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音乐传奇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寒江雪

第六百四十五章 寒江雪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95无名河畔,一块青石之上,一道孤寂的身影默默伫立着。

    刚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再过三天,就是新年了。

    河面已经结了厚实的一层寒冰,不远处几棵老柳树的枯枝之上,也都挂了厚厚的一层白雪。放眼望去,大地一片苍茫。

    空气里散发着渗人的寒意,就算是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在外面站得久了也会感到一丝丝寒气入体。

    “雅姐,不知不觉间,你已经离开半年多了。你在看着我吗?再过三天,咱们的魅族iphone就要上市了。这第一款机器,我给它起了个代号,叫做雅致,这款机器,是我做给你的礼物,你喜欢吗?”面对着茫茫的大地,刘宇凡嘴里喃喃地说道。

    扑面而来的,是彻骨的寒意。一阵冷风吹过,夹杂着几丝雪粒,打在人的脸上,又迅速化成冰水。

    “索泥公司在华的业务,已经锐减到了百分之四十,这款机器,将会成为压倒它的最后一根稻草。用不了到春节,我就能把索泥公司从中国一脚踢出去。”刘宇凡望着远处的苍茫,静静地说着,像是在说给雅姐听,又像是在说给他自己听。

    “不过,仅仅这样还不够。我说过,要拉整个索尼公司给你陪葬!这款手机,将会给传奇带来数之不清的财富,而这些财富,将化成一把刀子,狠狠地扎在索泥公司的心脏之上!”刘宇凡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

    不远处。一阵清远的萧声传来,若隐若现。因为距离太远,听得不是很真切,不过那旋律,却是给人一种苍凉、静寂、辽阔之感!那箫声伴着阵阵朔风,竟是隐隐有与这天地融为一体之感。一刹那间,刘宇凡的心神竟是被这箫声所惑。有些迷失起来。

    只是,那箫声时断时续,其间更是有数个气口。停得很是突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这箫声,应该是有琴相和才对。不知道为何只有那箫声。”刘宇凡的心里默然想着。

    这半年来,他几乎隔上几天,就要来这里走上一趟,看着岸边的青草由绿转黄,他的心境却无一刻得以宁静。雅姐的影子,不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反而愈见清晰起来。

    每隔半月左右,刘宇凡总能遇上一次那箫声,有的时候是在目力所及的地方,看到一叶扁舟。但更多的时候,却是只闻箫声而不见其人。有两次,刘宇凡也让人找来了一条小船,试图去寻访那吹箫之人,不过向前驶了没多久。就像是遇了迷宫一般,四周一片天水茫茫,不知所踪,慢慢的,刘宇凡也就绝了这个念头。

    他在音乐方面自然是个大行家,不过在这段箫声面前。却让他生不出一丝优越之感。刘宇凡不是专攻吹管乐器的,不过他可以肯定,这个人只要是肯出来演出,凭着他的这几首曲子,肯定能够成为中国民乐界的泰山北斗级人物!

    “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吹出如此玄妙的曲子来。”今天的这首曲子,显然刘宇凡是第一次听到,不过他还是在听到第一缕箫声的时候,就判断出了这曲子肯定是之前那个人所演奏的。这首不知名的曲子,似是和这天地融在了一起,将此刻的景色诠释得入木三分!刘宇凡确定自己从来没有听过这首曲子,不过那苍凉古朴的旋律,却是只听得一遍,便将其牢牢记在了脑海之中。

    “算起来,这应该是自己听到的第三首曲子了。”刘宇凡掏出随身所携带的笔记本,刷刷几笔下去,便将刚刚那箫声的旋律记录了下来。凭着刘宇凡此刻的作曲水平和耳力,莫说是一首只有单旋律的箫曲,就算是一首钢琴曲,只要它的织体不是特别复杂,他也可以在听上一遍之后,将全曲完整地记录下来。这样的能力在普通人看起来有些不可思异,不过对于那些音乐大家来说,并不是多难做到的事情。

    三里之外,湖心深处,一个占地不过数亩的小小孤岛之上,一个完全用木头和衰草搭起来的小亭子内,一位身着青衫的老者,负手而立。他的右手握着一根洞箫,竹子的颜色呈现深深的红褐色,隐隐透着一股沉实的乌光,一看就是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浸润而成。

    在这隆冬的寒天里,老人却只穿了一袭单衣,但在他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出有丝毫寒冷之意,他的面色红润而有光泽,看起来充满了活力。

    说来也怪,以这个小岛的大小,若是以三里之外的距离,断然没有看不到它的道理。不过在距离小岛十余丈外,便完全看不清楚小岛的模样,就像是有一层天然的屏障,将其遮住了一般。

    老者目光似开似阖,不过远在三里之外,岸边的那个年轻人的一举一动,却尽然落入他的眼中。

    在他的身后,一位披着青色棉披风的女人,静静地坐在亭子里的石凳之上。在她的面前,摆着一架造型古朴的古琴,琴体通体呈现一股暗红之色,在其末端,隐隐有烧焦的痕迹。

    “青儿,那岸上之人,你是否认得?”老者转身看着抚琴的女子,淡淡地发问道。

    “老师,青儿不认得他,一点印象都没有。”被唤作青儿的那位绝色女子,听到老师再一次问起这个问题,虽然有些不耐之色,但还是回了一句。

    “他连续半年徘徊于此,神色愁苦,若不是心有所念,断不至此。半年之前,我从河水之中将你救你,醒转之时,你对之前的事情全无印象,怕是你真的与此人认识,也未可知。你难道真的不想与他见上一面?或许,他能够帮助你唤回之前的记忆也未可知。”老者淡然道。

    “不必了。记起又如何?青儿现在只想一心跟着老师学习音律之道,凡俗之中那些事情,忘了就忘了吧。”女子说着,纤手轻扬,在那琴弦之上轻轻一拨,古琴顿时发出了一声清远、苍劲、浑厚之音。

    见自己的这个学生执意如此,老者便也不再勉强。这位天音门的当代门主。空负一身音律绝学,却可惜生不逢时,与现代社会完全隔隔不入的他。自五十年前将上一代门主,也就是他的师傅葬在了这小岛之上之后,便孤身一人住到了这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现代社会,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但那些传统的东西却日渐式微。江湖、门派、武侠、修真,这些东西,现在已经完全沦为了小说和电影里的事物,又有多少人真的知道他们的存在。

    天音门,一个传承了千余年的古老门派,因其专于音律,不喜与人争斗,故此在江湖鼎盛之时。也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门派的存在。而且天音门收徒极严,因音律一道,对人的悟性要求十分之高,若没有过人的天赋,根本无法学习天音门的诸般传承。因此,这个门派一直十分低调,而且人丁稀少,有的时候,甚至是一人传一人,若是哪个门主不负责。又或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弟子,很可能这个门派就会就此消失。但幸运的是,一直到了幕容沧海这一代,始终没有断了传承。

    半年之前,幕容沧海从水中救起这个女子,将其救治好之后才发现,这个女子已经失忆了,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她对于音律方面,却有着十分不错的天赋。这么多年来,幕容沧海坚持每年出去一次,寻找有缘之人,但却一直寻而未得。直到此女的出现,才让他生出了一丝希望。

    只不过,经过这半年的相处,幕容沧海却也慢慢发现,此女在音律一道上的悟性,虽为出色,但离他的要求,却似还差了一丝。就拿刚刚那首《寒江雪》来说,幕容沧海的箫声浑厚悠远,反观此女的琴声,虽然在节奏上尚能与之相和,但在演奏功力与神韵上,却还是差了不少的火候。到了此时,幕容沧海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选错了对象。

    只不过此女虽然悟性稍差,但心性却极是刻苦耐心,无论幕容沧海为其定的标准有多高,曲子有多难,她练起来却都是没有半句怨言,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使得幕容沧海一直没有放弃对她的指导。当然,指导归指导,但幕容沧海却始终未将其收归到门下。否则,女子称呼他便不会是那声“老师”了,应该叫“师傅”才对。

    “算了,能否进入我天音门,便看你的缘份罢。”手持洞箫的老人看了看埋头练琴的女子,不再理她,转身负手径直离开,向十余米外的两间茅屋走去。

    另一边,刘宇凡离开了无名河畔,转身回到传奇娱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时许。

    简单吃了点东西,刘宇凡旋即走向了自己的琴室。

    虽然现在传奇集团的摊子铺大了,且比起传奇地产、传奇科技和传奇网络而言,传奇娱乐给传奇集团带来的利润已是不如从前那么明显和主要,不过刘宇凡还是习惯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大本营,他的办公室,也一直没有更换过。

    这间宽大的琴室,就位于他的办公室的斜对面,占地面积近二百平方米,经过专业的声学专修,其专业程度堪比一些专业级的小型音响厅。

    琴室最中央的位置,静静地放置着一台斯坦威的九尺三角大钢琴,琴盖打开着,一排黑白分明的琴键,在柔和的白光灯下闪着朦胧的光芒。

    这段时间,刘宇凡俗务缠身,又因为江雅的出事而消沉了很长一阵子,不过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之下,他都没有中断过对钢琴的练习。音乐,特别是钢琴音乐,已经成为了流淌在他骨子里和血液里的一部分。

    只不过,现在的他,更多的时候演奏的,都是一些悲愤、哀伤的曲子,那些欢乐的、热情的曲调,已经很少从他的手上听到了。就像是之前他特别喜欢的一首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他现在已经很少去弹。更多的时候,他还是喜欢演奏《悲怆》、《月光》这类曲子。

    至于公开演出,他现在几乎是很少参加,期间也曾经陆续接到过一些邀请,不过他都以自己的身体不适为由,推脱过去了。以前很喜欢站在舞台之上,享受聚光灯、鲜花和掌声的感觉。现在对于这一切,他似乎突然之间失去了兴趣。他的音乐,只给最亲近的一些人听。甚至,有的时候,只给他自己听。

    静静地站在琴室中央。刘宇凡愣了一会儿神,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有些发皱的纸,放在了钢琴一旁的谱架之上。那张纸上,记了几行简谱,却没有歌词,也没有曲名,赫然正是今天下午刘宇凡在河边的时候,听到的那首不知名的曲子。

    缓缓地踱到钢琴一侧的一排乐器架上,在架子上,横放着许多的吹管乐器。主要是曲笛和箫,也有一些葫芦丝和巴乌。除了练习钢琴,有的时候,刘宇凡也喜欢吹几首古曲,抒抒情怀。

    他的脚步。停留在乐器架最左侧,信手从最下面一排中,取出一根长约一米有余,通体黑灰色的洞箫。

    这是一只A调的低音箫,用的是上好的紫竹,是最顶级的九节箫。整支箫通体质料密实。做工精致,是一支难得的精品。在箫底部的出音孔处,刻着制作人的签名,赫然正是“马迪”二字。

    刘宇凡是马怀远的得意门生,又和北派笛子大师马迪有过数面之缘。马迪对于刘宇凡演奏笛子的技艺也极是推崇欣赏,两个人虽然平日里甚少见面,但从来也没有断了联络。而刘宇凡这里所用的大部分笛箫,也都是马迪亲手鉴定过的精品。像此刻刘宇凡手里拿的这一支大A的紫竹箫,放在市场上,一支的售价至少要在两千元以上,这还是通常意义上的鉴定。而像是刘宇凡收藏的这些笛箫,每只的市场价至少要在这个标准上再翻个翻,也不一定能够买得到。

    双手持箫,六根手指轻覆音孔,双脚自然开立与肩同宽,手臂微张,箫身与身体构筑成了一个最为舒适的45度斜角。下唇轻压吹孔之上,似离实粘,正应了笛箫演奏中“内紧外松”的要义。刘宇凡在吹管乐器一道上,也浸淫了不下数年苦功了,且得的都是名师的指点,此刻的水平,虽说比不得国内民乐的那些大家们,但实际也相差不多了。如果他愿意的话,恐怕经过几场演出,就能在民乐这一块儿闯出个名堂来。

    深吸了一口气,待到七、八分满的时候,隔肌微微下沉,一阵平缓厚实的气流从双唇形成的气口中徐徐吐出,灌入了洞箫之中。

    一声浑厚、悠长的箫声,顿时充盈在这二百多平方的琴室之内。虽然没有加上任何的混响,但箫声本身的厚实,就足以形成最为自然的和声,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条旋律,却将洞箫的音质诠释得淋漓尽致!

    旋律低沉、苍凉、古朴,随着这箫声的节奏,刘宇凡的身体跟着自如的摆动着,似乎是完全沉浸在了这古老苍劲的曲调里。

    一曲吹罢,他伫立在原地良久,长时间地沉默着。

    “原以为,自己在吹管乐这块,也算得上是半个行家,今天才算明白,自己这点水平,还真是不够看啊。”刘宇凡长叹一声,把这管箫又放回了原处。这一曲,才让他明白自己与那素未谋面的神秘人的差距,刚刚在演奏的时候,刘宇凡虽然也是把那曲子的旋律模仿得半点不差,可却是徒有其形而无其神,听着自己吹出来的曲子,怎么也找不到当时自己听到的那种味道。而且,其中的几个句子,刘宇凡在演奏的时候,居然有种气息不继之感。他此刻正值壮年,气息充沛,再加上技巧娴熟,寻常的曲子在他这里根本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能够让他都有这种感觉,这曲子的难度可见一斑!

    虽然用循环换气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不过刘宇凡知道,那并不是自己想要的感觉。当然他听到这首不知名的曲子的时候,可是感觉全曲一气呵成,毫无半点勉强之意,也听不出任何换气之处的生硬,更谈不上什么循环换气了,说到底,还是他的功力不够。

    不过这首曲子,却是让刘宇凡生出了一些兴趣。已经有很久,没有一首曲子能够让他产生这种感觉了。自问已经熟练掌握了所有笛箫演奏技巧的他,还是第一次感到有这种挑战之感。

    “不知道这是一首什么曲子,有时间的话,倒是可以找那些笛箫界的朋友们讨论一下,或许他们之中,有人知道这首曲子也不一定。”刘宇凡心里想着。不知为什么,对于这首不知名的曲子,他隐隐有一种莫名的好感,而且有一种想要把它做出来的冲动。

    不过眼下,却还有一件更为要紧的事情等待着他去做,因为向索泥和其他的数码公司刺出的最致命的一刀——魅族iphone马上就要面世了,可以预见的是,这必将是数码产品业界的又一场强力地震!RS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音乐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就是芦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就是芦苇并收藏重生音乐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