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争霸天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胆毛贼!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胆毛贼!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一十九章大胆毛贼!

    穹庐其实就是一排很简约的木屋,如果是和皇帝的身份相匹配的话甚至可以说为简陋。只是几间并不起眼的木头小房子,外面种着的也不是花草而是几排黄瓜豆角。房子也不高大,和太极宫里那些庞大的建筑比起来简直不堪入目。有一些绿sè的藤蔓顺着木墙爬到了房顶上,却没有开花,叫不上来是什么名字。

    紧挨着窗口就是一个土炕,似乎让皇帝坐在书桌前处理朝政是件很艰难的事。无论是太极宫东暖阁还是这个穹庐,小土炕就成了御书房里的标志xing东西。不过土炕紧挨着窗子,累了的到时候,坐在炕上靠着软垫欣赏一下窗外的景sè,倒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但就是这样简陋的地方,却毫无疑问是这个庞大帝国的心脏。每年夏天,皇didu会移居这里处置朝政。也不知道有多少政令出自这里,有多少奏折送进这里。方解上次来穹庐的时候曾小心翼翼的偷看了一眼,土炕矮桌上的奏折摞起来能有半人高。而且这最多也就是一天的奏折,方解难以想象ri复一ri的看奏折会是一件多令人头疼的事。

    可皇帝对于这个庞大帝国的了解,皆来自那一份一份的奏折。

    有时候方解就会想,如果那些奏折里有一半奏报的是假的消息,那么这个皇帝无论多英明,只怕也很难成为让百姓称道的明君。如果他将这个想法告诉皇帝的话,一定会将皇帝逗笑。然后皇帝会很认真的告诉他,每天所看的那么多奏折,或许真就有一半人在说谎话。

    一个合格的皇帝,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辨别出这些奏折里什么东西是真的,什么东西是编造出来的。

    还要从谎言的背后看到真相。

    要想成为一个百姓口中的圣明皇帝,又岂是简单轻易的一件事?下面的地方官,十之六七都是报喜不报忧,唯恐一份说真话的奏折毁了自己的前程仕途,但只要认真去推测,还是能从他们的奏折里,或是与别人的奏折对比之下发现真实。

    比如有些县闹了水灾,县令为了怕朝廷责备平时修建堤坝不利,往往都会想办法瞒住上面,然后尽力想办法救治灾民免得事情闹得太大。可这是以前,天佑皇帝登基之后做的最让人觉着不可思议的事,就是让那些地方官们不敢互相包庇。可即便如此,那些呈递上来的奏折也没有多少千真万确的事。

    地方官和京官不同,京官十之六七手里都没有实权,每天到衙门报备,干完手里那点事还有不少闲工夫无所事事。地方官如果真想把自己治下管理好,估摸着就算二十四个小时不睡觉也干不完该干的事。

    再有本事的人,管理一方也会出现什么纰漏。

    所以,在奏折里多写一些让陛下开心的事少写一些让陛下闹心的事,这样的习惯可不是大隋才有的。

    历朝历代,大抵都是这样。

    方解走到那排木屋外面的时候,向守在外面的飞鱼袍说明是陛下召见他。那飞鱼袍转身进去通禀,站在门口轻声说了一句。在门口伺候着的秉笔太监苏不畏嗯了一声,转身进了里屋请示皇帝。

    “让他等等”

    皇帝也没抬头,手提朱笔在一份奏折上批示着什么:“江南淮水才进夏天就开始不老实了,朕去年派人监督修建堤坝,历时一年大堤还没有建好……若是不重视,说不得会死不少人。淮扬郡守杜无昧是难得不说假话的,他说大堤不安稳就肯定是不安稳。淮水数千里,真要是闹腾起来百姓有多少无家可归的难以想象。”

    苏不畏垂首道:“那奴婢让他在外面等一会。”

    “嗯”

    皇帝嗯了一声,又抬起头吩咐道:“去把户部尚书张朝冲,工部尚书刘仁静叫来,立刻。”

    “喏”

    苏不畏躬着身子退出去,轻轻带上里屋的房门。

    走出屋门,苏不畏见那个少年有些局促的站在外面,他嘴角上带着歉意的笑了笑道:“你现在外面候一会儿,陛下正在处理朝事……江淮好像有些水患,等陛下召见完了户部和工部的两位尚书大人就会见你了。”

    “多谢公公”

    方解抱拳道谢。

    苏不畏点头微笑,从方解身边走过去的时候又停住低声说道:“你可以到那边林子里歇会,只是别胡乱走动。一会儿陛下处理完了江南的事,我自会去寻你。”

    “多谢”

    方解再次抱拳施礼,看了看院子角落处说道:“我就在那边站着吧,不敢随意走太远。畅chun园里贵人多,万一冲撞了不好。”

    苏不畏赞许的看了方解一眼,然后急匆匆的离去。

    ……

    ……

    方解走到小院的角落处,四下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自己随即钻到一块假山石后面坐下来。一整天了就早晨吃了点东西,现在早就饿的前心贴后心。若是就那么在外面站着,他真怕自己会忍不住两腿发颤身子发晃。他身为斥候,挨饿其实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一天吃不上东西对他来说也不是扛不住,可这里不是樊固,在这里他得时刻恭恭敬敬的站着。

    能找个地方休息会儿,何乐而不为。

    假山石后面空间不大,紧挨着花墙。方解在石头上坐下来,听着肚子里越来越响亮的咕噜声无奈的叹了口气。反正皇帝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见他,他索xing闭上眼靠着石头休息养神。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方解听到脚步声响起,他顺着假山石的缝隙看过去,就见苏不畏引领着两位身穿紫sè官服的人快步走了过来。

    他看到苏不畏朝自己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看似随意,但方解却感觉自己哪怕是在假山石后面,也没逃过那个阉人的眼睛。

    等苏不畏三人进了木屋,方解再次靠在石头抬头看着天空。就这么无聊的坐了很久,一直到天sè都黑下来他也没等到苏不畏来找自己。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声音越来越响,方解忍不住叹了口气心说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木屋里面已经掌灯,能看到屋子里皇帝的影子映在窗子上。方解忍不住感叹,皇帝已经在那里坐了至少四五个小时没挪动地方,也够累的。

    他左右看了看,见那些守在院子外面的飞鱼袍没人看向自己这边。他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没忍住,悄悄从石头后面伸出手,摸索了一会儿拽下来一根黄瓜。在衣服上胡乱擦了擦,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开始吃。

    一根黄瓜下肚之后,反而更饿了。

    吃完之后,他索xing探出半个身子继续摸索。借着微弱的月光,一口气摘了三四根抱在怀里。

    刚要吃,忽然听到又有脚步声传来。他吓了一跳,连忙将那几根黄瓜塞进衣服里。才藏好,就听见外面苏不畏的声音响起:“方解,陛下让你进去。”

    方解用最快的速度将嘴里的黄瓜咽下去,整理了几下衣服后从假山石后面钻出来。他语气歉然的对苏不畏说道:“卑职竟是睡着了,请公公勿怪。”

    苏不畏似笑非笑的看了方解一眼,嘴角上的笑意有些古怪。方解没看懂,但却知道这笑意绝对没有什么恶意。

    跟在苏不畏身后,进了房门之后方解施礼道:“斥候队副方解,叩见陛下。”

    “起来吧,朕忙着处理些朝事倒是让你在外面等的久了。过来这边,朕有事问你。”

    方解起身,微微倾着身子走到里屋。然后对还没有离去的两位大人行礼,他弯腰的时候发现那两位大人的腿都在微微发颤。

    也是饿的啊

    方解心里笑了笑,心说你们可没有黄瓜吃。

    皇帝从矮桌上拿起一张纸递给方解说道:“这是今年演武院算科的考题,朕特意跟周院长要了一张来。这只是考卷中的一题,你看看如何解?”

    原来皇帝还是要考究自己。

    方解双手将那考题接过来,借着灯光看了看。

    入夜掌灯,有蜡烛十根。先点第一根,燃尽后再点第二根,燃尽后再点三根,燃尽之后将所余蜡烛一并点燃,恰有风吹过,只有一根未熄灭,至天明,还剩下几根?

    见方解微微皱眉,皇帝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这个问题在演武院的时候,几个大人物似乎没一个答对的。大部分将答案想的太过复杂,而想的太简单的又被这题面带偏了思路。

    “四根”

    皇帝嘴角才勾起笑意,方解就给出了答案。

    “嗯?”

    站在他不远的两位尚书大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他,皇帝笑了笑点头道:“看来朕给你这五门优异也不是作假,这么快就能说出答案倒是让朕没想到。”

    方解心说这个没有脑筋急转弯的世界啊,真无聊。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一边的工部尚书刘仁静肚子忽然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这位刚刚被皇帝狠狠骂了一顿的尚书大人,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掩饰脸上的尴尬。之前陛下责问他为什么淮水大堤已经修了一年,还挡不住水患的时候他吓得忘了饿。这会儿却控制不住,肚子里早就已经空空如也了。

    “什么声音?”

    皇帝侧耳听了听后问道。

    “是臣……是臣的肚子。”

    刘仁静红着脸回答道。

    皇帝一怔,随即忍不住笑了起来:“朕倒是忘了,从中午到现在你们应该都还没吃过东西,朕也没吃过,你这肚子一叫朕也觉着饿了。苏不畏,让人送上些点心来先让他们垫垫,一会儿熬一碗米粥给朕送上来。”

    “粥已经熬好热着呢,陛下若是现在吃,奴婢马上让人送上来。”

    “那好”

    皇帝笑了笑道:“多盛几碗上来,莫让他们说朕小气。方解……你也留下,吃完了朕还有事问你。”

    “不用不用,臣不饿,臣一点儿也不饿。”

    方解下意识的摆手推辞,可就在这个时候,啪嗒啪嗒几声,藏在衣服里的黄瓜一根也没存住全都顺着衣服掉了下来。

    一时间,屋子里变得特别安静。

    皇帝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抬手指着地下那几根翠绿yu滴的皇宫问:“这是……什么?”

    方解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俯身回答道:“陛下……此物名为……黄瓜。”

    皇帝愣了一下,眼睛里的诧异还没有散去。方解连忙弯腰将那几根黄瓜捡起来,手忙脚乱的又塞回衣服里。

    “臣失礼……请陛下责罚。”

    他一边说话,一边心里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大胆!”

    坐在土炕上的皇帝忽然喊了一声,吓了方解一跳。就在他决定如实禀告认罪的时候,皇帝指着他的鼻子尖微怒道:“摘了朕的黄瓜竟然还敢塞回去了,你好大的胆子!朕问你…….好吃吗!”

    “清香脆甜……好吃……”

    方解垂首回答,语气有些发颤。

    “好吃?好吃还不拿出来让朕和几位大人尝尝?!”

    听到这句话,轮到方解怔住了。他下意识的将黄瓜从袖口里掏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在矮桌上又迅速退回来。皇帝拿起一根看了看,从袖子里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帕擦了擦,也不嫌不干净,塞进嘴里咬了一口。

    “朕亲手种下的,果然香甜可口!来来来,你们两个一人一根,没方解的了。”

    皇帝大度的指了指那几根黄瓜,两位尚书大人却都看傻了眼。苏不畏抿着嘴笑了笑,心说这小家伙还真是和陛下投缘。他快步走上去,递给两位尚书大人一人一根。两位尚书互相看了看,都从彼此的眸子里看到了不可思议。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会有一天和陛下一起吃黄瓜……

    咔嚓

    咔嚓

    清脆的咀嚼声,自小屋里飘了出来,似乎随着清风被带上了半空,飘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s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争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争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