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成妖 > 第十八章 扛旗子 扛把子

第十八章 扛旗子 扛把子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永恒圣王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八章 扛旗子 扛把子

    “老三,何必在这里跟他们废话呢!”阴森森的声音,带着十分的豪气,仿佛眼前的佛兵天将们都是土鸡瓦狗一般。黑色的甲胄包裹着无比壮实的身躯,目中寒光闪闪,“把他们都杀光了,也就是了!”

    哪吒的手中的火尖枪微微一抖,化做一道红光,射向那黑甲的汉子。

    “你不行——!”大汉目中冷意一闪,竟伸出手,空手去抓那火尖枪尖。

    “噌!”的一声金铁交鸣声,哪吒连身后退,手中的火尖枪杆连连抖动,虽然没有被那大汉抓住,但是却也险些脱手,一脸苍白的看着那大汉,“复海大圣,蛟魔王!”

    “李长庚,这事怎么说!”未等蛟魔王开口,安鹏那肥大的身形已经移到了太白金星的身边,森冷的眼神中透着重重的杀机。

    太白金星面现苦笑,此时,事已不可为,不仅仅是不可为,即使想要退出,也难了。

    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谁都没有料到,原本精密无比的一个局,却被莫玄给破坏了。

    所以,他只有苦笑。

    “看来,你们今天真的得都留在这里了!”安鹏见太白金星不回答,脸色更是阴寒。

    “混天大圣,今日之事纯属误会!”太白金星终于开口了,说出了一个猪八戒都不相信的理由,“这些佛兵天将们皆是暗保唐长老西去取经的,今日只是适逢其会而已,并无其他意思!”

    安鹏笑了,一张肥脸上的肥肉重重叠叠,挤成了一堆厚厚的肥油,“原来是误会啊,既然如此,呵呵——!”

    就在他笑的最为灿烂的时候,两道金光自他的身后闪出,化作两把金色的巨刀,延展开去,那金光速度极快,周围的佛兵天将根本就没有时间反应便齐齐的惨叫一声,被金光齐腰斩断,绞碎,化作蓬蓬的血雨落下。

    “杀光他们!”复海大圣蛟魔王冷喝一声,五大圣应声而动,由他一人顶住了哪吒,李天王等天将,再由移山大圣狮驼王抵住了几个伽蓝菩萨与金刚,其他三名大圣对周围的杂兵展开了无情的绞杀。

    不过片刻的工夫,除了那佛教的几个伽蓝,金刚与哪吒,李天王等有数的佛将神将外,其他的佛兵天兵皆被屠杀殆尽。

    “哪吒啊——!”莫玄站在一旁,目光闪动,望着那已经变化成三头六臂的哪吒,心中大叹,敢情,五百年前猴子闹天宫的时候,这哪吒根本就未出全力啊,你看这现在,长着三头六臂,一个人便抵住了三个大圣,而且还不落下风,五百年前的猴子哪里会是他的对手啊。

    “这年头,全都学会出工不出力了,猴子如是,哪吒也是,想来如果今天不是这六大圣杀心已起的话,这哪吒还不会全力发动呢!”

    只是,在场的除了哪吒之外,其他人等,皆是实是一般之辈,被剩下的两个屠尽了天兵佛兵的大圣攻得是有退无进,而就在此时,牛魔王也恢复了过来。

    手中的双剑抡起,喝了一声,便又杀了上来,这一次他的目标不是别人,却是那猪八戒。

    却说刚才这里打的是热闹,但是这老猪却是个知机的家伙,躲在一旁,那几个大圣皆顾着与天将对敌,却也将他丢在了一旁,与他在一起的还有那土地阴兵,只是五大圣把他忘了,并不代表牛魔王把他给忘了,这个该死的家伙率着一群土地阴兵,攻破了积雷山摩云洞,杀了自己的小妾及一众小妖,还在自己的面前大声的报功。

    该死!!!

    这老牛此时已经是怒急攻心,旁边又没有了猴子的帮忙,那老猪及一众土地阴兵哪里是他的对手,不过是几个回合的工夫,所有的土地阴兵皆被他的双剑绞得粉碎,那土地也被他一剑斩了,自头到尾共断成三截,连元神都不及跑出。

    只剩下那一个老猪举着钉钯在那里勉力抵着,却也是左形右绌,身上亦多处挂彩。

    “山君叔叔,幸亏您来了!”那红孩儿收了五火七禽扇,飞到莫玄的身边,一脸兴奋的叫着,“这下子好了,杀光这些该死的天兵天将,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来找我们的麻烦!”

    莫玄笑笑,看了看周围那一片厮杀的场面,“真是很奇怪啊,我记得你父王不是有那金蛟剪的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拿出来,若是早拿出来的话,想来也不会有刚才的危局啊!”

    听了这话,红孩儿脸上露出郁闷的神色,“若非那金蛟剪,我父王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境地!”

    莫玄微微一惊,“此话怎讲!”

    红孩儿摇了摇头,一脸苦意,“我知道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因为那金蛟剪太难炼了,而父王又想把它完全的掌控,所以,法力与精力全都耗在了它的上面,特别是这段日子以来,似乎是行将成功了,父王更是兴奋,把法力全都耗在上头,否则的话,凭这些佛兵天将,哪里能奈何得了他!”

    “原来如此!”莫玄恍悟的点了点头,怪不得这牛魔王的表现比起他所知的来要弱上许多,原来竟是这个情况,的确,金蛟剪那般的高级别宝物,想要炼制的话,的确是非常的消耗精力,怪不得这老牛像是刚刚打了几炮似的,后力不继呢。

    便在此时,莫玄听到一声惨嗥,放眼望去,却见那猪八戒的左手已经被牛魔王的剑砍断,身子连连后退,张着大嘴死命的嗥叫了起来。

    “他死定了!”莫玄看着老猪,心中暗道。

    这个猪八戒,欺软怕硬也就罢了,行事起来却是忒狠辣了些,趁着老牛被纠缠的时候带着一群人跑到老牛家里去杀人放火,还当着别人的面高声和眩耀,叫唤,别说是牛魔王,莫玄都看不下去了。

    现在老牛回过气了,报应来了,躲是躲不掉的。

    只见老牛手中的剑瞬间闪出了九朵剑花,分别在猪八戒身上的九处地方暴了开来,老猪惨叫一声,手中的钉钯落到了地上,牛魔王向前又是一剑,自劈中他的头颅,自顶门一劈而下,将他一剑两半。

    一道元神自顶门飞射出去,那老牛带待再加一剑时,落在地上的钉钯却忽然飞起,挡住了老牛的一剑,不过是刹那工夫,那元神便向远方遁去,消失无踪了。

    “倒是个不错的宝贝!!”莫玄见那跃起后落下的钉钯,心中一动,大袖一挥,又把这钉钯给收了。

    老牛回头看了莫玄一眼,微一点头,抡起双剑,复又杀向了那群天将与佛将。

    虽说那佛门的四大金刚,护教伽蓝,再加上金头揭谛,六丁六甲都有些修为,但是逢上这六大圣级别的大妖全力攻杀,哪里还能抵挡得住,不多时,那四大金刚便被全部杀死,佛门的护教伽蓝也被杀掉了一半,六丁六甲更是全军覆没,最近,只剩得一个哪吒在那里左冲右突奋力抵挡,而他的父亲,托塔天王李靖则躲在他的身后,手上的一杆长枪有气无力的摆着,起不了什么作用。

    很快,那战场之上便只剩下了这两位,其他的佛兵神将在牛魔王的加入后,几乎没有什么抵挡的余地,皆被消灭,只有少数的几个修为高深的元神得以逃脱,直向那西方去了。

    这下子,哪吒那边便难了,一下子被六大圣围攻,这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得掉一层皮啊,更何况他是天王的儿子。

    尽全力抵挡了片子,他那三头六臂的法身边开始有些涣散了,手里的枪也使不利索了,然后他便叫了起来。

    “二哥,你要是再不出来的话,我可要骂娘了!”

    这是什么话?

    二哥,难不成他还指望着木吒来救他吗?

    木吒有那个本事吗?

    不过,众人的疑问很快便得到了解释,感受最深的便是那围攻哪吒的六大圣,他们感到周围的空气忽然之间变得粘滞了起来,就像是掉到了水里一样,无论动作还是步法,都要比刚才艰难了许多,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便是蛟魔王,只是,在感到不对劲的时候,他便停下了手,然后其他五大圣也都停下了手。

    看着这六圣那默契无比的动作,隐隐的透着杀伐之气,莫玄心中微微一凛,这六个家伙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军队,而不是自在惯了的妖王。

    “今天你们杀的人也够多的了,到此为止吧!”温和淳厚的声音由远及近,当最后一个字结束的时候,高大的身影已经站在了哪吒父子的前面。

    “二郎真君!”牛魔王脸色微变,上前抱拳道,“不知真君此来,有何贵干!”

    二郎神笑了笑,手抚额头,一张似笑非笑的脸盯着那牛魔王,“老牛啊,你说我来干什么?”

    “呃——!”牛魔王一噎,看了那二郎神身后的哪吒父子一眼,“好,我老牛给你这个面子,不过他们——!”老牛一指唐僧师徒,“我要留下!”

    “你留?!”二郎神脸上的笑意浓了起来,“你要留他们,呵呵,可不关我的事情,不过我提醒你一件事情,你们今天又是杀佛兵又是杀天将的,已经搞的很大了,无论是如来还是玉帝,现在也没有出手,任你们打任你们杀,就是给你们个交待的意思,可是,若是你们今天真的把这几个宝贝疙瘩留下来的话,便再无转寰的余地了,该怎么办,你们自己想清楚了再说!”

    “多谢真君提醒!”牛魔王强压下心中的火气,朝着二郎神抱了抱拳。

    “不客气!”二郎神笑笑,“老牛啊,有空的话,就去我那里喝喝酒,别一天到晚的把精力放到那把剪刀上,就算是你真的把那剪刀炼化了,炼的心神合一了,你又能怎样呢?不属于你的东西,永远都不属于你!”

    老牛身子猛的一颤,朝着那二郎神深施了一礼,不再说话。

    二郎神也不再多言,带着那哪吒父子便向南天门飞去,径回天庭不提。

    待他们走远,老牛冷冷的看了那唐僧与沙僧一眼,又看了看被捆仙绳绑着不再挣扎的猴子,“老三,你怎么说?!”

    “全凭大哥吩咐!”安鹏静静的道,“不过,真君说的没错!”

    “那好,此事就到此为止!”说着,他看了看唐僧道,“你不是要过这火焰山吗,行啊,绕过去,此山八百里,走他个一年半载也就过了!”

    唐僧此时哪敢有异言,只是嚅嚅的应声不已。

    莫玄朝着老四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把唐僧扔了。

    老四点点头,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激动,手一推,便把那唐僧推了下去。

    唐僧尖叫一声,手足乱舞,幸亏此时那沙僧赶到,轻舒臂膀,将唐僧揽住。

    莫玄也一伸手,把捆着猴子的捆仙绳给收了回来。

    那猴子得了自由,却也没有像刚才那样着恼,只是拾起了棍子,扛在肩上,冲着六圣一抱拳,“几位哥哥,久违了!”

    除了牛魔王外,其余五人皆都点了点头,还了一礼。

    只听那蛟魔王道,“老七,你真的要跟着这和尚走下去不成!”

    猴子无奈的笑笑,“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我可不像你们,我后头可是有人盯着呢!”

    “自己做的孽,自己受!”一边的狮驼王冷冷的道,“只是你不该把老大扯进来!”

    猴子无所谓的舞了舞棒子,最后把棒子杠在肩上,嘴边露出一丝笑意,“我可从来没想过老大这次会如此的狼狈啊!”

    牛魔王愕然一愣,最后有些郁闷的低下了脑袋,的确,猴子说的非常有道理,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一次却怪不得猴子,如果不是自己近期以来一直在忙着祭炼金蛟剪的话,就凭这些人,想要降伏自己,只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只是,话虽如此,但是想到自己刚才差点就被那群佛兵天将降去,还有那最爱的小妾就这么死了,心下仍然愤恨不已,恨恨的盯着猴子,“你这泼货,要去取经就去取经,没来由的来祸害我等做甚,这八百里火焰山难道还真的能难得倒你不成!”

    猴子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冲着六圣又一抱拳,“走了走了,俺老孙要走了,这火焰山可是八百里呢!”说着,便把那唐僧扶上龙马,朝着那马屁股打了一下,那龙马吃痛,呼的一声,撒着欢儿的跟了出去,沙僧怕那老和尚有闪失,便也跟了上去。

    那猴子用棍子指了指莫玄,“你这厮,倒也有趣,今日没空,下次一定要打个过瘾。”

    “随时奉陪!”莫玄笑道,“大圣,一路好走!”

    “走了走了!”猴子摆了摆棒子,追着那唐僧的方向,跟了上去。

    ……

    “来,莫老弟,老牛我敬你一杯!”落云殿中,老牛满斟了一杯酒,直走到了莫玄的身边。

    莫玄连忙起身,嘴里直称不敢,三番推托之下,终究是将这酒喝了下去,接下来的事情便简单了,与那六圣推杯换盏,直喝到第二天清晨,方才尽兴,至于那老四,则早就在三更时分,便被灌得倒了下来,昏昏睡去。

    酒,已经喝干了,肉也吃光了。

    早有小妖上前,将那已经喝得不省人事的老四与狮驼王,禺狨王,以及猕猴王抬了出去,罗刹女把还要想与莫玄说话的红孩儿拽了出去,殿中便只剩下了莫玄与牛魔王,蛟魔王,鹏魔王四人。

    早有小妖将几人前面一片狼藉的桌几打扫干净,又奉上清茶。

    四人坐定,莫玄挑了挑眉头,笑了笑道,“牛老哥,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和小弟讲啊!”

    牛魔王道,“其实也没什么,老弟这次救了了老牛我,上一次在号山又救了小儿圣婴,老牛无以为报,备了区区薄礼,还望老弟笑纳。”说着拍了拍手,一个小妖托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用红丝巾盖着,也不知这丝巾是什么东西做成的,莫玄一眼竟然看不透这丝巾下盖得是什么东西。

    “牛老哥着实客气了!”莫玄笑着拱手道,“前番嫂夫人已经送了小弟一件珍贵无比的灵物,现在哪里还敢再要牛老哥的宝物呢!”

    牛魔王的牛眼一瞪,“老弟何来此言,前番拙荆多有得罪,送了件无用之物给了贤弟,还望贤弟不要见怪才是!”说着一挥手,就见那小妖将那红丝巾掀了开来,那红丝巾下,赫然是一颗银光闪闪的珠子。

    珠子,又是珠子!!

    莫玄心中暗自苦笑,说实在的,他得的珠子不少了,在姜子牙那里,他就拿到了三颗珠子,其中一颗被他用来打观音时打坏了,其他两颗还在他的青玉葫芦里没来得及看呢。

    现在看这颗珠子,可就不是和自己手上的两颗珠子中的一颗一模一样嘛?

    通体闪着银色的流光,感觉就像是地球上那些被老头子抓在手上健身的铁球一般的大小,一般的感觉,正好,自己的手上还有个,凑成一对,改明儿没事儿的时候也健健身。

    那老牛见莫玄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似乎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便笑道,“老弟莫要小看这珠子,这东西咋看起来如同俗物一般,却是难得的先天灵物啊!”

    先天灵物!

    莫玄现在对这四个字特别敏感,一听到这四个字,耳朵便立马竖了起来,又见牛魔王说的凝重,便拱手问道,“请恕小弟愚钝,不识此为何种宝物!”

    “此乃定海珠!”

    “呃——!”莫玄一愣,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

    定海珠?

    不会吧?

    这定海珠莫玄可不陌生,乃一万年前封神时期最强的攻击性宝贝之一,如果不是倒霉,遇上了那落宝金钱,恐怕那当年的十二金仙就被这东西给一一的砸死了。

    只是后来听说这东西落到了燃灯的手中,这老牛怎么会有?

    老牛见莫玄脸上露出了疑问之色,笑道,“这定海珠在封神之战中被那燃灯道人给收了,只是这东西在他的手中也没有保存多长时间,便因为某些原因失落了!”

    说到某些原因的时候,老牛的脸上露出了古怪至极的微笑,“这乃是近万年前的因果了,呵呵,最后,那燃灯只得了六颗,还有一颗就落到了我的手中,至于其余十七颗,却不知下落,这东西落在我的手中后,一来没有时间,二来,却是因为与此事有些牵扯不便将他收了,所以我一直没有祭炼,今日贤弟救我于大难,老牛无以为报,便以此定海珠相赠,还望贤弟不要推辞!”

    “可是,这……!”莫玄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此等宝物,小弟实在是不敢收啊!”

    “贤弟不必疑心,也不必为难,虽然这珠子只有一颗,但是有这一颗在手,即使是遇到了当年的十二金仙,以贤弟的实力加上这珠子 ,却也有一搏之力,至于其他的,贤弟更不必担心,我不祭炼乃是因为我与这珠子的原主人有些纠葛,不便祭炼,但是你便不同了,尽管放心的去做也就是了,天地灵物,有缘人居之,一万年都过去了,谁也不能说你什么!”

    莫玄沉吟了片刻,道,“既如此,小弟便厚颜收下了!”说着,便自那小妖手中接过定海珠,也不看一眼,便直接的丢到了腰的青玉葫芦之中。

    见莫玄收下,那牛魔王笑了起来,端起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便不再说话了。

    “莫老弟,我观令兄,修为虽浅,但是修行的却似乎是上剩的妖族法门,似乎与贤弟修习的有所不同,不知是也不是?!”牛魔王不说话,蛟魔王开口了。

    “哦,正是!”莫玄心中一动,也不隐瞒什么,便将与那黄风老妖相遇之时的经过说了出来,当然了,他自然也不会说他是跟在西游四人众的后面,而是说专门出山去找老四的时候,无意中碰上的。

    一番话说的六大圣是唏嘘不已,特别是那鹏魔王,一脸怀念之色。

    “我听那黄风前辈的意思,似乎与众位哥哥有旧啊!”

    三大圣默然,良久之后,那鹏魔王方道,“黄风老哥与我等早就认识了,只是他一向离群索居,不喜热闹,故而来往不多!”

    “原来如此!”莫玄了然的点了点头。

    “不过,他老哥说的也没错,自二千五百年前通天教主下了天锁之后, 我们六大圣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安老哥言重了,当今三界,哪一个没有听说过众位哥哥的威名啊!”

    安鹏听了,嘴角露出了自嘲的微笑,“威名,什么威名,虚名而已!”说罢叹了一口气,“我等六人空有一身虚名,可是为妖族做的事情却远不如贤弟,这几百年来,若非贤弟撑着,恐怕我妖族的境遇要比现在还要糟的多啊!”

    “安老哥过奖了,小弟只是行事有些混而已,其他的,倒也没什么建树!”

    安鹏笑了起来,摆了摆手,“你也别和我们客套,虽然我们不知道你究竟打的是什么样的心思,但是你的行为的确改变了我们妖族的处境,但是,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我妖族的处境要比你们想象中的更加恶劣!”说罢,他深叹了一口气。

    “所以,无论你有什么目的,我们现在也都不想管了,有些事情,你却知道需要知道一下!”

    莫玄心下微沉,“小弟洗耳恭听!”

    鹏魔王点点头,缓缓的道,“一切都要从二千年五百年前讲起,天锁一劫,我等的法力皆被锁在天位以下,整个妖族实力大损,原本我妖族都以绝强的法力压制住数量占优的人类,在人间形成分庭抗礼之势,只是天锁一下,我等的优势立失,因为原本人类中实力超过天位的本就不多,天锁一劫,人族几乎没有什么损失,再加上无论是天庭还是灵山,以天道昭昭,人族当兴的理由,站在了人族的身后,人族因此实力大增,开始打压我等妖族,当时我等受创严重,而且实力又分散在四大部洲各处,别说比起天庭与灵山的实力,就是比起当时的人族,也远远不如,只是那玉帝与如来忧心我们几个被逼急狗急跳墙两败俱伤,方才与我等订下协议,只要我等不得出世闹事,不干涉人间的人类发展,他们便给予我妖族与人族同等的待遇,可以在人间走动,可以去灵山等地听法讲道,可以在天下自由的走动,我等当时实力大损,也不愿意多惹事端,便答应了,同时,又让我做了临时的协调人,只要是牵涉到妖族与人族的事情,便由他来代表我们出面,与天庭方面协商,一直以来,都没有出什么大问题,直到八百年前!”

    说到此处,那鹏魔王的脸色黯淡了下来,“八百年前,人族的实力大增,开始有目的的打压起我们妖族来,我去找过玉帝,但是玉帝却一推再推,说是这些都是人类自己的事情,与天庭无碍,是的,与天庭无碍,只要天庭没有插手人间的事情,便是我妖族与人类的事情,由我们自己解决,只是我等得遵守协议不得出手!”

    莫玄的眼睛眯了起来,插言道,“也就是说,你们不插手,他们也不插手?”

    “就是这么个意思!”鹏魔王点头道,“我们不得插手,可是那人类却因为体质特殊,修为进步极快,只需几十年的功夫,实力便可倍增,而我等妖族修行艰难,千百年也难得出一个人物,我们又不能插手,这样一来 ,便形成了妖族受到人族打压的局面了!”

    “如果你们插手呢?!”莫玄问道。

    “我们不是如来的对手!”鹏魔王坦然的道,“只是我们却也有些压箱底的手段,真正使了出来,玉帝与如来也不好受,只是万一真的翻脸,最后吃亏的却是我们妖族,所以,我们只能维持着这么一个半死不活的局面 ,直到五百年前,老七出现了!”

    “所以你们就和他结拜,让他去找天庭的麻烦!”

    “嗯!”那鹏魔王点点头,“只是,我们本来没想到过要闹那么大,而且警告过他,遇到如来就跑,可是他太自信了,最后惹了一身的骚,脱身不得!”

    莫玄了然,怪不得这六大圣对猴子挺客气的,原来追本溯源,幕后的黑手是他们啊。

    “几位哥哥今天把这事儿说给我听,莫不是也要我去闹天宫不成?!”莫玄说笑着道。

    “你不是已经闹过了吗?!”鹏魔王笑道,“我们今天找你,当然不是让你去闹天宫,也不是让你去当枪使,而是让你搞清楚形势,一直以来,你的行事都是打着维护妖族的利益旗号的,我们现在跟你说这些 ,一则想让你明白,这个旗号其实不好打,现在你打了出去,有麻烦的是你自己,还有另外一个意思,就是你的确要担些责任了!”

    莫玄原本举到嘴边的手停住了,抬起头,看着鹏魔王,苦笑了起来,“安老哥说笑了,小弟平常只是胡闹而已,这妖族的事情有几个大哥扛着,我在后面跑跑腿也就是了,哪里敢说什么担责任啊!”

    “我们几个恐怕扛不了几天了!”鹏魔王苦笑道,“放眼妖族,这千年来,也只有你成了气候,这妖族的大旗,你不扛,谁扛啊,就算是你不想扛,就凭你这几百年来的所做所为,玉帝与如来也不会放任你逍遥的!”

    听了此话,莫玄脸上的苦意更浓了,“几位哥哥修为高深,怎么会扛不起来呢!”

    “天要变了!”鹏魔王深深的道,“为什么玉帝与如来要破坏协议,突袭老大,想把老大降伏,为什么如来要将黄风老哥抓走,这些,都是他为了将要到来的大事做准备的!”

    “将要到来的大事?!”莫玄一脸疑惑的问道,“什么大事?”

    “我们的修为不足,所以也算得不大清楚,只是最近,这风声不对!”一旁的蛟魔王插嘴道,“恐怕是有些因果要了了,我们这几个,都是从洪荒过来的,该了的都会应在我们的身上,所以,我想,我们撑不了几天了!”

    “这个——,几位老哥!”莫玄一脸苦意的道,“小弟实在是惶恐啊,听你们说的这个意思,似乎是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我扛旗子之类的,可是你们说的是不清不楚的,小弟实在是惶恐不已啊!”

    老牛一口气把杯中的茶喝干,嘿嘿的笑了起来,“小老弟啊,我们不告诉你,也是有原因的,要知道,好奇心会害死人的,我们不告诉你,就是怕你也被牵到这因果中去,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妖族可真的要完蛋了!”

    “听几位的意思,似乎是要把小弟放到这火上去烤啊,小弟恕难从命!”莫玄道。

    “事在人为,顺其自然!”鹏魔王道,“这事儿可不是我们逼你的,而是你几百年前就做的!”

    “晦气!”莫玄听了鹏魔王的话,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这几百年来,他做事情,的确是,把自己给绕了进去。

    “那么,我该怎么做呢,还请几位老哥教我!”

    “实力,首先是实力,这是最重要的!”牛魔王道,“有实力才有和别人叫阵的资本,你现在的实力可以说是勉强的够了,但是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却还差点,所以,首先你要提升自己的实力!”

    “然后就是妖族!”鹏魔王接口道,“黄风老哥说的没错,我们这两代妖族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新一低的妖族中以你为首,却也还有很多隐世不出的妖族,他们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串联这种事情啊,可是我最不擅长的!”莫玄摇头苦笑,“我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

    “这一点就顺其自然吧!”蛟魔王忽然开口了,“我们妖族,皆是散漫惯了的人,硬要把他们组合在一起,反而不美!”

    “这倒也是!”牛魔王点头道,“只是这样一来,贤弟的压力就大了!”

    “小弟还是有一点不明白,妖族除了几位大哥之外,不是还有其他人吗?比如说孔宣,还有女娲娘娘,她不是我妖族的圣人吗?怎么见到我妖族受此打压却视而不见呢?”

    听到女娲这两个字,三名大圣脸上俱都显出愠色。

    “老弟啊,你别忘了,这人族,是谁创造出来的?!”鹏魔王说道。

    莫玄心头一跳,脱口说道,“是女娲!”

    “是的,是女娲!”牛魔王冷冷的道,“据说当年,女娲为了解决我妖族的食物溃乏的问题,以我们妖族化形后的最完美形态用息壤与交合之气及其他天地间的能量造出了人类,作为我们妖族的食物也奴隶,可是谁曾想到,不过是万年的工夫,那人族便讨得了女娲的欢心,以致于慢慢的形成了这样的局面,所以,此事找女娲,无用!”

    “至于孔宣,若非是因为他的存在,我们妖族早在一万年前便已经完全没落了,也不会轮到今天我们还在勉力支撑,只是他也有他的难处,一人之力再强,却也不能撑起整个妖族,更何况,还有几个圣人在一旁牵制他!”

    莫玄点了点头,正准备开口,却冷不丁的听到刚才还在一脸唏嘘模样的牛魔王已经闪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手重重的拍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差点没把他一把掌拍趴下,“所以啊,贤弟,这妖族未来的大旗,还得你来扛啊———!!”

    莫玄嘴一咧,心中暗道,“这听着怎么像是让我做铜锣湾的扛把子一样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重生成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蛇吞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蛇吞鲸并收藏重生成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