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相仙途 > 第一一四八章 破禁三法,思感笼罩

第一一四八章 破禁三法,思感笼罩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轰-轰-轰——”

    轰鸣之声,非是惊雷展露威严,不是巨石滚落高山,不过是一步一步落足大地,自然的震颢。。。(

    此时云池之中,云朵或破碎或四散,狂风或偃息或远去,惟有张凡的身影,步步踏前。

    不知何时,陆地真仙的肉身已经被重新收起,张凡的眼中一片坚定,倒映出了血红色的云碑,乃至上面一个个染血的姓名。

    此刻弥天境天人宫中何等的震动,云中界五大云州又在酝酿着怎样的波润,他都恍若不觉,眼中只有血碑以及此前天人刀尊死死占据的那个所在。

    失去了天人刀尊凌天刀气的娃压,那方圆不过数丈的地方,渐渐在张凡的眼中显露出别样来。

    怎么看都不足十丈方圆,但那块小小的区域,现在在张凡看来,就好像是整个世界一般。血碑座下,方圆十丈,一圉若隐若现的凝白色光圈划分。

    光圈的颜色,雪白纯净而透亮,虚实间穿梭,恍若一今天井又似各种宝物偶然遗失在那里似的。云心?!”

    张凡的眼中闪过一抹激动、热切之色,毫无疑问,那里定是整个云池的核心处,也正是昔日叔通成道的关键所在。

    铲除了最后一个门槛,云心终于剥下了所有的伪装,在他的眼前显露出了真容来。

    不知不觉中,张凡的脚步已踏入了光围之中。

    在那一刹那,整个光圈骤然大亮,随即如水波朦胧模糊,将他整个人包裹入了其中。“这是一一一一一一”

    张凡的脚步,猛地一下凝滞了下来,眉头一挑,诧异、惊喜、恍然……诸般神色在他的脸上浮现了出来。“原来如此!”稍顷,他长出了一口气,脸上重新出现了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自信与骄傲。到了这个地步,一切都已洞察在胸。

    张凡并没有直接在云心这个地方深究,现在还不是时候,而是踏前一步来到血碑之前,缓缓伸出手来。

    “轰隆~”

    元气震荡,血碑晃动,就好像养在深闺的女子,蓦然被陌生男子触磁,反应浇烈无比。

    在张凡的掌下,血碑固然不曾拔腿便跑,然而其上的无数血色字迹却在不住地扭曲着,好像网中的鱼儿,不住地挣扎。

    随着那些恍若有了生命一般的血色姓名扭动,其下牵连的无数血线也随之纠缠、颢抖,若狂风下的大树根须,无规则地摆动。

    同一时间,云中界中,不知有多少人面露痛苦之色,或捂住胸口、或按着头颅,仿佛诡异地攻击绕过一切,直接深入了他们的体内一般。

    这些人工至元婴真人,下至刚刚出生的婴儿,无论是何等人物,感觉都无太大的不同,瞬间齐齐停下了手上的事情。

    那些凡人或底层修士还好,茫然不知所措,无知在这个时候是最大的幸福。

    那些真正的强者,有资格接触到这个世界核心机密的高手们,则完全是另外一副模样了。

    一个个或惊或喜,或恐惧或期待,亢不停下手上的事情,做出的动作如出一辙一一仰望苍穹!他们明白,那个束阵了所有云中人族无数年的禁制,被触动了。

    张凡并不以救世主自居,那些人感谢仰慕的目光,也不会在他的心中留下任何的波澜。

    他压根就不曾去想他的举动会在云中人族中引起多大的波动只是平静地以手掌摸索着血色云碎。

    每每张凡的手掌划过,五色的光辉就会如何阳光下的阴影一般,紧随其后,在血碑上浮现、沁入。

    他自然不是简单的抚摩,而是将大五行破禁术以春风化雨的办法,一点一点地投入到这块血碎之中。张凡并不想当救世主,当不意味着他就想当刽子手!

    若是如寻常一般,将大五行破禁术,乃至进一步的五色神光以霸道绝伦的手法强行在血碑上抹过,怕是云中人族自此夷灭,或是减员个四五层都不足为怪。

    明白了这一点,方才能感受到张凡此时的小心翼翼,好像数千万乃至数万万的人类,俨然手中薄如纸声如磬的瓷器,稍稍用力就会粉身碎骨一般。良久良久,张凡长叹一声,缓缓地收回了手。他的脸上神色变幻,终归于平淡。

    大五行破禁术何等神通,多少年来破尽天下禁法,纳尽世间法宝,从不曾让张凡失望过,这次也不例外。

    大五行破禁术过后,这处血碎,乃至当年天人先祖们在此布下的手段,再不能瞒过他的眼睛。

    想要破坏这块血碑,让云中人族摆脱天人的控制,其实并不困难,手段有三。其一,强行以外力将这块血碑摧毁!那样一来,血碑上的名姓,乃至与其关键的云中人族,十之**会间才陨,能存活下来的万中无一。

    其二,张凡以大五行破禁术,直接抹去其上与云池的关键,以及天人布置在其上的手段。这个结果比前面的暴力摧毁好上一点,却也强不到哪里去。

    如此做法过后,云中人族十之**要随之身陨殉葬,能存活下十十之数,就是天佑。

    若是真以天下为自任,将拯救云中人族作为理想,那么这般做法未尝不可。换微云海瑶等人,要是真的不顾及自身的安危,牛之**都会选择如此做法。然而张凡不是他们!对他来说,云中人族,救可也,不救亦可。

    天意如刀,天心似铁,它可不会管张凡如此做法是存了如何的心思,终究是做了之后,云中人族得救,他却得承担无边杀业!

    张凡坚信以他的大气运与坚定的道心,便是杀业滔天,也乱不得他的命运,奈何砰-无边血色,也没有往身上揽的必要。

    若是他没有其余的手段,只能重走叔通当年的道路,那他不会犹豫,直接破碎此碑,就足以削弱云中界七层的气运,让其驾驭云池冲击化神境界平添几分把握。不过,他有其余的手段,砰存滔天杀业也就敬谢不敏了。

    实质上,除却前面所说的两个办法之外,尚有一法,可解血碑控制,拯救云中人族。

    说来简单,无非是彻底控制了云池,成为这件云中界本源法宝的主人。

    那样一来,通过云池直接将血碑剥离,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也就不需要承担无边杀业,更能完全地保留下云中人族。

    只是这般手段并不是容易完成的,即便是现在的张凡,也无十成的把握,至少在元神大成之前没有!

    “云中人族,你们自求多福吧!

    张凡望着眼前的血碑,缓缓转身。

    “看看天意是否在你们,若是天意在此,当时张某自当出手;若是天意在彼,那就怪不得我了。”

    张凡施施然踏前一步,其落足处,正是此前天人刀尊无数年沉睡的地方。

    他的自语非是矫情,要是他元神大成之后,有机缘能拔出血碑,他自然会做,人类的骄傲岂容得天人一族这个失败看来把握;要是实在没有机缘,以张凡的性格,也不可能为了无关之人以命相拼!自语之声渐渐散去,张凡已然盘膝而坐,缓缓闭上了眼睛。

    蓦然间,整个天地沉静了下来,就好像黎明前时分,无光无影,无声无息,万籁俱寂,只等那一声乌啼。

    张凡盘坐的身躯上,气息越来越淡,恍若沉沉睡去,更似有什么东西不住地从他的体内抽离了一般。这,便是云心,抑或说是云池的威能。

    张凡的神识,透过座下的云心,如脱搔野马一般,倏忽之间,遍布了整个云池。更胜过神识的是他的思盛。

    张凡的思感在云池的增幅与莫名作用下,恍若一张弥天大网,豁然间蔓延了出去。琼楼玉宇金阙,亭台舞榭歌祠……弥天境,天人宫,在张凡的思感笼罩下再无秘密可言。“张兄不知是否得手了?”

    一处院落中,公子云远在室内徘徊,偶然踢起地上蒲团,撞到石桌椅,皆是恍若不觉。他留在院中,扮演着张凡的身份,掩护其离开的情况,已是多日了。

    在他的周遭左右,云华、云芸、舞恋等人默然不语,显然也在沉吟之中。

    张凡灭杀天人刀尊的声势浩大到了极点,便是他们这些形同软禁的所谓“尊者”们,也是清楚地感受到了其中蕴含的恐怖。

    当时还有不少天人来此挑人,事变后尽数色变迅速离去,好像到了什么地方汇合集中了一般。

    从那时候起,他们这些尊者所在的地方,就好像枚连忘了一般,除开被勒令禁止外出之外,就再不曾有天人前来理会了。

    “我们要怎么办?”

    云远愈发地焦躁了起来,猛地止步回首喝道。

    “等!”

    恰在此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却是舞恋!

    她渡缓起身,声音依旧冰冷:“我们只能等,等张道友的消息等渊主传讯。”

    还有一句话她没说出口,但无论是云远还是云华等人心中都是有数。

    “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无奈、颓然,包括云远在内,所有人都黯然落座,心中再是不甘,他们也知道舞恋所说的才是正理。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诡异地感觉,仿佛水波纹笼罩整个房间,更是荡漾在所有人的心里。“这是一一一一一一”

    云华豁然起身,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狂喜之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法相仙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泛东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泛东流并收藏法相仙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