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相仙途 > 第五百五十二章

第五百五十二章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更,求月票!

    寒蜡吐息,龙珠助威,顷刻之间。生灵寂灭,冰封天地。

    冰蓝之光华。无视所有的阻挡,几乎在弹指一挥间,就蔓延数里,小半个岛屿,尽在其覆盖之下,中心处,正是张凡立身的所在。

    一切都是安生的如此之快。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四顾之下,但见四面八方,尽是冰蓝波涛汹涌,倏忽近前,躲无可躲。

    在这恍如天威的恐怖威势之下,在这可以直接将青石冻成备粉的彻骨入魂之冰寒之下。张凡只来得及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扶了扶冠兄

    旋即,冰蓝覆盖。比若大海之中一叶扁舟,旦夕倾覆。

    若对面是人。见得这一幕,难免狂喜放松,可是对面的乃是一只未开灵智的寒甥,妖兽的本能告诉他,那只“蝼蚁”还未死去,不仅没有松懈。反而探出一只爪子,狠狠地捏在龙珠之上。

    这一下,寒蛹冰蓝色的龙首上,猛地涨红,似有逆血上涌,伤己之后。便是伤人,所有冰蓝覆盖之处,顷刻沉淀、凝冰。好像整今天地,蓦然沉重了起来,轰然压下。再不到翻身。

    在这一刹那,整今天地,蓦然沉寂了下来,就好像暴风雨前无限的宁静。就等待着,那洞穿天地的一声巨响。”

    似是只过了一瞬。又如过了一生,在这一片比海更深沉的冰蓝,比山更沉重的冰封之下。万丈光芒,破冰而出,在大片的死寂中,绽放出最璀璨的光辉。

    这一幕,就恍若无边的黑暗之下,无量的大海之中,在某一个时刻,旭日东升,携带着万丈光芒,破灭一切阴霾。

    在这一片冰蓝中。张凡缓缓浮空升起,脑后日轮殉烂,如真正的太阳般挥洒辉光,光辉及处。冰消雪释,露出疮疾地表。

    见得这一幕,愤怒的龙吟之声再次响彻大地,冰蓝之光,仿佛不甘失败一般,一次次如浪潮般汹涌而来,一次次地在太阳光辉之下退却,却始终不知疲倦,似是永无止尽。

    立身这一切的中心处,张凡遍体金辉,恍若神祗一般屹立不倒,手中,不知何时。一个古朴的铜钟静静地立着,似在等待着,震动天地的那一刹那。

    “东皇钟!”

    只有本命法宝东皇钟在手的时候,张凡才是纵横结丹期再无抗手,即便是元婴强者也不可轻辱的顶尖高手。

    奈何宝剑空利。自出世以来,东皇钟还未能遇到一个,能真正让它倾尽全力,怨意地显露锋芒的对手。

    瑶姬曾经算是一个,可惜碰面的时候,却不是她的巅峰状态,虎头蛇尾的一场,根本不能让东皇钟尽情地施展。

    轻轻地抚摩着东皇钟颤动不已的钟身,感受着那份不甘与积郁,那种意图一声钟鸣,响彻三界的豪情,张凡全神贯注。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在无尽冰寒的压迫下,那轮红日,渐渐不支。

    “孽龙啊孽龙,不知道你。是否能撑过三声钟鸣,有资格见识此宝的真正威能?。

    张凡的声音,悠悠然响起,似在自语。又似在试问,声音回响的同时。东皇钟也灵性十足颤鸣着,犹如在期待着什么。

    蓦然抬头,抛,恢弘而庄严,连续:声钟鸣,响彻长空。”

    汹涌澎湃,直如永无尽头的冰寒,在这连绵的钟声中,先是猛地一滞。恍若真的成了覆盖大海的寒冰。少却了海水,再不能动惮,继而猛地一震,轰然破碎。无尽的冰蓝化作晶莹碎屑,洒遍整个岛屿,化开,不见。

    这无量冰寒四散。在寒甥爪间的龙珠为也之一震,好像某种联系被切断。更如余威伤及了龙珠本身一般,若不是正握在爪间,怕是会无力跌落。

    少去了这冰蓝的阻挡。三拨钟声,层层叠叠,在庞大的寒甥躯体上,无尽地震颤了起来。轰鸣回响之钟声,恍若天地间唯一的声音,便是撕心裂肺一般的痛苦龙吟。亦被其掩盖。

    少顷,仿佛无穷无尽的钟声,终于止歇,就在这一刹那功夫,上空处盘卷在一起。几乎遮天蔽日的庞大身躯上,无数细密的裂口浮现了出来。

    顷刻之间。冰蓝的鲜血化作雨水,倾盆而降。

    哀鸣着,挣扎着。上空处的寒甥,强撑着没有跌落下来。

    “好孽龙,真不能扛看了你!”

    张凡赞了一声。三声东皇钟声,也未伤其根本,这条寒甥。确实不同反响。

    口中说话,手上不停,不知何时九耀栖日重现出现在手中。猛地一挥,璀璨之金色火焰。从天而降,恍若激流,直接将寒甥从空中冲落地面。硬生生地砸入到了地表之下。”

    无尽的火焰,共冰霜起舞。带着声声龙吟惨叫。自地表上喷射而出,直有数十丈高低。

    此时的冰火岛。经过多方肆虐,早就千疮百孔,布满了沟通相连的裂缝。这火焰。也随着这裂缝,几乎遍布了整个岛屿。

    翻滚着,挣扎着,地表上被寒甥身躯硬生

    伴着这般巨大的动静,整个岛屿,也在不停地晃动着,似大海也为其激怒,以无尽的暗涌冲刷着岛屿的根基。

    冰与火交杂。沿着缘隙,一直延伸到了张凡的脚下,他的手上早已空无一物,九耀栖日浮于上空,化作万千光彩。每一挥动,便是诣天烈焰。

    岛屿上的震动,愈演愈烈,耳中的龙吟,渐渐低沉,张凡的脸色,却也渐渐地沉凝了起来。

    “不对劲!”

    最近的火焰。正自面前不足一步处的地缝中透出,除却太阳金焰的炽烈之外,那种冰寒到极致,转为冰蓝之火焰,也渐渐水涨船高,交缠碰撞,不落下风。

    太阳金焰的霸道他是知道的,本以为及身之下。这条强大的寒甥也难以幸免,可看这情况,分明不是如此,它甚至还有越来越强的趋势。

    “不好!”

    “这条泥鳅是血脉太过强大,反而是束缚了自己。刚才受到了寒蜡蛋和那个丫头的刺激,现在又让你的太阳金焰烧成了重伤,损及了根本,两相结合之下,它要突破!”

    苦道人的声音,又急又快,如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一阵响,便灌满了张凡的脑子。

    是否正如其所是,是因心情激荡,再上血脉亏输导致的,还是单纯的运气不好,正好碰上了这条寒螃灵智开启,正式踏入七阶的时刻,总之结果都无什么不同,这条寒甥,分明就是要元婴大成。

    现在只是肉身达到七阶,仗着寒甥血脉的强大;就能与他抗衡这么久,等元婴大成之后,其实力必然更强,到得那时,是否能彻底压得下它,尚还在两可之间。

    张凡正想做什么呢,便觉得整个大地。前所未有的剧烈震颤了起来,旋即一声轰鸣爆响,漫天的土石与火焰一起冲出地表,恍若火山爆发一般,整今天地,都为之亮了起来。

    在无尽的火焰中,一条遍体鳞伤,几无一处完好皮肤,不是鲜血淋漓就是焦黑一片的寒蛹,在火焰中愤怒地嘶吼着,直冲上天际。

    在它的正上弈,整今天地的灵气都在汇聚着,化作浓密到极点,犹如实质一般的铅云。

    “轰隆隆心”

    真正的雷霆之威,一声炸响,电光遍布苍耸,好像无数的银蛇狂舞,肆虐而过。

    雷为天地之正音,乾坤之刑罚,至网、至阳、至正,正是一切邪祟的克星。

    可是张凡分明听得。在网猛暴烈的雷声之中,竟是有着鬼哭神嚎之声,并且愈演愈烈,好像天地众生,妖魔鬼怪,皆为之哭!

    “金丹凝而现龙虎,元婴成而鬼神哭,”

    张凡喃喃自语。脸上的神色,骤然变得难看了起来。

    此时,他却是无法插手了。

    漫天的雷霆。洗若雨水冲刷,在整条庞大的寒蚂身躯上,来回游走。雷电经行处。所有的火焰、所有的冰霜,所有的鲜血,尽数为之湮灭,洗惚间,竟是有浴火重生之态。

    张凡自然知道。这雷霆,不是为了给这寒甥治伤而来,而是一种考验,一种元婴大成必经的雷霆洗礼。

    逆天而行。摆脱肉身的束缚,将精气神凝成一个元婴,犹如再造了一今生命,这是逆天而行,自有天罚。

    天地万事万物。惟强力者,能横行,便是天地本身,也受其制约,抗得过这雷霆的。自然有超脱的资格,抗不过的。就湮灭在天地间,或打落境界,再为蝼蚁。

    可是,这天的之威,却将张凡如附骨之疽一般不可摆脱的太阳金焰,也一同湮灭在其中。

    尚未领悟到精髓,还不是真正天上地下三界至强火焰的太阳金焰,到底不是这天地威严的对手,给这条寒甥,留下了一线生机。

    不知过了多久,张凡面沉如水,凝立不动,仰天望着这一切发生,待得雷霆远去。鬼哭狼嚎散却。经历过天罚洗礼,精气神完全不同了的寒甥,重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缓缓举起手中东皇钟,张凡眼中精光四射,满是坚定之意,低声

    :

    “天能容你,我不容你!”

    不犹疑,不退却,惟坚定,惟傲然,一言既出,即为天宪,轰然回响之下。达于天际。隐隐间,竟带上了钟鸣之声。

    第八更。今天就八更,唉,终究是破了两个多月以来坚持的十章金身,可…

    重感冒第四天。发烧第二天,只能到这里了,坚持不下去了,吃药睡觉去了。

    临走之前。呼吁一声,有月票的请支持一下。或者投下推荐票,谢过!今天爆发无力,一开始就知道了,没好意思喊票,嗯,现在爆发完毕,厚颜喊一下!

    希望在接下来的一周中,病能好吧,以前爆十几章不觉得,今天才八章。脑子里就一团糨糊了等下周一吧。看能不能养好身体,多爆一点,补足这一次的。

    以上,不计字数!”斗年,月。比里帕像荣代表湛罗的人民党势力。扎克拉、只莫亲王、萨瓦地瓦亲王代表遢罗王室,范哈儿代表中国西南当局,三方共同签署秘密协议,约定彼此结成利益同盟。一致保证:

    将致力抵消日本人在邃罗的势力扩张,保证华人的地位和利益不再继续受到损害,确保遣罗王的安全和地位不受破坏,并且争取最终恢集遢罗王室的正常权益。

    其中范哈儿还在附属协议中保证,如果遢罗军政府继续逼迫罗王,重庆政府将会在第一时间,接受国王的政治避难,并且给予一国元首所享用的所有正常待遇。而如果日本对遢罗进行利益侵占,他也将站在遢罗一边,为他们声张正义。

    这是之份极具建设性意义的密约。

    根据这份协议为基准,随后,一个名为“自由泰”的反遢罗军人独裁组织,正式在重庆成立。

    在比里帕依荣抵达重庆之前,范哈儿其实已经和三位遣罗亲王签署了一份秘密协议,答应帮助他们练一支遢罗流亡者组成的部队。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给这些遢罗人部队提供武器和物资,资助他们回国夺回失去的权力和其他一切。

    三位逞罗亲王到访后,其实也给范哈儿带来一笔巨大的收益。

    在,哑年立宪政变前,遣罗王室在英国有整整炖黄金的储备,但是自从政变之后,这笔黄金的动员权,就暂时落在了驻英国大使萨瓦地瓦亲王手中。连续两届的逞罗政变内阁,都和萨瓦地瓦亲王交涉想得到这笔黄金,却最终同样都没有得逞。

    当然,由于这笔黄金的存在,知道的人实在太多,这位亲王也不可能让它们落入自己的口袋。所以趁着这次几位亲王和军人政府的外交部长都在,四人秘密达成了共识,就是利用这笔黄金,成立一个组织,可以被用来培养反对军人独裁政府,帮助遢罗国内使用。

    “自冉泰”就是这个组织的名称。

    三个,月后。整整五顿黄金,被辗转运送到了重庆,

    这个有钱又有势的组织,成立的时候,就展现出了它不凡的实力,在,吼年,遢罗王拉玛七世无奈准备离开邃罗时,立刻动用手段派专机将他从遏罗接到昆明,然后又把他送到了重庆,并且为他在重庆。修建了一栋豪华别墅暂时居住。

    这是后话,现在略过不提。

    当初范哈儿和三位遢罗亲王的那一份秘密协议,当然是不能被比里帕依荣这个人民党领袖知道的。

    那位外交部长,能接受和范哈儿、三位遢罗亲王一起反对军人内阁,已经是犹豫很久后,才最终下的决心结盟的。如果知道还要帮助王室练军队,重新恢复国王和王族的权力,那他这个秉持民主原则的外交部长,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等到和范哈儿的秘密协议一签署完成,比里帕依荣才开始正式的外交活动,和范哈儿在公开场合发表了一份正式的外交声明。

    基关于遢罗军人政府,将会承诺不再继续伤害华人权益,保证范哈儿将对遏罗进行的投资,其权益和安全绝对不会受影响等等。同时他也口头声明,军政府当初和遣罗王室的约定不会改变。

    至于遏罗政府将会采取的具体友善措施和行动,在份声明中没有任何提及。

    真正懂得外交规则的人都知道,这份声明,仅仅是在口头或者形妾上,对范哈儿的强硬态度表示服软。意思就是承认原来做的事情是错误,以后不会再做更错误的事情了,但已经做了的,因为某些原因,也不会就此取消等等。

    这份声明中,真正对华人有利的措施,根本连一条都没有。

    但不管怎么样,这分西南联盟和遗罗政府之间的正式声明,还是让遢罗华人大受感动,让他们至少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背后还是有一个祖国在关怀着他们的,如果遢罗军政府对他们太过分了,完全不必担心,后面还有祖国支持着你们。

    华侨们大多对祖国有一种特殊的眷念,而遢罗的华人,在经历了这次遢罗排华事件后,也是认清了一个事情,那就是背后还是必须要有人依靠的才行。

    恰逢逞罗推行对华人不利的政策,在范哈儿干涉后仍旧不能取消的情况下,那些华裔、华侨,全都很干脆的做了一个选择,就是逐渐向四川、云南、贵州、重庆等地转移一部分资产和产业。一,;三间,云南的海关通道,都走进驻回国的华人。

    这个。消息传出后,范哈儿对遢罗华人的援助,也让部分中南半岛其他地区华人,大受感动,他们中有小部分人,同样选择了前来范哈儿控制地区进行投资,以便将来他们在国外有事时,也能借此接受范哈儿集团的声援、庇护。

    后来据范哈儿西南同盟共同对外部门统计的数据显示,主要集中在,吼年的上半年遢罗华人投资,共计银元王四万元,涉及的产业包括开办农场、锯木厂、榨糖厂、轻工业坊织工厂、无线电产品、水泥厂、造纸厂等等。中南半岛其他国家的投资,总数也超过旧00万银元。

    至于这些华人直接转移的资金和货物,据四省银行和海关统计,仅外汇就超过五千万美元左右,至于输送进来的具体生产物资和原料,如生丝、稻谷、橡胶、棉花、水果之类的,价值同样达到每月近千万美元,并且呈持续递增态势。

    虽然这中间,难免也受到中南半岛各现政府的反对和限制,但他们政策层面的限制,却是怎么也阻止不了华人回国投资的热情,在他们自己的抗争下,加上范哈儿连续几次发表强硬声明后,这种投资和回归,终于还是理性平静的进行了下去。

    遣罗的政府披耶帕凤,网开始差点出动军队阻止资金外流,但在华人团结在一起进行抵抗,并且范哈儿再次出面干涉后,他们最终选择了退缩。

    这时候遢罗军队的现代化武装进度才刚刚开始,没有实力对付那财大气粗的华人和中国西南军阀,想想让这些强大的内部反对敌对分子离开也好,省得他们再在国内碍手碍脚的,所以披耶帕凤内阁,除了快速接收华人富豪们空出的赚钱行业和部分贱卖产业外,并没再采取更强硬的措施。

    伴随着金钱回流,同时还有大批遢罗华人精英,在,吼年陆续迁移回中国,他们主要都选择昆明、成都和重庆、等西南大城市,作为定居点。这些人在携带回来大量资金进行消费的同时,本身还是某方面高层的精英人才。

    范哈儿什么都缺,但最缺的。就是人才,虽然现在已经有了部分美国技师雇工和犹太人移民,但他们的数量并不大,就算到了,吼年,总人数也不到两万人,根本无法满足各行各业的需求。而这一次回迁的华人,仅仅是各种精英人才,就多达几千人,这还不包括那些普通打工的平民,以及并不出来工作的真正富豪们。

    这些意外的收获,让范哈儿欣喜若狂。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中。他想方设法筹措资金,对四”进行了各种投资,但直到现在,累积的投资总金额,也没超过王四万银元,就算加上哈同、沙逊两大家族的投资,以及利用优惠政策,特意吸引来的美国和德国、上南京等地民间商人的投资,总数加起来,也不到刃万银元。但仅仅是这么一次简单的华侨回国行动,就让他一下收获了旦功万投资,他怎么能不欣喜。

    范哈儿甚至觉得,如果这次的事情再来一遍,就算让他出兵攻打遢罗,他都愿意啊。

    而其他三大军阀刘文辉、龙云、王家烈等人,虽然在这次收获中,仅占了很小一部分,但对这样的结果已经极为满意了。毕竟他们从始至终,可是什么都没做,现在直接从范哈儿那儿白分了一笔好处,怎么也不能嫌少不是。

    尤其是云南的龙云,因为地理位置更加靠近遢罗的原因,他接受的投资和物资,仅次于范哈儿控制的地区,比刘文辉和王家烈两家加起来还多,这样的结果,自然让他对年前和范哈儿正式结盟,深为庆幸。

    随着这些投资到位,大量工厂开始生产建设,范哈儿控制区的经济实力,在短短半年多时间里,几乎是充气式的开始快速膨胀。即便西南其他地区,因为暂时的和平,经济也展中,但是和范哈儿控制地区相比,仍旧是一今天、一个地的差别。

    两年时间内,两个五千银元的投资,那是什么概念,换算成贬值后的美元,大概是三亿美元左右,这样巨额的投资集中在一个省份,能够产生什么样巨大的变化,那完全可以想象的。工业、农业、商业、服务业等等,各方面前是来了一个跃进式发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法相仙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泛东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泛东流并收藏法相仙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