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医骑绝尘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又回医院了……

第一百三十七章 又回医院了……

作者:吮指麦旋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蒙眨眨眼睛:“暂时合力?”

    蝴蝶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些妩媚到天下无敌的容颜竟是清清纯纯的道:“好嘛,英雄。”

    瞬间吐血过多的白蒙只浑身体发软,苦笑道:“我还是先去医院调养一下罢。”

    “忘了你是开医院的,我的手下也可以去你那里治一下么?”蝴蝶草问道。

    “欢迎之至。”

    白蒙扶在花任真的肩膀上,强撑着点点了下头,就再没有一分力气说话了。和郭破军战斗就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的力气,再和蝴蝶草交谈,这每一秒钟的死掉的脑细胞都是数以万计,他实在是吃不消,只能装昏以躲事。

    “小姑娘,你认识路吧,指路,送他去长生医院。”

    蝴蝶草看了紧张白蒙的花任真一眼,脸上那丝清纯消失,又恢复了往日那种慈悲怜悯的笑容,好像众生之苦都看在她的眼里,还以最沉痛的悲伤,如果不了解她的真实为人,只此时的外表,永远不会知道她是在整个渡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巨擘女枭,一路血腥,立于万丈枯骨之上的成功。

    花金楼派出斗狗场的车,载着白蒙去长生医院,后面跟着蝴蝶草带来的手下。受伤的主要都是在和白蒙和钟浮生交战时应天策带来的手下。对战郭破军的时候虽然动了火器,可是郭破军急着逃跑,倒是没有机会伤人。

    急诊科的护士王静看到一行陌生的黑色豪车霸气驶来,不由露出紧张的神色。长生医院建立至今,效益越来越好,看在别人眼时成型就是摇钱树,想来化缘讨口饭吃的闲汉可不少。一般时候都给些钱打发了,王静也在急诊做了不少,呆在与外界接触最多的急诊科,她也亲历过一些这样的事情,急忙叫醒了值班的大夫,大夫看到外面一水的黑车,一辆奔驰开路,后面清一色的宝马七系,黑夜里面车灯闪光,实在是极有气势的一幕,他连忙给院长段锦年打了电话。

    这就是白蒙的失误了,伤重让他体力下降,判断力也不免受到了影响,忘了把自己和蝴蝶草一群手下要来医院的消息通知医院。等下车看到医院里面如临大敌的阵势,才发现好像把一群值夜班的人都吓坏了。

    只见急诊科亲自堵着玻璃门,手里提着一把扫帚,看到这行车鱼贯驶入医院的停车区,不由就紧张起来,待车门打开,是一个并不认识的年轻人,脸上血腥气很重,透出那么一股子彪悍劲,眼里都是满不在乎的邪恶,轻佻的打量着医院的建设。

    这个人自然就是花任翔,他听说这是白蒙旗下的医院之后,不由得大感惊讶,这恐怕是华夏国最年轻的三甲医院院长了,在华夏,一切都讲究论资排辈,再有本事的人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蜷着,除了他家有人在整个架构的最顶层,否则只能一点一点的熬时间,直接自己也成为老一辈,才有可能满足上一代的要求,掌握华夏国的重要权利。

    可是长生医院不同,这是一家完全私立的医院,与国家卫生部管理的医院并没有直接关系,最多就是配合一下他们的工作,到时候卫生部自会给他们一些政策上的照顾,同时每年的仪器检测,还有需要用什么做什么,都需要写计划做出来,这些东西并不需要像公立医院一些经过层层上报,白蒙大力推进长生医院进入三甲行列,而且除了年头还不够多有意志的高工外,也根本没有谁是完全自由的,

    自己家的私立医院说不同了,想做什么,只要合理问可以迅速通过,董事长、会长都在想办法把这些事情安排好,下面的员工自然就会好好工作了。他想的利害得失,只关系经济的。因为想的时间还是会有,但是效率一下子就足够了。

    这就是船小好掉头的优势。白蒙想到自己的公司很可能迅速做大做强,到时候需要什么,可说不是现在这个松散的管理制度完成动作的,秦心月虽然一直在尝试,但是她的天赋好像都是在直接操作上,这些人事的事情,还得继续找人做管理,这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以她的一贯处理方法,一般都是请一个人做负责,然后另几个人都在外调查,最后汇总成足够数量的栈道,这就是以前的作法。

    但是现在这个想法显然不满足白蒙对于长生医院的期待了,他需要更积极更有效的管理方法,那些不适合的作者,大概可以清出去了。不够积极的,也有可以清爽舒畅,这个时候他们下车,急诊室里面的大夫护士看到穿制服的人站在自己家院子里面,当时心就咯噔一声,除了开头一车下来的美丽少女和虚弱青年,还有几辆宝马上下来的,可都是一米八以上的汉子,身上沉重的血腥味道,显然是真的见过血的狠角色。

    可是这样的人,竟然是被抬起来的?

    有病人就得治,这就是医生,一点一滴的生活原型都要被记者拿起单机,对着游戏列表选择了新的体验。他们的一切言行都被聚焦在镁光灯下,虽然是深夜,却也不得小心应对。只是对于现在的身体来说,也实在不适合再去应对任何大场面。

    白蒙当然不会告诉中坚力量他的选择,不能看着一群人受惊兔子似的打开车,打自己也当作流氓一员给猛烈的监视起来,同时他们自己却因为清创换药都被人做的巨痛无比,这才意识到,这些急诊科的大夫并不认识自己。

    这也不奇怪,急诊和产科都是这里最忙碌的科室,一个人对应人生的意外,一个是新生命的开始,都经常在晚上才面对各种各式的病人,这种一个电话叫车救人的活是非常强烈的,不管是吐糟还是发表感想,都需要真本事才应对。往日白蒙并没有在真正的大聚焦场合里面讲过话,有限和管理层的接触,急诊科科长当时恰好不在自己见面的范围内。他或者知道长生医院在秦心月上面还有一个董事长,可是现在这个董事长坐在自己的面前,却是并不相识,这也实在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蝴蝶草的手下也互相搀扶着进了急诊室,一时间这里就热闹起来,清冷的寒气很快就带走了大厅里面积攒的温度。

    急诊科主任留意观察着这些人,虽然个个带伤,一脸凶恶,可是好像并没有要闹事的意思,而是真的要来治疗,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有心不给他们治,生怕出了什么事情,可是现在的医院哪里有拒医的权利。你话说重一点,明天各种反对意见不上报,也出现在微博上面,各种人就开始谩骂胡卷,最后如果变成了医闹,这责任可没有任何人敢承担。

    所以他迅速的组织人手开始治疗,应对这些事情他还有经验的,比如有一年就处理过一起七车追尾的恶性事件,那些人的伤势可比现在重多了,那就是幸好是白天,手术室都动用上了占满人,才让当初没有出事情。

    今天这事和那个时候相比,可是小乌见大乌了。分配着人手,他担心的看着外面,心里还有一块石头始终悬着,只怕这些人整出什么事情。

    小护士王静也被支使在科里乱转,脚都没有落地的时候,恨不得走路都是飞的。她年轻俏丽,白色的护士服藏不住火爆的身材,护士帽挽起一头青丝,整个人显得干净利落。因为跑得急了,白皙的脸红红的,好像熟悉了的水晶富士,让人很有咬一口的欲望。

    “去再配一份药棉!”

    骨科值班大夫正在给一名伤员处理伤势,看到王静经过,连忙命令道。

    有大夫要给白蒙看病,他让那大夫先去给别人看,自己并没有问题。那大夫看他脸色苍白,担心的问了几声,白蒙笑嘻嘻的保证没事,那大夫才一步三回头的走开,生怕这个连自己站着都有些费力的年轻人一回头就挂掉。

    不过虽然走了,他还是让王静给白蒙测血压再做个心电图,白蒙没有拒绝,他知道自己如果什么都不做,这大夫恐怕根本不能安心。

    “喂,你严不严重啊,别死撑着。”

    花任真见他竟然把大夫赶走了,惊讶的说不出来话。这个时候可不是发扬风格的时候,耽误了自己的病情,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我没事,当时就是累了罢了。”

    白蒙摆摆手,示意花任真不要担心。他心里清楚自己的情况,不过是缓兵之计思索该怎么处理和蝴蝶草的关系而已。真正他的身体并没有多大的事情,只不过是累的,吐血也是因为毛细血管受伤,并不是郭破军打的,所以根本没有事情。

    “那个郭破军可是讲你伤了脏腑,需要好好调养的。”

    花任真不信的道。

    白蒙哈哈笑了起来,没有想到这平日聪明得很的丫头,这个时候竟然会上郭破军这种粗人的小把戏。

    他笑得放肆,花任真被她笑得莫名其妙,却也知道这家伙是在嘲讽自己,气得在他脚上踩了几脚。

    “喂,你们一会再逗,这样动来动去的,怎么测心电图!”

    王静突然不满的喊了起来。她让白蒙脱掉上衣平躺着,把心电图机的导联向白蒙身上安装,可是白蒙却是笑起来胸腔震动,根本挂不住电机,心电图也就没有办法做了。

    被小护士一喊,很多人都往这边看来,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花任真却也不脸红,狠狠的和这些粗人对视了回去。

    从小在斗狗场长大,那可是说是一个男人的世界,荷尔蒙都充满了雄性气息,平时里面经历的玩笑可是人生的一笔巨大丰富财产,眼前这些小目光,可不会让花任真有什么反应。

    “这位小姐,你总踩着病人的脚,他怎么躺平?”

    王静又道。花任真这才发现自己光顾着和人瞪眼,忘掉自己还踩着白蒙的脚。虽然不怕男人,可是被一个显然还是在实习的小姑娘喝斥,却又真的是自己错误,花任真反而有些尴尬了,讪讪的收了脚,对着王静歉意的一点头,认真的道:“对不起,你随便折腾他吧,他有钱,什么检查都看的起。”

    王静却也只是因为挂不住电极急了才去喊花任真,这个时候这个漂亮英气的姑娘和自己道歉,她却也有一丝不好意思:“没,没什么,我也不会乱做什么的!”

    手指不经意的在白蒙胸膛划过,感觉到那些岩石似的肌肉,王静脸却不自然的红了。花任真是指自己随便做检查项目,怎么自己想到随便折腾,却是想到一些其他事情?

    她忍不住又看向白蒙,虽然不算很帅,但是却有一丝和稚气的清秀脸庞不相符的成熟,明明是比自己还小的男生,却已经很有味道了,那种淡淡的浅笑,似乎把王静都看透了,让她的脸越发的红了。

    “护士,第四肋间,你放错了。”

    白蒙好笑的看着这个爱走神的小护士,长得不错,基础也扎实,可见长生医院的人才储备培养计划选出来的人还是可造之材,现在虽然欠缺经验,可只要假以时日,马上就能锻炼出来。

    毕竟长生医院虽然贵,可是门槛高了也无疑提升了进得来的人享受到的医疗资源。现在华夏各种富豪层出不穷,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有钱的暴发户不再只是那个抗着麻袋去买法拉利的时代了。

    他们开始享受生活,他们需要专业医生帮他们调养身体,以期多活几年。他们生活放浪形骸,暴饮暴食纵情酒色,都需要医生给他们开出未病的治疗方案。这就和秦始皇统一后派徐福寻不死药一样,富人惜命,因为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多的留恋,还有太多的东西没有享受到,自然不肯放弃自己的宝贵生命。

    他们有这些需要,就是长生医院的市场。长生医院就证明了这一点,他们的效益成指数型增长,现在突显的问题就是医护人数还是不够,很多大夫都是超负荷运转,护士更是辛苦,所以扩张一直在进行,白蒙根本认不全这里的人。这个时候见到王静忙中出错,能指点的还是小声提醒。

    王静正欣赏着白蒙标准漂亮到让人面色耳赤的身材,忽然听到白蒙的话,一下子就发现自己错了,连忙换了过来。

    “谢谢你,唔,我还要去配药棉,先走了!”

    扯下结果王静就跑向了护士站。跑了一半就回来了,把手里的心电图结果和血压计数都告诉了那个正在给一个人检查刀伤的大夫,然后才跑向了护士站。

    花任真调笑道:“白蒙你不错嘛,一下子就让小护士神魂颠倒了。”

    “哪里有,不过是她忙得疯了!”

    面对花任真的调笑,白蒙清清嗓子道,把衣服穿好了,这大晚上的,时刻有人出入的急诊大厅还是非常冷的。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夜间的急诊比白天还忙,进进出出的病人当然不会少,而且他和蝴蝶草带来的人就占据了多半个厅,现在整个急诊大厅和菜市场一样的嘈杂,各种问询夹杂着仪器的响声报警,热闹非凡。

    这个时候蝴蝶草已经回去了,这里交给应天策的一个下手处理,她就带着应天策回去了。走之前留给白蒙一个电话号码,表示明天约时间再谈郭破军的事情。

    白蒙收起还带着女子香气的名片,很简单的,只写着一行字,青羊先生门下陈曌,还有一个渡城很少人知道的号码,就是这张名片的全部。

    虽然不知那青羊先生是何人,但是白蒙还是珍而重之的把名片收起,再抬眼时,蝴蝶草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外边一辆宝马七系亮起车灯,正和一辆要进来的奥迪顶上,无法无天的狂按着车笛,竟然顶着那已经开了一多半的奥迪,强势出了医院。

    奥迪虽然不想让路,但是宝马七系进攻态势实在是太明显,它不得不让。白蒙觉得这奥迪的牌照有些眼熟。不一会,就看见段锦年脚步急促的走了过来,头发胡乱的束在脑后,上衣和裤子明显不搭,一脸忧色在进入大厅看到一厅的人之后,更加重了。

    不得不说,蝴蝶草挑手下的本事实在是太强了,这群汉子人高马大,一脸横肉,实在是充满了威慑力,聚在一起实在有一种堪比城管部队的可怕气势。

    段锦年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先是找到了急诊科主任,交谈几句,心总算放下了些。这个时候陆续其他科室的主班大夫和替班大夫也都被喊了下来,加入了治疗抢救的行列。

    段锦年见局势已定,也没有离开,虽然做了很多年行政,但是白蒙接手之前的长生医院可是没几个人的,段锦年不能动手术,但是一般小伤还是可以的。

    她在急诊里面来回转着,寻找没有救治的病人,忽然一抬眼,惊讶的叫道:“董事长?”

    “是我,段院长你辛苦了。”

    白蒙微笑着道,他没有主动招呼,就是想看看段锦年的处理应对,结果还算是满意。

    待段锦年看清了白蒙的脸色,还有旁边的几张化验单,虽然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眉头又是皱起:“您又和人动手了?我怎么觉得,您这个董事长当的,比路匪危险系数还大呢?”

    花任真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白蒙尴尬的挠挠头,段锦年一抬椅子,认真的道:“今天正好有vip病房,您给我往里面好好躺几天,把身子养好了才行走。”

    刷刷的写好了单子,白蒙就算是被段锦年宣布囚禁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医骑绝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吮指麦旋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吮指麦旋风并收藏医骑绝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