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二一零章 兴师问罪

第二一零章 兴师问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浩天突然失去神智,双眼紧闭,昏迷不醒,这可把丁奉三人吓的不轻。

    三人都没敢用周围的将士们动手,他们亲自抬起林浩天,飞快的向木军大营跑,找到一处相对宽敞的营帐,把林浩天安置下来,然后令人赶快找军医过来。

    其实林浩天并不是昏迷过去,只是睡着了。

    这些天来,他几乎没睡过一晚的好觉,白天他要与木军作战、指挥己方建造防御工事、鼓舞下面的将士们,到了晚上,峡谷漆黑,他片刻都不敢合眼,还要时刻紧盯着谷口,预防敌人偷袭。

    人可以不吃饭不喝水,但不能不睡觉,长时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铁人也受不了。

    林浩天早就已被磨的筋疲力尽,耗光了全部的精力,之所以还能保持着清醒,还能在战场上生龙活虎的战斗,全靠他超乎想象的意志力在支撑,若换成旁人,身体早就垮掉了。现在大批的援军赶到,己方终于脱困,林浩天的绷的紧紧的神经松弛下来,人也就坚持不住了,连话都未说完,他站在地上就睡觉着了。

    当军医赶到营帐,为林浩天看过脉象,又检查过全身之后,军医冲着周围紧张不已的众将们笑了,说道:“大人没事,只是过于劳累,已经睡着了。”

    这话令在场的众人无不长嘘口气,原来大人仅仅是睡着了,真是虚惊一场!人们抹了抹额头的冷汗,纷纷向军医拱手道谢,丁奉上前轻声问道:“大人得什么时候能睡醒?”

    军医摇头说道:“大人的身体很虚弱,如果六个时辰还没有醒过来,就算硬喊也得把大人喊醒,喂大人吃过补品之后,方能再让大人入睡。”

    “哦!是这样!”丁奉连连点头应是。然后转身对下面的众将说道:“你们都记好时间,是六个时辰,如果耽误片刻。我拿你们试问!”

    “是!丁将军!”

    丁奉沉吟片刻,又对军医说道:“医官。其他那些受困的将士们情况如何?”

    军医叹口气,说道:“情况很不好,将士们大多都有伤在身,可是没有药物医治,又没有清洗过,伤口大多都腐烂了。”

    丁奉皱起眉头,幽幽说道:“凡是存活下来的将士。皆为我大金铁骨铮铮的儿郎,千金难求,请医官大人无论如何也要救活他们,保下他们的性命!”说着话。丁奉拱起手,冲着军医深施一礼。

    见状,毕武、凌无涯诸将也都纷纷拱手施礼。

    军医吓了一跳,急忙一躬到地,拱手还礼。说道:“哎呀,丁将军和各位将军太客气了,我等会尽最大的努力,把受伤的将士们都医治好,诸位将军就放心吧!”

    丁奉连道多谢。而后,他又与毕武、凌无涯二人商议了一番,决定留下三千人在此守候,照顾林浩天和受伤将士,同时也顺便接收营中遗留下来的粮草和辎重,而剩余的所有的人马,则全部跟随他们前去追杀司马长仁。

    在丁奉、毕武二人的一声令下,第一军团和第二军团十几万人,齐齐向辽东城进发。

    另一边,司马长仁确实是向辽东城方向撤退的,毕竟那里还有数万的木军,他率领着数万轻装上阵的木军将士一路狂奔,连夜退回辽东城外的木军大营。

    等他被人扶进中军帐,看到周方的时候,也不知司马长仁是累的还是气的,脸色煞白,他手指着周方,身子都哆嗦,声音虚弱地咬牙道:“周方,你为何连连抗我军令,迟迟不来增援?”

    周方早已想好说词,他连犹豫都未犹豫,先是冲着司马长仁拱手施礼,然后不急不慢地说道:“司马将军立功心切,明知林浩天北逃乃金军之计,却硬要前去追杀,置麾下将士性命于不顾,最终导致受困荒野,我若前去救援,岂不也陷重围,难以脱身?”

    “放屁!”司马长仁气的脸色不自然的涨红起来,他狠声说道:“周方,你故意抗命不遵,坏我大计,我岂能留你?”说着话,他侧头喝道:“来人,把此贼给我拿下!”

    “且慢!”周方有待无恐的一笑,说道:“司马将军,你为上将军,我也是上将军,你我并无上下之分,有何权利抓我?”

    司马长仁深吸口气,噗嗤一声笑了,气笑了,他眯缝着眼睛,看着周方,一字一顿道:“凭什么?就凭我为全军统帅,你为副帅,你说我有没有权利抓你?”

    周方耸耸肩,笑呵呵地转过身,走回到帅案后,慢悠悠地坐了下来,然后慢条斯理的从桌案上拿起一卷诏书,向司马长仁面前一递,说道:“司马将军,请你先过目。”

    司马长仁看着周方手中的诏书,眉头拧成个疙瘩,他看了看身旁的偏将,后者会意,急忙快步上前,接过诏书,然后退回到司马长仁身边,将诏书递给他。

    司马长仁接过,展开,这份诏书,确实是木王刘基亲笔所写,而且还是密诏,大致的意思是让周方在军中与司马长仁同心协力,抵御金军,但是,如果发现司马长仁有指挥不当之处,可立刻接管全军兵权,取而代之。

    这个‘指挥不当’的意思太模糊了,如果周方有意与司马长仁过不去,他下的每道军令都可以鸡蛋里挑骨头,说出有不当的地方。

    刘基身为君主,在密昭里用如此模糊不清的字眼,其实用意也很明显,他信不过司马长仁,无法放心的把兵权交到长孙渊宏的手里,所以才委派周方前来做大军的副帅,让他监督司马长仁,与金军的战事打的是好是坏倒是次要,关键是看他有没有不臣之心。

    周方倒是没看出司马长仁有不臣之意,不过对后者激进的战术,他是打心眼里反对,感觉太冒失,是用全军将士的性命来做他创立奇功的垫脚石。现在司马长仁回来了,又与他当面对质,撕破了脸,周方也就不再客气,把刘基密诏取出,让司马长仁过目。

    看过这份密昭,司马长仁突然有想要发笑的感觉,他多聪明,当即就明白了刘基的意思。

    自己在前方拼死拼活的作战,而大王却对自己一丝一毫的信任都没有,派来周方这个眼目来监视自己,又给了他这份密诏做压制自己的武器,这仗还怎么打?打下去还有什么意思?自己又是为谁而战?

    “哈哈……”司马长仁大笑,他拿着诏书连连点头,猛然一挥手,将诏书直接甩到周方的身上,幽幽说道:“好啊!你有大王的诏书,随时都可以接管大军,我看不用等以后了,就是现在吧!从现在开始,凡我军将士,皆由你周方周大将军来指挥,我不管了!”说完话,司马长仁对搀扶他的两名侍卫说道:“扶我走!”

    “将军——”

    周围的众将们不知道诏书上具体是什么内容,但通过司马长仁的话也能猜出个大概,人们见他把全军的指挥权都交给周方,心中无不大急,纷纷上前,跑到周方的面前,哗啦啦跪倒一片,一各个仰着头,眼巴巴地看着司马长仁,颤声说道:“将军!将军!你……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

    司马长仁没有说话,将头转向别处,不忍看这些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们。

    周方并不是一个无脑之人,他与司马长仁只是在作战思想上有冲突,现在见后者要把全军的兵权推给自己,周方可不敢接,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想接也接不住。全军之中,上至将军,下至普通士卒,皆为司马长仁的亲信,能指挥得动这支军队,除了司马长仁再没有第二个。

    该震慑的也都震慑完了,周方站起身形,走到司马长仁的身侧,深施一礼,赔笑着说道:“司马将军这是说的哪里话?你为主帅,我为副帅,哪有主帅不管事,而由副帅指挥全军的道理?请司马将军收回成命,以大局为重,万万不可意气用事。”

    “是啊!将军!”

    “请将军三思啊!”

    ……

    听魏征这么说,众将暗暗嘘了口气,同时七嘴八舌的纷纷应道。

    司马长仁看了看众将,最后目光落到周方身上,他冷笑一声,说道:“周将军,大王派你来不就是为了让你来接收我的兵权吗?怎么?现在我给你你还反而还不要了?”

    “哎呀!司马将军误会了。”周方说道:“大王绝无此意,我更没有窥探将军兵权的意思。大王在诏书上说的很明白了,是要你我二人同心协力,联手对付金军,还望司马将军明鉴。”

    周方已低三下四的说了软话,司马长仁又没有真交出兵权的意思,此时也就顺势借破下驴,他含笑点了点头,一语双关地说道:“我当然明白大王的心思了。”

    哼!周方心中嗤笑,脸上可毫无显露,他话锋一转,疑声问道:“不知将军现在有何打算?”

    司马长仁沉默未语,正在他转动头脑的时候,帐外有人大喊道:“报——”

    随着话音,一名木军探子从外面冲了近来,看到司马长仁,急步上前,插手施礼道:“报将军,金军十万多人正从北方向我军大营全速赶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