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争霸天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金刚个球!

第一百三十五章 金刚个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三十五章金刚个球!

    演武院这边最后一场比试已经结束,在点将台上坐了差不多一天的大人物们纷纷起身,怡亲王向周院长告辞,这个小气的老人竟然没有留下诸位大人吃饭。众人也都知道周院长的xing子向来不拘小节自然没人在意,众人离开点将台上了自己的马车,在大批随从的护卫下浩浩荡荡的离去。

    怡亲王杨胤邀请礼部尚书怀秋功与他同行,这个和周半川并称为朝廷二老的老大人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然后笑了笑点头。他转身问周半川:“你欠我那一壶信阳好茶什么时候还?”

    周半川撇了撇嘴道:“你说我欠了就是欠了?”

    “老而无耻”

    怀秋功白了他一眼说道。

    “跟你比我倒是确实老一些,怎么,难道你想对老者不敬?”

    怀秋功嘿嘿笑了笑道:“赖账不还还有理了,若是让演武院那么多学子知道你这嘴脸,看你还有什么威信。”

    周半川笑道:“演武院的威信向来不是说出来的。”

    怀秋功笑着摇头,和怡亲王杨胤说笑着离开。怡亲王亲自动手搀扶着这位老大人上了马车,挥手向周半川告辞。周半川微微颔,似乎并不打算离开,他走回椅子旁边坐下来,看了看一直站在一边的丘余低声说道:“神泉山上有变故,我已经让言卿过去。你收拾一下,也过去看看。”

    丘余听周半川语气有些肃然,忍不住问道:“莫不是didu来了什么棘手的人?”

    周半川点了点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清乐山一气观那个叫鹤唳的小家伙,大内侍卫处卓布衣那个怪胎应该都在。再加上言卿和你,纵然来的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最起码不会让人把大隋的江湖看潜了。”

    “要我们四人联手?!”

    丘余显然吃了一惊。

    “难道来的是佛宗的天尊?”

    “料来是了。”

    丘余沉默了片刻道:“佛宗向来不踏入中原,一个天尊到了这里怎么会这样无声无息?如果真的是,那不只是对咱们中原武林的挑衅,也是对大隋朝廷的挑衅。一旦坐实了来人的身份,只怕陛下立刻就会调集天子六军中的高手。让一个佛宗的人,哪怕是个天尊在大隋境内来去自如,无论如何传出去都有些难堪。而且……先生为什么不亲自出手?”

    “陛下不会派军方的人出面的。”

    周半川摆了摆手道:“大隋有自己的宗门,宗门中的领袖是道宗。佛宗的人再强势也终究只是宗门,陛下若是动用军方的人将其擒拿,岂不是让整个江湖都被人耻笑?还不被人说,大隋宗门无数竟然没一个拿得出手的人?江湖人丢的起这个脸,陛下也丢不起。”

    “至于我为什么不去……”

    周半川撇了撇嘴道:“连萧一九都自持身份懒得去,难道我会去?按照道理,佛宗天尊是大轮明王的弟子。而萧一九在百姓看来是可以和大轮明王相提并论的人,他若是出手岂不是以大欺小?说起来,鹤唳那个小家伙才是和佛宗天尊对等的人,可惜……他虽然是个天赋不俗的,可还是打不过人家。”

    萧一九,便是清乐山萧真人。

    在周半川嘴里,萧真人也好,鹤唳道人也罢,都是小家伙。若是让这两位道宗的大人物听到,也不知道会不会尴尬。

    丘余明白了周半川的意思,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

    陛下不想让军方的人插手,让江湖宗门来解决这件事,周半川是演武院的院长,没有谁比他更能代表军方了。况且非但在军中,在朝廷里周院长的资格是最老的,在江湖上也备受尊敬。他若是跑去亲自出手,确实显得有些跌了身份。

    丘余转身就走,下点将台之前又听到周院长语气平淡的嘱咐了一句:“别小觑了人家,佛宗立教千年,莫说天尊,就是前几ri在城中泛起风浪的那个小僧人也有些真本事。大隋宗门虽然多,号称高手的也不少……但事实上,和人家佛宗的底蕴比起来真算不得什么。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回来。别硬撑着,脸面这种事终究不如xing命重要。”

    丘余身子微微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随即加快了脚步。

    马车中,怡亲王杨胤撩开车窗的帘子看了看外面,见周院长并没有离开点将台心里的疑惑稍微减轻了一些。他放下帘子之后轻声问怀秋功:“怀老,您最了解周院长。孤怎么觉着,今儿下午他像是有些怪异?”

    “周半川是个越有事越沉得住气的人,他屁股放在点将台的椅子上不挪走……看起来没事,只怕事儿不会小。”

    怀秋功微笑着回答。

    “不过王爷也应该知道,什么时候连周院长都坐不住了,那才是真有大事生,只要他还安安稳稳的坐在那椅子上不动,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杨胤嗯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个叫方解的,似乎是个苗子。”

    “不急不急”

    怀秋功摆手道:“他还要在演武院里修行三年,王爷这么急干嘛?”

    杨胤无奈的笑了笑:“孤现在开始妒忌皇兄手里有一本储才录了。”

    怀秋功轻抚胡须道:“储才录只是一个本子,不代表什么。王爷与其想这些事,还不如想想今晚去那条花船?”

    杨胤忍不住哈哈大笑,可眸子里始终有些yin暗的东西闪闪烁烁。

    ……

    ……

    神泉山

    卓布衣席地而坐,鹤唳道人大袖飘飘。

    那个身穿灰布僧衣披着一件金sè袈裟的老僧,一手挡鹤唳道人,一手挡卓布衣。他的两只手一只静一只动,而卓布衣和鹤唳道人也是一个静一个动。可怪异之处在于,抵挡鹤唳道人的是那只静止不动的手,而抵挡卓布衣的是那只一直在缓缓拂动的手。

    以静对动,以动对静。

    老僧面sè平和,看不出一点吃力。

    鹤唳道人接连轰出四次斥力也没能破开老僧的袈裟,嘴角挑了挑似乎动了真怒。他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将两只手从那宽大的袍袖中伸了出来。在长安城里两击就险些杀死尘涯的时候,他的手一直在袍袖里。之前对老僧进攻,他的手也一直在袍袖里。

    伸出手的鹤唳道人,让老僧的眼神微微变了一下。

    “大隋果然还是有几个人物的,我本以为自从他死了之后大隋就再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值得在意。想不到竟然还能出几个让人刮目相看的后学晚辈,只是比起他来说……你们终究差的远了。”

    鹤唳道人右手张开对着那老僧的额头,冷哼一声道:“很久之前我就知道佛宗的人无耻,现在看来果不其然。你说他死了他便死了?真以为凭你们佛宗的那点下三滥的手段就能杀的了他?”

    “他若没死,为什么不出来?”

    老僧笑问。

    “他若出来,你敢在这放肆?”

    鹤唳道人反问。

    老僧被这话问的一怔,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我不否认,若是他还在隋国的话,我或许真不会走进中原。可惜的是,你们隋人之中只出了一个他,再也没有可以与其比肩之人。而我佛宗,只我一人来便能轻易进出长安城,孰优孰劣,显而易见。”

    “长安城没你想的那么浅!”

    鹤唳道人的右手猛然向前一推,一股磅礴的斥力汹涌而出。不同于之前虽然凶猛但无形的攻势,这一道斥力竟然有形!喷薄而出的斥力看起来就好像一条腾空而起的神龙,在它从鹤唳道人掌心飞出的那一刻,甚至有一声嘹亮的龙吟响彻神泉山!

    “这便是道宗的小周天功法?”

    老僧忍不住点了点头道:“倒是有些门道,不过只是徒有其形罢了。”

    他撑着袈裟的左手慢慢挥动,那袈裟也跟着转动起来。袈裟上条纹在转动起来之后,竟然隐隐间能看出组成了一个金黄sè的万字符。金光一闪之际,鹤唳道人的龙形斥力狠狠的撞击在袈裟上。

    嘭的一声巨响,那袈裟被龙形斥力撞的向后凹陷了下去。但金光不断闪烁中,那龙形斥力纵然狂猛也无法将袈裟冲破。

    老僧微微一笑道:“你们这些隋人,都是眼高过顶。明明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却偏偏都自视甚高,今天我就用流云袖破你的斥力,用菩提心破他的意念。”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忽然看向卓布衣那边,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在远处席地而坐的卓布衣身子忽然颤了一下,紧跟着他胸口一阵起伏后一口血从嘴角溢了出来。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受了不轻的伤。

    与此同时,那老僧左手撑着袈裟形成的金盾忽然变了形状,袈裟扭曲转动中分开一道缝隙,老僧灰布僧衣的衣袖如一道暗sè流云一样飞了出来,朝着鹤唳道人迅疾的攻了过去。鹤唳道人眼神一凛,双手平伸,两道斥力从掌心喷出与那流云袖轰然相撞。接触的一瞬间,鹤唳道人的胸口里一窒,竟然忍不住嘴角上也有血迹浮现。

    老僧微笑道:“隋人自在中原立国便这般的不自量力,总觉得能与西方大天地抗衡,殊不知若非明王慈念,怎么会容得你们在东方翻云覆雨?”

    老僧改守势为攻势,一招之间就同时伤了鹤唳道人和卓布衣!

    可就在他有些得意说话的时候,一道剑影从半空中如电芒一般迅疾而至。在那电芒之后,是一位身穿宝蓝sè长袍的老者。他身在剑后,但念在剑中。那剑太快,老僧似乎才有所察觉剑就到了他头顶。

    离难来了。

    这个一直守在皇宫里的老者,已经很久没有拔出过他的剑。

    剑到,正中老僧头顶!老僧似乎是根本就没有察觉到离难蓄势已久的一剑,没来得及做出一点反应!

    自始至终,鹤唳道人和卓布衣的攻势都只是佯攻。真正的杀招,正是离难这如天外飞星的一剑!剑不偏不倚的刺中老僧头顶,这一刹那,鹤唳道人猛然向后一撤身子翻了出去,让开了那流云袖。卓布衣睁开眼站了起来,缓缓擦去嘴角的血迹。

    当的一声脆响!

    剑……竟然断了。

    “哈哈哈哈”

    老僧忍不住仰天大笑道:“我多年之前就已经修成金刚身,你们以为这样的伎俩就能管用?若是你在剑道上再修行二十年,或许还有一丝机会。”

    就在他狂笑的时候,忽然又一道月白sè的身影一闪而至。以掌化刀狠狠的斩在老僧的额头上,比离难的剑只晚到了半息。这人显然也是等了许久的机会,趁着老僧猖狂之际自上而下一刀斩落。

    没有刀,刀气凛然。

    可又是当的一声脆响,老僧的身子颤了一下之后双臂一展,偷袭他那人便被震了回去,那人连着退了两步才站稳,鹤唳道人,卓布衣,离难都注意到,他以掌化刀的那只手在微微颤抖着。

    这人正是演武院的教授言卿!

    “我已经说过,你们破不了金刚身。”

    老僧缓缓站起来,眼神中渐渐生出轻蔑。

    “我要来便来,要走就走,你们能耐我一分?”

    “金刚你妈了个球!”

    轰的一声,那老僧忽然如被什么重物狠狠撞击在后背上似的向前飞了出去。虽然极力想扭转身子,可轻功他实在不擅长。再加上背后那一股大力实在太重,竟然连他的金刚身都似乎承受不住般。

    嘭!

    老僧半空中击断了一棵大树才稳住身子,连着退了两步这才站好。

    在他原来坐着的位置上,一个身穿蓝花布裙的美艳少妇妙目圆睁,带着些许红晕的腮帮微微鼓着,透着一股子无法形容的美。她还保持着出拳的姿势,而她面前那老僧之前坐着的巨石竟然被砸成了无数碎块!

    s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争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争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