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电影大亨 > 第一百七十八章.《中神通》首播(二更)

第一百七十八章.《中神通》首播(二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过得飞快,眼看八天已经过去了,再有两天全港瞩目的无线嘉年华慈善晚会就要开幕了,无线上上下下,从高层到底层都在厉兵秣马,甚至于连茶水房的大姐也时不时地吼一嗓子。

    与此同时,《中神通王重阳》的拍摄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作为特别客串嘉宾的发哥和陈雨莲也都进了剧组,分别抽出一天时间,将自己的戏份拍摄完毕。

    也就在这时候。以无线高层方义华为首的高层,决定现开播这部戏的前几集试水。

    何为试水?就是先播放几集看看,看看观众们的反应如何。如果反映好,那当然是皆大欢喜,加紧速度将后面的拍摄完毕,如果效果太差,差到掉渣,那么,最坏的结果就是就地腰斩!

    腰斩正在拍摄的电视剧对于电视台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这样做一方面能控制投资成本,另外也可以给其它剧组提个醒,让大家知道什么叫做“烂戏”烂戏的结果是怎样的。

    方义华不是对《中神通》没信心,而是因为这次赌注太大了,如果赢了,当然自己可以进一步提升在无线高层的威望,可是输了呢,那自己经营多年的人气就要受挫。这绝对是方义华不愿意见到的。在她看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临时开播,先试试水,看看情况如何。

    这样做,第一可以证明自己没有私心,第二,可以全面地了解这部戏的质量,而不是听曾丽珍等片面之言。第三也是最重要的,通过这部戏,看看谁跟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

    说到就做,方义华下指令,在无线的十点档抽出两个小时,连续播放《中神通王重阳》的第一二集。

    当得到这个指示以后,导演招震强第一反应就是----太仓促了!

    要知道无线就算新戏试水,也不会这么仓促,至少要有一周的准备时间,在一周内,通过其他电视剧增添这部戏的片huā,告诉人们,什么时候哪个频道将会播放这部戏。可是现在,这些过程根本就没有!直接抽出十点档------十点档呵,一般是播放新闻或者其他观众较少节目的时间,如此烂的档期,如此没准备的试水,如此糟糕的策略……导演招震强都快没语言了。他了解方义华急于求成,还有害怕被连累的心情,可是你做事情也不能太急啊。

    不过这些话他可没资格说出来,上级下达了命令,你只有照办。

    虽然之前没什么宣传,可是《中神通》今晚试水开播的消息还是在无线传了开来。

    大导演王添林和萧生都诧异方义华此时的举动太仓促了点,认为这种决定十有**会把“首播”变成“炮灰”。

    许多演员,如汪铭荃,谢显,还有郑玉玲等,则觉得这次“首播”太过于冒险。

    当然有人愁也有人高兴,比如说一些嫉妒陈笑棠的人,一些和他关系不怎么好的人,他们心中早就乐开了huā,让你小子爬得高,这次还不摔死你!

    汤振业心中最是高兴,不过他还要保持自己的君子风度,所以当有人问起他对今晚首播的看法,他很是叹息一声说:“不好说啊,这不是炮灰嘛,唉,安排在十点档,还没宣传,如果这部戏能红的话,我想上帝一定是在和我们开玩笑。”

    不管大家对这部戏预测怎么样,有一点可以肯定,今晚的开播已经板上钉钉躲不过去了。

    当天晚上,陈笑棠回到自己家的茶餐厅,见一家人早已经守在电视机前。

    还不到十点,像这一次李淑珍没再搞什么大动作,更没邀请街坊四邻来给自己的乖仔捧场。她不是不想,而是她担心呵。虽然她见识不多,但作为家庭主妇,她可是经常看电视剧的,当然知道十点档安排的戏是什么成色。为此她还在陈富贵面前将无线那些高层臭骂了一段,说他们活该出门被车撞,怎么能把自己宝贝儿子的新戏安排在这个时段?自己儿子可是第一次做男主角啊,还不给做作首播宣传,什么道理,这些当官的都是吃屎长大的。

    陈富贵说她说话太不斯文了,太粗俗了,像泼妇一样,怎么能这样骂这些当官的呢?好歹他们也给了阿棠机会。做人要懂得感恩。

    李淑珍就连带陈富贵也骂了,说他和他们是穿一条裤子,怎么替他们说话?!

    陈富贵当即闭嘴,他可是知道自己女人的脾气,再纠缠下来,恐怕自己就要被修理了,即使不被修理,也要跪搓板跪一夜。

    但不管怎么样,李淑珍心里面满肚子的抱怨,见了儿子却一点都没表露出来,用她的话说不想给儿子增添压力。

    所以见了陈笑棠回来,她先是笑呵呵地问他吃过饭没有,要不要老妈再给你煮些东西添添肚子,然后又问他有没有脏衣服要洗?

    陈笑棠看着老妈装作若无其事模样,旁边老爸陈富贵却一脸的晦色,就明白了老妈的想法,于是他就抓住老妈的手说:“妈,不要替我担心,今晚电视首播没什么的,就算真得很差,也没关系,这部戏不会被腰斩的,因为你儿子对自己有信心!”

    李淑珍咬咬嘴唇笑了“我也对自己的乖仔有信心。我老早就想看你当主角了,来,我们一起坐下看!”

    “嗯”陈笑棠点了点头。

    …………………..

    可是还没等他们坐下,忽然有人来访。

    来访的人不是外人,却是一直和陈笑棠关系很“暧昧”很“不清不白”的俏黄蓉翁美菱。

    陈笑棠诧异了,这么晚她来做什么?

    李淑珍却是高兴之极,笑逐颜开地把翁美菱接进屋里,说道:“阿翁,你怎么回来啊?哈哈,稀客呀,真是稀客!”

    翁美菱羞怯地看了一眼陈笑棠,说:“我在附近办点事儿,刚好路过这里,所以就过来看了看了。”

    陈笑棠总觉得她模样有些不寻常。却不知道不寻常在哪里。

    这时候陈富贵早已经备好了茶水,翁美菱却说:“不用麻烦了,我只是想和阿棠说几句话,说完就走。”

    李淑珍要比陈富贵有眼色多了,看见老头在还在傻呵呵地看着翁美菱,一副老丈人看儿媳妇模样,李淑珍就拉他一把,道:“走,老头子,去屋子里我也有事情要与你说。”

    “什么事儿啊,在这里说不是一样吗?”陈富贵不开窍道。

    翁美菱脸红了,仿佛白玉上面漂浮上一片胭脂,笑道:“不用那么麻烦,我和阿棠去他的房间好了。”

    “啊,我的房间?”陈笑棠愕然,自己那狗窝怎么能见人啊。可是李淑珍嘴快道:“那当然好,阿棠的房间就在楼上,你们去聊吧,多久都没关系,我们在下面看电视,是不会上去的……”

    说的也太…..太那个了。

    陈笑棠和翁美菱都是成年人,当然听得出里面的意思,翁美菱的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

    陈笑棠诧异呵,这丫头的脸今晚怎么老红?!不像以前她刁蛮的性格,这是怎么了,中邪了?!

    很无语地和翁美菱一起上了二楼。

    “喏,这就是我的房间,乱了点,也脏了点,你不要介意啊!”陈笑棠先给她打打预防针,免得她一看见自己蜗居的模样,失声大叫起来。

    推门走了进去,翁美菱并没有变现出太大的惊愕,这让陈笑棠的面子上好过一些。

    “小心头,这里屋顶不高”陈笑棠示意她小心一点,看看四周,实在是没地方可坐的,就说:“你坐我床上吧。”顺手将自己床上的衣服丢开。

    “你屋里挺乱的。”翁美菱总算说了第一句话。

    还好,不是说乱得像狗窝,陈笑棠微微一笑道:“男人嘛,没几个人的卧室是干净的,你没看阿星和伟仔住的地方,那简直……总之比我这还要脏乱差!”陈笑棠把周星池和梁超伟两位提溜出来,给自己垫背。

    翁美菱扑哧一笑道:“除了这些,难道就没有别的借。?”

    陈笑棠挠挠头“我说拍戏太忙来不及整理,这个怎样?”

    翁美菱点点头“至少说明你勤奋一点。不过这里实在是太……”看看四下“太不像人住的地方了。”

    陈笑棠汗颜。

    翁美菱又指着墙壁上钟楚虹的泳装玉照道:“你很喜欢她吗?”

    “哦不是”陈笑棠狡辩道“只是墙上蜕皮了,刚好有这么一张海报,我就刚好把它贴在这里了。”陈笑棠搓着手,觉得自己说得很挫。

    翁美菱有咯咯笑了“陈笑棠,怎么我觉得你今天不像以往那样自然啊?”

    “谁不自然了?这里可是我家,我能不自然吗?”陈笑棠嘀咕,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大爷才能自然的了。

    “好了,你为了那么多,我也问问你,你到底跑过来做什么啊?别说谎,我才不信你散步溜达到这儿呢!”陈笑棠反问道。

    翁美菱白了他一眼“难道你不欢迎我?”

    “哪里,我只是……难得你大驾光临,好奇罢了。”

    翁美菱噗哧又笑了。

    陈笑棠无奈道:“你别笑了好吗,笑得我眼huā!”

    翁美菱笑得更妩媚了。

    接着,她拿出一样东西道:“卖给你,看看喜不喜欢?”

    陈笑棠一愣“我又不过生日,干嘛要送我礼物?”

    “送你就拿着呗,问那么多干什么?”翁美菱瞪他一眼,不过还是解释道:“这是祝贺你新戏首播,特意给你买的礼物。”

    “呵呵,你倒是有心了,也好,万一这部戏砸了,我还能抱着这玩意安慰一下。”陈笑棠拆开盒子一看,竟然一条天蓝色的领带!

    “怎么是领带?”陈笑棠很诧异,虽然他没怎么拍过拖,不过也知道,领带这玩意不是一般能送的,尤其是女孩子送给你,有一个很严肃的含义:绑着你!

    “怎么,喜欢?”看着陈笑棠那诧异模样,翁美菱问道。

    “哦不是,我只是奇怪,你怎么会送……送领带给我?”陈笑棠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难道我不能送吗?”翁美菱又来一记反问。

    陈笑棠摸不着头脑了“那个……听说送领带是有特别含义的,你可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是不喜欢就还给我!”翁美菱美眸善睐地瞥了陈笑棠一眼。

    “哦不,我很喜欢。”陈笑棠当然知道拒绝接受这份礼物的后果。

    “那就好------咦,你怎么不试一试,看看合不合适?”

    陈笑棠把领带朝自己脖子上一围,比划了两下“蛮合适的,这颜色也不错。”

    “你系好啊,这样怎么看得出来?”翁美菱对于陈笑棠的敷衍态度很是不满意。

    “那个……我不会系领带。”陈笑棠说了句大实话。

    “不会吧,那你平时穿西服打领带谁给你系的?”翁美菱诧异道。

    陈笑棠:“当然是一个女人了。”

    翁美菱脸色有些异样,笑道:“哪个女人呵,这么有福气?”

    陈笑棠:“我老妈!”

    翁美菱噗哧一笑“你总不能靠你老妈一辈子吧?”

    “那怎么办,在这方面我真得很没天分!”陈笑棠摊摊手道。

    “咯咯,原来以为你除了不会开车外,已经是旷世奇才了,想不到你还有不会的呀!”

    “这有什么,不会系领带的男人多了去,至少我就知道黄日铧都不会!”

    黄日铧不会系领带这在整个无线都是众所周知的事儿,与他合作过《射雕英雄传》的翁美菱当然知道。

    “好了,你不用搬出别人来救自己。”翁美菱笑道“还是让我给你系系看吧。”

    “那么,就劳驾了!”陈笑棠很厚脸皮地将领带递给了翁美菱。

    翁美菱脸上不易察觉地露出一丝羞涩,然后接过领带,轻轻地围在陈笑棠的脖子上,手法很灵巧地给他系着。

    由于翁美菱的个子不高,陈笑棠长得又很挺拔,无奈下,她只好踮着脚尖,额头恰好到达陈笑棠的嘴唇部位。

    一股清香袭来,也不知道是翁美菱秀发上的香波,还是她独特的体香,总之陈笑棠有些不自然了。

    “你别乱动,要不然就系不上了!”翁美菱娇嗔道。

    看着娇艳如huā的面庞,还有那近在咫尺的樱唇,陈笑棠的心禁不住荡漾开来。他很想狠狠地亲吻住翁美菱,然后将她拥倒在床上,可是理智却告诉他,现在是在在自己的家,在自己的卧室,一切都不合适。

    大约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对于陈笑棠来说,却像是半个世纪那么漫长。

    好不容易捱到翁美菱将领带打好,陈笑棠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只觉得脸颊红烫得难受。

    似乎看出了陈笑棠异常的模样,翁美菱噗哧一笑道:“怎么了,你的脸这么红?好难得啊!”

    陈笑棠用手扇了扇风,道:“没什么,只是房间太小,闷得慌。”

    翁美菱似乎看穿了陈笑棠的怀心思,用美眸白他一眼,道:“是吗?我怎么就不觉得呢?”说完还撅着小嘴,樱唇娇艳欲滴地摆在陈笑棠面前。

    陈笑棠苦悲啊,你大爷的,这不是存心诱惑我吗?当心我帮你推倒在这里!

    当然,这个很龌龊的想法只是在陈笑棠脑海中一闪,自己这么差的狗窝绝对不是适合男欢女爱的地方,如果那个女孩愿意在这里把自己给一个男人,那么脑袋一定是秀逗掉了。

    “你在想什么?怎么眼珠子转来转去的?”翁美菱娇憨地瞅着陈笑棠,美眸还眨来眨去。

    陈笑棠忍住内心的躁动,说:“我在想我们要不要下去,我主演的电视剧都快要开始了。”

    “呵呵,那部戏是你演得,你还怕没得看吗?”翁美菱明知故问道。

    “这个……”陈笑棠摸了摸鼻子。

    “说实话,你是不是在动什么坏念头。”

    “没有!----绝对没有!”

    “你敢保证?”

    “我保证!”

    “嘻嘻,谅你也不敢,我要是一大叫,你爸妈铁定上来,到时候你就吃不完兜着走了!”翁美菱语气有些挑逗地说道。

    陈笑棠:“……领带已经系好了,你可以松手了吧。”原来说话期间,翁美菱的手一直在抓着陈笑棠领带的尖端。

    翁美菱嫣然一笑,突然问道:“你知道领带有什么作用吗?”

    “什么作用?当然是装饰了,显得绅士,有礼貌!”

    “还有呢?”

    “还有?没有了吧?!”

    “傻瓜,还有这个!”翁美菱说着踮起脚尖,用手轻轻一拉,陈笑棠的脑袋就伏了下来,翁美菱樱唇快速地印在他的唇上。

    陈笑棠整个人都懵了,自己竟然被调戏了?!

    这不是女流氓吗?!

    不行,要报仇啊!

    就在陈笑棠决议不管一切地亲吻上去地时候,翁美菱却像小鸟般躲开了,咯咯笑道:“傻瓜,这就是我交给你领带的第二个用途,你可要记清楚哦!”说完嫣然转身,摆摆小手离去。

    陈笑棠傻呆呆站在原地,只觉得嘴唇上丝丝清凉和香甜,这丫头竟然这么主动,世道变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电影大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镔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镔铁并收藏电影大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