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医骑绝尘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学京剧

第一百八十六章 学京剧

作者:吮指麦旋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今天的演员水平高不高,白蒙听不出来,反正他是听热闹去的。他比较喜欢老生的西皮流水,还有武生一些非常有力的快拍子唱板,具体曲名他就说不出来了。而悠长的拖腔唱法,却抓不到白蒙感觉,他听不出好来。

    他注意到,大厅里面来听京剧的年轻人非常少,这代表着差不多最高水准的国家京剧团,一场演出的观众也应能坐满,实在是让人唏嘘。不过这也是无奈的事情,作为一种传统艺术形势,如何在保留自己的特色的同时与时俱进,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京剧还不同于相声,相声作为语言艺术可以加入时下时髦的段子,而京剧显然不能在完整的演唱中加入这些东西。相声可以怒骂当前的小青年恋爱,可是角色扮演的京剧如果也唱出这些东西,则要隐晦和困难的多,而且也更能被人领会到。

    不过听京剧欣赏可不是白蒙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他是来偷学的,他是用自己的精神针剂,直接复制这些名家有唱京剧的技巧,给明天的事业做准备。

    要知道赵峦岗的爱人许丹青可是当代京剧名家,他们逝去的儿子也喜欢京剧,却在赵峦岗的要求下从政。后来被人陷害早逝,为此二个人关系几乎破裂,才让赵峦岗对许丹青异常的愧疚。

    至今渡城仍然在流传着两件有关赵峦岗和许丹青的两件事。第一件,是许丹青年轻时,艺名极成,唱曲时很有讲究,面目可憎的人在场时不唱,有人讲话不唱,不管是谁,有人不专注,直接撒袖离席。当初赵峦岗就是在听课程表唱戏时,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许丹青停下来,直直的看着他,赵峦岗看得发毛了离席,许丹青才继续唱下去。

    后来两个人怎么就相恋结为连理,一直是渡城人猜测不断的奇事。

    第二件,却是赵峦岗和许丹青的独子出事后,生性隐忍的赵峦岗一个字没吭,许丹青伤心欲绝,又气愤丈夫不替儿子报仇,竟是搬到了挂甲寺中,听晨钟暮鼓以修身养性。

    这事后一年多,许丹青才得佛法淡了些丧子之痛,可是也许是因为当初自己儿子没有得完唱戏的愿望,死在仕途爬升的路上,许丹青一直对唱京剧有天赋的年轻人青眼相看,给予许多帮助。

    白蒙就是看中了这一点,他想伪装成对京剧有莫大爱好,也有极佳天赋的年轻人,以接近许丹青,到时候吹吹枕边风,看能不能起到一个好效果。

    摇头晃脑的听着在当世可以排得上前列的演唱,白蒙坐在头一排,其实早已注射了一支一阶精神针剂。因为这些人艺术水平虽高,却也只有普通人,精神力并不会像武道大成的郭破军那些高,只需要一阶精神针剂即可吸收他们的脑波,把他们的技艺学习过来。

    和其他专心的观众一样,白蒙小视着把老生和青衣的表演,把他们唱腔动作学了个全。只是几分钟,这些艺人十年功的努力,就被白蒙剽窃到手了。

    学老生,是白蒙比较喜欢这样的唱腔,青衣,却是想追求一种唱出来的反差。

    回到家后,白蒙试唱了一下。他的嗓音还算可以,得到了正确的发声方法,虽然不能像那些大家一样唱出高八度低八度的超高难度,但是有了经验和他们丰富的临台技巧,也能唱出六七分的味道。

    就是这味道,以他的年纪也是难能可贵了,毕竟没有十几年的功夫,还有日复一日的潜心钻研,实在是难以体会细微处的小小变化。也许只是一个拖腔的火候,一个演员就要琢磨人几个月才能想清楚,更让经历上百场的演出才能把它真正的练得圆满。

    上台和自己练的效果是不一样的,有观众的互动,得到他们的反馈,才能真正验证自己唱的演的是不是合格,这也是老演员总要比新演员强出一些的原因。

    那些上台机会多了的演员,成了油子,就是本事不怎么样,也能学会蒙人。其实白蒙现在要唱可不是蒙人,许丹青可是京剧大家,想要让他认为自己是有水平的,白蒙就必须具备超高的潜力,可又不能把从那些大师脑子里面偷来的东西直接唱出来,一个人会有一个人的风格,经历和技巧天赋条件的不同,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演员,他们各不相同的唱腔和唱功,才让欣赏不同人的演出有了许多变化。

    白蒙既要表现出天赋潜力,又不能暴露自己偷师的作弊手段,只能自己坐在电脑前一遍遍的试,看着那些唱本剧情,体会唱腔里面的故事情节,把这些东西融入脑子里面,揣摩到人物的心理,再对比现在唱的词听的曲,然后唱出来,再和原本偷师那个人的对比,掺入自己的理解以传达出一些不一样的体会。

    这对他一个头一次接触京剧的人来说实在是有些难,苦思冥想到将近半夜,才想到干脆就把那些技法全部打散,把那些唱词唱段自己重新排列组合,把大师们的再演绎,参考其他门派的唱腔和优点结合在一起,他倒是试出一种综合了两家优点的唱法,虽然不如原来的老道,但还是有些味道的,而且一下子有了个人的特色。

    做到这一步,他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让这事有了些门路。这个法子和白起跳舞时用的方法倒是相差不多,也是综合多门的技巧排列组合以达到再创造,算是一个很讨巧的法子,不过也是需要建立在非常高度的理解上,才能创造出来的。

    白起不能理解艺术,也体会不到什么情绪,但是她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和丰富的计算资源进行一次次的试错和推演;而白蒙不是电脑,同样创造成功就是因为他脑子里面都是大师水平对戏曲的理解,即使不能综合到每一句都有不同的,但是殊途同归,达到一个高度之后,再看什么轻易的。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大概就是这么一种境界,唱出属于自己的独特味道,白蒙终于可以休息了。他可不敢再练下去了,再练下去伤了嗓子,明天唱不出声音来,那可真是亏大了。

    配了一副可以让已经很疲劳的嗓子休息的药膏,含服之后,白蒙才洗漱爬上床休息。

    时至冬日,天亮的一天天晚了。不过天虽然没有亮,白蒙还是在五点的时候准时醒了,穿戴整齐后晨练。

    跑步十公里,然后打一套拳,今天还加了一个新项目练嗓,做完这些已经七点,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之后,他就回到了大夏实验室。

    昨天让人养出一株兰花的那个任务,现在已经完成了。这是一种小幅度的改造,不改变植物的特性,只不过是改变一些外观,只需要在培养时注意控制生长环境即可,而养出的兰花婷婷玉立,就好像是一位古代的大家闺秀,穿戴华丽出现在他的眼前。

    “真是不错!”

    白蒙看了不禁大赞,看来这些研究员,也还是有些艺术审美的,不会因为追求奇巧就给他养出一株哥斯拉来。

    大大的夸奖了那位员工,许诺下了一定在月末给好好开一笔奖金,而且再有新来的实习生,让他先行挑选合心意的人才。

    想到这里,白蒙忽然心中想在大夏实验室创立一个等级和奖赏制度。现在的大夏人数还不算多,有白起分配和发布任务是足够的,而且赏罚肯定分明,白蒙根本不会干预这里面的事情,而除了白蒙以外,也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影响到白起的判断了。她现在的处理能力足够让整个大夏实验室的所有项目以极高的效率运转,可是对于研究员来说,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成果到底有多少功劳。

    也就是说,虽然公平,但是却还不够公平。

    白蒙想到这里,回到自己办公室,问白起道:“你给大夏实验室定的功绩表,是不是可以制订出一个大家都看的懂,公布给所有人都知道?”

    “可以,主要是不是要看一下?”

    沉吟一会,白起输出了一个结果出来,一下子就铺满了整个屏幕。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表格,根本所接项目的难度、复杂度、日后收益,还有完成的程度、时间、整个实验的后续实验开展难易度,还有涉及到的金额、使用的材料,列了一个非常复杂庞大的公式。

    白蒙看了一会就晕了,后面还有白起统计的例子,只看了两三行,白蒙就被她记录的细致和入微弄得眼睛都花了。

    “这样的东西,公布出去有人可以看的懂吗?”白蒙无奈的摇摇头,表示很不满意。

    白起奇怪的问道:“这东西谁都可以看的懂啊,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比你数学好的。”

    “不是数学好坏的问题!”

    被一台电脑鄙视,白蒙不由声音提高了一分,而且对白起不能领会自己的意图,这个时候又笨了下去,实在是觉得有些无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医骑绝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吮指麦旋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吮指麦旋风并收藏医骑绝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