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相仙途 > 第八十三章 自由飞翔

第八十三章 自由飞翔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稍稍沉淀了下,张凡起身,以前所未有的恭敬,向着将他从幻象中唤醒的气柱,行了个大礼。。。

    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进阶筑基期只能获准参修十日。

    之前,心神一入周天星辰图,便瞬间被迷,堕入幻境,自此不可自持,随波逐流,仿佛自身便是那只力抗天地,睥睨天下的三足金乌一般。

    毕竟没有筑基期的修为,即便是后来察觉不对,却已无力挣扎,若无外力,必然会就此一直沉迷下去,直到心力枯竭而亡。

    好在这时候,气柱间的元婴老祖出言将他唤醒,而且言语之间,似有点化之意。

    虽然一时不能尽解,但对方的好意却是明白无误地感受到了,这个大礼,倒是诚心正意,毫无杂念。

    受了他一礼,气柱纹丝不动,好似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沉寂依旧。

    张凡也不以为意,心意到了便是,随即又向另两个气柱躬了躬身,便转身退出了大殿。

    ……

    片刻之后,一个声音忽然在沉寂的殿中地响起。

    “凤老怪,你对这小娃娃挺好的嘛。”

    声音不见苍老,反而有种幼童的稚嫩在其中,闻之不辨男女。

    少顷,之前出言相助的气柱一阵朦胧,露出了一个盘膝而坐的身影。

    此人看面相,不过青年,然两鬓如霜,眉宇间见沧桑,又似耄耋老者。

    他双目平视,却无焦点,就仿佛在看向无尽虚空中的某处,缅怀着什么般,半晌之后,才缓缓出声道:“毕竟是烈儿的后人”

    此言似乎触及到了什么,先前出声之人顿时默然不语,殿中也一时间沉寂了下来。

    就在一切仿佛就此结束的时候,一旁从未有过动静的气柱中,突兀地传出了四个字:

    “张烈可惜!”

    没头没脑的,却语气强烈,浓浓的惋惜之意毫无遮掩。

    仿佛结论一般,再无人接口,只有幽幽的叹息声响起,气柱翻滚,很快重归了平静。

    此时,张凡堪堪踏出传承殿的外门,一抬头,便见东方泛白,阴暗退散,一轮红日跃出,瞬间光照大地。

    微微眯着眼睛,直视着初升的曦日。

    天上,还是那个太阳,地上,却已经没有了那只金乌。

    并没有沉浸入感悟之中,张凡只是无可无不可地,以任其自流的态度,由着周身灵力缓缓运转,渐渐产生了一股暖意。好似萌芽一般,十日参修枯竭的心力,也慢慢地回复着,直如大睡了一觉,慵懒中却又带着清醒。

    不知过了多久,日头愈高,光线刺目,即便是将眼睛眯成了一条隙缝,也开始承受不住,渐生灼烧之感了。

    “看来,以后每日要多个功课了。”感受着体内的灵力中,隐隐多出的丝丝活力,张凡叹了口气,自语道。

    少顷,待眼中的灼烧感消失后,他一拍乾坤袋,放出飞云舟踏上,向自己庭院处飞去。

    一路上,张凡暗暗思索,只觉得,之前的所练的功法《炫火真经》诚然是一部上等的功诀,但并不适合自己。

    无论是师父韩浩,还是他自身,都将三足金乌法相定位于火,却不知,此火非彼火,非仅火热、燃烧之意,更有万物生灭在其中,是寂灭之力,也是创生之功。

    虽有领悟,但若说要自创功法,就直如笑话了。

    此时不过炼气期修为,继续修炼炫火真经倒也无妨,至于筑基成功后,倒要好好寻一部更合适的功法才是。

    寻思间,很快回到了居所。

    也不停留,直奔静室,他平时修炼闭关之所。

    到了云床前,一把掀开蒲团,露出了其下的一个坑洞。

    看着里面的东西完好如初,张凡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放松了下了。

    坑洞中,摆放着一个深黑中暗泛红光的乌巢,内里,又装着两个灵兽袋,一颗圆滚滚的火红色宝珠。

    正是分别装着牵丝蚕和墨灵的灵兽袋,还有九火炎龙珠。

    不带墨灵,一是怕他干扰自己修炼,二是怕它太过吵闹,要是因此恶了元婴老怪,那真是冤枉到家了。

    而不将牵丝蚕和九火炎龙珠随身携带,则是因为恐惧。

    元婴老怪的神通,除却他们自身外,谁也知之不详,甚至少有敢议论探究之人。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察觉到在体内蕴养的九火炎龙珠,或是透过灵兽袋,发现牵丝蚕?

    无论是哪一种,只要发生了,就是灭顶之灾。

    于是,张凡也只好将之放在居室之中,以乌巢遮掩其气息,按说,这样已经可保万无一失,但这几样东西对他实在太过重要,直有亲眼见到它们安然无恙,才能彻底安心。

    其实没事的时候,谁会跑去搜查一个炼气期修士的居所?一般而言,对修士重要的东西都是放在乾坤袋中随身携带的,即便是洞府里遭了贼,也无伤大雅。

    张凡也是受了之前李师弟擅自放人入内的影响,下意识地觉得庭院内不安全,典型的关心则乱。

    拿着这几样东西,犹豫了一番,终于还是只把装有墨灵的灵兽袋取出,其它各物连同乌巢,一起放回了原位。

    虽然在得到九火炎龙珠的时候,张凡便已经将其中的禁制破尽,可以说,即便是曾有人在上面留下手脚,此刻也早已荡然无存了。

    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九火炎龙珠毕竟在法相宗中传承万年,说不定便有什么特殊的,可以感应到宝珠的秘术存在,为万全计,还是时刻以乌巢隐蔽为好。

    做完这一切,张凡心中放松下来的同时,一股浓浓的憋屈之感,再也抑制不住地泛上心头。

    先是纪芷云找上门来,肆无忌惮地逼问,这还算是好的了。若非他毕竟是法相宗核心弟子,又刚立下大功颇有些名声,决计不会如此客气。

    再来,传承殿中,不得不百般谨慎,甚至连灵兽都不敢携带,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别人,遭了无妄之灾。这种生死握于人手而全无反抗之力的经历,让他浑身不自在,抑郁在怀,直有仰天长啸的冲动。

    最后,身有宝物,却为了哪怕只有万一的可能性,而心怀忐忑,百般思量,惶惶不可终日。

    不觉得,拳头紧握,将骨节捏出了噼里啪啦的连绵声响。

    这声音,也将张凡从自身的思绪中惊醒了过来,随即失笑,自己一个人,在静室中自怨自艾、咬牙切齿的,成什么样子,又岂是男儿所为?

    信手将灵兽袋解开,放出了墨灵。

    自破壳日始,张凡为了让它熟悉金乌火焰,便很少把它收入灵兽袋中,而是时刻待在身边。这次,在袋中一呆便是十天,把还没习惯过来的小家伙憋闷坏了。

    一出来,便上下左右一阵乱飞,半晌之后,又立到张凡的肩膀上,把小脑袋埋入头发里一阵乱蹭,时不时地叼起一根根发丝轻拽着,发泄着它的不满。

    抚摩着它的羽毛,张凡像是对着墨灵说话,又似在自语,道:“闷了吧?想自由飞翔吗?”

    看着墨灵懵懂的眼神,他接着道:

    “我也想!”

    “想的话,就要快点变强,永无尽头,一直强下去。”

    此时,日近正午,阳光从窗口射入,照耀在张凡的脸上,仿佛染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光辉,尤其那一双眼眸,璀璨夺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法相仙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泛东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泛东流并收藏法相仙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