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三卷 第五七四章

第三卷 第五七四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威回绝得干脆,而且他自称能力不足,无法统帅几十万的大军,这让施怀也有些傻眼了,最后只能又看向张涛,询问他还有没有其他的人选。

    张涛微微一笑,说道:“李威将军太过谦了吧,如果说李威将军都不能胜任的话,那满朝的将军当中恐怕就无人能胜此任了。”

    这时,大将军尹良也站出来说道:“是啊!李将军,现在正是国之危难,用人之际,你谦让得也太不是时候了。”

    李威看看张涛,又瞧瞧尹良,心中冷笑,他举目对施怀拱手说道:“大人,末将心中倒有一合适人选,绝对可以担此重任,只要此人一出,金军定然闻风丧胆!”

    “哦?来,李将军所荐何人?”施怀面露喜色,两眼放光,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李威。

    李威抬手一指尹良,说道:“就是大将军!国之危难,大将军身为将帅之首,理应为国出战,为君分忧。更何况,大将军在军中德高望重,又威名远扬,只要大将军一出,我军将士,定然士气倍增,金贼蛮寇,灰飞烟灭!”

    他这一番话,把尹良夸了个通透,不过尹良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反倒在心里把李威的十八代祖宗都集体问候了一遍。

    自己的半斤八两,他自己最清楚了,他这个大将军,就是靠着高贵的出身和揣摩君主的心思玩弄权术得来的,让他‘玩人’可以,让他‘玩兵’,那就如同去玩命,打死他也不敢和金军作战。

    施怀残暴归残暴,但他还是有识人之明的。尹良有多大的本事,他心中有数,让尹良去率领大军和金军作战,有多少人就得让他害死多少。他脸色沉了下来,冷冷说道:“李将军,君前无戏言。你可是在愚弄本王?”

    李威扬起头,反问道:“难道大王认为大将军图有其位,却无其能?”

    李威的质问把施怀气得脸色涨红,眉毛都竖立起来,他猛的一拍桌案,挺身站起,手指着李威,大声喝道:“李威,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本王出言不逊?!”

    “末将不敢。”李威垂首说道:“只是末将生性耿直,不吐不快而已。”

    “好好好,本王今天就让你吐个痛快!”施怀七窍生烟,向殿外怒吼道:“来人,把这大胆的逆贼给本王拖出去,斩立决!”

    随着他的话音,数名侍卫大步流星走入殿内,到了李威近前。不由分说,押着他就向外走。

    李威连句求情的话都没说。任由侍卫扯着拽着,走出大殿。

    李威是赤军中的老将,之所以说他是老将,并非年岁长,而是入伍的时间久,他十五岁从军。现在已快有二十年了。在赤军当中,还是有很多将领敬佩李威的,包括金虎等赤国虎将。

    见大王真要斩杀李威,金虎跨步出列,跪地叩首。急声说道:“大王,李将军为国为君,一向忠贞,而且,李将军是虎威军主帅,大王现在处斩李将军,只怕会引起虎威军将士的不满,于我国不利,还望大王三思啊!”

    如果换成旁人来劝,正在气头的施怀可能得把劝阻的人一并杀掉,但此时相劝的是金虎,是他最钟爱也最看重的虎将,他胸中的怒火还是渐渐压了下去。

    “此贼可恶,完全未把本王放在眼里,本王岂还能留他?”话是这样说,但施怀的脸色已缓和了一些,站起的身子也慢慢坐了回去。

    “李将军生性直率,有什么就说什么,大王看在李将军为国争战十多年的情分,还是饶过李将军这次!”

    这时候,另有不少将领亦纷纷跪地,叩首说道:“望大王收回成命,饶李将军一命!”

    临阵斩杀大将,确实于己方不利。冷静下来的施怀也感觉到现在这种情况下处斩李威不太合适,正好众将又都为他求情,施怀也就借坡下驴,顺水推舟地说道:“好!看在诸位爱卿为他求情的份,本王这次就先饶过他。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把李威先关进大牢,听候发落!”

    能在大王的刀口底下保住李威一条性命,已实属不易,众人也不敢再多要求什么,再次向前叩首,齐声说道:“大王英明!”

    虽说施怀没杀李威,但抵御金军的统帅还是要选的,李威是肯定用不了了,大将军尹良能力不足,而金虎又是以骁勇善战见长,统兵打仗外行,到底选何人为帅,施怀是真发愁了。

    就是在这种无人可用的情况下,施怀也没敢提出来自己御驾亲征,以身作则,与金军决一死战。这,可能就是他和林浩天最大的不同之处!

    众臣商议来商议去,最后还真想到一个人,赤国的中将军,号平叛将军的徐放。

    徐放是赤国的老将,老头子已是年近六十,虽说他也一直担任赤军的统帅,但他主管的是水军,而非陆军。

    赤国东部临海,海盗、匪寇横行,加又不时有小股的番邦海军入侵掠夺,所以一直都不太平,在施怀的父亲施铁为赤王时,东部的东海郡还发生了郡首被番邦买通,起兵造反,宣布自立为国的情况。当时施铁正是拜徐放为帅,率领水军讨伐,一举击败了东海郡的叛逆,由此他也得到了平叛将军的封号。

    东海郡之乱被平定后,徐放就在那里驻扎下来,即担任水军主帅,又兼任东海郡郡首,一直到现在。

    现在,赤国情况危急,把徐放这位远在东海郡的水军主帅都想到了,可见也确实是无人可用了。其实就连施怀也在嘀咕,让徐放打水战绝对没问题,但打陆战,他能行吗?

    尹良、张涛、张荣等人的解释是,水陆之战虽有不同,但原理相通,既然徐放能把水军指挥得如火纯青。那么到陆地指挥也肯定可以。

    最终,施怀还是接受了尹良等人的说法,当即传给东海郡,急调徐放回都。

    赤国的这位东部水军统帅徐放,就这样被施怀召回镇江,然后又封他为将军。赐平北将军号,并拜他为三军统帅,点兵三十万,去往皓皖郡,与那里的赤国中央军兵合一处,与入侵泽平郡的金军决一死战。

    其实尹良、张涛等人说得也没错,水军、陆军兵理相通,会打水战的,回到陆地也差不到哪去。别看徐放一把年岁。但雄心可不小,欣然接受了施怀的任命,他还把此次的出征看成是自己卸甲归田前最后的建功立业的机会。

    当金军方面听说赤国派出一位水军元帅担任中央军主帅的时候,人们差点把下巴都笑掉了,赤国当真是无人了,千挑万选,竟然选出来一名水军统帅来和己方作战,滑天下之大稽。

    关河主动向林浩天请缨。愿做先锋军,进入皓皖郡。扫平敌军。

    赤军没有破解重装骑兵的办法,这导致第七军团在战场之如入无人之境,无人可敌,关河更是心高气傲,已完全不把赤军放在眼里。

    林浩天现在也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分兵作战。

    打下泽平郡后。按照军政堂的部署,现在金军需分兵,主力的目标依旧是向南,进攻皓皖郡,但同时要分出一部分兵力进攻泗水。主要目的是帮新赤军打开赤国门户,让新赤军能顺利进入赤国。

    军政堂认为,取泗水的军团最好是第一军团,首先第一军团的战力强,以泗水目前的防守,第一军团可以轻取之,其次,第一军团的名声大,等打下泗水,和新赤军汇合一处后,有第一军团做靠山,新赤军的士气也能提升不少,战力自然会提高一截,有利于配合己方的主力大军作战。

    分走第一军团,对金军的整体战力有不小的影响,林浩天也在琢磨接下来的南下战争要怎么打,此时见关河主动请缨,又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林浩天倒是觉得可以让第七军团试一试。

    就目前的战局来看,赤军显然对第七军团的出现准备不足,毫无应对之策,己方若不利用这个机会就太可惜了。

    仔细琢磨了一番,林浩天决定,就派第七军团打头阵,先把赤军压住,然后自己再率领主力压,彻底击溃赤军。

    以关河为首的第七军团得到林浩天的首肯,率先开出常都,浩浩荡荡的向南进发,而以林浩天为首的金军主力在第七军团开拔的第二天,也启程离开常都,去往泽平和皓皖的边界城镇江阳。

    现在林浩天这边的主力军团是第四军团、第五军团、第七军团和铁狮军四个军团,总兵力接近六十万,另一边的赤军兵力刚好与金军相当,也是在六十多万左右,看起来,双方似乎又要展开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不过,金军是有后续兵力的,一旦第一军团拿下泗水,那么二十万的新赤军就会挺进赤国,到时新赤军和第一军团兵合一处,由泗水进攻皓皖,对赤军便可形成夹击之势。

    所以此战的压力完全在赤军那一边,赤军若不能速胜金军,接下来的战事将会陷入全面被动之中。

    没等开战,金军就已经占据心理的优势,全军将士的士气都很足。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徐放的到来倒是把双方已经十分明朗的局势又变得不那么明朗了。

    徐放还未到皓皖郡,人在路上,就连续发号司令,他一边命令皓皖郡的赤军多筑营寨、壕沟,以防御为主,能战就战,能拖就拖,实在打不过,就立刻向后撤,尽可能的保存己方的兵力。另一边,他又给田阳郡传令,命田阳郡郡首乐臣亲帅一支精兵,由田阳郡突进泽平郡,偷袭金军的后方大本营常都。

    金军的探子掌握赤军的一举一动,同样的,赤军的探子也十分清楚金军的动向。

    金军全体南下,欲在皓皖郡和己方决一死战,常都防守空虚,在徐放看来,这正是己方展开偷袭的大好机会。如果由皓皖郡出兵偷袭,很容易被金军察觉,但由田阳郡出兵就不一样了。常都之战,使赤国四路大军损失惨重,败退到皓皖郡,其中就包括田阳郡的赤军,对于金军而言,田阳郡已经不再构成威胁。金军的防御重点也不可能在田阳郡这边。

    至于偷袭常都,徐放看重的是金军的后勤补给,金军把大批的物资都囤积在常都,只要将其摧毁,对己方接下来的战局非常有利,除此之外,他还有更深一层的打算……

    数日后,第七军团越过江阳,进入皓皖郡。

    驻扎于皓皖郡的赤军按照徐放的命令。在城与城、镇与镇甚至村与村之间筑起大量的临时关卡、要塞和营寨,抵御金军的进攻。

    刚开始,关河还小心翼翼的应对,可随着战况的延续,关河发现赤军的防御工事虽多,但将士们却全无斗志,抵抗甚微,只要己方的攻势稍猛。赤军便吓的纷纷溃逃。

    赤军不敢力敌第七军团,只是一味的退缩、防守。再退缩、再防守,将辛辛苦苦建造的大量的关卡、要塞全部拱手让给金军。

    战斗如此轻松,关河更是志得意满,信心十足,在进入皓皖郡的第三天,关河就放出话来。赤军不堪一击,大人的军队完全可以驻扎在江阳不用动,只凭第七军团一己之力足以轻取赤军,拿下整个皓皖郡。

    第七军团在皓皖郡势如破竹,连战连捷。一口气突进百余里,无人能抵其锋芒,身在江阳的林浩天倒也乐得轻松,任由第七军团在皓皖郡横冲直撞,扫荡敌军。

    可就在第七军团捷报频传的时候,金军的后方出事了。

    接到徐放军令的田阳郡郡首乐臣率领一直两万来人的赤军,突然杀进泽平郡,并成功偷袭了常都。

    金军在常都是留有守军的,只是兵力不多,才三千人左右。金军方面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赤军突然来攻常都,准备不足,守卫松懈,再加赤军是趁夜偷袭,被人家杀了个措手不及,赤军几乎没费多大力气就轻取了常都。

    占领常都之后,乐臣马下令,烧毁金军在城内囤积的粮草和军备物资,唯有一样东西他没有烧,就是金军的破军弩。乐臣让人把破军弩集中到一处,等火势烧起来后,他马率领麾下出城,顺便把破军弩一并带走。

    赤军的这次偷袭动作奇快,前前后后也仅用了两个时辰,而且并未在常都驻扎死守,打完就跑,只是,金军囤积于常都的粮草和物资被烧了个干净,尤其可恨的是,还被赤军抢走了数百架之多的破军弩。

    在江阳听闻消息的林浩天大为震怒,当即下令,处斩留守常都玩忽职守的守将,另外,他又分派两万第四军团,并任命第四军团的副帅沈智宸为主将,驻守常都,确保常都万无一失。

    好在金军现在粮草和物资都很充足,常都的损失虽大,但还威胁不到金军,大不了就是再由本土多补充一些粮草和军备过来。

    不过这口恶气倒是另人难以下咽,林浩天临时改变战术,再次做出分兵的决定,派金诚率领十万第五军团,进取田阳,务必要将田阳郡的赤军残余势力一举歼灭。

    金诚领命,统帅十万第五军团由江阳折回,取路进攻田阳郡。

    现在,田阳郡剩下的兵力已经不多了,不然郡首乐臣也不能只带两万人冒险偷袭常都,听说金军的第五军团军团转攻田阳郡的消息,乐臣吓得六神无主,急忙传给徐放,向其求援。

    徐放的回复很快,也很干脆,向他要兵,没有!要他求援,对不起,一兵一卒都派不去田阳,至于如何抵御金军,只能由乐臣自己去想办法。

    看到徐放的这份回,乐臣气得当场骂娘,他让自己偷袭常都,自己听命行事,而且也偷袭成功了,他让自己抢夺金军的破军弩,自己也照做了,还特意派专人给他送过去,现在金军调转矛头前来报复了,而徐放却扔下自己不管了,天下哪有此等无情无义的冷血之人?

    乐臣恨得牙根痒痒,但又拿徐放毫无办法,最后他只能把分散全郡各地的兵力统统回缩,死守田阳郡郡城花桥这一点。

    花桥位于田阳郡的中心,也是座大城邑,城墙高固,城防完善。乐臣早早地放弃抵抗,把全郡的可用之兵全都龟缩于花桥这一地,倒是也很实用。

    以金诚为首的第五军团在田阳郡长驱直入,没有受到任何的抵抗,大兵直接压到花桥城下,在劝降无果的情况下。金诚下令,全军攻城。

    常都的惨状还历历在目,花桥城内的军民都是横下心来,拼死抵御金军,第五军团整整强攻了一整天,毫无进展,金诚只好下令收兵。

    第五军团打到花桥这里,算是陷入了僵局,城内的赤军是不多,中央军加地方军合到一起也不足六万人,可城中的百姓太多了,这些百姓生怕破城之后自己会和常都的百姓一样成为金军的盘中餐,有钱的出钱,有人的出人,就算他们不直接参与城池的防守,单单是帮赤军运送滚木、擂石等物,就为赤军节省了大量的兵力,使其可战之兵得以最大限度的投到战场之。

    此时,花桥的守军和百姓到是做到了军民一心的程度,如此一来,也使花桥变得固若金汤,第五军团久攻不下。

    另一边,在皓皖郡作战的第七军团也遇到了麻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