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争霸天下 > 请假和要祝福

请假和要祝福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请假和要祝福

    刚才带着老婆去妇产医院检查回来,医生说必须住院待产了,孩子应该就在这一两天出生。这两天的更新应该是没有,真是不好意思呢,可我一点歉疚都没有啊,哈哈哈哈哈......有祝福的吗,有没有我也要说声谢谢,请体谅!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ps:新书第一章,求大家收藏红票!

    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猛烈的寒风从北方而来,裹挟着雪沫子擦着地皮吹过之后,又卷上天不少枯黄的野草,萧条的景色也是景色,如果是帝都中那些骚-情的诗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只怕也会做出几首老百姓永远也听不懂的词句。

    帝都的花灯是他们吟的对象,帝国最大的河流长江也是他们吟的对象,帝都半月楼里那些粉嫩的清倌人当然也是他们吟的对象,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半月楼的姑娘一般人是吟不起的盛世独宠:逃嫁太子妃。

    而战场和厮杀,永远都是诗人们拿来感慨的好题材。

    才过完年,天气依然冷得拿不出手,尤其是在帝国最西北边陲的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前列腺有些问题,撒出来的潺潺之尿能一直冻到那根没用的东西上。

    不大的林子外面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十具尸体,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才死了的人就已经冷硬的好像石头一样,而在残阳照耀下,那些尸体上变成了冰的血液折射出一种妖异的颜色,就好像西域人盛产的葡萄酒,隔着精致的水晶杯去看差不多就是那种色彩。

    皮靴踩碎了血液凝固而成的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一个身穿着帝国黑色皮甲深蓝色号衣的边军队正走到那些尸体旁边,抹去鼻子下面垂下来的两条冰棍略微有些得意的说道:“斩首四十三级,抢回被劫掠的财物,这功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最起码老子这个陪戎副尉也能往上提半级,要是真升了校尉,老子请你们去红袖招喝花酒。”

    “队正又在吹牛-逼了!”

    一个边军士兵摇头晃脑的说道:“就算队正你拿出来五年的军饷,也不够咱们这二十三个兄弟在红袖招每个人喝一杯酒的。”

    “有方解在,难道还用老子出钱?”

    说完这句话边军队正李敢当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这才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方解哪儿去了?从刚才厮杀开始老子就没看见他!”

    “这值得意外么?”

    经历过帝国与外敌十一次战斗依然活下来的边军伍长付宝宝叹了口气道:“我十一次在战斗中幸存下来这种事,在方解面前简直就是一个没有臭味的响屁。我敢打赌,就算经历一百一十次战争,他依然能好好的活下来。”

    什长邱小树笑着说道:“他有万贯家财需要守着,自然怕死一些。你不一样,你光棍一个……十一次战争不死,到现在你还是个伍长,这确实不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

    付宝宝极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ps:新书第一章,求大家收藏红票!

    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猛烈的寒风从北方而来,裹挟着雪沫子擦着地皮吹过之后,又卷上天不少枯黄的野草,萧条的景色也是景色,如果是帝都中那些骚-情的诗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只怕也会做出几首老百姓永远也听不懂的词句。

    帝都的花灯是他们吟的对象,帝国最大的河流长江也是他们吟的对象,帝都半月楼里那些粉嫩的清倌人当然也是他们吟的对象,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半月楼的姑娘一般人是吟不起的。

    而战场和厮杀,永远都是诗人们拿来感慨的好题材。

    才过完年,天气依然冷得拿不出手,尤其是在帝国最西北边陲的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前列腺有些问题,撒出来的潺潺之尿能一直冻到那根没用的东西上。

    不大的林子外面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十具尸体,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才死了的人就已经冷硬的好像石头一样,而在残阳照耀下,那些尸体上变成了冰的血液折射出一种妖异的颜色,就好像西域人盛产的葡萄酒,隔着精致的水晶杯去看差不多就是那种色彩。

    皮靴踩碎了血液凝固而成的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一个身穿着帝国黑色皮甲深蓝色号衣的边军队正走到那些尸体旁边,抹去鼻子下面垂下来的两条冰棍略微有些得意的说道:“斩首四十三级,抢回被劫掠的财物,这功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备胎小姐:妖孽殿下全文阅读。最起码老子这个陪戎副尉也能往上提半级,要是真升了校尉,老子请你们去红袖招喝花酒。”

    “队正又在吹牛-逼了!”

    一个边军士兵摇头晃脑的说道:“就算队正你拿出来五年的军饷,也不够咱们这二十三个兄弟在红袖招每个人喝一杯酒的。”

    “有方解在,难道还用老子出钱?”

    说完这句话边军队正李敢当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这才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方解哪儿去了?从刚才厮杀开始老子就没看见他!”

    “这值得意外么?”

    经历过帝国与外敌十一次战斗依然活下来的边军伍长付宝宝叹了口气道:“我十一次在战斗中幸存下来这种事,在方解面前简直就是一个没有臭味的响屁。我敢打赌,就算经历一百一十次战争,他依然能好好的活下来。”

    什长邱小树笑着说道:“他有万贯家财需要守着,自然怕死一些。你不一样,你光棍一个……十一次战争不死,到现在你还是个伍长,这确实不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

    付宝宝极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ps:新书第一章,求大家收藏红票!

    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猛烈的寒风从北方而来,裹挟着雪沫子擦着地皮吹过之后,又卷上天不少枯黄的野草,萧条的景色也是景色,如果是帝都中那些骚-情的诗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只怕也会做出几首老百姓永远也听不懂的词句。

    帝都的花灯是他们吟的对象,帝国最大的河流长江也是他们吟的对象,帝都半月楼里那些粉嫩的清倌人当然也是他们吟的对象,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半月楼的姑娘一般人是吟不起的。

    而战场和厮杀,永远都是诗人们拿来感慨的好题材。

    才过完年,天气依然冷得拿不出手,尤其是在帝国最西北边陲的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前列腺有些问题,撒出来的潺潺之尿能一直冻到那根没用的东西上。

    不大的林子外面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十具尸体,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才死了的人就已经冷硬的好像石头一样,而在残阳照耀下,那些尸体上变成了冰的血液折射出一种妖异的颜色,就好像西域人盛产的葡萄酒,隔着精致的水晶杯去看差不多就是那种色彩。

    皮靴踩碎了血液凝固而成的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一个身穿着帝国黑色皮甲深蓝色号衣的边军队正走到那些尸体旁边,抹去鼻子下面垂下来的两条冰棍略微有些得意的说道:“斩首四十三级,抢回被劫掠的财物,这功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最起码老子这个陪戎副尉也能往上提半级,要是真升了校尉,老子请你们去红袖招喝花酒。”

    “队正又在吹牛-逼了!”

    一个边军士兵摇头晃脑的说道:“就算队正你拿出来五年的军饷,也不够咱们这二十三个兄弟在红袖招每个人喝一杯酒的。”

    “有方解在,难道还用老子出钱?”

    说完这句话边军队正李敢当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这才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方解哪儿去了?从刚才厮杀开始老子就没看见他!”

    “这值得意外么?”

    经历过帝国与外敌十一次战斗依然活下来的边军伍长付宝宝叹了口气道:“我十一次在战斗中幸存下来这种事,在方解面前简直就是一个没有臭味的响屁亡灵阶梯。我敢打赌,就算经历一百一十次战争,他依然能好好的活下来。”

    什长邱小树笑着说道:“他有万贯家财需要守着,自然怕死一些。你不一样,你光棍一个……十一次战争不死,到现在你还是个伍长,这确实不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

    付宝宝极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ps:新书第一章,求大家收藏红票!

    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猛烈的寒风从北方而来,裹挟着雪沫子擦着地皮吹过之后,又卷上天不少枯黄的野草,萧条的景色也是景色,如果是帝都中那些骚-情的诗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只怕也会做出几首老百姓永远也听不懂的词句。

    帝都的花灯是他们吟的对象,帝国最大的河流长江也是他们吟的对象,帝都半月楼里那些粉嫩的清倌人当然也是他们吟的对象,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半月楼的姑娘一般人是吟不起的。

    而战场和厮杀,永远都是诗人们拿来感慨的好题材。

    才过完年,天气依然冷得拿不出手,尤其是在帝国最西北边陲的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前列腺有些问题,撒出来的潺潺之尿能一直冻到那根没用的东西上。

    不大的林子外面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十具尸体,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才死了的人就已经冷硬的好像石头一样,而在残阳照耀下,那些尸体上变成了冰的血液折射出一种妖异的颜色,就好像西域人盛产的葡萄酒,隔着精致的水晶杯去看差不多就是那种色彩。

    皮靴踩碎了血液凝固而成的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一个身穿着帝国黑色皮甲深蓝色号衣的边军队正走到那些尸体旁边,抹去鼻子下面垂下来的两条冰棍略微有些得意的说道:“斩首四十三级,抢回被劫掠的财物,这功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最起码老子这个陪戎副尉也能往上提半级,要是真升了校尉,老子请你们去红袖招喝花酒。”

    “队正又在吹牛-逼了!”

    一个边军士兵摇头晃脑的说道:“就算队正你拿出来五年的军饷,也不够咱们这二十三个兄弟在红袖招每个人喝一杯酒的。”

    “有方解在,难道还用老子出钱?”

    说完这句话边军队正李敢当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这才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方解哪儿去了?从刚才厮杀开始老子就没看见他!”

    “这值得意外么?”

    经历过帝国与外敌十一次战斗依然活下来的边军伍长付宝宝叹了口气道:“我十一次在战斗中幸存下来这种事,在方解面前简直就是一个没有臭味的响屁。我敢打赌,就算经历一百一十次战争,他依然能好好的活下来。”

    什长邱小树笑着说道:“他有万贯家财需要守着,自然怕死一些。你不一样,你光棍一个……十一次战争不死,到现在你还是个伍长,这确实不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

    付宝宝极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ps:新书第一章,求大家收藏红票!

    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猛烈的寒风从北方而来,裹挟着雪沫子擦着地皮吹过之后,又卷上天不少枯黄的野草,萧条的景色也是景色,如果是帝都中那些骚-情的诗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只怕也会做出几首老百姓永远也听不懂的词句全能毒舌妻:第一狂妃归来全文阅读。

    帝都的花灯是他们吟的对象,帝国最大的河流长江也是他们吟的对象,帝都半月楼里那些粉嫩的清倌人当然也是他们吟的对象,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半月楼的姑娘一般人是吟不起的。

    而战场和厮杀,永远都是诗人们拿来感慨的好题材。

    才过完年,天气依然冷得拿不出手,尤其是在帝国最西北边陲的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前列腺有些问题,撒出来的潺潺之尿能一直冻到那根没用的东西上。

    不大的林子外面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十具尸体,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才死了的人就已经冷硬的好像石头一样,而在残阳照耀下,那些尸体上变成了冰的血液折射出一种妖异的颜色,就好像西域人盛产的葡萄酒,隔着精致的水晶杯去看差不多就是那种色彩。

    皮靴踩碎了血液凝固而成的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一个身穿着帝国黑色皮甲深蓝色号衣的边军队正走到那些尸体旁边,抹去鼻子下面垂下来的两条冰棍略微有些得意的说道:“斩首四十三级,抢回被劫掠的财物,这功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最起码老子这个陪戎副尉也能往上提半级,要是真升了校尉,老子请你们去红袖招喝花酒。”

    “队正又在吹牛-逼了!”

    一个边军士兵摇头晃脑的说道:“就算队正你拿出来五年的军饷,也不够咱们这二十三个兄弟在红袖招每个人喝一杯酒的。”

    “有方解在,难道还用老子出钱?”

    说完这句话边军队正李敢当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这才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方解哪儿去了?从刚才厮杀开始老子就没看见他!”

    “这值得意外么?”

    经历过帝国与外敌十一次战斗依然活下来的边军伍长付宝宝叹了口气道:“我十一次在战斗中幸存下来这种事,在方解面前简直就是一个没有臭味的响屁。我敢打赌,就算经历一百一十次战争,他依然能好好的活下来。”

    什长邱小树笑着说道:“他有万贯家财需要守着,自然怕死一些。你不一样,你光棍一个……十一次战争不死,到现在你还是个伍长,这确实不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

    付宝宝极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ps:新书第一章,求大家收藏红票!

    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猛烈的寒风从北方而来,裹挟着雪沫子擦着地皮吹过之后,又卷上天不少枯黄的野草,萧条的景色也是景色,如果是帝都中那些骚-情的诗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只怕也会做出几首老百姓永远也听不懂的词句。

    帝都的花灯是他们吟的对象,帝国最大的河流长江也是他们吟的对象,帝都半月楼里那些粉嫩的清倌人当然也是他们吟的对象,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半月楼的姑娘一般人是吟不起的。

    而战场和厮杀,永远都是诗人们拿来感慨的好题材。

    才过完年,天气依然冷得拿不出手,尤其是在帝国最西北边陲的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前列腺有些问题,撒出来的潺潺之尿能一直冻到那根没用的东西上。

    不大的林子外面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十具尸体,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才死了的人就已经冷硬的好像石头一样,而在残阳照耀下,那些尸体上变成了冰的血液折射出一种妖异的颜色,就好像西域人盛产的葡萄酒,隔着精致的水晶杯去看差不多就是那种色彩印第安王妃。

    皮靴踩碎了血液凝固而成的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一个身穿着帝国黑色皮甲深蓝色号衣的边军队正走到那些尸体旁边,抹去鼻子下面垂下来的两条冰棍略微有些得意的说道:“斩首四十三级,抢回被劫掠的财物,这功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最起码老子这个陪戎副尉也能往上提半级,要是真升了校尉,老子请你们去红袖招喝花酒。”

    “队正又在吹牛-逼了!”

    一个边军士兵摇头晃脑的说道:“就算队正你拿出来五年的军饷,也不够咱们这二十三个兄弟在红袖招每个人喝一杯酒的。”

    “有方解在,难道还用老子出钱?”

    说完这句话边军队正李敢当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这才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方解哪儿去了?从刚才厮杀开始老子就没看见他!”

    “这值得意外么?”

    经历过帝国与外敌十一次战斗依然活下来的边军伍长付宝宝叹了口气道:“我十一次在战斗中幸存下来这种事,在方解面前简直就是一个没有臭味的响屁。我敢打赌,就算经历一百一十次战争,他依然能好好的活下来。”

    什长邱小树笑着说道:“他有万贯家财需要守着,自然怕死一些。你不一样,你光棍一个……十一次战争不死,到现在你还是个伍长,这确实不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

    付宝宝极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ps:新书第一章,求大家收藏红票!

    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猛烈的寒风从北方而来,裹挟着雪沫子擦着地皮吹过之后,又卷上天不少枯黄的野草,萧条的景色也是景色,如果是帝都中那些骚-情的诗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只怕也会做出几首老百姓永远也听不懂的词句。

    帝都的花灯是他们吟的对象,帝国最大的河流长江也是他们吟的对象,帝都半月楼里那些粉嫩的清倌人当然也是他们吟的对象,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半月楼的姑娘一般人是吟不起的。

    而战场和厮杀,永远都是诗人们拿来感慨的好题材。

    才过完年,天气依然冷得拿不出手,尤其是在帝国最西北边陲的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前列腺有些问题,撒出来的潺潺之尿能一直冻到那根没用的东西上。

    不大的林子外面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十具尸体,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才死了的人就已经冷硬的好像石头一样,而在残阳照耀下,那些尸体上变成了冰的血液折射出一种妖异的颜色,就好像西域人盛产的葡萄酒,隔着精致的水晶杯去看差不多就是那种色彩。

    皮靴踩碎了血液凝固而成的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一个身穿着帝国黑色皮甲深蓝色号衣的边军队正走到那些尸体旁边,抹去鼻子下面垂下来的两条冰棍略微有些得意的说道:“斩首四十三级,抢回被劫掠的财物,这功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最起码老子这个陪戎副尉也能往上提半级,要是真升了校尉,老子请你们去红袖招喝花酒。”

    “队正又在吹牛-逼了!”

    一个边军士兵摇头晃脑的说道:“就算队正你拿出来五年的军饷,也不够咱们这二十三个兄弟在红袖招每个人喝一杯酒的。”

    “有方解在,难道还用老子出钱?”

    说完这句话边军队正李敢当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这才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方解哪儿去了?从刚才厮杀开始老子就没看见他纨绔仙医:邪帝毒爱妃最新章节!”

    “这值得意外么?”

    经历过帝国与外敌十一次战斗依然活下来的边军伍长付宝宝叹了口气道:“我十一次在战斗中幸存下来这种事,在方解面前简直就是一个没有臭味的响屁。我敢打赌,就算经历一百一十次战争,他依然能好好的活下来。”

    什长邱小树笑着说道:“他有万贯家财需要守着,自然怕死一些。你不一样,你光棍一个……十一次战争不死,到现在你还是个伍长,这确实不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

    付宝宝极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ps:新书第一章,求大家收藏红票!

    第一章边城中最特殊的人

    猛烈的寒风从北方而来,裹挟着雪沫子擦着地皮吹过之后,又卷上天不少枯黄的野草,萧条的景色也是景色,如果是帝都中那些骚-情的诗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只怕也会做出几首老百姓永远也听不懂的词句。

    帝都的花灯是他们吟的对象,帝国最大的河流长江也是他们吟的对象,帝都半月楼里那些粉嫩的清倌人当然也是他们吟的对象,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半月楼的姑娘一般人是吟不起的。

    而战场和厮杀,永远都是诗人们拿来感慨的好题材。

    才过完年,天气依然冷得拿不出手,尤其是在帝国最西北边陲的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前列腺有些问题,撒出来的潺潺之尿能一直冻到那根没用的东西上。

    不大的林子外面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十具尸体,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才死了的人就已经冷硬的好像石头一样,而在残阳照耀下,那些尸体上变成了冰的血液折射出一种妖异的颜色,就好像西域人盛产的葡萄酒,隔着精致的水晶杯去看差不多就是那种色彩。

    皮靴踩碎了血液凝固而成的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一个身穿着帝国黑色皮甲深蓝色号衣的边军队正走到那些尸体旁边,抹去鼻子下面垂下来的两条冰棍略微有些得意的说道:“斩首四十三级,抢回被劫掠的财物,这功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最起码老子这个陪戎副尉也能往上提半级,要是真升了校尉,老子请你们去红袖招喝花酒。”

    “队正又在吹牛-逼了!”

    一个边军士兵摇头晃脑的说道:“就算队正你拿出来五年的军饷,也不够咱们这二十三个兄弟在红袖招每个人喝一杯酒的。”

    “有方解在,难道还用老子出钱?”

    说完这句话边军队正李敢当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这才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方解哪儿去了?从刚才厮杀开始老子就没看见他!”

    “这值得意外么?”

    经历过帝国与外敌十一次战斗依然活下来的边军伍长付宝宝叹了口气道:“我十一次在战斗中幸存下来这种事,在方解面前简直就是一个没有臭味的响屁。我敢打赌,就算经历一百一十次战争,他依然能好好的活下来。”

    什长邱小树笑着说道:“他有万贯家财需要守着,自然怕死一些。你不一样,你光棍一个……十一次战争不死,到现在你还是个伍长,这确实不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

    付宝宝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争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争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