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音乐传奇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枉凝眉》

第四百六十四章 《枉凝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在行?”看着这本古朴的书,刘宇凡有些好奇地念叨了一句。

    “呵呵,没错,自在行。我刚刚教你打的那套拳,还有这本书,都是当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一个奇人,他赠给我的。这拳我都打了几十年了,自问对它也小有心得,却是没想到,刚刚看你打了那么一小会儿,哎~~~”傅老说到这儿,一声长叹,似乎很是感慨。显然,刚刚刘宇凡的表现,让他受打击了。

    看到傅老这番表现,刘宇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是站在那里,等着他的下文。

    好在傅老只是稍稍感慨了一下,就恢复过来。笑着把木盒向刘宇凡推了过来,说道:“宇凡,这趟拳法也是和你有缘,我练了几十年,居然不如你一个多小时,呵呵,看来真应了那道人的话,我的根骨不行。不过这趟拳好歹也让我这几十年身强体健,倒也是得益不少。相信它到了你的手里,会更有用处,可惜,你没有机会和那道人见上一面,否则以你这么强的领悟力,他能收你为徒也不一定。”傅老看着刘宇凡,感慨地说道。

    “傅老,这怎么行,这书这么宝贵,我不能收!”看着傅老居然是想把这本《自在行》送给自己,刘宇凡大惊。这个傅老也算是一个奇人了,就和自己见了两次面,教自己打了一趟拳,居然就要把这么珍贵的书送给自己!

    “呵呵,有什么不能收的。书我都已经看熟了。里面的每一个字每一句都记在了脑子里,可就算是按着上面的歌决练,我这么多年还是这个境界。可见它对我的帮助已经不大了。不过你不同,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这趟拳打得如此纯熟,可见它是和你有缘份的。道家凡事都讲一个缘字,你我两次见面,可见这缘也是不浅,收下吧,别做那小儿女的姿态!”傅老挥了挥手,对刘宇凡说道。

    “这~~~”刘宇凡还在迟疑,眼看得傅老眼里闪过一丝不悦,而他也的确对这本《自在行》大感兴趣。想到刚刚自己在练习这趟拳时那股舒心的感觉。对于这个深入研究的机会,刘宇凡从心里自然也是不愿意错过的。

    “那,傅老,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您!”刘宇凡看着傅老,感激地说道,随即冲他鞠了一个躬。小心地把木盒收好。虽然此刻他有一股很强烈的想打开书一看的念头,但这毕竟还是在傅老的家里,这样不太礼貌,所以刘宇凡只得把这个念头强自忍耐了下去。

    “呵呵,这就对了嘛。对了。我看你刚刚盯着我这排笛子看个不停,怎么,学过?”傅老看着刘宇凡,笑呵呵地问道。

    “恩,之前在阜安的时候,跟马怀远老师学过一段儿。”刘宇凡老老实实地说道。

    “马怀远?哦,我好像是听过他的名字。你既然吹过,来,选一支笛子,给我吹一段儿你最拿手的,让我听听怎么样。”傅老说着,笑呵呵地挪开了身子,把刘宇凡让到了笛架旁边。

    “这~~呵呵,好吧,那我就吹一段儿,吹得不好您别笑话啊。”刘宇凡看到这一排笛子,手指头也是有些发痒。之前他就看到了,这一排笛子都不是凡品。以他目前的笛技来说,也算是登堂入室了,见到好笛子自然有一种剑客遇到宝剑的感觉,见猎心喜。

    “没事没事,你随便挑一支。”傅老笑呵呵地说道。他这大半辈子的功夫,都放在这个上面了,如今看到这个小伙子也喜欢玩这个,心下对刘宇凡的喜爱自然又多了几分。

    刘宇凡看了看上面那一排排的笛子,从上到下,最小的有仅二十多公分的高音C小梆笛,最下面则有将近两米多长的大G、大F低音笛,这一套笛子从上到下,怕没有二十多支,所有的调都是极全。而且看那些笛子的做工,也是全部都是精品中的精品,且不说那扎线的严谨、刻字的精美,就光看那竹子的质地,都无一不是上上之选。

    一个好的吹笛人,不但要吹得好,更要有一手辨别好坏笛子的基本功。因为笛子是用竹子做成的,而每一根竹子的质地又都不一样,这里面再加上有手工制作时的人为因素,所以不夸张地说,每一支笛子的音色都是不同的。从这个角度上说,能得到一支好笛子,对于一个吹笛人来说,绝对是可遇而不可得的。

    刘宇凡看着那一排排笛子,手轻轻从每一根笛子身上抚过,感受着它们的质地,最终,拿下了一根大A调的紫竹笛子。

    制作笛子的材料,以紫竹和白竹居多,少量也有用湘妃竹做的。用这两种竹子做出的笛子,音色略有区别。白竹做出的笛子,声音明亮清脆,所以白竹适合做梆笛,也就是F调以上的笛子。而紫竹做出的笛子,声音圆润浑厚,却是适合做曲笛,即E调以下的笛子。

    刘宇凡手上的这根笛子,就是一根大A调的低音曲笛。这根笛子由一整根紫竹制成,笛身的竹节均匀,孔内壁圆润规矩,拿到手里有一股沉实的感觉,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

    而且,这是一根单节的笛子。一般来说,高级一点的演奏笛,一般都是两节的,中间由铜制的插口连接。这样的笛子方便调节音准,适合和乐队联合演出。单节的笛子没办法调节音高,但如果是极品的单节笛子,其音质却又要胜过双节的笛子。所以一般挑选笛子的人们,认为的“双节的笛子一定比单节的笛子”好的认识,是错误的。

    刘宇凡端详着手里的根笛子,靠近吹孔的地方,一行遒劲的行草,刻的是“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端的一笔好字!

    见刘宇凡居然选择了这么一根低音大笛,傅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异色。要知道,虽然低音笛的作品一般都是比较缓慢,听上去比较简单的曲子,没有梆笛曲里那些“吐音”、“飞指”、“花舌”等技巧,但低音笛对气息的控制和对演奏者笛子素养的要求,却要比高音笛还要高。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平湖秋月》等大笛曲,在笛子考级中都要被列为最高级别的缘故。此刻他看刘宇凡居然是选择了这样一枝笛子,自然感到有些惊讶。要知道,吹这样的一支大笛,如果不是演奏功底很深厚的话,不要说演奏了,能不能用气把笛子灌满都是个问题。

    刘宇凡却是没有注意到傅老脸上的异色,看到上面的膜都是贴好的,轻轻用单手将笛子横起来,将膜孔轻轻的贴到了自己的脸上。

    看到刘宇凡的这个动作,傅老的眼里又是多了一些赞许。刘宇凡现在的这个动作叫“醒膜”。笛子的膜是用苇子膜做的,贴上去时间长了会发干,发松,吹出来的声音不好听,这个时候,就要用到醒膜了。而说到醒膜,有很多种方法,有直接用唾液往膜两边抹的,有用手指肚轻轻敲的,而像刘宇凡这样,用脸上皮肤的温度,让膜自然发紧,是最不伤膜的做法。

    贴了一会儿之后,刘宇凡又将笛子横了过来,双手按住六个出音孔,用嘴唇包住了吹孔,轻轻地向里面呼着气。

    这一套做下来,膜醒得刚刚好,接着,刘宇凡将吹孔轻搭唇边,自然吸气后,一股气流直直灌入笛身之中,随即,按在笛身上的六指迅速以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起伏起来。

    一道音阶,如同一簇火花般,直窜而上,真个珠圆玉润,声声干净!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刘宇凡此刻吹的这个音阶,自然是为了检验笛子的膜醒好了没,但这串快速上行的音阶,却也反应出了他的水平。这段“上历音”,是笛子的基本技巧之一,也是考验演奏者气流和手指之间配合的一个技巧。吹笛子讲究“气、指、唇、舌”,这个技巧一下子就考了两点。

    这无疑是一个完美的上历音,就算是以傅老这样的笛坛泰斗听起来,也是挑不出一点毛病,不禁又是暗自点头。

    气息徐吐,笛声呜咽,一段《枉凝眉》如同一汪清泉,在这间不大的书房中流淌起来。

    笛音忽起忽落,忽而如长江大河奔涌而下,忽而像燕语呢喃绵绵若丝,一首简简单单的《枉凝眉》,在刘宇凡的演绎下,却让听者不自觉的落入到了曲子那如泣如诉的意境中。

    “吹得好!”笛音刚落,傅老就忍不住击节赞叹道。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刘宇凡小小年纪,居然在笛子上有这么深厚的造诣。特别他还不是专业学这个的,这就更让傅老惊奇了。要知道,就算是他之前带的那些笛子专业的研究生,能吹到刘宇凡现在这个程度的,怕也是没几个。

    别看一首简简单单的《枉凝眉》,但以傅老现在的水平,就算你在他面前只吹一个简单的乐句,他都能听出你的水平到了什么程度。刚刚刘宇凡的表现,看在他的眼里,却高兴在心里。这个刘宇凡,不去专业学习笛子演奏,实在是太可惜了。

    一曲罢,刘宇凡也有一种圆转如意的感觉,虽然很久不练笛子了,但此番演奏下来,竟然是隐隐有一种进入新层次的感觉,这让刘宇凡感到很是惊奇。隐隐地,他觉得这个变化,和刚刚打的那趟拳有关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音乐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就是芦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就是芦苇并收藏重生音乐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