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成妖 > 第四十三章 晦气的天帝

第四十三章 晦气的天帝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三章  晦气的天帝

    用女人来威胁男人有的时候是愚蠢的行为,但是用男人来威胁女人,却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归根到底,体现在男人与女人的区别上面。

    问题,出在这天蚕国的国君身上,这国君现在看起来是挺昏庸的,也没什么能力和魄力,但是年轻的时候却是一个精力很充沛的家伙,充沛到什么程度呢?

    充沛到了他十六七岁的时候,带着几十个随从,横跨大洋,西渡到了西牛贺洲去游玩。

    本来嘛,一个国家的王子,有那么点小嗜好也不是一件坏事,更何况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出去游历,也是一件有益于身心健康的事情。

    可是巧了,让这小子就到了比丘国,无意中看到了出巡的美后了。

    此后,一颗青涩少年的心便完全的拴到了这位狐狸精的身上了。

    而在了解到了美后的身份地位之后,这位爷自觉没有任何的希望,便很自觉的带着一众随从回到了南部瞻洲,回到了自己的国家,从那以后,便可以说是一蹶不振了,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对女人方面,也是可有可无的,后来从王子做到了国王,也是一个样,心里头时不时的总是浮现在那美后的影子。

    所以,那苏蓉儿虽然美貌无比,但是美后的身影已经完全的扎根在了他的心中,抹也抹不掉。

    这国王是贪恋着她的美色,但是由于心中有了美后的影子,所以,这宠幸自然也就到不了纣王乃至于其他传说中的那些国王的高度,再加上,他本身也不是一个笨人,做为国王,虽然没什么做为,但是孰轻孰重这种事情他还是分的清的。

    他可以为苏蓉儿大兴土木,修建小宫殿,但是在朝中大事上面,乃至于行事方面,却容不得她插手,总之,说到底,一句话,你又不是美后,值得我为你付出一切。

    这也就直接导致了东极青华大帝的美人计是不成功的。

    美人计不成功,他们自然也会找原因,很快,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弄了个水落实出了。

    问题的关键出在那比丘国的美后身上,而那美后又是莫玄的人,这一下子,问题复杂了。

    元始天尊希望这个计划能够顺利的继续下去,因为在他看来,这是无损自己功业最好的计划,所以,必须得继续,可是苏蓉儿已经失败了,照此情形,换成其他人也一样会失败,除了美后,所以,主意最后,还是打到了美后的身上。

    让美后扮演当年苏妲己的角色是最为有效不过的了。

    可是莫玄怎么办?

    以他们对莫玄的了解,让莫玄出面帮忙,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莫玄巴不得看他们的笑话,因此,他们只能把心思直接用到美后的身上,让美后同意。

    虽然这美后与莫玄有关系,但是这种关系却并不牢靠,说白了,他们并不是夫妻,只能算是情人,莫玄对于美后并没有太大的约束力,如果美后自己愿意的话,莫玄便是再反对,自己也有办法抵挡。

    所以,东极青华大帝去找了美后,威副利诱了三天之后无果。

    这种事情,这美后要是真的不同意的话,便是圣人也没有办法,你就算是强行把她绑过去,人家不理那国君,也是白费力,因此,他们终于把主意打到了莫玄的头上了。

    便和莫玄威胁王母,杨戬威胁王母的时候一个心态,他们准备用莫玄来威胁美后了。

    这让莫玄觉得很晦气。

    谁来寻莫玄的晦气呢?

    东极青华大帝勉强有这个能力,但是他显然不能来。

    不说上一次与莫玄放对最后弄得灰头土脸的境地,便是现在他已经是次神将了,而次神将与次神将之间是不能随便发生争斗的。

    实力与规则,这两方面都决定了,这一次来寻莫玄麻烦的绝对不会是他。

    那么,会是谁?

    元始天尊?

    可能性不大,要知道他的手下可不只一个东极青华大帝啊。

    十二金仙中,除了那些入了佛门的人物之外,也还是有几个强力人物的,而与东极青华大帝的遭遇一样,现在还不在次神将的序列之中。

    他们的实力莫玄不清楚,但是绝对不会在东极青华大帝之下,自然,也是莫玄现在所比不了的。

    莫玄与东极青华大帝一战,与三仙之战,他那点底子可是全都兜了出来了,什么紫葫芦啊,什么滑流身法啊,什么太阳紫极金火啊,什么破月战技啊,什么袖里乾坤啊,什么倒马毒桩啊,还有音杀的技法啊,他们可都是见识过了,还有什么没拿出来的呢?

    几乎没有了。

    对于一个实力超过莫玄两重天的强者来讲,知道这一切便足够了。

    有了这些资料和应该注意的事情,莫玄甚至怀疑他们有能力秒杀自己。

    这自然是莫玄不愿意看到了。

    因为宗老会所管理的就是神将与次神将序列内的四十八人,至于其他的,宗老会不具备任何的约束力,所以,如果是序列以外的人将序列内的人杀掉的话,只能说你自己没本事!

    莫玄慢慢的站起身,全身上下浮起了一层混沌元力,这样是最简单的避免别人计算与窥伺的方式。

    圣人的周围是一天到晚都浮着这么一层无精的混沌元力的。

    能够让他计算到,的确是很古怪的事情,然而,现在却不是好奇的时候,他要解决这一次的麻烦。

    和元始天尊那种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不同,莫玄习惯于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

    随手撕裂了空间,莫玄的身形消失在了摩云峰之顶。

    与此同时,在弥罗宫中。

    元始天尊站在宫中大殿那庞大无比的窗前,望着窗外悬浮着的无穷的白色云团雾状,枯老却圆润无比的面容中现出肃穆与紧张之色。

    就在不久之前,一股来自三十三天之上的力量突然直冲而下,破掉了他身上的那一云混沌之力,旋即又消失了。

    一切都来的如此突然,如此意想不到,让他措手不及,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想该如何应对,那股力量已经消失了,而他身上的混沌元力却又恢复了原状。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可是这却是自他成圣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同样,他也从来没有在其他的圣人的口中听说过这种事情,便是他的老师,鸿钧老祖,也没有跟他们说过,会有什么样的人有这样的力量在这么一瞬间给自己来一个突然袭击。

    没有,从来没有。

    虽然这次袭击并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但是,下一次呢?

    圣人可以容忍战死,但是却绝对不能容忍这种毫无预兆的袭击。

    “老师,刚才那股力量,究间是来自哪里?”

    与鸿钧的沟通,并不需要面对面的,去紫霄宫只是对于这位第一神将的尊重而已,但是现在,这元始天尊显然已经等不及想要知道答案了,从弥罗宫到紫霄宫,便是圣人,也需要走很远的路的,这路上的时间,足以让人间改变的天翻地覆。

    所以,他选择了用神念直接与鸿钧沟通。

    “刚才有一股力量,直接引动了我的造化玉碟!”

    元始天尊面色微变,“难道这世上除了老师之外,还有其他的人能够引起造化玉碟吗?”

    “不是人,是物!”鸿钧道,“那是宝莲灯的力量!”

    “宝莲灯?!”元始天尊神色一紧,“那东西已经被人得到手了吗?”

    “这件事情我也没有弄清楚!”虽然是神念交流,但是元始天尊还是很明显的感觉到鸿钧在叹气。

    “我只是造化玉碟的掌控者和运用者,仅此而已!”

    “弟子明白了!”元始天尊道,“叼扰老师,还望恕罪!”

    “无妨,此次事发诡异,你要一切小心,去吧!”

    随后,神念飘渺,了无声息。

    “你这老货,倒是真会忽悠,他可是你的徒弟啊,你竟如此骗他!”紫霄宫中,坐在鸿钧对面,正与他下棋的嫦娥笑道。

    “此事蹊跷,我还无法确定那莫玄是何时与宝莲灯扯上关系的!”鸿钧说道。

    “这种事情,似乎很久之前也发生过一次!”嫦娥冷幽幽的道,“那一次,呵呵,我想,你的印象应该很深刻吧?!”

    “莫玄不是他!”鸿钧面色一僵,有些生硬的说道。

    “是的,莫玄不是他,但是你不觉得这小子的经历和他很相似吗?”

    鸿钧没有说话,把目光转向了眼前的棋盘,慢慢的,他探出手,在棋盘的中心摆了一子。

    “你输了!”

    “不,你输了!”嫦娥笑盈盈的道,慢慢的把自己面前的盛满了白子的盒子移到了鸿钧的面前,又把鸿钧面前盛着黑子拿到自己的面前。

    “这一次,优势在我这一边!”

    鸿钧抬起头,“如果这莫玄真的和他是一样的话,能确定你能控制住他?”

    “你知道的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嫦娥笑得很得意,“你的控制欲太强了,遇到什么人和事情总是想着控制,控制,再控制,绝对控制,这样不好!”

    “我习惯于把所有的事情置于我的绝对控制之中!”造化玉碟的主人淡淡的说道,“这样,做起事来,方能得心应手!”

    “可是,这样也累啊!”嫦娥笑道,“有的时候,该放手的时候还是得放手,该让位的时候也得让位啊!”

    “我知道,你一直盯着我这个位子,对你来讲,我这个位子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对,我是盯着你的位子,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你的位子有多么重要,我只是想要出一口气而已,亲手把你将第一神将的位子上拉下来,那可是一件很过瘾的事情!”嫦娥笑道。

    “你的想法很怪异!”鸿钧脸上露出一丝不能理解的表情,“难道只是为了过一下瘾便要付出这么多吗?”

    “女人可是世上最固执的动物啊!”嫦娥笑道,随后,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是一个不懂得女人的假男人呵呵!”

    鸿钧摇头苦笑,不再在这个问题上与嫦娥争辩。

    “那个莫玄,这一次,会很麻烦!”

    “要打赌吗?!”嫦娥问道。

    “十二重天,与十二重天以后的力量是有着质的区别的!”鸿钧淡淡的说道,似乎在提醒着嫦娥,“对于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你的那个徒弟会亲自出手吗?”嫦娥笑问道。

    “之前不会,但是这一次,他一定会!”鸿钧道,“虽然他是你训练出来的,可是他的性格,我却是最清楚的!”

    “谨慎,小心,不给敌人任何的机会!”嫦娥说道,“而且,看似冷静,但骨子里头却非常的冲动与疯狂,这是我当年给他下的评语,我不会忘记!”

    鸿钧那枯瘦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你还忘了一个形容词!”

    “性坚忍!”嫦娥接口道,看着鸿钧,“那么,我们便拭目以待吧!”说着,看了看眼前的棋盘,云袖一摆,一桌棋子皆被她打散在地,“下次见面,便是见分晓的时候了!”

    身形消失在鸿钧面前,而她的声音却在紫霄宫中不停的回荡着。

    “下次见面,便是见分晓的时候了!”

    “下次见面,便是见分晓的时候了!”

    “下次见面,便是见分晓的时候了!”

    ……

    这些如同环绕立体声般的声音让鸿钧那原本就有些僵硬的脸色变青了起来,那细长的手指伸出,在空中连划了五下,方才把在周围的那让人发狂的声音消失,面色却愈发的难看了起来。

    “二十重天吗,想不到,你也达到了!”

    …………

    人间界。

    南部瞻洲!

    紫色的神马嘶吼着,马上的人一头银发,却穿着极端古怪的服饰,戴着一顶四边都有幅沿的怪帽子,手里还拿摘着一个短短的烧火棍,右手拿着这烧火棍,而烧火棍的另外一头,搭在左手的腕上,脑袋凑到离那烧火棍很近的地方。

    当然,能够看清这一切的人都是很有眼力的家伙,因为那紫色的马正在放足狂奔,时速至少达到了三百公里。

    “嘭!”的一声怪响,马上的银发人的身子微微向后顿了一下,然后,马停了下来,似乎是停的太急了,那马的前身彻底的抬了起来,两只前蹄在前面疯狂的划拉着,发出了惊人的“嘘聿聿”的嘶声。

    马上的银发人脸上带着一丝极为古怪的笑意,双腿一夹马腹,那马便又开始奔跑了起来,转瞬间便不见了踪迹。

    同一时刻,在天蚕国玉京城的皇城之内,正在享受着三名贵妃按摩的,微眯着眼睛在舒服的享受着的天蚕国的国君的身子忽然间一僵。

    正在帮他按摩脑袋的那名贵妃忽然觉得自己的摸到了一些湿嗒嗒的东西,低头一看,先是一愣,旋即便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声,随后,另外两名妃子也跟着叫了起来。

    失去了支撑的国君身子软软的倒在了床榻之上,脑门上出现了五个食指头大小的血洞,血,混杂着脑袋,从这个洞里汩汩的向外流着,散发着刺鼻的异味。

    字画,一个不稳,掉落到了地上,正在那里和一名客人讲解着手中的字画的东极青华大帝的面色骤然变得惨白了起来。

    天蚕国的国君死了,死的是如此的突然,便是以他的速度都来不及解救。

    死的也是如此的意外,在生死簿上,他明明还有十六年的阳寿。

    “莫玄!”他低低的吼出了这么一个名字,身子骤然间消失了,却把前来向他买画的那名客人吓得不轻,心悸的四处张望了两下,便怪叫了一声,跑出了他那简陋的店铺。

    相对于他与元始天尊的做法,莫玄选择了最为简单的一种做法,简单的雷霆一击,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国君死了,自然,他对美后的那份古怪的感情也不会再有任何意义,在这件事情上面,再也没有与美后扯上任何关系的地方了。

    对于东极青华大帝而言,他很惊讶为什么莫玄会知道这件事情,之前无论是威胁那美后,还是关于那国君的调查都是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他有信心不会让莫玄知道。

    可是莫玄知道了。

    而对于莫玄而言,这件事情却并不能这样就结束了。

    东极青华大帝对美后动手了,这件事情自然不能因为国君死了就结束了,他还需要东极青华大帝给自己一个说法,当然了,这个说法却不是让东极青华大帝站在自己的身边向自己解释,而是三枪。

    身子在急速的滑动的莫玄已经锁定了那东极青华大帝的位置。

    “呯,呯,呯!”

    接连三枪,枪枪直指眉心。

    东极青华大帝的速度也是极快的,虽然这瞬战技被莫玄打暴过一次,但是相对于那子弹的速度还是快上一丝的,他接连躲了两弹,可是莫玄的弹速是一颗快过一颗,在第三颗子弹身来的时候,他已经躲避不及了,仅仅来得及将脑袋别了过去,一颗子弹直打入他的肩头。

    一声闷哼之后,金色的血花飘洒了一地。

    饶是他有着十一重天的力量,被这颗冰弹打在琵琶骨的位置,左边的身子也不禁一麻,久违的痛觉袭上他的心头。

    这一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的身子不免一顿,而就在这一顿之间,面前的人影一闪,莫玄,不,应该说是银河带着那一身古怪穿戴便到了他的身前,嘴角间挂着一丝邪异至极的笑容,右手的枪向前伸,正顶在他的脑袋上。

    “别动!”银河轻笑道,“要是动的话,我就打爆你的脑袋!”

    东极青华大帝的身子僵在了那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是的,他开始不知所措了,在他数万年的生命历程中,除了起初的十几年间,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形,这样让他感到不知所措的情形。

    “你是莫玄!”他盯着银河,一定一顿的道,顶在额头上的那个古怪的物什散发着森森的寒意,清晰的传播到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你瞒不过我!”

    “证据!”银河简短的道。

    东极青华大帝闭上了眼睛,没有再说话。

    “你是天帝,别在我面前耍无赖,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向比丘国的美后道歉,二是死在这里!”

    “我不信,你敢杀我!”

    “呵呵!”银河眼中的寒光一闪,掠过一丝疯狂,“你试试看,别忘了,我的名字现在已经在封神榜上了,所以,有些时候,老子做事,可不都是受自己的大脑控制的啊!”说了这句话后,莫玄的右手食指开始慢慢的向后扣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重生成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蛇吞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蛇吞鲸并收藏重生成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