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三卷 第五四九章

第三卷 第五四九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于林浩天的傲慢,王枫暗暗皱眉,胸口怒火中烧,他强忍着没有作,站直身躯,朗声说道:“在下出使金国,是奉我家大王之命……”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嘭’的一声闷响,林浩天手中的书文重重摔在书桌上,同时也把他的话打断。

    他合起阅完的文书,又换了一份公文,边看边冷声说道:“若非奉炎王之命,只凭你有什么资格出使金国?挑重点的说,没用的废话少讲!”

    林浩天毫不留情的训斥让王枫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两要喷出火来。

    作为炎国的使节,他无论到哪,都被人尊为上使、奉为上宾,可林浩天倒好,不仅连正眼都没看他,甚至还敢出言训斥,这让王枫感觉自己的脸面大大受损,也侮辱了炎国的威严。

    他咬了咬牙关,沉声说道:“在下既是炎国使节,自然是代表炎国而来,可林将军却傲慢无礼、出言不逊,这似乎不合待客之道吧?”

    听闻这话,林浩天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总算把手中的公文放下,正视下面的王枫,说道:“你区区一使臣,见到本帅,非但不施大礼,还敢出言顶撞,这似乎更不合为客之道、为臣之道吧?”

    他这番话,把王枫说得无言以对,脸堂憋成酱紫色,久久没吐出一个字。

    林浩天懒得和他斤斤计较,也没时间和他做口舌之争,扬头说道:“炎王派你来金国,有何事就直说吧!”

    王枫缓了一会,才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他拱了拱手,说道:“在下此次是来替我家大王向林将军传话的!我家大王说,列国纷争不断,万千百姓因此流离失所,死于非命。只要战端一起,百业荒废,生灵涂炭,实在非明主所为。所以我家大人希望林将军对赤国能以和为贵,化干戈为玉帛,这方为造福两国百姓、造福天下苍生之举,还望林将军能接受我家大人的善建,与赤国停战议和,订盟约,永结盟好!”

    哦!原来殷冀突然派来使节,是要劝自己和邵方议和的。

    什么造福天下苍生,说得冠冕堂皇,实则只是托词罢了。他是怕金国真把赤国吞并,实力又上一层楼,会威胁到他的炎国罢了!

    殷冀好像还真把他自己当成盟主了,连金赤之争都要插手过问。想到这里,林浩天心中冷笑一声。不过脸上未动声色,他点点头,说道:“炎王的意思,本帅已经明白了。”

    王枫还想等他的下文,可等了一会,见林浩天没有任何再开口的意思,他忍不住问道:“这么说来。林将军是接受我家大王的提议了?”

    “这个嘛,本帅还需要再考虑考虑,等你回国向炎王复命时也可转达本帅的意思,就说本帅会尊重炎王的意见。”林浩天的答复模棱两可,即没有当场回绝,也没有明确应允。

    对这样的答复。王枫当然不会满意,他面色一正,说道:“金赤议和,乃是有利于列国稳定的善举,还望林将军现在就给在下一个明白的答复。到底是接受还是不接受。”

    说到这里,王枫的言语中已明显透漏出威胁之意。

    林浩天虎目微微眯缝起来,凝声说道:“本帅已经说过了,此事还需斟酌,现在就要本帅给你一个确切的答复,那不可能。”

    “林将军……”王枫还要说话,但林浩天已不再给他多言的机会,满脸的不耐之色,挥手说道:“来人,送客!”

    他话音刚落,两名侍卫便从门外走了进来,在王枫面前站定,同时向门外摆了摆手,面无表情地说道:“王大人,请吧!”

    “林将军若是执迷不悟,非要对赤用兵,必定会引起天下列国的不满,到时候,林将军可就悔之晚矣……”

    他话还没有说完,林浩天的巴掌已重重拍在桌案之上。

    这时候,王枫还不想走,还想说话,但进来的两个侍卫已一人架住他一只胳膊,不由分说,强行拖了出去。

    “林将军,我乃炎国使节,你不能这么对我……”直至他被侍卫拖出书房,喊声仍不时从房外传进来。

    一直默默跪坐于一旁的张丽站起身形,走到书房门口,把房门关严,然后回到林浩天身边,见他脸色阴沉,她一边倒茶一边柔声劝道:“大人请息怒,炎国使节目中无人,傲慢无礼,确实可恶,但为这种人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值了。”

    林浩天哼了一声,没有接话,拿起茶杯,一仰头,将杯中茶水喝个精光。

    张丽眼珠转了转,附和着说道:“金赤之间的恩怨,早已难以化解,哪怕是把赤北五郡归还于赤国,日后也早晚会生战事。如果双方议和,我国以后就要派重兵镇守边境,对我国的钱粮、兵力乃至国力都会造成巨大的消耗,与其如此,还不如快刀斩乱麻,与赤国一决雌雄,分个高下。”

    林浩天听后,仰面而笑,暗道一声不错,张丽虽是一女子,但却甚有远见。若是不能灭掉赤国,双方便会展开无限期的消耗,金国的强国之路也就没办法再走下去了,现在金国就相当于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哪怕要与天下列国为敌,也得硬着头皮打完这场金赤之战。

    他点点头,说道:“你说得没错!对赤之战,我们一定要打,而且一定要打赢,不然的话,金国以后将再无抬头之日。”

    张丽伸手搂住林浩天的蜂腰,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肩头,轻声说道:“不管大人做出什么决定,妾身都会站在大人这一边,支持大人。”

    林浩天心中一荡,下意识地抬手抚了抚她如瀑的秀发,漆黑的双眸渐渐变得深邃,幽幽说道:“列国虽强,但在我眼中,也只不过是群乌合之众罢了,谁都别想阻止我灭赤的决心!”

    这才是林浩天真实的想法,同时也正是张丽想要的。

    她从没有忘记杨杰给她的那封最后的遗书,可以说列国君主皆是尤国的仇人。要为尤国报仇,要为他报仇,就得要诸王公血债血偿。

    可她只是一弱女子,哪里能杀得掉天下诸王?不过她可以假借林浩天之手。利用金国来完成她报仇的心愿,这也是她当初为何提醒林浩天不要中殷冀之计的原因所在。

    可以说,林浩天也是她的仇人之一,不过她却能在林浩天面前谈笑自若,扮出一副红颜知己的姿态,甚至在关键时刻还能出手相助林浩天,这份忍辱负重的气度并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很多时候,女人的忍耐力比男人要坚韧得多,而这样的女人也要比男人可怕得多。

    林浩天打发走炎国的使节,当天下午。新赤国方面突然传来一份急报,传报之人是宋浩派来的,称赤国泗水郡的现任郡彭程有投顺之意,并且送来了赤军在泗水郡的兵力分布图,宋浩令人复制了一份。特送给林浩天,请他定夺。

    听完这份急报,林浩天又惊又喜,如果泗水郡的郡首当真倒戈向己方,那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他取来泗水郡的兵力分布图,仔细查看。

    林浩天现在也是久经沙场的行家了,兵力分布图只打眼一看便知合不合理。从中也可判断出真伪。

    彭程提供的这份兵力分布图堪称精细,甚至把赤军只百人驻扎的哨卡、要塞都一一标注出来,林浩天仔仔细细看过一遍,没看出有异常之处,心中判断,此图八成是真的。

    不过。事关重大,他不敢轻易做出结论,还需拿到军政堂,让军政堂的人仔细研究。

    金国的军政堂是由左相楚连瑜做主导,以毕文、张辉等一干谋臣为辅。看到林浩天拿来的兵力分布图。众人纷纷围拢上前,边仔细查看边低声议论。

    经过好一番的研究,军政堂的意见和林浩天基本一致,都认为这份兵力分布图是真的可能性较大。

    张辉若有所思地说道:“根据我方现知的情报,赤国泗水郡的兵力已增至三十万左右,而这份兵力分布图所标注的总兵力恰恰是三十二万,这与我方所得的情报相符。不过即便如此,也不能掉以轻心,就算总兵力没错,但若是各地兵力分布不实,这份图也如同废纸一张。”

    林浩天点点头,幽幽说道:“你说得没错,只是坐在这里研究和分析,永远都不会弄清楚这份兵力分布图到底是真是伪,想要搞清楚,就得到实地去查一查!”

    楚连瑜疑问道:“大人的意思是……”

    林浩天说道:“安排我军探子去查探,不必把所有的地方都查到,但至少要明几处要点,然后再与这份兵力分布图核对一下,便知它的真伪了。”

    楚连瑜想了想,似乎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拱手应道:“是!大人!等会微臣就把此事交代给邵将军!”

    张辉一笑,说道:“其实,这份兵力分布图对我方的作用非常有限,大人之所以要急于弄清楚它的真伪,是想通过它来判断彭程是真降还是诈降。若彭程是真降,那对我方就太有利了,别说泗水郡有三十万守军,哪怕再多一倍,我军也能轻取该郡。”

    林浩天仰面而笑,同时心里也在暗暗赞赏张辉的才思敏捷,竟将自己的心思猜得如此透彻。

    他没有多说什么,对楚连瑜道:“此事要尽快去办,夜长梦多,如果彭程是真降,我们可绝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楚连瑜正色道:“微臣明白,大人尽管放心。”

    他做事,林浩天当然放心,而后又交代两句,留下这份兵力分布图,他领人离开军政堂。

    当天,邵林就令部下飞鸽传书给潜伏于泗水郡的己方密探,令其尽可能多的查明该郡守军的兵力分配。如果有防守森严、无空可钻的地方不查也罢,但对那些防卫松懈的地方,务必要查个清楚明白,而且最主要的一点,度一定得快,随查随报。

    邵林一声令下,金国埋伏在泗水郡的探子立刻行动起来,对泗水郡各地守军的数量进行全面的勘查,一份份的情报也随着飞鸽不停地送回到宛城。

    所有传回的情报最终在军政堂这里汇整。人们将其与彭程提供的兵力分布图做对比,当然,两个数据不可能是一模一样的,其中多多少少都会有出入。只是出入的数额都不大,由此亦可判断出来,彭程提供的兵力分布图确实是真的。

    得到这样的结论,林浩天十分高兴,传令给仓平的宋浩,让其马上派人和彭程取得联系,只要后者肯投降,无论提出什么样的条件,己方都可以接受。

    新赤国,仓平。

    宋浩接到林浩天的命令后不敢怠慢。第一时间找来新赤国大将军宋顺,和他商议这事该怎么办。别看宋浩是新赤国的王公,但满朝的大臣中,他唯一能信任的却只有宋顺。

    新赤国的朝廷全在金人的控制之下,左、右丞相、御史大夫都是金人。由上到下,也只有大将军宋顺是站在宋浩这边的了,此外,宋顺还是他的远房亲戚,按辈分算,宋顺还得管宋浩叫表叔。

    宋浩把事情向宋顺说明,然后说道:“林将军已把此事交由我去办。可是,要拉拢彭程,就必须得派一位有分量的大臣到泗水郡。贤侄,你看……这,派何人为好啊?”

    他本想说派宋顺前往,但这话实在不好说出口。泗水郡可是赤国的地盘。前往泗水郡,其中也是充满风险的,一个不好,就得把命交代在那里。

    宋顺多聪明,一听就明白宋浩的意思了。他心里又气又怒,牙根都痒痒。

    满朝上下,只有他和宋浩是叔侄关系,也只有他和宋浩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可现在倒好,有这么危险的差事,宋浩不选旁人,偏偏选自己,真不知道他脑袋里装的是脑子还是稻草?他强压怒火,眼珠转了转,过了一会,他方说道:“大人何不派右相陈平前去呢?”

    “哦?”宋浩张大嘴巴,惊讶地看着宋顺。

    宋顺解释道:“首先,陈平本是金国知名的说客,由他去接洽彭程,再适合不过了。其次,陈平是金人,和大人并不同心同德,让他去泗水郡,如果不幸死在那里,对大人也没什么损失,反而还去掉一颗眼中钉。再者说,让陈平前往,事情办成,是大人的功劳,事情搞砸,那可是金人自己弄的,到时林将军也怪罪不到大人的头上。”

    听完宋顺这席话,宋浩吓了一跳,听他话中的意思,完全是把自己摆在和金国对立的立场上。

    他紧张地向四周看了看,好在周围没有旁人,他紧张地说道:“贤侄,话可不能乱说,当初救我的是林将军,现在助我在仓平立国的还是林将军,我……怎能和林将军作对?”

    宋顺险些气乐了,感情现在宋浩还把林浩天当好人,把他当成救命恩人来看待呢!他暗暗摇头,也难怪林浩天肯选他做新赤国的国君,如此的草包,若换成自己也会选他。

    他意味深长地说道:“如果林将军真是诚心帮大人,就不会把朝中重臣都换成金人,架空大人的权利了!”

    宋浩解释道:“林将军这么做也是为了帮我治国……”

    懒着再和他争辩这些,宋顺正色道:“王叔,侄儿绝不会害你,此事你听侄儿的也肯定没错,接降彭程,陈平就是最佳的人选,王叔只管指派他去办就好。”

    宋顺和宋浩讲不清道理,只能把亲情搬出来说服宋浩,宋浩还恰恰就吃这一套,他琢磨了一会,无奈地点点头,说道:“好吧,就按贤侄的意思办,让右相去接降彭程。”

    翌日,在早朝之上,宋浩当众宣布此事。

    关于彭程欲向己方倒戈的事,早已在新赤国的朝堂上传得沸沸扬扬,陈平也早就知道此事,对于宋浩指派自己去办,他虽有些意外,但也没有拒绝,毕竟宋浩表面上还是君主,他作为臣子的不能做得太施礼和过分。更何况,在他看来,招降彭程也是一个立功的机会,彭程确有倒戈之念,劝降他也就等于是手到擒来之事。

    陈平没有多做考虑,当场应允下来。

    散朝后,金国一些大臣都有来找他,劝他不应该接这个差事,其中的凶险太大。陈平倒是不以为然,他当然不会马上就动身去往泗水郡,而要先派人去探探口风。

    当天,他派出亲信的心腹,便装去往泗水,和彭程接洽。

    他派出的人倒是顺利见到了彭程,但后者根本不和他谈,草草的将其打回去,而且说得很明白,如果新赤国真的看重他,自然会派来一位够分量的人和他谈,若是只派无名小卒前来,他即便倒戈于新赤国以后也不会受到重用,与其如此,还不如不降。

    等亲信回到仓平,见到陈平,向他报告完自己此行的经过,后者陷入沉思,久久无语。

    看来,只派下面人前去是不行了,想要招降彭程,还得用高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