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成妖 > 第二十四章 嫦娥欲补天

第二十四章 嫦娥欲补天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道君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四章 嫦娥欲补天

    三十三天上,紫霄宫

    鸿钧目无表情的望着悬浮在自己面前的透明玉碟,幽深无比的双眸开始转动起来,随着他双眸的转动,那玉碟上的也开始闪动着丝丝的流光,然后幻化出无数的奇异图像来。

    “咔!”一声轻不可闻的碎裂起响起。

    鸿钧的目光为之一顿。

    一道细细的裂纹出现在那造化玉碟的边缘之上,流光转动间,那玉碟的裂纹越来越长,越来越大,很快,便蔓延至了整个碟身,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那玉碟,啪的一声,碎了,化做无数尘埃与微粒,消失在了鸿钧的面前。

    一丝细不可察的微笑浮现在鸿钧的脸上,“那么,便开始吧——————!”

    ……

    水,疯狂的向下倾泻着,丝毫没有一丝停歇的意思,玉帝的身体已经消失了,他不过是二重天的实力,经过混沌元力的粹炼,最多承受的也就是四重天的力量,现在在五重天的全力一击之下,根本就没有一丝存在的余地,身体几乎在一瞬间便化为齑粉,元神也一样。

    混沌元力的攻击是无差别的,无论是身体还是元神,都会在混沌元力毁灭性的力量下消亡。

    唯一留下来的便是那一缕金色的能量。

    这,就是传说中的帝王之气。

    莫玄悬立于半空之中,因为发力过度而脸色苍白,此时,他的身体内空空如也,刚才的一击已经把他体内那点可怜的混沌元力耗掉了九成九。

    不过,这很值得。

    在这一刻,天地间一片寂静,除了那天河之水倾泻而下的声音之外,再无其他一丝一毫的杂音。

    托塔天王李靖完全呆住了,六御之首,玉皇大帝,便在他的面前被莫玄一拳击杀,神形俱灭。

    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明明看到,刚才他那伟大的陛下还占尽了上风,怎么一转眼之间,形势便变了。

    刚才还将莫玄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玉帝,就要在那一拳将莫玄击杀的瞬间,被莫玄将局势翻转了过来,而且在片刻之间,便被击杀。

    这……我一定是在作梦!!!

    高高在上的天将之首,此时竟然产生了这样荒谬的想法。

    只是,事实就是事实,无论多么残酷,它始终是事实。

    现在的莫玄看起来有些虚弱,但是这并不能让李靖产生什么想法,甚至,他都不敢动上一动,他还不想死。

    这个时候,莫玄也有些发愣。

    一切,都结束了吗?

    玉帝真的被自己干掉了。

    虽然一直以来都存着这么个心思,一直以来都要置玉帝于死地而后快,甚至为此做了充分的准备,但是当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他还是有些不相信,有些意外,有些,不知所措。

    “我真的把玉帝杀死了!”莫玄失神的站在半空中,忽然之间,他觉得整个天地间都变得诡异了起来。

    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很不对劲的事情要发生了。

    ……

    摩云山,在那最高峰的一处巨岩之上。

    数百具天兵天将的尸体散落一地。

    原本拎着酒坛子,正在对着自己的嘴里猛灌的汉子此时已经将酒坛子扔到了一边,脸上带着极其妖异的表情,他看了看天,伸出手,接了接自空中倾泄而下的雨水,放在鼻头闻了闻,然后又站了起来,捏了捏自己的面皮,感觉到阵阵的刺疼,终于确定了自己没有作梦。

    “我没有作梦啊!”他自语道,又把目光转向了阴暗无比的天空,“奇怪啊,奇怪,刚才为什么没有人出手呢?为什么没有人来阻拦那个愣头青呢?难道这玉帝的人品真的有那么差吗?也不至于啊,就算他的人品差,这种事情,也是不可能发生的啊,为什么?!”

    他越想这脑子就越乱,越想越想不明白,最后,他终于头疼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再一次捡起那被他扔在一边的酒坛,狠狠的将坛中的酒灌到自己的嘴里。

    “不管了,不管了,就当是老子在作梦吧,嗯,一定是老子在作梦!”

    他最后确信的点点头,照着自己的脑袋狠狠的敲了一下,壮实的身子便躺到了那块岩石之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

    “玉帝死了?!!”

    天河之水滚滚而下,站在那天河岸边,王母面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木然,望向那滔滔的天河之水。

    一个人影缓缓的向她走了过来,似乎是来找她的,但是却在离她有十步的地方停了下来,同样也没有说话。

    良久

    王母缓缓的张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不出手?!”

    “你呢,你为什么不出手?!”来人问出了同样的问题,手中的三尖两刃刀被他狠狠的插在天河岸边那坚若金刚的岩石之上,恨恨的叫了起来,“他本该是我的,他应该死在我的手上,我,杨戬,他应该死在我的手上,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出手?!!”

    “是啊,我为什么不出手!”王母的目中射出了古怪的光芒,转过身来,盯着杨戬,“我以为他不会死,我以为你会出手,我以为就算你不出手,其他人也会出手,我想,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杨戬脸上原本愤恨的表情骤然一呆,“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以为,其他人会不出手,其他人不会让他死的!”

    “可是他死了,他真的死了,谁能想得到呢?!”王母身子一摆,说道,“呵,玉帝死了,真的死了,谁会想的到呢!!”

    摇着头,带着古怪的微笑,她一步一步的离开了天河岸边。

    杨戬呆呆的望着她离开的身影。

    “为什么我刚才没出手,真是的!”

    他又回身一把握住三尖两刃刀,恨恨的顿了两下,也离开了。

    ……

    娲皇宫中

    女娲一脸铁青的看着眼前的西王母。

    “你为什么不出手?!”

    “你又为什么不出手?!”

    西王母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随后,两人便都沉默了起来。

    “难道,这就是天意?!”半晌之后,女娲方才幽幽的开口说道。

    “天意吗?!”西王母冷笑一声,“那老东西会同意吗?别忘了,当年这三界的规矩可是他订下来的,他这么做,就是在打自己的嘴巴!”

    “如果他不这么做呢?!”

    “那三界的状况便会一直的维持下去,等等……!”西王母停住了自己的话语,“似乎有些不对!”

    “当然不对,三界的事情我们都不怎么管,更何况是他!”女娲冷冷的道,“可是,就算是我们不管的话,我们也不会允许有人来破坏我们制订出来的东西,那个莫玄,似乎是个变数!”

    “一个鸿钧都没有料到的变数!”

    “天机现在如何?”

    “我现在已经什么都算不出来了,一片混乱!”西王母脸色骤然变了,“天机已乱!”

    “果然啊!”女娲点了点头,“这玉帝虽然实力不强,但是却是天机之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他一死,天机必乱,天机乱成这个样子,哼哼,倒也有趣!”

    “有趣吗?!”西王母冷笑一声,看了女娲一眼,“恐怕是,有希望了吧!”

    ……

    三十三天外,上清天

    弥落宫

    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相对无言

    “玉帝不可能死,他为什么会死!”广成子显得很激动,“他是天命所归的,他是统御三界的,他是鸿钧始祖亲自选出来的,历万劫而不死的天帝,他为什么会死!”

    没有人说话,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还是闭着眼睛,两人都在思索着。

    此时,姜子牙站了出来,这些紫微帝君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帝王尊严与气度,走到两位圣人身边,恭身道,“两位老爷,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子牙告辞了,玉帝新殁,天庭的事情一定很多!”

    “嗯!”元始缓缓的睁开了眼,看了看姜子牙,点点头,“去吧,还有太乙,你也去吧,在这个时候,做好你们的事情便行了,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明白吗?!”

    姜子牙与太乙真人同声应是,相互看了一眼,会意的颔了一下首,转身离开了弥罗宫。

    “师尊……!”

    “你们几个,还有玄都!”元始打断了广成子的话语,“从现在开始,立刻回去,闭关修炼,没有我们的符诏,不得出山!”

    “这……!”广成子脸色一变,还想要再说什么。

    “广成子,这是我与你师伯共同的意思,你想抗命吗?!”

    广成子的脸色顿时萎靡了下来,“广成子不敢,只是……!”

    “既然不敢违命,那就照我说的去做,还不下去!”

    “是……!”广成子见事不可为,只得与其他几名金仙共同朝着两名圣人,施了一礼,转身离开了弥落宫。

    “师兄,此事蹊跷啊!”待所有的人都离了弥罗宫,元始天尊缓缓的说道,“师尊,难道真的已经不能掌控天道了吗?!”

    “师弟慎言!”太上老君道。

    元始天尊摇了摇头,“玉帝乃天命之人,玉帝死,则天机乱,洪荒破碎后维持了三万年的局面便彻底的打破了,这绝不会是师尊想要看到的!”

    “玉帝死,则天机乱啊!”听了这元始天尊的话,老君那枯古的面容动了一动,“只是,老师高深莫测,此举,或有深意!”

    “先是蓬莱灵脉,后是玉帝,我看,不像是…………!”

    “慎言,慎言!!!”老君仍然保持着谨慎,“还是先观察观察再说吧,至少,要看看那边的反应吧!”

    “嗯,师兄所言有礼,还是,先看看那边的反应吧!”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从广寒宫传得很远,远的,望不到尽头。

    笑声中,那兴奋,那高兴,那得意,那自信,还有那目空一切的狂态,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发出笑声这个人,现在已经处于极度的亢奋之中而不可自拔。

    吴刚站在嫦娥的云床边上,同样是一脸的笑容,这嫦娥在刚才在玉帝死的时候,愣了一下之后,便一直在笑,一直在笑,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嫦娥这么失态,这么的笑过。

    不过,他也觉得很开心,非常的开心,他开心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他能够听出来,嫦娥这次的笑声,和以前他听过的笑声都不一样,那是一种真正的快乐的,发自内心的笑声,这种笑声,是他从来没有在嫦娥身上听到过的。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嫦娥会这么开心,这么高兴,不过,开心就好,不是吗?

    所以,他很高兴。

    就像是当年来到这广寒宫,知道自己将能天天的见到嫦娥一样开心,一样高兴。

    这种感觉,已经有几万年都没有了。

    很好,真的是很好!

    “吴刚,知道玉帝为什么死吗?!”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嫦娥终于停止了笑声,抬起头,向吴刚问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不知道!”吴刚脸上满布着笑容,摇了摇头,“不过,看你的样子,他这么死掉的原因一定很可笑!”

    “是的,很可笑,非常的可笑!”嫦娥连连点头,“实在是太可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群家伙,那群家伙,哈哈哈哈…………~”又是一阵狂笑。

    等到她再一次笑够了,吴刚问道,“那群家伙怎么了?”

    “那群,那群家伙!”嫦娥笑的有些喘了,抬头道,“所有看着这个件事情,关注着两人打斗的家伙,除了我们之外,其实都是准备随时出手的,杨戬,西王母,女娲,王母,甚至还有三清中的两个,甚至,还有鸿钧,接引他们,哈哈哈哈,只是,……哈,只是,这群白痴都以为别人会出手,只是,谁都不想先出手而已,所以,他们都在等,哦呵呵呵!”嫦娥似乎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笑声有些难听,连忙掩住了自己的小嘴,嘿嘿的低笑了起来。

    “杨戬在等王母出手,王母在等杨戬出手,女娲在等西王母,西王母在等女娲,太上在等元始,元始在等太上,反正,大家都在等,因为他们认为总会有人出手的,总会有人接下莫玄那最后一拳的,玉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死掉的,结果,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嫦娥趴在那云床上,用手使劲儿的拍着床沿,“结果,结果,到最后就成了这个样子,哈哈哈哈哈!”

    吴刚听了,有些无奈,“这种事情,难道他们事先都没有预料到吗?难道,连鸿钧都没有想到吗?!”

    “是啊,难道连鸿钧都没有想到吗?”嫦娥的笑声慢慢的停了下来,“就像是上次一样,莫玄截了蓬莱的灵脉,鸿钧也没有干涉,这一次,莫玄杀了玉帝,鸿钧也没有干涉,这究竟是为什么呢?究竟是鸿钧真的不能掌握天道了,还是他在耍着我们玩呢?!”

    “拿玉帝的命来玩,这个玩笑似乎比上次的更大了啊!”

    “没什么大不大的!”嫦娥冷笑一声,“不要把鸿钧看的多伟大,也别太小看他了,蓬莱算什么,玉帝算什么,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都可有可无!”

    “你的意思是说,他的确是在故意露破绽?!”

    “我现在不能肯定,不过,我怀疑他很可能在清场子!”嫦娥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对,他是在清场子,不是我要动手,而是他想动手了!”

    “清场?!动手?”

    “对,清场!”嫦娥笑了起来,“他要动手了,他忍不住了,这场游戏,似乎快要终结了啊!”

    “你指的是鸿钧?!”

    “对,就是他!”嫦娥道,“知道我们斗了多少年吗?!”

    吴刚摇了摇头,“不知道!”

    “二十万年,整整二十万年!”嫦娥道,“一开始的时候,这场游戏只有几个人在玩,到了后来,牵扯进来的人是越来越多,我们的游戏也越玩越大,现在,他想要结束这场游戏了,想要恢复到开始时的局面与人手,所以,他要把多余的人清出去!”

    “这些人中,包括我们吗?!‘”

    “当然,你们是最后一批被牵扯进来的,你,孔宣,杨戬,还有陆压,你们几个是最后一批,被我拉进来的!”

    “除了我们,被扯进来的还有谁?!”

    “这个就不好说了,往大了说,现在三界的所有生灵全都被扯了进来,但是往小了说,也就是那么几批,第一批都证了混元,有三个,通天,元始和太上,哦,对了,还应该加上一个须菩提,他是个滑头,第二批的人就比较多了,接引,那个时候他叫佛陀,有准提,有那木空,弥落和玄罗,还有一个叫什么来着,让我想想,青,青,青,青鱼,对,叫青鱼,最倒霉的一个就是他了,然后是第三批,是谁,我想你们都知道了,那已经是三万年前的事情了,接下来,便是你们几个了,是我找的!”

    “他会怎么对付我们?!”

    “他不会对付你们!”嫦娥道,“他只负责清除他扯进来的人,至于你们,什么都不要做就行了!”

    “能给个理由吗?!”

    “不需要理由!”嫦娥道,“或者这老家伙认为自己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干掉我了,或者他认为再拖下去的话,便永远也收拾不了我了,所以,他才会决定动手!”

    “为什么要清场呢?!”吴刚有些奇怪的问,“就像你说的,被你拉进来的人只有我们几个,其他的人,都是被他拉进来的吧,我想这些人都会帮他吧?他占着优势啊!”

    “天意如刀,人心难测!”嫦娥冷笑一声,“人心难测,这个老家伙习惯于把一切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要有绝对的把握,所以,他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变数!”说到这里,嫦娥的眼睛闭了起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变数,知道吗,这是鸿钧最担心的东西,即使是他掌了造化玉碟,控着天道,却也不能控制这个东西!”

    “我不明白!”

    “所谓的变数,说白了,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莫玄就是一个变数,刚才的过程你也看到了,那玉帝有着二重天的实力,而莫玄却刚刚踏入一重天,在实力上,玉帝有着压倒性的优势,你也很清楚二重天对一重天几乎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可是呢,玉帝死了,莫玄活着,这就是变数,还有那蓬莱的灵脉,我花了数万年的时间去寻找,可是却找不到,可是那莫玄第一次入蓬莱,就被他给摸到了,而且把它给截了,这就是变数,还有,孔宣,七重天对十二重天,我都没想到他会赢,结果呢,他赢了,这就是变数,三万年前的后羿,也是一个变数,鸿钧对变数没有信心,无论是三清还是接引他们,虽然现在看来都不会对他有什么想法,只是,谁知道呢?天意如刀后面可还有四个字,人心难测啊!”

    “可是玉帝,他的实力太弱了啊,根本就不可能对局面有什么影响!”

    “即使是一只小小的蚂蚁,也有可能一口咬死大象,鸿钧是个谨慎的人,他需要掌控一切,玉帝虽然弱小,但是他毕竟是三界之主,是六御之一,这三界的规则开始的时候虽然是鸿钧定下来的,不过,有些东西,覆水难收啊!”

    “所以他想要把一切都回归到初始?!”

    “对,他想要把一切都回归到初始,回归到他认为他能够掌控的局面中去,所以,他开始清场子了,先从玉帝着手,玉帝之后,想来就是那三仙岛的三个家伙了和接引了,哦对了,刚才莫玄那小子用的是破月战技吧,破月啊,难道当年的那段因果又要应在这小子的身上吗?真是有趣啊,这小子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会这样!”说着说着,那嫦娥的脸上的笑容没有了,反而变得古怪了起来,“对啊,怎么会这样,怎么所有的变数都应在了这小子的身上,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有什么不对吗?!”吴刚问道。

    “不对,当然不对,大大的不对!”嫦娥从云床上站了起来,在偌大的广寒宫内来回的踱着方步,“真的很奇怪啊,这小子又不是应劫之人,怎么什么事情都轮到了他的身上,还有,他为什么要一直关注着这走通天之路的四个人呢,难道……!”

    “怎么,想起什么了?!”

    嫦娥一摆手,一双秀眉皱了起来,“不会吧,不会有这种事情吧,这也太儿戏了吧?!”

    “老大,究竟是什么事情?”

    “没什么,没什么!”嫦娥道,脸色却变得极不正常起来,“容我想想,容我想想,那个,你去告诉孔宣,从现在开始,不管是谁要动这个莫玄的主意,全部给我杀了,另外,让杨戬去稳住太上和元始!”

    “知道了!”吴刚见那嫦娥说的严重,便点点头,“还有什么吗?!”

    “还有!”嫦娥眉头一挑,“还有就是,你亲自去一趟娲皇宫,告诉女娲,别动莫玄,他惹的祸,由我来结!”

    “由你来结?!”吴刚脸色一变,“你要干什么?!”

    “补天!”嫦娥道,“和三万年前的女娲一样,炼石补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重生成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蛇吞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蛇吞鲸并收藏重生成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