苦衷,我岂能见死不救?这令牌我收下了,你既然解散了洞府,现在已经无处可去,不如在我洞中先住上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化解这诅咒的可能,你看可好?”

    “当然好、当然好,多谢娘娘救命之恩,老牛永世不敢忘!”,眼见铁扇神色变幻不定,牛魔王心中也甚是紧张,他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仙,否则也不会费这么大的力气,前来演戏,如果此计不成,牛魔王很难想象到底能不能控制住自己,采取强硬的手段,将这生米煮成熟饭,不过眼下听了铁扇之言,牛魔王心中即一定,知道此事算是成了,只是因为铁扇脸嫩,故而如此说而已。

    “恩!”铁扇点点头,脸上一红,却是知道已被牛魔王看破,不过也不多说什么,即看了看牛魔王身上的伤痕,道“这天鹏一族下手太狠了点吧,你速速疗伤吧,我就在这里,不会离开的。”

    “是、是”牛魔王点点硕大的脑袋,即潜运法力,开始疗伤,这一疗伤,牛魔王顿时一阵龇牙咧嘴,倒抽冷气,心中即腹诽不已,暗暗嘀咕道“,这鹏魔王真是太不是东西了,老子只是让他打破表皮就行,他倒好,真他妈的不客气!不就是拿了一朵冰山雪莲吗?就要了老子所有的妖兵,真是中气,还有那什么狗屁药水,完全没用,害的我这么多年的积蓄都没了。”

    微微感应了下围绕在身旁的体香,牛魔王一颗躁动的心登时又沉稳了平去,暗道“不过用这些东西换回一个如huā似玉的老婆倒也值了,关键是这个老婆我很喜欢,不错,看在这点的份上,我牛魔王就不跟那杂毛鸟计较了,否则我非断了他天鹏一族雪莲的根不可!”

    牛魔王依靠苦肉计消除了铁扇公主的戒心,用借huā献佛计打进了铁扇公主的洞府,用借势之计留在了铁扇公主的身边,可以说万里长征已经走完了四分之三,剩下的凭借牛魔王百huā丛中过的本事,自然是手到擒来,于是郎有情妾有意,一切似乎都水到渠成。

    且说天宫之中,如来收伏了猴王,将猴王压在五指山下,开完安天大会,因为自己修炼走上了歧途之故,不肯多留,即匆匆赶回了大雷音寺,寻找解决的办法去了,借着这个众仙云集的机会,王母挽留住众仙,召开蟠桃大会。

    很快,蟠桃大会即在瑶池召开,一应仙酒、仙珍俱皆准备完整,无数宾客也是应邀而来,俱在瑶池内相聚,等到王母玉帝驾临,蟠桃大会即正式开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重生花果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咆哮的苹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咆哮的苹果并收藏重生花果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