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相仙途 > 正文海量星核

正文海量星核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辰几、星澜仙子、阿凤。二人的目光齐齐注视在了那个谷中快步而出的老者身上。

    并不是这个老者本身有什么特别不处,这不过是一个干瘪的老头子,斑白的头发,挺翘的山羊胡子,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看得出他想装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但看在众人的眼中,分明显得滑稽无比。

    让阿凤惊奇无比地在张凡与这个干瘪老头之间来回巡视的,却是因为他那身衣服。

    这个谷中长老的服饰,是一身华丽的拖地长袍,遍布玄奥华美的纹饰,若是着之礼祭天地,自然别有一番庄严肃穆的味道,可如现在一般。以之拖地而行。曳满尘土,就分外地显出了几分狼狈来。

    与阿凤等人皆是一身兽皮打扮不同,这个干瘪老头的这身服饰,分明与张凡和星澜仙子身上的装扮,在材质之类的方面,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阿凤早先见得张凡他们两人的打扮觉得眼熟,根源便在这身华服上。

    这是他们部族流传下来的,唯一的一身礼服,她甚至没见得长老穿戴过,只是在一些壁画之类的地方。见过它的模样,正因为如此,她才没能第一眼将其认出来。

    张凡的诧异自然与她不同,甫一见得,他就清楚这是一件强大的法袍。元婴真人穿着的,也莫过如此了。

    这般强力法袍穿在这个,普通的老头儿身上,就显愕分外的碍眼。

    “两位贵客远道而来,小老儿来迟一步,不曾恭迎,失礼,失礼,了。”

    来到近前,干瘪老头一边鞠躬作揖,一边向着阿凤等人使了一个眼色。

    “来迟一步?”

    张凡心中一哂,要是真信了他的话。这辈子小两百年也算是白活了。

    想也知道,这个老头子早先肯定是想仗着那个障眼法,给个下马威之类的,不曾想张凡挥手破阵,这才前倨后恭,立玄迎了出来。

    不过这些都是常理,倒也没有什么好深究的就走了,他也不过摆了摆手,便算走过去了。

    这个老头子在张凡的眼中并没有什么,可在阿凤等人眼中,却是天一般,只见得他们齐齐躬身行礼。道了声:“见过长

    无论是神情还是语气,那种发自心底的敬畏与崇敬,人人如一。便是阿凤也不例外。

    随即。一行人鱼贯入谷。

    对他们的动作,张凡视而不见。只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个长老。

    不用说,他自己便是这拨星州土著的领头人了。

    “贵客小老儿的打扮可有什么不妥当之处?”

    长老被张凡看得浑身不自在。心中一阵阵地发毛,胆战心惊地问道。

    看他那目光,又好像真的在讨教一般。显然对自己的着装之法不是很有信心。

    这副模样,就与偏远之人第一次进城,偶然见得一条三条腿的板凳。从此之后对家里那个,四条腿的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心理一般无二。

    “哪里,我等叨扰长老了。”

    张几微微一笑,同时伸手示意。这干瘪老头子可以当先引路了。

    现在他对这个山谷,这批土著,愈发地感兴趣了起来。

    单单这身法袍,就可知晓这些人。定然是与昔日的星河一脉有些

    联。

    “是是是。贵客请。”

    长老挤出一副笑容来,当先引路,一边走着,一边心中郁闷,收到阿凤消息之后翻着典籍恶补的礼仪,怎么一点都用不上呢,心中不免有点抛媚眼给瞎子看的感觉。

    片亥之后,缓步行至谷口处,张凡忽然停下脚步,向着四面一指,道:“敢问长老,这个阵法是何人所布?”

    先前那个阵法,固然有巧妙之处,不过华而不实,被他一击而破,可无论如何,都不应当是这些凡人所能布置的才是。

    听到他问到这个阵法,长老立刻精神夫振,自豪地说:“这是我族最后一位仙师,在千年前所布置的。”

    说到“仙师”二字的时候,小老儿还用狡黠的目光望了张凡与星澜仙子一眼,好像在说:我知道,你们也是仙师一般。

    张凡闻言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踏步而入谷中。

    甫一入内,“轰”的一下,滚滚热浪,扑面而来。

    伴随着这些热浪,还有声声不停地心丁叮咚咚”的敲打声,循声望去。但见数十大汉,围成了一圈。正挥汗如雨地舞动着锤子,敲打着手上紫金色的金属,有的还是胚胎,有的已然有了长矛形制。

    见得这一幕,不仅仅是张凡,连带着星澜仙子,眼中也放出了亮光来。

    星辰之精!

    在那些铁匠手中的,从锤子到胚胎,尽为星辰之精所制,简直奢侈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大略扫过了一眼之后,张凡也就知道了这些铁匠为何如此拥挤地在一起工作,也明白了他们为何将打铁之处放在谷口。

    同时,一个萦绕在心中有一段时间的疑问,也得到了解答。

    以星辰之精打造的长矛,哪怕没有经过任何的修仙手段炼制,也足以洞穿四阶妖兽的肉身,这点并不足为奇。

    让他诧异的是,那些一看手艺就知道是村夫级别的铁匠,是怎么把星辰之精这种经过星力万年淬炼的异宝。打造成长矛的。

    按理说,别说普通的铁匠了,即便是结丹宗师,如果没有特殊的炼器手段,也休想奈何得了指甲盖大小的一块星辰之精。

    答案,便在数十铁匠大汉围着的中心处。

    那里,一口常人腰身粗细的地井。正在不断地喷吐着星蓝色的火焰。周遭的铁匠按照顺序,时不时地将敲打到一半的长矛胚子夹到火中灼烧着。

    敲打、然后放置到是地井上,再敲打如是反复,频率极高,偏偏这些铁匠又配合得很高,此起彼伏的,好像多年默契一般。

    “星澜,你可知这是地井中燃烧的是何种火焰,竟能克制星辰之精?”

    张凡神识传音问道。

    他分明见得,看到这一幕。尤其是见得地井火焰之后,星澜仙子的脸上现出了一抹惊讶与恍惚之色,显然是认出了其来历。

    “这是星火

    星澜仙子的声音中,犹自带着一种恍惚之意,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

    ,王珐比北

    “浓郁到极点的星力,经过复杂的演变,无数年的积蓄,最终才会燃出星火来。”

    “在尔刁小今盛时期,星河宗的旱火鼎鼎大名,不仅仅可以用千燎联且能仗之对敌,为天地间至强的几种火焰之一,与张兄的太阳金焰齐名。”

    “呃?”

    听完星澜仙子的介绍,张凡的眼睛都直了。

    虽然看到星火能轻易地熔炼星辰之精,他便知道此火决计不凡,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来头。

    这下他也明白星澜仙子脸上的异色何来了。

    这种在紫府州全盛时期仍然是珍惜无比的火焰,惟有星河宗强者才能使用的宝物,现在却被几个村夫用来打铁,星火有灵,想必满地打滚,嚎哭不止吧。

    在张凡与星澜仙子观察星辰之精与星火之时,那个长老就静静地站在一旁,眼中闪过异色,到底在想什么却是无人知晓了,总之沉默不语,并不曾出言打扰。

    好在张凡也没让他等待多久,片刻之后,便收回了目光,继续向前走去。

    星火地井之后,一大片的山谷空间中,上千座石屋屹立着,炊烟袅袅。颇为兴旺的模样。

    奇怪的是,其中的人口,好像少了点。一路行来,也不曾见得多少。

    “长老,阿凤他们呢?”

    见得如此,张凡随口问道。

    “他们”他们另有事要办,晚点自会来拜见贵客的。”

    长老的脸上不变的笑容。僵硬了那么一会,眼中闪过一抹哀伤,随后收敛了起来,带着张凡他们两人来到了他的住处。

    身为族中长老,领头人,他的石屋理所当然的是千座石屋中最高大的。虽然在张凡他们眼中算不得什么,倒也称得上是宽敞。

    安排他们两人落座,并奉上茶水之后,长老又躬身行了一礼,道了句:“容更衣。”便退了下去。

    张凡也不以为意,只是品着此地独特的茶水,随意地闲聊着。

    少顷,张凡他见得星澜仙子秀气的眉头紧皱,神情仍然带着几分恍惚。暗叹一声,道:“星澜,想知道他们与星河宗的关系,等等询问一

    “嗯,多谢张兄,星澜无事。”

    星澜仙子勉强一笑,摇了摇头道。

    对此,张凡也只能叹息了。

    星澜仙子到这星州来,多少有几分寻根之意,不曾想,偌大的星州横穿,却不曾见到一个修仙者,一片荒芜,也不像是有人迹的样子。

    只有这么一群土著,偏偏这些人隐然还与星河宗有点关系。

    想想她视之为先人的星河宗。要是真的沦落到只有这些人存在,那就真的是悲剧了。

    两人一时沉默,直到一声轻咳,那个长老去而复返,重新回到了屋中。

    这个时候,那身穿在他身上怎么看怎么像是沐猴而冠的华服不见,代之的一身粗布麻衣,就像是村中老汉一般,看上去到是显愕自然了不少。

    “劳贵客久等了。”

    一边分宾主坐下,老儿一边欠身行礼,一副无比歉疚的样子。

    “不知两位贵客,从何而来?”

    长老说话的时候,一双老眼扑闪扑闪的,颇为期待的模样。

    张凡心中一动,本来随口应付过去的心思淡去,转而笑道:“阿凤猜我们是从星河之外而来,老人家以为呢?”

    “绝无可能!”

    长老大气地一挥手,毫不迟疑地说道。

    “果然。”

    张凡心中思量着。口上却是不停。继续道:“哦,老人家如此肯定,莫非曾经出去过?”

    他本来不过随口一说,倒不认为这老儿真能避开那头恐怖的太古水猿横渡星河。不曾想得到答案却是大出了他的意料。

    “是

    “小老儿年轻的时候,倒曾出去过几次。”

    长老略带缅怀怅然地说道。

    不仅张凡,星澜仙子也惊讶地望向这个不起眼的老头子,不敢相信他有这个。本事。

    那头太古水猿,要不是有张凡在,凭借星澜仙子一人,绝对不是它的对手,怕是还没横渡星河,就葬身猿腹了。“阿凤他们这些小儿辈都以为星河不可渡,所有意图尝试的人都是有去无回,却是不知小老儿年轻时候,倒也来回过几次。”

    提到横渡星河一事时,这个老头子倒是平添了几分豪气,好像回到了年轻时候一般。

    “小老儿的父亲,年轻时也是族中一代勇者,他偶然曾得到过一枚星河灵龟的卵,留给了我”

    “那头灵龟后来也就成了老儿的妖兽伙伴了,在陆上的也一般,到了星河中却是速度奇快。”

    “那时候年纪初生牛犊不怕虎,好奇外面的世界,卓偷偷横渡过星河数次,”

    “还数次,”

    张凡与星澜仙子面面相觑。真觉得不能小看了这个老头子,没想到他还有这般经历。

    “星河四面小老儿都乘坐灵龟到达过对岸,险死还生之余,多少摸清了底细。”

    ,王珐比北

    说到这里,长老顿了顿,才接着道:“小老儿敢肯定,星河之外,绝大部分地方连人影子都没有,至于星河之内,我们星州更是只有我们一支,根本没有其他人类。”

    听得这句话,张凡与星澜仙子心中皆是一沉。

    提到星洱之外的地方,长老的话或许还有些武断,可与他们探查的结果倒也相符合。

    这也就罢了,星州之内的情况,他可是绝对的权威,他说无人。那就定然是无人,毕竟生于斯长于斯的土著,这点岂会有搞错的可能。

    “星州之大,只有你们几千人?”

    星澜仙子忍不住插口道,声音中不觉间带出了几分苦涩之意。

    任谁见得心目中的圣地,差不多是一片死地的时候,反应都不会比她好上多少。

    “是啊,只有我们了。”

    “我们要是死绝了,星州就没人了。”

    长老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有些闪烁,尽望他们两人的身上膘着。

    张凡并不是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不过却没放在心上,反正身怀绝对的实力,等着他掀开谜底就走了。

    倒是另有一事,引起了他的兴趣。

    “老人家,你的妖兽伙伴灵龟可还在身边?可否取出让我等一开眼界。”

    在这个长老提到“妖兽伙伴”四字的时候,他心中就有了明悟了,尤其是感应到此人身上的力量隐然与阿凤系出同源的时候,更是明白了他们搜寻妖兽蛋的目

    同时他对那头能在星河中来去自如的星河灵龟也大感兴趣,这般妖兽怕是不简单,说要一开眼界,倒也不算是客气话。

    “没了,死了。”

    长老黯然叹息一声,道:“最后一次回来的时候,半道上灵龟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拼死赶着把小老儿送上了岸。然后就被一只大手捉回了河里,没了

    “太古水猿!”

    一听他的描述,张凡就知道那头罕见的灵龟,终究是上山多了终遇虎。没能逃过太古水猿的毒手。

    见得这个。老儿的意志有点消沉,张凡便转移了话题,不再提灵龟一事。转而道:“那老人家你认为我们是从哪里来。

    听到这一问,长老来了精神。山羊胡子翘了翘,满脸神秘的指了指上方。

    “嗯?”

    张凡与星澜仙子同时神色一变,没想到这个老头子竟然心里什么都明白啊。

    “一个多月前,地动山摇,紫光冲天。星力紊乱,百兽皆惊,然后没过多久你们就来了”

    长老的山羊胡子颤动了个不停。将主人激动的心情显露无疑。

    “你们一定是祖上传说的外来人是吧?”

    “我们紫府州浮起来了?”

    长老激动得不可遏制,身子都颤动了起来。

    “不错!”

    比。,石比

    张凡与星澜仙子对视了一眼,道:“老人家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我们终于有救了,以前最多的时候有几十万人,然后越来越少,传到小老儿手上,只有几千人了再过些年,也许就没人了。”

    闻言张凡略一皱眉,隐约觉得不止于此,这个小老头不简单,兴许还有别的目的。

    不过他也不急。终有揭晓的时候。

    恰在这个时候,门帘一掀,一个女子端着烤肉一类的东西,进到了屋中。

    “嗯?再凤?”

    此人正是阿凤,不过与先前的打扮。却是大不相同了。

    一身素色麻衣,简洁明了,别有一种清爽与娴静之感,与早先那种风风火火,沙场女将般的气质大相径庭。

    她的眼睛略显红肿,就好像大哭过一次似的。

    待她将肉食等送上后,长老慈祥地开口道:“阿凤,你过来坐。”

    她轻应了一声,跪坐到了一旁。

    与此同时,屋外隐约传来嚎哭之声,断断续续,此起彼伏,分外渗人。

    哭声入耳,阿凤眼中更红了。长老的脸上更是显出了痛苦之色。虽然一闪而过,却不曾逃过张凡的眼睛。

    不用说,这些自是死难者家属的哭泣了。

    先前阿凤等人到了何处,也有了答案。

    “阿凤你要坚强点,别忘了你姓星!”

    长老拍了拍了阿凤的肩膀,既似安慰。又如鼓励般说道。

    “嗯!”

    阿凤用力地点了点头,有手背狠狠地抹了抹眼睛。

    长老回过头来。对张凡他们解释道:“我们族中,惟有能领悟出种子之力的人,才能以星为姓。哎呀”

    说着他一拍脑袋,歉然道:小老儿竟然忘了自我介绍了,小老耳名星螟虎。”

    “星艘虎”

    听到这个干瘪的小老头子,竟然有这么霸气十足的名字,即便是张凡。都不由得愕然了一下。

    至于那个什么“种子之力”他到是多少明白了一些,想来当是一种操控灵兽的力量吧!

    张凡正想着呢,耳中忽然传来星澜仙子的神识传音:

    “种子之弈。这其实是星河宗内传承的一种驾取灵兽的法门,非核心弟子不可传,便是星澜的祖上,也不曾学过这门手段。”

    “竟有这么大的来头?”

    张凡脑海中诸般念头闪过,心想这批人能繁衍至今,不曾断绝,确非无因啊。至少他们的先祖。比起星澜等人的祖先来要强上不少。

    “对了,两位贵客来我星州,不知有何贵干小老儿有可以效劳的地方吗?”

    恰在此时,星艘虎忽然眼巴巴的望来。诚恳无比地说道。

    在张凡看幕,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好像巴不得卖出个大大的人情来,显得很是怪异。

    沉吟了一下,他还是摊开手掌,道:“我们来此却有所目的。第一便是此物,星长老可能提供帮助?”

    他的掌心上,一枚星辰金,平静的遍洒星辉,虽不耀眼,柔和中自蕴涵着强大的力量。

    “星核?”

    星蝗虎眨巴着眼睛,满脸的怪异之色。

    “怎么了?”

    张凡奇怪地问道,他们猎杀了不知多少妖兽,知道星核的存在不足以奇,奇怪的是他跟一旁星凤的表情。

    星黎虎的神色愈发地怪异了,起身道:“请贵客跟小老儿来,一看便知。”

    张凡自然无可无不可,带着星澜仙子。紧跟在星艘虎的身后。走出了石屋,穿过了大半个山谷,倒得了谷后一处四陷下去,俨然天坑一般的所在。

    在谷后天坑的边缘处,星腔虎站定,望向天坑中道:“里面前是”

    说这句话时,他都有点不敢看张凡的眼睛。

    他却是不知,张凡这个时候哪里有余力去观察他的神色,完全被眼前这一幕震撼到了。

    在这个方圆数百丈的天坑中。满满当当的,竟是堆满了星核。一片星蓝之色,直接能把人的眼睛晃花了。

    这还只是表面一层,再往下呢?这天坑的深度可想而知,要是全部铺满了星核,那个数量,简直无法估计。

    “这些东西。你们无用?”

    张凡的声音,难得地带上几分呆滞。他是真被震到了。

    “不知从哪代祖上开始,就把星核堆在这里,我们也都按照祖照做。至于用处嘛,”

    星穆虎两手一摊,道:“没有!”

    要不是怕张凡的脸上挂不住,他都想说一声这些都是无用的废物,要不是祖上就有这么个惯例,怕是压根就没有人拣回来。

    “那我动手了?”

    “敞开了

    长老大手一挥,无比豪气地说道。

    股二合一,六千字大章,俺算做两更,大家伙没意见吧?那这就是第六更了晚上还有四

    另,继续求月票。急需大家的帮(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法相仙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泛东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泛东流并收藏法相仙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