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三卷 第五九七章

第三卷 第五九七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变故来得太突然了,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当人们反应过来时,再想出手抢救,已然来不及了。

    就连徐放也被来人吓了一跳,老头子完全凭本能的反应,扭转腰身的同时,又向后小退了半步。

    “扑!”

    出手偷袭的那名赤兵没有刺中徐放的要害,手中的匕首刺在对方的肋下。这一刀刺得也够深的,整个匕首的刀身都没入到徐放的体内,只留出刀把在外面。

    徐放又惊又痛,大叫出声,回手一巴掌,狠狠拍在那赤兵的脸。

    “啪!”

    那赤兵被打得连退数步,半张脸立刻肿起好高。

    “有刺客!快保护将军大人!”一刹那,现场如同炸了锅似的,徐放和马谦的护将和侍卫们蜂拥前,把他二人团团围住,并护着他俩不停的后退。

    同时,另有大批的士卒围着那名行刺的赤兵,手中的长剑、战刀纷纷向他劈砍过去。

    在这么多人的攻击下,那名赤兵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眨眼的工夫,就被砍翻在地,再也没能站起来。

    这名刺客,正是潜伏在赤军之中的魔系冥武者。

    其实,以魔系冥武者的冥武,根本不会被普通赤兵轻易所伤,不过为了接近徐放时不引起周围护将的怀疑,他刻意散去了一身的冥气,如此一来,他变得和普通人无异,虽说确实起到出奇制胜的效果,但自己也被赤兵碎尸万段,惨死于乱刃之下。

    这名魔系冥武者的惨死并没有让事情结束,反而引来更多的魔系冥武者继续刺杀徐放。

    在众多的侍卫护着徐放和马谦连连后退的时候,周围凭空多出十数人,这些人清一色的黑色铠甲,手持黑色大刀,没有半句多余的废话,现身之后。立刻挥刀劈向众多的侍卫。

    徐放带来的护将和侍卫有五十号人左右,马谦的侍卫也有好几十人之多,再加一些匆匆赶过来的赤兵,二人周围的将士得有四、五百人。其中不乏出类拔萃的冥武者,魔系冥武者想冲开一道豁口,直接杀到徐放近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此时的徐放,他肋下所中的一刀伤势不清,是没有伤到要害,但也足够要老头子半条命的。

    肋下的伤口血流如柱,徐放脸色苍白如纸,身子突突直哆嗦,人倒是还保持着清醒。

    在被两名护将搀扶后退的情况下。他也没忘提醒身边的众人,不必着急离开,现在应赶快调集己方的军队过来,务必要把这些刺客擒拿,从他们身上。也势必可以追查出潜入城内的奸细。

    听着徐放的命令,周围的护将和侍卫们险些哭出来,都到这个时候了,老元帅不关心自己的安危,却还在想着捉拿奸细呢!

    马谦跟在徐放身边,声音颤抖地说道:“将军放心,我们会把奸细揪出来的。您现在得赶紧回郡首府疗伤啊……”

    徐放乐了,说道:“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老夫征战半生,比这更重的伤也没要了老夫的性命呢!”

    马谦暗暗咧嘴,心中嘀咕,你不怕死。可老子还他妈怕死呢!

    他们正说着话,又有一批刺客突然出现,向他们这边扑来。

    刺客的冲杀可以说是一波比一波凶狠,这批刺客,只有五人。但修为皆异常精湛,五人合力冲杀,硬是把徐放和马谦周围众多的侍卫撞开一条血路。

    这五人当中,便有魔系冥武者的头领,邵林。他看准人群中的徐放,大喝一声,提刀前,人未到,流波先至,挂着劲风,向徐放的身躯平扫过去。

    “将军小心!”搀扶徐放的两名护将不约而同地大喝一声,其中一人托起徐放闪了出去,另外一人则举起长剑,对准邵林释放过来的流波,全力劈砍下去。

    “嘭!”

    长剑正砍在流波上,流波破碎,劲气横飞,直把周围的赤军士卒推得连连后退。那护将站在原地动也没动,冷冷凝视着邵林,同时腰身微低,做出前扑之势。

    “杀——”随着他一声暴喝,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向邵林射去,手中的长剑连刺,分取邵林的眉心、咽喉、胸口三处要害。

    他快,邵林的速度也不慢,大刀挥动之间,将对方刺来的三剑全部挡开。

    他二人以快打快,恶战到一处,一时间也难分高下。另外的四名魔系冥武者则想去继续追杀徐放,不过很快他们也被其他的护将和侍卫们挡了下来。

    这时候,现场的形势更加混乱,人喊马嘶,乱成了一锅粥。

    马谦又怕又急,汗如雨下,对徐放急声说道:“将军,刺客是有备而来,还不知道有多少同党呢,我们得赶快回郡首府!”

    徐放一边靠着身旁的护将,一边举目望了望四周混乱的场面,他终于还是点下头,说道:“好,我们……先回郡首府……”

    马谦听后,如释重负,对自己手下的那些侍卫大喝道:“快!你们快去搀扶将军,我们马回郡首府!”

    听闻他的话,立刻有两名侍卫快步走出来,到了徐放近前想搀扶他,可徐放身边的那名护将把手挥了挥,说道:“你们只管保护好你们的郡首大人,将军自有我来照顾。”

    那名护将现在已经不信任任何人了,刺客都能混入中央军,谁又敢保证马谦的侍卫当中就一定没有刺客的存在。

    他出于谨慎起见,不让马谦的侍卫靠近徐放,但听进对方的耳朵里,这话就太伤人了。

    两名侍卫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身为郡首府的侍卫,平时都是高人一等的,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蔑视过?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人冷笑出声,边转身往回走边低声嘟囔道:“什么东西嘛……”

    护将耳朵尖得很,听闻对方的嘀咕,眉毛竖立起来,如果不是主帅身受重伤,他非得冲过去给那侍卫俩耳光不可。

    另一名侍卫追同伴。低声说道:“不用我们更好,万一老头子在半路死了,和咱哥俩可就没有一点关系了。”

    对方若对自己不敬,护将还能忍下去。对听到对方竟然诅咒老帅死在半路,那护将是再也忍不住了,压抑在胸口的怒火一下子顶到脑门,他咬牙说道:“你俩给我站住!”

    两名侍卫停住脚步,回头不解地看着护将。

    护将几乎要喷火的目光从他二人脸缓缓扫过,拳头握得紧紧的,几次想冲前去暴揍他俩一顿,但一想到身边的老帅还有伤在身,不能耽搁时间,他最终还是强忍了下去。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鼠辈!”

    那两名侍卫的脸色本就不佳,听完护将这话,脸色变得涨红,不约而同地走前去,凝声问道:“你怎么骂人呢?”

    护将不敢再耽搁时间。理都未理他二人,搀扶着徐放马。

    见他当自己是透明,看也不看一眼,二人更气,其中一人还想前去理论,被另外一名侍卫拽住,那人低声劝道:“算了。兄弟,别和他计较了。”说话之间,他拉着侍卫走回马谦那边。

    侍卫愤愤不平地说道:“中央军也太能欺负人了,不仅抢郡首的酒楼,还动手打人,现在人家连我们这些郡首府里的侍卫也不放在眼里了……”

    “谁让人家是中央军呢!”另名侍卫别过头去。无奈而笑,他转过头后,突然停下脚步,默默地站在原地。

    “兄弟,怎么了?”侍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奇地看着他。等了一会,另名侍卫好像是恍然回神,淡然一笑,说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什么事?”侍卫关切地凑前去,另名侍卫没有回话,而是突然之间伸出手来,扣住他的衣甲,紧接着,运起浑身的力气,把他硬生生向后甩去。

    这个变故来得太突然了,侍卫都毫无反应,当他意识到不好的时候,人已飞在半空中,而且直直的向刚刚坐到马的徐放撞去。

    其实,在另名侍卫把药丸弹入口中后不久,徐放身边的那名护将就明显感觉到附近出现了强大的冥压,当他寻着冥压的方向望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刚才对自己出言不逊的侍卫飞扑过来,目标不是自己,而是马上的老帅。

    护将连想到没想,回手抽出佩剑,瞬间将其冥化,没时间再罩起铠甲,他大喝一声,从地猛然跳起,人刚窜到半空中,那侍卫已迎面飞来,他使足全力,横挥长剑。

    通过冥压的判断,对方的修为不底,那护将使出十二成的力气,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把握把对方一击退。

    可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己这横斩的一剑竟然结结实实砍在对方的腰身,直接把对方一剑斩成两截。

    拥有这么强大的冥压,具备如此深厚的修为,怎么会这般不堪一击?护将正感纳闷,突然意识到不对,自己虽然斩断了来袭的刺客,但冥压并没有消失,还依旧存在着。

    护将脸色大变,可这时候他再想分析个中原由,已然来不及了,被斩断的侍卫在空中迸射出一团血雾,而在血雾之中又窜出一名侍卫,这人手持大刀,如飞射中的利箭,正撞在护将的胸前。

    耳轮中就听扑的一声,来人手中的灵刀把护将刺了个透心凉,刀锋由其前胸入,在后心探了出来。

    护将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来人,他仅仅看到了一对精光四射的双目,接着,眼前一片漆黑。

    “扑通!”

    两段的尸体先摔落在地,随后,另名侍卫和护将也双双落地,前者片刻未停,拔出长刀的同时,顺手把护将的披风拽住,身子再次跃起的同时,将其披风也扯了下来,挥手向空中一扔,飘落的披风正盖在徐放的头顶。

    由于失血过多的关系,徐放的神智也渐渐开始模糊,坐在马都是摇摇欲坠的,突然被披风罩住脑袋,老头子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正想拉下来查看怎么回事,一道电光已先横扫在他的脖颈处。

    这是干脆利落又未留任何余地的一刀!

    当侍卫抓着披风从空中落地,然后像旋风一般闪走时,周围的人们再看马。只有大半截的身躯坐在面,而老帅的脑袋却不见了。直至刺客逃出好远,无头的尸体才喷射出鲜血,在马摇晃两下。翻身落马。

    见此情景,人们的脸色无不大变,这一切都来得太快太突然,从护将斩杀飞撞过来的侍卫,到他反被另名侍卫所杀,再到徐放被对方砍下脑袋,这一连串的事只是发生在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

    “啾——”

    随着那名侍卫行刺得手,飞奔而去,空中传来悠长的哨音。

    其余的那些刺客听闻哨响,不约而同地舍弃交战的对象。纷纷向道路两旁的房顶窜去。

    这些人都是魔系冥武者,加场又没有人能释放出足以压倒他们的冥压,一个个施展出诡异的步伐,转瞬之间便消失得无影踪。

    刺客们来得突然,逃得也快。可留下的却是人仰马翻的大混乱。

    全军的统帅,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被刺客砍下了脑袋,而且断首还被刺客取走,最后连具全尸都没留下,这让在场的赤军将士们几乎皆要发疯。

    此时,马谦也傻眼了,杀掉徐放的刺客正是他身边的侍卫。等他回过神时,第一反应是先摸摸自己的脖子,确认自己的脑袋还在,这才长松口气,顿了片刻,他又像被人踩了尾巴似的大喊道:“护驾!护驾!捉拿刺客啊!”

    当郡首府的侍卫向他围拢过来时。他又像见了鬼似的连声喝道:“站住!都给本官站住!”说话的同时,他环视在场的每一名侍卫,现在连他也是看谁谁都像刺客了。

    刚才出手甩出同伴,借同伴做掩护,趁机砍杀徐放的侍卫。不是旁人,正是林浩天。

    魔系冥武者的行刺差之毫厘,而接下来的行动又都被徐放的护将和侍卫挡住,林浩天只能自己动手。

    好在他有郡首府侍卫的身份做掩护,接近徐放还算容易,虽说护将的警惕性很足,但最终还是着了他的道,被他虚晃一枪分了心,连和林浩天正面交手的机会都没有便死于他的刀下。

    且说林浩天,用披风包裹住徐放的断首,连续施展风凌疾步,闪到一处较远的房顶,这才收住脚步,嘴中的哨音也随之停止。

    相隔不久,又有数条人影在他身边凭空出现,其中一人现身之后,立刻走到林浩天近前,急切地问道:“大人,得手了吗?”

    林浩天把手中提的包裹举了举,说道:“徐放的首级在此!”

    听闻这话,在场的魔系冥武者无不长松口气,己方所付出的牺牲总算没有白费,徐放终究还是死了。

    魔系冥武者三十号人全体出动,和护将、侍卫们打了那么久,并非没有伤亡,有六名魔系冥武者再也没有跑出来。

    在这里又等了一会,其余的魔系冥武者陆续赶到,等最后一人到后,他向众人摇摇头,低声说道:“后面没有其他的兄弟了,我们有六名兄弟没有逃出来!”

    不管没逃出来的那六人是生是死,他们现在也无法再回头去救了。

    邵林沉默片刻,然后深吸口气,振作精神,对林浩天说道:“大人,敌军很快要追过来了,我们得马到老板娘的那家饭馆躲一躲,彤磊、张顺和吴涛现在都在那里。”

    林浩天点点头,折损了六名魔系冥武者兄弟,他也很难过,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付出一定的代价,又怎么可能成功杀掉赤军的统帅!

    他们一行人,连续闪躲,尽可能的甩开赤军,然后又在城中绕了一大圈,将赤军追击的方向引到别处,这才去往老板娘的那家饭馆。

    现在饭馆早有停业,门窗紧闭,林浩天等人牙根也没想走正门,直接翻过院墙,跳进饭馆的庭院当中。

    他们刚进来,便有数条黑影从正房内窜出来。

    林浩天等人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出来的几位,正是张顺、吴涛、老板娘和饭馆的厨子。

    看到他们,林浩天笑了,散掉身上的铠甲,走到老板娘近前,拱手说道:“老板娘,我等冒昧来访,还望见谅。”

    他们进来时都是身罩铠甲,浑身的血迹,手中提着的大刀简直已变成了血刀,老板娘亦是心头颤动,神经绷紧到极点。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恢复原貌的林浩天,她故作冷静地说道:“你真是过谦了,客人经过主人的同意进入主人的家里那叫访,你们这样冒冒失失的冲进来,叫闯才对!”

    现在不是和她做口舌之争的时候,林浩天淡然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话锋一转,他问道:“老板娘这里应该有地道或地窖之类的地方?”说话的时候,他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不时的扫视四周。

    老板娘冷着脸,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们要躲一躲!”

    虽说老板娘开的饭馆很偏僻,远离城中心,但现在整个蒲丰城都像炸了营似的,军兵的吆喝之声隐隐约约的不时传过来,不用猜也能想到,肯定和眼前这些人有干系。

    老板娘是做黑店的,最怕的就是招惹麻烦,如果有可能,她真希望林浩天等人马在自己眼前消失,别把麻烦引到自己身上。

    她没好气地说道:“没有没有!我这根本没有什么地道或地窖,要找地道、地窖,你们去别处找!”

    “没有?”林浩天乐了,前一步,走近老板娘,几乎要贴到她的身,他笑吟吟道:“老板娘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买卖应该不止一次两次了,那么多的盔甲、残骸是怎么处理的?总不会是摆在自己的卧房里?”

    老板娘脸色顿是一变,看着林浩天的美目都快喷出火焰,自己有致命的把柄握在对方手,这让她很无奈,她凝视林浩天好一会,方无力地说道:“你到底想怎样嘛?”

    林浩天轻轻揉了揉老板娘的肩头,说道:“很简单,我只是想让老板娘给我们兄弟一个安全藏身的地方。”

    老板娘瞪着他,沉思了好半晌,猛的一转娇躯,弹开林浩天放于自己肩头的手,接着说道:“若不嫌脏,就随我来!”说话的同时,她大步向屠房走过去。

    她边走也在边暗暗摇头,亏自己当初还觉得这个青年人长得不错,品行也正派,对其颇有好感呢,原来那都是假象!

    如果说自己是蛇心毒妇,那他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