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三卷 第六一一章

第三卷 第六一一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胡天宝带着十数名水兵继续向营地里面深入,他轻车熟路,也很清楚营地里什么地方适合隐藏大批伏兵,可是他把适合隐藏大批伏兵的地方都找遍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时候,他才忍不住长长嘘了口气,看来己方是多心了,金军是真的没有在后营布防。

    想到这里,他正打算转身回去,向高通禀报营内的情况,可突然之间,在他的斜侧方有短促又低沉的惊叫声传来。

    胡天宝脸色顿是一变,问左右道:“怎么回事?”

    跟在他身边的众人也都是满脸的茫然,不清楚侧方发生了什么事。

    “去看看!”胡天宝急急说了一句,接着,提着长剑向叫声传来的方向奔去。

    绕过几座营帐,他来到一处空地。

    此时,空地横七竖八躺有十数名穿着水靠的赤兵士卒,胡天宝大吃一惊,快步前,低头查看,这十数名赤兵已无一存活,身的致命伤一致,皆为喉咙被割断,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是刚刚中招,有好几具尸体的四肢还在抽搐着,可诡异的是,周围根本没有敌兵,好像是敌人瞬间在他们面前出现,又瞬间消失了似的。

    看罢之后,胡天宝的冷汗也流了出来,这是怎么回事?敌人到底在哪?他还正琢磨着,就在他背后传出一连串的闷哼声,与此同时,怔怔发呆的胡天宝也感觉到周围冥压的波动。

    他连想都没想,立刻转身,回过头来一瞧,自己身后的那十几名手下已悉数倒在地,情况和先前死的那些赤兵一模一样,喉咙中招。被硬生生的割断,而在尸体之间,还站有六名身罩黑色铠甲的冥武者,他们手中提着清一色的长刀。血珠顺着刀刃滑过。由刀尖滴落在地。

    是魔系冥武者!胡天宝心头一颤,脱口叫道:“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话音是从他身后传来的。

    暗道一声不好。那一瞬间,胡天宝感觉头皮一阵酥麻,头发丝都快要竖立起来,他下意识反应的就地翻滚。直接轱辘出去。

    在他滚开的瞬间,他也清晰的感到一股寒风从自己的身刮过,等他稳下身形,抬头一瞧,原来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站有一人,同是身罩黑色铠甲的魔系冥武者,手中持有一把奇形怪状又阴森恐怖的战戟。

    魔系冥武者。用的又是战戟,胡天宝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金军主帅林浩天。

    原来林浩天也在大营之内!想明白这一点,胡天宝是又惊又喜。

    现在,他也看明白了。营内根本没有大批的伏兵,有的只是在故弄玄虚的魔系冥武者,如果现在己方的大军能攻入营内,不仅可以夺回大营,还可以擒下林浩天,一举扭转战局。

    他第一时间摘下背后的弓箭,想射出响尾箭向己方的舰队报信,引大军攻入大营,可是他刚把响尾箭搭到弓,弓弦还未拉开,林浩天已抡戟冲前来,立劈华山的就是一记重戟。

    见这一戟势大力沉,胡天宝不敢硬接,只能继续就地翻滚,堪堪闪开,可没等他从地站起身,林浩天的第二戟又横扫过来。

    胡天宝暗道一声好快,猛的一登地面,整个人向后飞射出去。

    他快,但快不过林浩天的风凌疾步,后者在他的面前凭空消失,再现身时,已在他的背后出现,手中的战戟顺势向前刺出。

    听身后恶风不善,胡天宝的反应又够快,立刻向下伏身,险险避过这一击,不过他忘了,林浩天用的是战戟,刺出去时的伤害并不大,真正的杀招在于收回来的那一击。

    等他挺直腰身后,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再想躲避,已然来不及了。

    林浩天回收战戟时,战戟的锋芒正好回切在胡天宝的小腹,耳轮中就听扑的一声,胡天宝好像受了腰斩极邢似的,被拦腰截成两段。

    可怜胡天宝连叫声都未发出来,当场毙命,两截尸体分开好远,猩红的鲜血和红白相间的内脏流淌一地。

    他们这边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其他那些进入大营的赤兵情况也没好到哪去。以胡天宝为首的五百赤国水军进入大营之后,真仿佛石沉大海似的,有去无回,消息全无。

    站在舰船等候消息的高通等人左等不见回音,右等不见回信,无不是心急如焚。

    足足等了快小半个时辰,大营里依旧声息全无,也不见进去的兄弟出来回报,有赤将实在等得不耐烦,跨步来到高通近前,插手施礼道:“将军,胡将军已经去的够久了,如果有伏兵,早就应该打起来了,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无声无息的,末将想带些兄弟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高通闻言,笑了,只不过是苦笑,说道:“你也说了,天宝进去的时间够久,早就应该回报情况,可是直接现在也没有出来,你说会发生什么事?”

    “难道……”听闻高通的提醒,那赤将脸色顿是一变,结结巴巴道:“难道,胡将军也已……”他没敢把后面的话说完。

    “敌营之内,必然有诈,若本将所料不错,天宝现在已然……凶多吉少了。”高通眯缝起眼睛,注视着前方的大营,心里幽幽哀叹一声。

    能让五百兄弟消失得无声无息,甚至连细微的打斗之声都没有传出来,敌军在后营的埋伏可见一斑,己方的主力大军没有贸然进入是对的,只是可惜了天宝和五百兄弟的性命。

    此时人们再看建康水师大营,已不是感觉诡异了,而是感到恐怖。在他们眼中,静悄悄的大营好像化成一头巨兽,那大开的营门像是巨兽的血盆大口,走进去,就等于走进地狱。

    高通看了看周围众人,见人们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他暗暗摇头。此战已无法再继续下去。

    他深吸口气,有气无力地说道:“再等等,如果再过一刻,天宝和兄弟们还不出来。我军就……暂且收兵!”

    此时高通心里已经不对胡天宝等人的生还报有希望。之所以还要等,只不过是在期盼奇迹出现罢了。

    可惜奇迹不会时常出现。胡天宝和五百水军再也没能从大营里返回,最后,高通只好无奈下令,全军回撤。放弃攻营。

    林浩天以空城计成功吓跑高通,其中也是有条件的。

    首先,高通对金军的兵力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从第八、第九两名兵团长口中得知,金军的兵力在十万往,这么多的军队,又是以骁勇善战著称的金军。抵挡住尹良统帅的二十万中央军应该绰绰有余,绝对还有余力在后营设伏。其次,胡天宝和五百赤兵的有去无回实在太诡异,诡异到令人寒心的程度。也让人失去了再战的**。

    这两点是高通果断放弃强攻的原因。

    高通收兵退去,让金军这边没有了后顾之忧,可全心全意地应对前方的赤军主力,可同样的,高通的退兵也让尹良更加信心不足。

    高通给尹良的回复是金军在后营设有埋伏,他统帅水军强攻起来难有胜算,而尹良从他的回复中所领悟的内容是,金军在营内还有大批的兵力可以调动,根本没使出全力来抵御自己这边,再打下去,只是徒增己方的伤亡罢了,没有攻破营寨的可能。

    既然靠己方目前的兵力无法攻破营寨,那自己还有再打下去的必要吗?在高通撤兵不久,尹良也放弃了强攻的念头,下令全军停止进攻,全体回撤。

    高通中计,选择退兵,看去只是一场局部战斗的决策选择,实际上,却是影响到整场战争的格局和进展,也给了以林浩天为首的三万多金军喘息之机。

    如果尹良真能横下心来坚决不退兵,选择和金军死战倒底,拼个鱼死网破,那么不管建康水师大营的营防有多坚固,想以三万抵御二十万,那也实在太难了。

    高通和尹良的先后退兵,让苦苦支撑的金军方面长出口气,接下来的战损统计,又使得林浩天及其麾下众将皆对眼前暂时的获胜高兴不起来。

    一场战斗下来,赤军固然死伤惨重,可金军也同样付出惨重的代价,伤亡的兵力超过万人,这里统计的伤兵还仅仅是短时间内无法再战的重伤员,如果把轻伤也算进去的话,那金军的伤亡就得超过半数。

    现在,金军这边的可战之兵已锐减到两万左右,能不能顶住赤军下一轮的强攻,谁都不敢保证,现在人们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己方的水军身,此战胜负的关键也在于金国水军能不能及时把后援兵力送过建康。

    金国水军主将孙冰和许炎已经接到林浩天的命令,要他二人无论如何,两天之内必须把后援运送过江,他俩对此是一筹赤展。

    此时,金军的舰船有一百艘出头,其中大多是中小型舰船,另外还有些收编的赤军大型舰船,而赤军的舰船则有一百八十艘下,清一色的大型舰船,双方的整体战力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在正常情况下打水战就已经难有取胜的把握,现在还要运送步兵,在装载大批步兵的情况下,舰船的机动性和灵活性都会大幅减弱,再打水战,不就是连一丝一毫取胜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孙冰和许炎皆不认为现在是和赤国水军展开决战的好时机,但大人的命令又不能不遵,两人实在没办法,只好去请丁奉和王翰二人商议,向他俩请教此战要如何来打。

    丁奉和王翰不是水军将领,但他俩可是最顶尖级别的统帅,陆战、水战原理相通,孙冰和许炎觉得向他二人请教是绝不会错的。

    等到见面之间,孙冰和许炎必恭必敬地向两人一躬到底,随后,把林浩天派人来的文书拿出来,交给丁奉和王翰过目,与此同时,二人又把目前的状况分析了一番,讲明自己这边的种种难处。

    听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完,丁奉嗤笑一声,带有嘲讽之意,他说道:“本帅以为。你二人必须得出战。”

    孙冰和许炎吞了口唾沫,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对丁奉说道:“丁帅,现在出战。可是有全军覆没之危啊!”

    丁奉耸耸肩。说道:“大人的旨意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抗命不遵。就是死罪!出战是死,不出战也是死,反正都是死,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死在战场。至少在英烈堂还能有两位的一席之地。”

    他这话让孙冰和许炎心凉半截,话是这样说没错,但若是能活下来,谁愿意去死啊!如果人都死了,就算留下尽忠报国的美名又有何用?

    他二人的身份、地位和丁奉比起来有天壤之别,自然不敢责怪丁奉,两人的目光一转。又齐刷刷地看向王翰,问道:“王翰将军可有良策?”

    王翰也笑了,先是看眼丁奉,接着。慢悠悠地说道:“我也赞同丁将军的说法,现在两位将军必须得遵大王之意,出营与敌一战。”

    “可是……”孙、许二人正要说话,王翰又道:“如果两位将军觉得带步兵弟兄碍手碍脚,也可以不带,先和敌军大战一场,只要能把敌军击溃,接下来,再运送步兵弟兄们过江就没有阻碍了。”

    “呵呵……”孙冰和许炎满脸的干笑,心里却在嘟囔,你说得可真轻巧啊,好像我们一出战就能打败赤国水军似的,人家的舰船有接近二百艘,我们这边才一百艘,人家是清一色的大型舰船,我们这边都是些中小型舰船,如何能打得赢,如何能击溃得了赤国水军?

    他二人脸挤着笑,脸色却苍白如纸,让人看了又难受又别扭。

    丁奉扶案而起,说道:“好了,你二人可选在明日半夜出战,趁夜偷袭赤国水军,敌强我弱,赤国水军不会对我方的偷袭有防备,只要你俩统军的动作够快,定能杀敌人个措手不及。”

    不等他俩回话,丁奉已迈步向外走去,临出营帐前,还回头补充一句:“本帅福你二人马到成功!”

    见丁奉走了,王翰也站起身形,说道:“两位将军,丁将军所言甚是,两位好好准备一下,在下也告辞了。”说完,他也走了,留下坐在那里怔怔发呆的孙冰和许炎。

    丁奉是先走的,不过出了营帐,他可没有马离开,好像知道王翰会随后跟出来似的。后者走出营帐,见到丁奉站在一旁,也丝毫没有感到意外,走前去,和丁奉并肩而行。

    路上,王翰笑问道:“丁将军必是想到了应对之策!”

    丁奉耸耸肩,说道:“王翰将军说说看。”

    “用孙、许两位将军做幌,再偷渡一次林庄。”王翰轻描淡写地笑言道。

    丁奉脸明显闪过一抹惊色,但很快又恢复正常,他的脸终于露出笑意,喃喃说道:“原来王翰将军也想到了……”

    丁奉和王翰不谋而合,利用孙冰、许炎二人打头阵,吸引赤国水军的注意力,然后他们这边则再来一次偷渡林庄。

    上回他们使过一次诈,把高通吸引到林庄那边,结果偷渡是假,偷袭建康水师大营才是真,导致赤军方面吃了大亏,也让金军成功登建康南岸。正所谓兵不厌诈,次是假偷渡,这回则来个真偷渡,虚虚实实,令人防不胜防,也必会大出赤军的预料。

    这个计谋可不是丁奉临时想到的,而是在第一次佯装偷渡林庄时,他心中便有了这样的谋略,只不过一直没有对旁人说起罢了。

    金军偷袭建康水师大营得手后,原本调到林庄对岸的金军和新赤联军悉数撤回大营,唯独丁奉麾下的第一军团主力没有动,继续潜藏在林庄对岸,而且还在秘密赶造木筏。

    旁人或许没有留意到,但王翰却细心的发现了,通过第一军团的举动细细一琢磨,他也就把丁奉肚子里打的鬼主意猜测出个大概。

    此时把话说开,王翰也再没有顾虑,直言不讳地问道:“次偷渡林庄,我军的木筏损失很多,这次偷渡,还能否够用?”

    丁奉胸有成竹地一笑,说道:“我已经下令让将士们抓紧时间赶造,多了不敢说,等到明天晚,应有两千只木筏可用。”

    王翰点点头,两千只木筏虽说不算多,但只运送第一军团应该足够用了。他问道:“这次丁将军准备要单独行动吗?”

    丁奉无奈地说道:“赤军在北岸的眼线众多,如果我方展开大规模的行动,肯定瞒不过赤军眼线,与其让全军冒险,还不如我第一军团独自去做。”

    王翰再次点点头,觉得丁奉的顾虑还是很对的,他含笑问道:“如果算我一个,不知丁将军意下如何?”

    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这次我带来的金军虽只有两万弟兄,但真要打起仗来,也不会拖丁将军的后腿。”

    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丁奉笑道:“若有王翰将军助我,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在金国的众多统帅当中,真正能让丁奉看在眼里的,除了毕武、卢凯二人外,恐怕也只有王翰了。

    得到丁奉的首肯,王翰也很高兴,说道:“那好,你我一言为定。”

    “我军的兄弟虽少,但王翰将军也不可大意,务必要隐秘出营,避人耳目。”丁奉不放心地提醒道。

    “这我明白,丁将军不必担心!”王翰笑呵呵地点头答应着。

    看到王翰脸灿烂的笑容,就连丁奉也有些晃神,怔了一下,忍不住暗暗摇头,一个男子,却长得如此貌美,实在是作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