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成妖 > 第三十一章 取经去了

第三十一章 取经去了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永恒圣王武道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一章  取经去了

    却说莫玄自暗处现身,来到那杏仙子的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一脸的晦气道,“丑,你长的实在是太丑了,哪里能配得上我的师父啊!”

    把个杏仙子气得是杏目圆睁,柳眉倒竖,而她身后的那鬼使却哪里能够忍得住,抬手便朝着莫玄打了过来。“

    “滚!”莫玄没有动手,只是冷喝了一声,便见那鬼使被一股强力的劲道给击得倒飞了出去,众人皆惊,想要动,却发现,全都被一股子无形的力道给锁住了。

    “你们这些笨蛋!”莫玄指着这一群木精山怪骂道,“好好儿的就在这里修炼罢了,搞什么噱头,还保媒成亲,我看你们一个个的是吃饱了撑的吧,在这里不认真的修炼,作什么诗文,装什么风雅,我们妖怪的面子都被你们这些家伙给丢尽了!”

    那几个木精山怪先是慑于莫玄那莫测的实力,又被莫玄这一顿仿佛家长式的臭骂给彻底的打懵了。

    全都呆了一下,然后,那十八公颤颤抖抖的发现自己能动了,连忙走向前去,朝着莫玄施了一礼,问道,“敢问,阁下是……!”

    “你管我是谁呢!”莫玄说道,“还不都给我滚,再让我看到你们,我就把你们的根全都砍了,剁了,烧了!”莫玄恶狠狠的道,“滚!!”

    那十八公还待再言,却被身后的拂云叟扯了扯,幌一幌身子,并那杏仙鬼使皆化做一阵清风而去。

    “师父,坏了您老人家的好事,您不会见怪吧!”莫玄走到那惊魂未定的唐僧面前,挤眉弄眼的道。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老和尚双手合什,连道罪过。

    就在他在那里叫着罪过的时候,猴子与老猪他们三个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喊着“师父,师父”

    须臾间,八戒、沙僧俱到边前道:“师父,你怎么得到此也?”

    那唐僧便在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而莫玄则把翻了翻白眼,看着这三个演技差不一踏糊涂的家伙在那里演戏。

    过了一会儿,那八戒问道,“那几个妖怪才往那方去了?”

    和尚道:“去向之方,不知何所,但只谈诗之处,去此不远。”

    那三个家伙朝着和尚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座石崖,崖上有木仙庵三字。

    和尚道:“此间正是。”

    猴子走上前去看了看,却见是一株大桧树,一株老柏,一株老松,一株老竹,竹后有一株丹枫。再看崖那边,还有一株老杏,二株腊梅,二株丹桂。

    “就是他们了!”猴子笑道:“十八公乃松树,孤直公乃柏树,凌空子乃桧树,拂云叟乃竹竿,赤身鬼乃枫树,杏仙即杏树,女童即丹桂、腊梅也。”

    老猪闻言,不论好歹,抡起双鞭就要上前去打,不料那鞭子还没东下,人就被莫玄给踹了回去。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你这呆子,已然受了戒,怎么还是如此好杀,善哉善哉!”然后又抬头向和尚道,“师父,这些树精山怪成精不易,千年修行不过求个长生,刚才又不曾伤你,我看,就不与他们一般见识了吧!”

    “善哉,善哉!”和尚闻之觉得有理,点头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八戒,把你的钉耙收起来,我们寻路西去吧!”

    那老猪哪里还敢多言,今天这莫玄态度古怪的紧,自己还是不要触他这个霉头比较好,低着头,也不说话,又像初上那荆棘岭时一样,叫了起长,准备开始开路起来。

    不料就在众人要走的时候,那石崖上的老松却突然冒起了一阵清烟,那十八公又出现了。

    “几位圣僧慢走!”十八公叫道。

    “圣僧!”莫玄挑了挑眉头,他实在是看不出这里除了和尚之外,还有谁长得像是圣僧的。

    于是转头道,“不要几位,一位就够了,怎么,活腻歪了?!”

    “不是不是!”那十八公道,转头向那崖间的几株树精看了看,说也奇怪,这也没什么风啊,那几株老树都仿佛是被风吹了一般的,开始抖动着枝干,似乎是在点头。

    “是这样的!”十八公似乎是定了定心,道,“圣僧啊,小的们刚才是被猪油蒙了心,风吹坏了脑子,一时之间便妄想起来,得罪之处,还望圣僧恕罪!”说着,那十八公便朝着和尚就是深深的一鞠。

    “不敢当,不敢当!”老和尚也是个有修养的人,连忙还礼道,“我这徒弟性情暴躁,刚才多有得罪,还望老丈见谅!”

    “哪里哪里!”十八公还待客气几句,那边的莫玄早就不耐烦了,“我说,哪来那么多的废话,方才师父已经饶了你们了,还不退去,难不成还想要再保媒说亲不成?!”

    “不敢不敢!”十八公连连道,“几位乃有道的高僧,慈悲的菩萨,我等不敢有些妄想!”

    “那你还出来干什么?!”

    “圣僧容禀!”十八公道,“我等几个小妖在这八百里荆棘岭修行了千年,方才得了些缘法,化身成人形,略窥那金丹大道的门槛,也曾下山去过那人世间厮混过几年!”

    “哦,怪不得知道那些保媒说亲的事情呢!”莫玄讥笑道,“不过你们既然入过人间,自然也该知道些人间的规矩,和尚不能成亲这么简单的事情,难道你们也不懂吗?!”

    “罪过罪过,小妖知罪!”

    “好了好了,继续说!”

    “是,是!”那十八公道,“我等在人间厮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却弄懂了一些道理!”说着,他抬头看了莫玄一眼,“匹夫无罪,怀壁其罪,我等能够成精,皆靠了这荆棘岭的一桩宝贝,只是我等皆是修为浅薄之人,近些日子,这件宝贝愈发的让他消受不起,我等便想,虽然得了些缘法,但是毕竟福缘也不深,却也不敢强求,如今见几位圣人宅心仁厚,法力高强,便想着,不惹将宝贝转赠与诸位圣僧,岂不两全!”

    还有这种事情?

    别说是那几位,就算是莫玄听着也愣了,最近以来,他瞅着空读这西游记不下数十遍,可以说这西游的过程中每一个细节都了如指掌,却不料在这里竟然闹了这么一出。

    这群妖怪想要明送宝贝!

    这事儿透着新鲜。

    此时,那唐僧也听出了这十八公的意思,连连推辞,他当然不会收了,收了也就不是唐僧了。

    只是这十八公却硬气的紧,似乎是今天如果不把宝贝送出去的话,就不做妖怪了一般。

    一旁的几个人,猴子倒没有什么,除了手中的那根棍子,其他的宝贝他还都不在乎,那沙僧则坐在担子上,一脸与此无关的模样,他是个明白人,知道就算是这唐僧收了宝贝,也轮不到他的身上,所以索性不说话。

    只有那老猪,一脸兴奋的模样,仿佛这宝贝收了之后一定是他的一般,一脸贪婪之色毫不掩饰,见那唐僧连连拒绝,脸上又现出焦急的神色。

    看着老猪的那副样子,莫玄却觉得好笑,这十八公说的东西如果真的是好宝贝的话,别说是唐僧会不会收,就算唐僧收下了,怎么着,也轮不到你老猪啊。

    此时,那唐僧还是在和十八公争执不休,莫玄走上前道,“师父,这十八公说的也在理,所谓匹夫无罪,怀壁其罪,他们几个修为浅薄的紧,若是他说的那件宝物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是个稀罕物什,被旁人知道后,必不免有人前来抢夺,就如那祭赛国的佛宝一般,若是那抢夺之人只为宝物也就罢了,怕就怕在他们夺宝之后杀人灭口,到时反而害了他们,不若你就先收下吧!”

    “这怎么行,贫僧岂能无功收禄!”说着,目光紧紧的盯着莫玄道,肃然道,“莫玄,你虽只是我的记名弟子,却也是入了佛门的人,怎能妄动贪念,他人之物再好,终究还是别人的,岂能因几句闲话和几个可能性便要据为己有!”

    莫玄苦笑道,“师父误会了,且听弟子把话说完!”

    唐僧一脸不善的看着莫玄,不过却没有阻止他,“说吧!”

    “是这样的!”莫玄道,“师父只听出了这十八公所说的一层意思,他们是有一个宝贝,只是现在,这个宝贝不但用不起来,反而还有可能为他们带来祸害,所以想要转赠给我们,是也不是!”

    “是,那又如何!”唐僧道,“难道你还听出了第二层意思不成?!”

    “关键就在这用不起来上面!”莫玄道,“不怕师父您笑话,弟子也算是活了数百年的家伙了,别的没有,这宝贝却有着一大堆!”

    说着大袖一摆,只听那一连串的“叮当灵珑”的声音,数十件闪动着金银光芒,宝光蒙蒙的东西落到了地上,有珠了,有钉子,有葫芦,有鞭子,还有镜子,反正乱七八糟的什么东西都有,甚至连老猪的九齿钉耙也在其中。

    这些大多是他从姜子牙身上搜刮打劫时弄到的封神时期的法器,虽然比不得那先天的灵物,但是对于面前这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妖来说,却是大开了眼界,那十八公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看着莫玄甩出来的东西,一动不动,而在那崖山的几株老树,无风自动,枝头伸的长长的,全都窜到了众人的身边来了。

    丝毫不顾那老猪一脸气愤的神色,莫玄笑道,“师父,你看,我这些宝贝可都是正宗的封神时其上古炼气士们的宝贝啊,想来也不会比他们所说的那件宝贝差,而且都是他们能用的,这些宝贝送他们每人一件,把他们的宝贝换来,也不亏了他们,您说如何!”

    “这……!”和尚一时倒是没了话说,为甚,虽然他是凡眼不识宝贝,但是看这十八公的模样,及自己的几个徒弟的反应便知道莫玄所言不差,只是他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所以也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那十八公见唐僧的模样,似乎已经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上前一步道,“圣僧,这位大师所言有理啊,我等皆为修行浅薄之人,空守宝山,必致大祸!”说完便眼巴巴的看着那唐僧。

    那唐僧被他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的实在是受不了了,便道,“既如此,便如老丈所言吧!”

    十八公大喜,连连称谢,可是那唐僧此时却已经转过头去,不再理会此事。

    莫玄笑道,“好了,十八公啊,别再烦我师父了,你说的那宝贝呢,拿来吧,我与你换便是!”

    十八公听了,脸现为难之色,“这个,还请随我来,这宝贝是扎根于荆棘岭上的,我等法力浅薄,无法将其拿来!”

    “靠,就你事儿多!”莫玄转身对唐僧言道,“既如此,我会随他去看看,你们且在此歇息如何!”

    和尚点头,连赶了两天一夜的路,昨晚又闹了一夜,也着实的有些累了,便自坐了下来,不再多言。

    莫玄见那老猪盯着自己的钉耙,一脸愤然的模样,笑了笑,袖子一卷,把那钉耙扔到了他的边上,“拿去吧,这东西我拿了也无用!”

    这时老猪方显喜色,高兴的点点头,一把把那钉耙招到手中,仔细的摩娑了起来。

    却说莫玄跟着那十八公走到石崖之下,直接穿壁而入,眼前却是一条长和的通道,跟在十八公的后面,左拐右拐之间,向下走了约一里来路终于到了尽头。

    “就是那里了!”十八公指着前方的一处石台上。

    “这是什么东西?!”莫玄皱着个大眉头,看着那山体的中空中,一方石台上的那一截枯根。

    是的,一截枯根,不知道是什么树留下的树根。

    不会吧,不会这样耍我吧!

    莫玄的眉头直挑,这老小子不会知道我的宝贝多便打着这个主意吧?

    先用话把和尚逼住,然后再利用老子的贪心和好奇心来诱使我用宝贝来跟他换宝贝?

    要是这样话,老子回头就一把火把这荆棘岭烧成秃头岭!

    莫玄心里狠狠的想着,脸上却仍然笑容依旧。

    十八公啊,这便是你说的那宝物了?!”他指着那截枯树根问道。

    十八公也听出了莫玄的语气不善,连忙道,“圣僧莫恼,圣僧莫恼!”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莫玄双手合什道,“我不是什么圣僧更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十八公,这枯树根究竟有什么神奇之处,还请赐教!”

    “这个!”那十八公的脸色显得有些尴尬,“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这个宝物究竟是什么,只是当年,我们灵识初开时,得了它的帮助,才得以化形,之中这之后,便一直没了声息!”

    “一直没了声息?!”莫玄冷冷的瞟了这十八公一眼,知道他不敢骗自己,不过弄这么一根烂木头说是宝贝,他也相信,为什么?

    因为他在那根木头上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元气波动,那明明就是一根烂木头。

    “这东西,一直放在这石台之上的吗?!”

    “不,不是!”十八公道,“这荆棘岭的里面原本不是空的,只是我等几个小妖得了这宝贝的帮助化形之后,心存感激,便凿了这山腹,打了个石台,将它供了起来。”

    莫玄抽动了几下面皮,不再说话,只是走上前去,近距离的开始观察起这截他眼中的烂木头来。

    起初的判断是没错的,这是一截树根,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树的根而已,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乍看之下没什么特别的。

    只是如果这十八公说的没错的话,一截这样奇怪的树根埋在山腹之内,还对他们的化形有帮助,应该不是什么凡物!

    只是,如果不是凡物的话,怎么为什么感觉不到他的特别呢?难道是自己的实力太低,而他的等级太高?

    扯蛋吧,就算是先天灵物,莫玄也见过不少。

    莫玄谨慎的伸出手,摸了摸那截烂树根,没觉着有什么异样。

    “那个,圣……哦,大师,这宝贝现在是感觉不到任何的异常,但是很快便会感觉到了!”

    “什么意思?!”

    “每隔三个时辰,这宝贝便会脉动一次,每一次脉动,都有散发出浓烈的灵气,我等几人便是受了这灵气的好处,方能无惊无险的化形成功的!”十八公道,“只是原本这宝贝近千年来是大约每隔三年才脉动一次,近几年为知为何,脉动的时候越来越频繁,所发的灵气也越来越浓,我等虽然受了很大的好处,但是这灵气四溢的,必然引来别人的觊觎,我等几个法力低微,害怕殃及池鱼,故而生出将这宝物转赠之念!”

    “你们倒是聪明的紧!”莫玄冷笑一声,“大概还有多久!”

    “时间也差不多了,大约便是这个时辰吧!”话音刚落,一股强烈至极的灵气自那截枯根中涌了出来,把莫玄吓了一跳。

    果如这十八公所言,这东西所散发的灵气精纯至极,不含一丁点的杂质,乃最为精纯的先天太乙青木之气,把个莫玄冲得一愣一愣的。

    那青木之气冲入莫玄的体内,根本就没有来得及被他转化为混沌元气便被那黑莲给吸收了,刚刚抽出的嫩叶摆了两下,莫玄立刻感觉到了通体一阵的舒泰,自己体内的混沌元力仿佛也一下子精纯了很多,那由定海珠与自己的身体融合后形成的小宇宙一下子运转的快了一倍了,莫玄舒服的差点叫了起来。

    “好东西啊!”

    莫玄心中叫道,脑袋一转,却发现那十八公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得他有些不好意思了,“呃,那个,这个东西的确不错,不过,你们真的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吗?!”

    十八公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知道的话就好了,您刚才也看到了,这东西发出的灵气如此浓郁,以前还好,但是现在,这八百里荆棘岭却也挡不住灵气的发散了啊!”

    “我明白了!”莫玄点头道,“虽然这东西不错,不过却也不能算得上是什么绝世宝物!”说话间,他把那枯根拿在手上掂量了一下,果然还是和普通的枯木头没什么两样,“除有时不时的散发一些灵气之外,它还有什么用处吗?!”

    “没有了!”十八公道,说话的时候显然有些不好意思。

    “它这灵气虽然精纯,但是却是先天的太乙青木之气,于我也没有太大的用处!”说到这里,他看了那十八公一眼,见他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紧张的神色,话锋一转,便道,“不过,既然我答应了你们,也不便失言,我便收了吧!”说着便把这东西塞到了腰间的青玉葫芦之中,“走吧,叫你的同伴们都出来,各自选一件趁手的宝贝吧!”

    ……

    与了那几个山精树怪一些宝物之后,一行五人一马离了那荆棘岭,继续西行。

    对于莫玄的这次换宝行为,除了那老猪之外,其他人本也没有什么微词,再加上莫玄将那烂树根拿出来与他们看了看,那老猪的气也就消了,以他的见识,自然也不能说出这东西究竟有多么的珍贵。

    又走了些时日,却也没遇着什么稀奇的事情,时近三月,春暖花开,物华交泰,斗柄回寅。草芽遍地绿,柳眼满堤青。一岭桃花红锦涴,半溪烟水碧罗明。师徒们也自寻芳踏翠,缓随马步,正行之间,忽见一座高山,远望着与天相接,莫玄估摸着就要到那小雷音寺了,心下也暗自的警惕了起来。

    正行间,忽然间,隐隐的传来了呼喊救命的声音。

    莫玄心中一紧,这又是那书中没有提到的事情,看样子,自己这只小蝴蝶不过是微微的振了一下翅膀,掀起的风却不小。

    “悟空啊,你听,是不是有人在呼救啊?!”这声音老和尚也听到了,只是听的不仔细,便朝猴子问道。

    猴子巴不得省事,便道,“师父,您人老耳聋,听错了,这不是呼救的声音,这是风声!”说着也不想停留,直接的牵上了马的缰绳,向前走去。

    莫玄一笑,也不说话,只是跟着走。

    众人又行了几里,却听到那呼救之声又起,而且还近了许多,包括那老和尚都听的清清楚楚。

    “不对啊,悟空,我这次听得仔细了,明明是有人呼救的声音,你们听!”

    “救命啊——救命啊——!”远远的,的确传来阵阵呼救的声音,听那声音清脆,却是女子的声音。

    猴子的眉头一下子揪到了一起,恨恨的骂道,“又是哪里来的女妖精,想要勾引师父!”

    “悟空,不得胡言!”

    “师父,这一路上,这种事情也遇着好几次了,您老人家虽然慈悲,可是那些妖怪都不是善茬,我们别理他,赶路要紧啊!”

    “阿弥陀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如果这呼救声不是妖怪的,那我等岂不变成了见死不救之人了,不可,不可,悟空,你还是去看看吧!”

    “好,我去!”猴子道,扛着棒子就要走。

    “等等!”那唐僧似乎想到了什么,“悟空,你还是留下来吧,悟能,你去看看!”

    “是,师父!”那老猪点头道,把腰间的双鞭紧了紧,又将莫玄还回不久的钉耙扛在肩上,晃晃悠悠的向那呼救的地方去了,敢情这唐僧也怕这猴子嫌麻烦,见到人家不分青红一棍子打下去,省得麻烦。

    猴了悻悻的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一脸的不以为然。

    莫玄笑笑,也不说话,站在那里,只等着老猪把人领来再说。

    过了大约顿饭的工夫,远处传来了老猪的声音,只见带着一脸的淫笑和兴奋,挺着大肚子,扛着钉耙,便这么走了过来,边走还便对身后的人道,“慢一点,慢一点,小心,别摔着了!”

    “看样子是个美女!”莫玄暗道。

    也只有对着漂亮的女人,这老猪方才会如此的体贴。

    待老猪领着那呼救之人来到众人面前的时候,莫玄愣了一下,事实上,不仅仅是莫玄,除了猴子之外,包括那唐僧和沙僧都震动了一下,莫玄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唐僧的心跳竟然开始加快了,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啊。

    再看唐僧那秀白的脸庞,竟然有些发烧。

    “不会吧,唐僧也发春了,不过,这女人的身材的确是不错!”

    是啊,的确是不错,高挑完美的身材,胸前的一对玉峰高高的挺立着,莫玄看着,怎么的,也该是个d罩杯吧,嗯,不对,似乎太小看了,应该是个e罩杯。

    再看那大腿,浑圆如玉啊,虽然被遮在裙子中,但是那粉色的衣裙如何能挡得住莫玄的眼睛,还待继续看下去时,莫玄却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盯着自己,一抬头,正与那女子的眼神相触,完全看清了她的容貌。

    “嗯,模样也还行!”莫玄心中暗道,虽然比起那完美至让男人一看就心生邪念的身材来,这女子在容貌上逊色上一筹不止,不过那眉目如画的模样,也绝对称得上美女了。

    此时,那女子也已经与唐僧叙过话了,她自称阿娥,自言是那天竺国外郡金平府之人,前日不知何故,被一阵怪风卷走,醒来便到了这山林之中,弄不清自己究竟身在何方,惊慌之下,便大声呼救起来,结果引来了唐僧师父。

    唐僧听了连颂佛号。

    那老猪在一旁乐呵呵的,沙僧在则暗笑,只是猴子和莫玄皱起了眉头。

    虽说这是一个神仙妖怪横行的世界,但是这么的突兀出现,这么火星的理由,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

    只是这火星的理由有火星的理由的好处,便是难以查证,难不成真的到那金平府去求证是否真的有阿娥此人不成?

    虽然心中觉得怪异,但无论是莫玄还是猴子,却无一人能够从这女子身上看出破绽,找出她不似普通人类的证据来。

    的确,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娇弱小女子而已,身上是一点真元流动的痕迹都没有,而那猴子,圆着一双金睛火眼,上上下下的死盯着这女子看,却怎么也看不出他的破绽来,不禁有些失望的抬着,与莫玄对视了一眼,均现出无奈的苦笑来。

    那女子说话说的凄苦,把个唐僧弄的双眼都红了,最后,这唐僧难得一回发出了男子气慨,乾纲独断,决定让这女子随行,还把自己的马匹让给了她,搞得莫玄心中是暗笑不已,之前他还真以为唐僧是个柳下惠呢,想不到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让他心动的女子,难得,难得。

    当下乐的看笑话。

    只有那猴子嫌麻烦,嘴里面啼咕着,却不料那唐僧当即便念了那紧箍咒,莫玄见到这情形,心里差点没笑翻过去,这个该死的和尚,这么急着就在人家女子的面前表现起来了。

    一通紧箍咒念得猴子是叫苦连连,莫玄看那猴子手上青筋暴跳,知道若是再不阻止的话,说不得这猴子就要抡起棍子干他娘的了,连忙收前打了圆场。

    那唐僧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今天的行为似乎有些不对,就坡下驴,停下了紧箍咒。

    那猴子没有紧箍咒的束缚,感激的看了莫玄一眼,却也没有发作,只是扛着棍子远远的走了开去,临行时却狠狠的瞪了那女子一眼。

    “这下子有热闹瞧了!”莫玄看在眼中,心中却乐了起来,以后这西行之路绝对不会像之前那样寂寞无聊了!

    ……

    月宫广寒

    吴刚砍完今天的最后一斧,看着那又迅速重新愈合的桂树,无奈的摇了摇头。

    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他似乎有些累了,直接把手中的巨斧搁在那桂树下的石桌之上,就在这个时候,嫦娥的玉兔忽然从那广寒宫中窜了出来,扯着他的裤脚,把他往宫里拽。

    “喂,怎么回事?!”吴刚有些诧异的道,顺着那玉兔的劲道,径直走到广寒宫前.

    然后,他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良久,他一脸苦笑的望着那空空如也的宫内,像是一个雕像般的一动不动。

    周围的空间如水波般的晃动了几下,孔宣的身影蓦的出现在他的身后,同样望着那宫内空荡荡的云床,转过头来,有些奇怪的朝着那吴刚问道,“老大呢?!”

    吴刚看了孔宣一眼,笑了笑,“取经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重生成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蛇吞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蛇吞鲸并收藏重生成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