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相仙途 > 第六百零二章 瀚海深渊 元婴之秘

第六百零二章 瀚海深渊 元婴之秘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工犬高手中的最后,人。也吾男的最平月的那个巾车修儿共圳入了张凡的视线。

    一散人,道徒!

    这便是这个中年男子的名号,道徒道徒,省之结也,不过他这个道。不是寻常道,而是杀道!

    道徒修炼!法,号成血杀天道。自道徒其人而名男,存他之前并无人听闻过此功法,也不知他是自何处得到的

    血杀天道,顾名思义,以血、以杀入道,省之及也,旨法干天

    杀之道,当然是以杀为主。心中生杀念,行杂伐决断快竟之事,杀气溢出,纳于周身,便形成了散人道徒环穆,周身的那片朦脆车甩,以之护体杀人,无往而不利。

    少年道徒,为了修炼血杀天道。每舞痛恨而寸杀令之人,皆不马上杀之,而是特意与其亲近,博取其好感,以为挚友,朝夕相处,一自到心中杀念再不可遏制时,方才出手杀之,以此得俑法之心令,厚重之杀气。

    也正因为道徒这个特异的行径。无人敢与其辛沂,告怕其又嘉在养杀念、存杀意。

    散人之称,一是因为道徒喜以其自称二束,便悬亢人敢与其亲近。孤零零一天地沙鸥,故称散人。

    此人别看一副平常相貌,生人勿近模样,一身修为却具可怖可畏。真真正正的结丹巅峰,比起兽废不死和九子母来,都卑高出一个,境界,与血神子和水母殷衡并列

    “这么一个孤僻傲然,又修为卓绝之人不知省血神子、殷衡等人是如何将他拉来的?他们想要的又是什么”

    目光在他们五人身上扫过。张凡心巾动今,渐渐兴奋了起来”

    早在多年拼了解到他们计划的皮毛时张只宵知眉对方所谋必大,现在看来,却还是低估了他们。

    兽靡与九子鬼母在他看来,也就是神俑比较特异黑了直论起修为来说,不过与他在一个境界,让他在意的,终守还某血神午他们三人,真正离元婴大道只有一步之遥

    这样的强者,不去闭关苦修。或是弄找机缘,而洗存这瀚海城元婴修士真空的时间段,宁愿花费数十年的时间准备,若禅他们所求之事跟元婴大道无关,那才叫有鬼呢!

    想到这里,张凡强自按捺了一下,感受到集巾到他背后的干数灼灼目光,微微一笑,抛。一点绿出亢数的晶共,旨落向水母殷衡的方向。

    “衡,青莲子给你。让他们走吧!”

    卡了一下,张凡这才反应过己音悬不知宿方力平时臭如何称呼殷衡的,只得学着血神子的叫法

    说完之后,心中难免忐忑了一下,好在贝得他们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这才松了一口气。

    真论起来,张凡又岂是愿意扮演他人之辈,奈何原本只甚猜测现在却几乎肯定了下来,殷衡等人图谋的必与牙婴大省有关,事关长生大道,这些旁枝末节自然可抛,也只得强自忍耐,

    看来他是蒙对了,殷衡对他的称呼没有任何的神声垂仆,淡然伸出晶莹白哲,若凝青霜的玉手,迎向飞来的青滓子遥堡张开

    恍若玉兰花开般的美丽手掌中。伴着殷德的动作,一点冰凌四溅的泉眼浮现,浮出一个。气泡,将甘霜普世青茫子吞入其巾,旋即消失不见。

    “好!看在应龙的面子上,你们老!”

    殷衡长出了一口气,不仅仅是她,血神午等人也随之有明男放松的动作,便是散人道徒这样仿佛天塌下来都不能让他汇眼祯点的孤傲之人。都为之浮现出了笑容。

    “他们已经准备完了。”

    管中窥豹,一见之下,张凡就知道得到?这枚青差子,他们数十年的准备,终于完全了,这种如释重负当不芳伪装,歹何次,按当年在黑水湖碎片中的九幽老祖所言。五十年之期将系,卑悬钾存还禾准备妥当。待得一众元婴真人现世,再做什么动作就不甚这么轻易的了六”

    整齐的长出了一口气的声音,在殷键话普才落的时候便自张万的背后爆发了出来,不用说,自是商行联盟诸人

    对殷衡的这个,决定,其余的四大高手都没有多禅什么,只有血神子稍显不耐,不过也就是撇了撇嘴,并没有多禅什么

    “你们走吧!”

    见得一切顺利,张凡也放松了下来

    若是对方一定要灭口。那他也只得将人一装汇玄做讨一场了,不过现在这样自是最好,毕竟还有要用到这几个人之处,能不撕破脸皮再好不过了。

    “多诽道友,他日若是有暇。万望到我望民商行一聚,安朽扫榻以待。”

    望老爷子行了个礼,招呼了手下众人急匆匆地离血神子等人的虎视眈眈之下,这些不过是商人的普诵修士,其压办之大可报而知。

    对他的话,张凡不过回了一”“接着又向望天舒翼人点头示童了一猛胤洲训击一一直到目视众人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际,这才缓缓回首望向殷衡等人

    “应龙,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我们,等了你很多年了。”

    到得此时,殷衡方才幽幽叹息一声。轻移送步,倏忽之间,站到了张凡的身边。

    “元婴之下,论及地火神通。无人能出你之右,若有你相助,必能事半而功倍

    说着,殷衡发,秋水一般的目光在张凡的脸上流讨那种王和户意。比若山中一泓清泉,晃出蒙蒙波光。

    这目光之中,张凡似乎能看出一种特别的含义,空音县分别多年的男女之情,还是另有深意,一时间。却是不能分辨

    专心大道。一生之中,百岁光阴。除却当年惜若之外,不曾有过任何一个女子走进过他的生命。更不用说去细细地体察泣种干尽岁月相伴的修仙道侣之情了,这种朦胧感觉若不亲身体会,开论再如何洞察一切,终不能分明。

    深吸了一口气,张凡压下心中的怪异念头,正卑开口,却忽然感到怀中一动,低头一看,正是金河儿如果小猫一般蠕动善似存弄个舒服的位置,继续做她的鸵鸟。

    依稀间,还能听得在这个小女孩的口中一个低不可闻的呢喃在不停地重复着: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一边说着,一边将脑袋埋得愈发地深了,自欲挤入张月的体内,让人不由得蓬尔。

    此时殷衡也将注意力放到了这个小女孩儿的身卜聆卜姆出一技等意,声音却是一沉,道:“河儿。娘亲是怎么跟你禅的”

    “不准离开神水宫,不准偷跑。不准”

    眼看着躲不过去了,金河儿心不甘情不愿地抬起头来,嘟着,、嘴一连吐出七八个不准,都不带喘气的可见她的怨念不吾一天两天了

    “娘亲还有大事要做,坷儿你快点回去了不准再跑出来了,娘亲没回来前,不准出神水宫一步,知道吗?”

    殷衡的声音转厉,但其中的担忧与母爱却甚男露亢溃

    看着金河儿委屈到几乎耍哭出来的表情,便悬张月也不由得心巾一软。抚摩着她的小脑套安慰着。

    “人家不要嘛,河儿耍跟娘亲和爹爹一起有”

    金何儿此言一出,张凡本以为殷衡当会声声俱厉地呵斥回去,然后强令她返回,不曾想,殷衡沉吟了一下,变景点了点头诺

    “好,你就跟娘亲一起,不过不准离开娘亲的身汝。”

    “不行!”

    “这怎么可以”。

    张凡、血神子,齐齐惊呼出声道。

    听到血神子声音,张凡诧异地回望了过去,却贝得血神子也恰好审来。两个对头,难得在一件事情上有着共同的意贝

    “才不真的?”

    “啊太好了。咯咯,!

    与张凡等人的惊疑不同,金河儿井,是不敢相信,继而欢呼雀跃,银铃般的笑声远远传出小脑袋上的双丫髻一旱,一旱的男得得意干比可爱无比。

    “本来无论如何。娘亲也不会同意的,不过”

    殷衡若有深意地看了张凡一眼,继续道:“不讨泣次有你爹爹帮忙照顾。就让你一起去吧

    “殷衡!,!

    张凡皱着眉头打断道:“此行危险,河儿还小”如果”

    如果什么,他没有说,可是所有人都能明白他的意思,殷衡闻言却不过一笑,目视远方道;“或许。里面有能救愕河儿的年段,也禾可知。”

    此言一出,无论是张凡还是本有话要说的血神子,皆某默然,金何儿现在的情况虽然分外的可爱,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毕章,修仙界残酷无情,却是不可能都有人能在她的身边永迄照顾

    但是,让她长大,明白尘世的污浊,便集直的好吗张日略一俯首,但见金河儿俏皮地对血神子做着卑脸,昌然对井前他的万对很集不满意。

    “罢了!,!

    叹息一声,张凡不再纠缠此事。转而目视殷衡的双眼,沉声浩三“阿衡,你们的计划是?,!

    张凡目光灼灼,如有实质直刺殷衡眼中,仿佛损要看出她心巾真正的想法。

    问及此言时,他的心中也难免激动,这个几十年前就巳扎根的谜底。终于要有了答案了。

    “瀚海深渊,元婴之秘!,!

    殷衡的产音。不觉间,幽幽回荡,似叹息又如愤憬,牙婴大省终是用永恒的追求,他们这个级别的修士,谁能抵抗如此诱惑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中,尽是一片尖热

    比:第一发开始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法相仙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泛东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泛东流并收藏法相仙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