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争霸天下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让人不安的是他的平静

第一百六十一章 让人不安的是他的平静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六十一章让人不安的是他的平静

    罗蔚然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他觉得今年畅chun园里比往年都要热。

    皇帝盘膝坐在土炕上翻阅奏折,罗蔚然站在一边却没有抬起手擦一擦那恼人的汗珠。看皇帝的表情不像是在生气,但罗蔚然知道面前这位至尊从来很少喜怒形于sè。

    他知道皇帝把自己叫来的意思,他是一直坚称方解没有问题的人。皇帝身边的人,除了从来不发表自己看法的秉笔太监苏不畏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对方解的来历产生过怀疑,唯独他自始至终不相信方解会做出对大隋不利的人。换句话说,他不相信方解是佛宗的人。

    因为他相信忠亲王杨奇。

    忠亲王杨奇有多恨佛宗的人他知道,若方解真是那劳什子的佛子,在樊固的时候,已经成了亲王殿下掌下的一滩碎肉。

    皇帝也相信忠亲王杨奇,但皇帝又怀疑除了忠亲王和周院长之外的一切。

    听起来很矛盾,但皇帝不糊涂。

    没错,方解在樊固的时候确实受过忠亲王杨奇的恩惠。皇帝也有阵子坚信,方解就是老七的唯一传人。可是,这个传人出现的太过突兀。而且,这个传人确实值得怀疑。在很早之前皇帝就派人暗中查探方解的底细,罗蔚然给出的答案是可以相信。侯文极给出的答案比较保守,是可以怀疑。

    后者,显然更稳重一些。

    可以相信和可以怀疑,听起来似乎都不太确定,但这却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罗蔚然和忠亲王有交集有渊源,甚至很亲近。侯文极是皇帝登基之后才提拔起来的情衙镇抚使,他对除了皇帝之外的任何人都持怀疑态度,包括罗蔚然也包括周院长。

    正因为这样,侯文极才会得到陛下的信任。

    但还是那句话,除了忠亲王杨奇和周院长之外,陛下对谁的信任都不是绝对的,所以,方解似乎注定了会有这一番劫难。

    “朕记得,前阵子你给朕的答案,是可以相信。”

    皇帝没抬头,说话的语气也很平和。

    罗蔚然俯身道:“臣到现在为止,也这样说。”

    这句话似乎让皇帝有些兴趣,他放下手里的主笔看了罗蔚然一眼,淡淡的说了两个字:“理由?”

    罗蔚然整理了一下措辞,尽力让自己的话简单但实效:“周院长提出来对方解的体质有疑问之后,臣也确实怀疑过。而毫无疑问的是,他的体质确实和传言中的佛宗佛子很相似。但……臣没有见过佛子,所以不敢断言。许多人都说过方解是个聪明人,臣也说过。正因为如此,臣实在想不到这样一个聪明人万里迢迢的跑来长安城送死是为什么。”

    “朕要的不是你为他的辩护,而是真相。”

    皇帝往后靠了靠,来回晃动着脖子:“你是大内侍卫处的指挥使,按照道理,你不应该对任何人有这种绝对的相信。而也正是因为你是大内侍卫处的指挥使,按照道理朕应该相信你……但是,你之前所说的道理朕难道就不明白?谁也不能确定方解真就不是佛宗的佛子,谁又能确定方解真的不是?”

    “朕要这个答案,所以才会暗中让你们去查。朕给了方解他凭借自己的能力永远也得不到荣誉,难道你以为,朕想亲手毁了这个奇迹?朕记得不久之前还对你说过,太宗皇帝捧起来一个李啸,朕的祖父真宗皇帝捧起来一个怀秋功,朕也要捧起来一个典范……这个典范不是昙花一现,朕本意是想让他辉煌一世的。”

    “但是周院长质疑,朕就不能不听。”

    罗蔚然垂首道:“周院长的质疑,臣也不敢不听。”

    “这次演武院的事做的有些失败,死了三个学生……这是我没预料到的事,墨万物之所以单独带着方解进入半月山,就是不想把其他学生牵扯进去。但没想到,引来那个佛宗之人的不是方解,而是那些学生。”

    罗蔚然一边整理思路一边说道:“如果,方解真的是佛宗的佛子,那么为什么佛宗的人要去杀那些学生?按照道理,他们或许应该先见到方解才对,杀了墨万物。更让人不解的是,那个年轻的僧人不止一次要杀方解,而最终却死在方解手里。如果他们是同宗,这是为什么?”

    皇帝沉思了一会儿问:“可是,离难对朕说,当ri那个什么智慧老僧擒住了方解,他若是要杀方解的话当时没人救的了。但那个老僧没有杀他,为什么?”

    罗蔚然道:“正因为如此,臣才更坚信方解是无辜的。”

    “讲”

    皇帝摆了摆手说道。

    “如果方解是带着不知道佛宗出于什么目的的使命来到长安城的,那么他最需要的是什么?”

    罗蔚然道:“是安全,是最好的隐藏身份。但是很显然,方解从一开始就没掩藏自己体质与常人有异的事。如果这是佛子身份最显著的特征,那么他为什么不掩饰?还有,老僧智慧擒住方解却没有杀他,如果离难认为可疑的话,那么臣认为有件事更可疑!”

    “如果方解真是佛子,而以佛宗二天尊的身份,难道智慧不知情?如果知情,他为什么不去擒别人偏偏抓了方解?抓了又不杀,难道这不可疑?如果方解真是佛子,那么智慧这样做,岂不是出卖了他?”

    “这些朕都想到过。”

    皇帝从土炕上下来,舒展了一下身体后微微叹息道:“但你难道能否认,方解到了长安之后,佛宗的人才来。大隋立国百年,还从来没有一个佛宗之人胆敢这样放肆!如果你说这和方解无关,朕如何去信?还是那句话,朕要的不是任何推测,而是真相。”

    他一边说话一边做着舒展身体的动作,或许连他自己都没察觉,这几个动作还是方解教他的。

    而正因为看到了皇帝这无心的举动,罗蔚然心里一喜。

    方解死不了!

    ……

    ……

    大内侍卫处

    方解身上的锁链已经被打开,离开那张冰冷的石床让他觉得自己舒服了一点。右臂和胸口上的疼痛已经轻了不少,最起码不会一触碰就冒汗。离开石床的方解平静的让人奇怪,不喊叫,不怒骂,不挣扎,不反抗,甚至还饶有兴趣的把这间石室墙壁上挂着的所有刑具都认真看一遍。

    他还有心情摘下来一件,研究了一下如何使用。将那件拔指甲的钳子在自己手上比划了一下,他竟然还咧咧嘴配合自己的动作。

    所以当丘余走进这间石室看到方解的时候,不得不诧异了一下。连她都有些不解,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突如其来的变故之后,这个少年居然还能表现的这样镇定。甚至很轻松,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一点儿对自己生死的担忧。

    “先生,您来了。”

    方解微笑着丘余打招呼,这让丘余眼睛里的愧疚越发的浓烈起来。

    “对不起……”

    她说了三个字就没办法再开口,也不敢去看方解的眼睛。她垂着头,看起来就好像她才是那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在半月山月牙潭边吃六腮鱼的时候,墨万物跟我说过关于您的一些往事。因为他的讲述所以我心中对您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怎么说呢……彪悍的天才?虽然他不肯多说,但我能推测到您在演武院的身份绝对有些特别。”

    方解笑着说道:“但是今天您的样子和我印象中的不相符啊……”

    他在石床上坐下来,指了指面前的椅子道:“陋室简居,我做床您坐椅子。就是没有茶,要不我招呼一声试试看他们送不送?”

    “方解”

    “嗯?”

    丘余抬起头,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不恨?”

    方解笑着摇头:“怎么会不恨?不过我恨的不是您,因为我思考了很长时间才确定,这件事跟您肯定没有一点儿关系,如果有,也是因为您对我体质研究之后给了周院长一个很诚实的答案。这不是您的错,因为您只是没有说谎。我也不恨周院长,如果换我坐在他那个位子上,只怕会做的更加直接。我甚至不恨陛下,还是同样的理由,站在他们的角度来思考,我好像真的很可疑……可疑,就该死。”

    “那你恨什么?”

    丘余问。

    “恨我自己啊。”

    方解认真的说道:“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聪明的家伙,见过的所有人也都会说,方解,你是个聪明人。听的多了,连我自己都有些飘飘然。若没有这事,我真没发现自己竟然这么白痴。在一个安逸的环境里时间久了,我就忘记了应该对外界保持最起码的戒心。我的恨在于自己的白痴,就是这样。”

    “就在您来之前,有个叫孟无敌的人和我谈了很久。我很感谢他没有用刑,虽然我知道不动刑绝不是他有资格能下令的。他告诉我,我现在的罪名是疑似佛宗的佛子……我也很感谢他说的很真诚,没有隐瞒什么。唯一不爽的是,这个罪名听起来很严重可偏偏我一点儿也不明白。”

    “方解……这不是你的错。”

    丘余的鼻子一酸,心里堵的有些难受。

    方解道:“不对,就是我的错。”

    他扫了一眼那些刑具,语气平和的说道:“如果我的阅历再深一些,我就会知道轻易的表现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是多么危险的事,而不是一件值得吹嘘显摆的事。在演武院的考试中我得了个九门优异,这不是犯傻的开始。但却是引出现在情况的根源,如果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学生,周院长就不会对我的体质感兴趣,那么……我现在应该还坐在演武院明亮的教室里,听着您讲课。”

    “而不是这里……如此yin暗森寒。”

    方解指了指四周,最后手指定格在那盏油灯上:“那是唯一的光明,却没有任何温暖。”

    “我信你!”

    丘余看着方解,语气笃定的说道:“如果你是佛宗的人,那你万里迢迢来长安就是来自杀的。我不认为你是这样的白痴,也不认为佛宗的佛子是这样的白痴,所以我信你,从开始到现在都信你。”

    “谢谢您”

    方解从石床上下来,对丘余深深的鞠了一躬。

    “除了谢谢,没别的了。”

    他说。

    语气淡漠的让丘余心里一疼。他说谢谢,可话语里哪有谢谢的意思?他看起来很淡然,可任何人在这样的场合如果平静下来,那才是最让人担忧的,因为在牢狱中的平静,往往意味着心死。

    方解是个很开朗的少年,有时候虽然喋喋不休的很讨厌。可他总是很快乐,这是丘余从方解眼睛里看到的东西。但是现在,这种东西没有了。所以丘余有些害怕,她不知道如果方解这次侥幸不死,以后还会是她记忆中那个方解吗?

    “我带你出去!”

    丘余咬了咬牙:“去见陛下!”

    扑哧

    方解忍不住笑了笑,看着丘余认真的问道:“先生,您能别犯白痴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争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争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