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争霸天下 > 第六百九十章 总是离人泪

第六百九十章 总是离人泪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百九十章总是离人泪

    这是第几次离别亲人?

    方解的脑子里一片混乱。

    大批的骁骑校已经涌了过来,黑色甲胄红色的披风,火烧云一样把这个破落的小村子围了一层,陈孝儒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两具尸体,看着蹲在一边脸都扭曲在一起的大将军,他忽然觉得自己心里堵的想嚎叫出来。

    连他都觉得很疼,更何况是方解?

    “大将军……”

    陈孝儒叫了一声。

    “先……把商将军送回去?”

    他试探着问。

    “我自己来”

    方解扶着矮墙站起来,手脚都在发抖。

    他缓步走过去,然后将大犬已经冰冷坚硬的尸体抱起来。

    他抬起头,看了看北方。

    “雍州才是他的家,白水城不是。”

    方解喃喃了一句,然后大步朝着北方走出去。而这个时候,一路狂奔过来的麒麟才刚刚赶到。看到方解抱着尸体往北方走的背影,麒麟嗷的吼了一声,嘭的跪了下来,膝盖都嵌进了泥土里。

    此地,距离雍州不下千里。

    “大将军,白水城那边怎么办?”

    陈孝儒在后面喊。

    没有回答。

    ……

    ……

    图浑多别站在白水城的门口,忽然有一种很得意的感觉。前些日子他带着百万纥人攻破了一座又一座汉人的城池,也是这样的得意。现在的他明明还是一个阶下囚,可这种得意再一次从他心里冒了出来。

    说实话,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还会有重新翻身的这一天。

    百万大军,一日之间被方解的黑旗军踏碎,还有他的尊严。

    方解要对南燕动兵,给了他希望。

    图浑多别知道这是个机会,必须抓住。

    方解之前离开他没有看到,寻方解的时候,一个自称叫陈定南的黑旗军将军告诉他,方将军有事稍微要离开一会儿,有什么事可以跟他说。图浑多别诧异了一下,心里忽然隐隐有些不安。

    其实陈定南也不知道方解为什么突然离开,但好在他知道今天该怎么处理。

    傍晚的时候,白水城外面开始变得热闹起来,不少纥人寨子的土司带着队伍从丛林出来,就在白水城南边的空地上停了下来。他们应该是约好了的,几乎在同一时间到来。看样子,至少有四五十个土司。

    陈定南看了一眼聚集在外面的纥人,嘴角往上冷冷的挑了挑。

    “大将军让图浑多别写信回去召集这些纥人土司在白水城议事,你们看看,这些纥人土司是同时到了的,丛林那么大,各个寨子距离白水城长短不同,显然他们是早就聚在一起了的。大将军之前就说过,这个图浑多别一定会趁机干点什么,哼……这些自以为是的纥人,以为这机会真的是机会?”

    他的亲兵校尉牛耕笑了笑:“都说纥人狡猾,但他们有个最大的弱点就是贪婪,因为太贪,所以连本来具备的狡猾都忘了。”

    陈定南冷冷笑了笑,转身走向图浑多别:“纥王,既然你的手下都已经到了,就请他们到城内议事吧。大将军有急事,估摸着一会儿就能赶回来。与纥王联手是大事,大将军很看重。”

    “这个……”

    图浑多别犹豫了一下说道:“白水城小,容不下这么多人,不如等大将军回来之后,去城外谈?”

    “纥王,你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陈定南冷声道:“大将军不把你当成囚犯看待,是大将军仁厚,但你自己难道忘了,你现在还不是真正的纥王?让你在城内和你的手下见面,是大将军给你的机会,你有什么资格讨价还价?难不成,你是存了什么别的心思?”

    图浑多别的脸色一变,心里的怒意一下子就冒了上来,可他知道这会要忍着,必须忍着:“怎么会,大将军仁慈,给了我这次机会我心中感恩戴德。我真的只是觉得白水城太小了些,容不下那么多人。”

    “让你手下的土司,每人可带五名护卫进城。”

    陈定南道:“大将军信得过你,我可信不过你。既然大将军将今日的戍卫交给了我,我就要为大将军的安全负责。要么就按照我说的做,要么今天你也见不到你的人。”

    图浑多别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我就按照将军的吩咐做就是了。”

    图浑多别回头吩咐跟他一同被生擒的护卫,让护卫出去叫那些土司进城。那护卫应了一声,用纥人的语言低低的说了几句,图浑多别也同样声音很低的说了些什么,那护卫点了点头朝着城下跑了出去。

    “你刚才说什么了?”

    陈定南问图浑多别。

    “我让我的护卫告诉那些土司,进城之后不要闹事,要客客气气的。”

    图浑多别回答。

    陈定南点了点头,转身往另一边走了过去。

    图浑多别看着他的背影冷冷笑了笑,可他不知道的是,陈定南此时嘴角上的笑意,和他一摸一样。

    大概几十个土司要进来,每人还要带着五个护卫,也有几百人了,进白水城就显得有些拥挤。白水城本来就不大,以往的时候**百边军住着刚刚好,现在一下子多了四五倍的人,街道上似乎都变得狭窄起来。

    城门口,负责守门的士兵们寒的看着那些土司进来,手按在刀柄上,时刻保持着戒备。

    ……

    ……

    土司们一个挨着一个的进城,几百人的队伍也不算小了,为了防止他们突袭抢夺城门,黑旗军骑兵先出城在城外列阵,连弩已经端起来随时都能发射。不过应该是图浑多别对这些土司吩咐过什么,所以他们都高举着双手远离自己的兵器表示没有恶意。等他们都进来之后,骑兵又返回城内。

    陈定南的亲兵引领着那些土司进城,然后全都带到了原来边军别将的住所。这是白水城里最大的宅子,虽然屋子里也装不下几百人,不过好歹院子足够大。白水城里的椅子被搜集过来,都摆在院子里。

    到了门口的时候,守门的士兵伸手阻止,不允许土司们的护卫跟进去。土司们面面相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站在院子里的图浑多别对他们点了点头,那些土司这才进门,他们的护卫被黑旗军士兵分别请到一侧的院子里休息。

    “我代表大将军迎接诸位。”

    陈定南抱了抱拳:“大将军临时有些急事出城去了,很快就会回来。不过你们的纥王就在这里等着你们,他也可以代替大将军把今天要说的话先说说。”

    他笑了笑道:“我是个武夫,所以说话比较直接,今天如果谈成了,你们和我就都是朋友。”

    图浑多别清了清嗓子,用纥人的语言说道:“这次方将军把你们都找来,就是想让我回去,我依然是你们的王。但,从今天开始,咱们和黑旗军就不是仇敌,而是朋友了。方将军的意思是,咱们联手对南燕动兵,打下南燕之后,黑旗军和咱们纥人平分南燕的江山。大家也都知道南燕富庶,如果真的打下来,对咱们纥人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

    他一边说,一边比划着手势。

    那些土司脸色忍不住都变了变,面面相觑。

    因为,他们都看懂了图浑多别的手势。

    “都先答应下来,无论如何我要先出城。只要出去,难道还能听这些汉人的?”

    这是纥族猎人狩猎时候用的手势,在围剿猎物的时候,稍微说话声音大一些就有可能惊走了猎物,所以猎人们之间有一套独特手势来表达。

    “你们答应吗!”

    图浑多别提高了嗓音问道。

    他的眼睛扫过那些土司,最终有人先点了点头:“答应!”

    有一个带头的,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图浑多别大笑,转身对陈定南说道:“没有问题了,他们都是我的手下,只要我说他们就不敢反对。现在他们都答应与黑旗军联手对南燕动兵,以后咱们就是盟友了。我代表整个纥族发誓,以后我们纥人唯方将军的号令是从。只要是方将军的吩咐,我们一定照办!”

    “好!”

    陈定南笑道:“痛快!”

    他站起来说道:“虽然大将军不在,但大将军临走前交待过,这件事谈成了之后,就要拿纥人兄弟们真真正正的当朋友来看待。我们对大将军的号令必然遵从,大将军说往东我们就往东,大将军说咱们是朋友了,那咱们就是朋友了!”

    他指向门外大街上停着的几辆马车:“看到了吗,那几辆马车上都是从雍州带来的好酒。大将军就知道纥人兄弟们会答应的,连庆祝的美酒都带来了。来人啊,上酒!”

    他大步往门外走,院子里的黑旗军士兵也都往马车那边快步走。

    图浑多别松了口气,心说总算能离开黑旗军了。只要回答丛林里,方解的话就是个屁。黑旗军再强,也不敢贸然进入丛林!只要他回去,他还是至高无上的纥王。至于对南燕动兵,别逗了……难道他看不出来方解的打算?打算拿纥人当刀子使去和南燕人拼个你死我活,想的真美!

    院子里的黑旗军士兵全都跑了出去,然后将马车上盖着的帆布掀开,马车上装着的都是酒坛子,每人抱着一个往回走。

    将几十个酒坛子放在院子中间,陈定南却没有进院子,而是站在门口说道:“多谢诸位的光临,这里是白水城,曾经诸位中也有不少人来过,之所以选在这里,就是因为这里还有不少人也等着你们再来,那就是……白水城死去的那些边军士兵。”

    “我代表他们,请你们喝酒!”

    他说完这句话,猛的一拉将院门关上。

    紧跟着,几十个手持巨盾的士兵立刻涌上来将院门顶住。他们顶着的巨盾显然是特制的,足有两米多高,包了一层厚厚的铁皮,格外的坚固。

    与此同时,一支火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激射而来,正中院子中间的酒坛。

    轰!

    一团大火骤然间在院子里烧了起来,火焰一瞬间就冲上了天空。

    ……

    ……

    官道上,少年抱着一具尸体大步而行。

    他身后,跟着一个魁梧如山的汉子。一头通体雪白的狮子。

    官道旁边有个长亭,长亭里有个年轻女子在送别郎君,那男人像是要去参军,牵着一头骡子,一步三回头的向妻子道别。

    将远去时候,那年轻女子唱了两句南腔:“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曲调飘扬,满是离别伤。

    PS:“云天,黄花地,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出自元王实甫《长亭送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争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争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