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五二零章 知耻后勇

第五二零章 知耻后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闻这个情况,众将们颇感惊疑和不解,这支尤军是干什么来了?难道想夺回要塞吗?但只派来两、三千人就想夺回要塞,是尤军太相信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小看己方了?

    尤军将领孔青跨步出列,拱手说道:“林将军,末将愿率一万兄弟,在要塞外迎击敌军!”

    林浩天眼珠转了转,淡然一笑,摆摆手,说道:“没有那个必要!”顿了一下,他又道:“孔将军,你交代下去,让守城的兄弟继续打尤军旗号,另外,敌军到了城前也不要放箭,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就是!”

    众人皆是一惊,纷纷说道:“林将军……”

    林浩天说道:“通过我能混入乐亭军,进而顺利进入要塞,可以看出各地尤军对龙顶要塞的增援是杂乱无章的,也没有经过事先的筹划和部署,异常混乱。若我所料不错,这支尤军也是援兵之一,他们很可能还不清楚龙顶要塞已经沦陷,所以才敢大张旗鼓的过来。我放他们入城,就是要关门打狗,让他们有来无回!”

    原来大人是这个意思!众将纷纷点头,觉得林浩天分析得有理,既然对方主动送上门来,这个便宜己方不占白不占。

    按照林浩天的意思,龙顶要塞的城头又换上尤国的旗帜,金、新赤二国的军队一律撤下,在城墙上站岗的是清一色的尤兵、尤将。

    其实正如林浩天所料的那样,来的这支尤军确实是援兵,而且也不知道龙顶要塞已然易主,一是这场战斗打得太快,其二,也是最关键的一点,联军是全歼守军,没有放跑一人,这使龙顶要塞失守的消息被彻底封锁住。

    联军进攻时没有使用大型的攻城武器。要塞的城防一点没被破坏,城墙上的插满了尤旗,站岗的军兵也都是尤军,这支援兵哪里想到其中会设有圈套。毫无防备,大摇大摆地进入要塞之内。

    如果这时是白天,援兵可能还会看到未来得及刷洗干净的血迹,可现在恰恰是深夜,即便点有火把,可视范围也极为有限。

    等尤国的援兵全部进入要塞,城门被联军关闭之后,猛然之间,援兵的周围喊杀声四起,伏兵乍现。举目望去,灯球火把,亮子油松,照得要塞亮如白昼,突然出现的联军将士人山人海。铺天盖地,把这三千来人的援兵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援兵们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一个个满脸的诧异和茫然,面对着周围突然杀出来的联军完全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没有发生战斗,现在的局面也不用再发生战斗。双方的兵力相差太悬殊,若是真动起手来,接近十万之众的联军只一走一过之间就能把这三千援兵踩成肉饼。

    在联军中尤军将士们的好言相劝之下,三千援兵没有做无谓地抵抗,最后放下手中的武器,悉数投降。

    降服这支援军。只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插曲,但却让林浩天敏锐地意识到其中的机会。既然这支援兵对龙顶要塞失守的事毫不知情,那么会不会有更多的援兵还在赶来的路上呢?

    己方如法炮制的瓮中捉鳖,尽可能多的擒拿尤军,对于龙湖郡的整体军力而言也会造成巨大的消耗。

    想明白这一点。他立刻传令邵林给后面的联军主力捎信,让其暂时原地驻扎,不要进入龙湖郡,以此来吸引更多的援兵向龙顶要塞聚集。

    林浩天的这个策略起到了奇效,联军驻扎在龙顶要塞的两天里,前后又迎来五波援兵,多则数千人,少则数百人,加到一起也接近有两万之多。

    直到联军在要塞守株待兔到第三天,要塞失守的消息才在龙湖郡传开。见已无联军再来自投罗网,林浩天这才让联军主力进入龙湖郡,分出一部分兵力驻扎龙顶要塞,看管俘虏,主力大军则继续向西,逼近尤国的都城淮阳。

    现在的龙湖郡,境内的三个县其中有两县已基本成为空县,所有的兵力都集中的新余县。

    联军的西进十分顺利,仅仅用了四天就逼近了新余县。

    这里已是淮阳的最后一道防线,全县集结的兵力已经超过了三十万,这三十多万的大军分散于华宁和通城二地。

    华宁位于淮阳的东北,通城则位于淮阳的东南,这两城就像是淮阳长出来的两只犄角,如果联军不理这两城,直取淮阳的话,尤国方面便可以三面出击,围攻联军。

    所以即便此时淮阳已近在咫尺,但联军也只能稳扎稳打,要把华宁和通城这两座城池先拿下来。

    就如何进攻华宁和通城,金、尤、新赤三国的将领齐聚一堂,商议接下来的战术、战略。

    宋浩最先表态,说道:“我军有百万之众,而根据我方得到的情报,华宁和通城的兵力都未超过二十万,我军可并分两路,齐头并进,分取华宁和通城,拿下二城之后,再两面夹击淮阳。”

    他说得信心满满,底气十足,而现在联军也确实有这样的实力。

    林浩天淡然一笑,问道:“兵分两路?要怎么个分法?谁和谁为一路?”

    宋浩所说的战术也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而是事先和部下将领们商议的结果。

    听闻林浩天的发问,他不紧不慢的从容道:“在我们五路大军当中,金军和尤军兄弟是公认战力最强的。我认为,金军仍然为独自一路,尤、新赤军为一路,前者取华宁,后者取通城,两路大军战力相当,拿下此二城应当也是手到擒来。”

    林浩天没有马上接话,垂下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地图,手指还不时的在上面比画几下。

    虽然金军这路兵力较少,但所攻的华宁也比通城的实力要弱一些,宋浩的分配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有一定的道理,也是一个可行的战术。

    他觉得可行,但下面的尤军众将们都急了。

    别人或许不清楚新赤军的实力。但他们可是了如指掌,以前也和他们交过手,新赤军的将士皆是徒有其表,实则不堪一击。自己和他们为伍,不仅要被人家当刀使,弄不好还要受其拖累。

    可惜尤军这边没有主将替他们说话,他们只能自己争取。

    孔青深吸口气,正要出言反对,这时候,金军的第一军团统帅丁奉抢先说道:“绝对优势的兵力,却要分兵两路,分取华宁和通城,以末将来看。这是自找麻烦!”

    别看宋浩长得英武非凡,但心胸并不宽阔,听完丁奉毫不留情面的反对自己的战术,他的脸立刻沉了下来,冷笑一声。阴阳怪气地问道:“哦?这么说丁将军是有更好的破敌之策喽?”

    在丁奉的眼中,除了林浩天就从没容得下过旁人,即便宋浩是一国之君,但在他看来,也只不过是个难成大气的凡夫俗子罢了。

    他微微一笑,说道:“与其分兵,不如合力专攻一城。不管是打下华宁还是通城,随后便可直取淮阳,当然,这只是虚晃一招罢了,其目的是要引另一城的尤军前来救援,只要他们出城。我方便可立刻杀它个回马枪,将其歼灭于城外!”

    林浩天边听边大点其头,觉得丁奉的策略比宋浩的战术要稳妥多了。合力打一城,以己方百万大军的兵力,无论是打华宁还是打通城。皆可轻松拿下,而若是分兵攻取这两城,只怕战斗未必会轻松。

    宋浩不服气地问道:“如果另一城不出兵救援呢?”

    丁奉笑了,说道:“若是那样就更简单了,我方可变虚攻为实打,一鼓作气,拿下淮阳!”

    这时,林浩天随口应道:“就按照丁奉的战术去做吧!我军先取华宁,然后再向淮阳进发,若通城的尤军援救,我们就来个回马枪,若不援救,就顺势攻下淮阳!”

    “好!既然林兄弟也同意,那就这么定了。”宋浩天点点头,表示同意。

    “还有一件事。”林浩天开口说道:“大家都听说了吧,炎赤二军已在石马郡大破尤军,现在也正在向淮阳进发!”

    “哼!”宋浩冷笑一声,说道:“是听说了!若非炎赤把驻扎于安国的四十万后备军调入尤国,他们怎么可能破得了尤军?”

    炎赤联军和尤国中央军在石马郡的战斗异常激烈,双方本是四十万对阵四十万,但后来随着尤国地方军的加入,使双方势均力敌的局势发生变化,胜利的天平也开始向尤军方面倾斜。

    在迫于无奈的情况下,炎赤联军不得已只能把各自的二十万后备军急调过来,以缓解眼下岌岌可危的局势。

    随着炎赤合计四十万后备军的参战,使得炎赤联军又具备了压倒性的优势。双方于石马郡展开一场面对面的军团大决战。

    这一仗,双方打打歇歇,足足鏖战了五日,最终以尤军溃败,炎赤联军大获全胜而告终。

    此战之惨烈,规模之宏大,单单是双方伤亡的将士加到一起就已超过了四十万,整个战场连绵数十里,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

    大战当中,就连尤国中央军的主帅田宇也惨死于乱战之下。

    这一战过后,以田宇为首的四十万尤国中央军和二十万的地方军全线崩溃,伤亡惨重,而炎赤联军则携雷霆万钧之势,在追杀尤军的同时一并占领石马郡全境。

    接下来的西进当中,元气大伤的尤军已再组织不起有效的阻击,一直被炎赤联军追着打。

    现在,炎赤联军已穿过石马郡,进入林桥郡,只要再通过林桥郡,亦可直逼淮阳。

    林浩天看眼愤愤不平的宋浩,正色说道:“无论怎么说,炎赤已经破了尤军主力,我们必须要赶在炎赤两军之前攻入淮阳,所以,此战一定得速战速决!”

    尤国再穷,淮阳毕竟是都城,里面囤积着尤国大量的财富,谁能先打进淮阳,无疑就会把尤国的财富占为己有,林浩天可不希望已咬到嘴边的肥肉再被旁人叼走。

    宋浩也同样是这个想法,好在他们现在离淮阳的距离远比炎赤两军近得多,眼前又只剩下华宁和通城两个阻碍,在炎赤联军赶到之前打下淮阳。也不是不可能的。

    众人商议完接下来的战术后,立刻采取行动,三国联军,近百万的兵力。开始向华宁进发。

    华宁属淮阳的卫城之一,但也是座大城,里面的守军超过了十五万,主将是尤国的中将军李宁。

    李宁在尤国可算是功勋卓著、赫赫有名的大将,他出身于平凡家庭,却能在世袭权贵当道的朝中坐到中将军的职位,可见其能力的非凡。

    他以前所指挥的战斗,大多都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聂林把他安排在华宁,用意也很明显。希望他能再创造一次奇迹,帮自己顶住联军的西进。

    虽说华宁的城防不弱,主将又是尤国名将,但三国联军有百万之众,又怎会把区区的一座城邑放在眼里。

    等联军抵达华宁之后。连营寨还没有扎好,宋浩就迫不及待的提议全军对华宁展开猛攻。

    林浩天也有意试试对方的深浅,宋浩又难得的主动请战,他顺水推舟的让新赤军打头阵,金、尤二军为其压阵。

    宋浩根本没把华宁放在眼里,既然林浩天安排他打先锋,他倒也当仁不让。欣然接受。

    很快,在宋浩的调动之下,新赤军对华宁城展开了全力猛攻。

    新赤军的将士在向前推进之前,先把各自军中的抛石机都用了,为了最大限度的打击守军和城防,新赤军还特意向金军借来百余架破城弩。

    在抛石机和破城弩的持续打击下。华宁的城墙可谓是四处开花,被砸碎和射穿的箭垛随处可见。经过好一阵的猛击,新赤军的将士这才列着整齐的方阵,开始向华宁城方向推进。

    等到新赤军的方阵距离华宁的城墙已不足二十米时,后方的抛石机和破城弩才停止发射。

    他们这边刚一停。早已躲避到城下的尤军士卒们立刻涌城墙,对城外已近在咫尺的新赤军阵营展开猛烈的还击。

    尤军的箭射异常凶猛,一轮接一轮的箭射,密压压的箭雨铺天盖地的落下来,与此同时,城内布置的抛石机已开始发动,将一颗颗巨大的石弹砸进联军阵营当中。

    新赤军也随之发动了反击,弓箭手们向城墙放箭,掩护己方的攻城将士架起云梯,向城墙攀爬。

    双方的对射激烈又残酷,守军居高临下,又有箭垛掩护,自然占有巨大的优势,城外的新赤军就不同了,将士们全部暴露在尤军的箭射之下,中箭伤亡者不计其数。

    不过这次攻城的新赤军倒是表现得很顽强,主要是宋浩已下达了死命令,全军将士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如有违令者,一律军法处置。

    他也不希望己国的军队被人看成是徒有其表的酒囊饭袋,如果现在还不能抓住机会表现出一定的战斗力,那么以后可能就真的没机会再表现了。

    正是这种心理的驱使下,新赤军在攻城战中使出了全力。

    如果新赤军一开始就拥有如此之强的取胜欲望和战斗意志,那么在伐尤之战中早就取得不少的胜利了,现在他们知耻而后勇,却偏偏碰了名将李宁。

    李宁对华宁的城防已做了完善的部署,准备充分,在他的指挥下,尤军抵抗的也异常顽强,城墙,尤军事先预备了大量的木板和竹竿,城外的联军放箭时,尤军以木板防御,不仅将伤害降到最低,还能就近取材,把钉在木板的箭矢拔下反射回敌人,等联军架起云梯时,尤军又以竹竿将云梯挑开,不给他们攀爬来的机会,同时,城头的滚木、擂石如同雪片一般连续不断的滚落下来,城内架起的抛石机也在不停地打击着新赤军后方阵营,这些都给新赤军将士带来巨大的杀伤。

    攻城战由午展开,一直打到中午,新赤军合计四十多万人的大军,硬是被十多万守军抵在城外,毫无建树不说,反而还死伤惨重。

    仗打到现在,观战的宋浩真有些急了,额头也都渗出冷汗。

    区区一座华宁城,只十多万的守军,怎么这么难打?己方四十多万的大军怎么就攻不进去?

    宋浩百思不得其解,林浩天在旁斜眼瞧了瞧他,见他丝毫没有退兵的意思,还想这样强攻下去,他暗暗点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

    点头是因为宋浩总算有点领兵打仗的刚猛气魄了,摇头则是觉得他太死要面子,明知打不下来,还硬要去打。

    他沉吟了片刻,淡然说道:“宋兄?”

    宋浩好像没有听到似的,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战场。

    林浩天只好加大音量,再次呼唤他。

    “啊?”这时,宋浩总算回过神来,带着一脸的满然,看向林浩天,问道:“林兄弟有何指教?”

    林浩天正色说道:“不要再打了,我军远道而来,一路疲惫,而敌军以逸待劳,又准备充分,强攻下去,恐怕不仅没有收获,还会徒增将士们的伤亡!”

    宋浩早已萌生退兵之意,但他却又不想退兵,一是下不来台,其二,他也觉得不甘心。

    宋浩皱了皱眉头,说道:“林兄弟,现在已经强攻了这么久,守军也已损失惨重,这时候退兵,岂不给了敌人喘息之机?依我之见,我方应全体出阵,一鼓作气,拿下华宁!”

    林浩天心中暗笑:敌军损失惨重?我怎么没看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