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三卷 第六二四章

第三卷 第六二四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看林浩天的表情,王颂已然知道自己准备的礼物打动了大人,不过他还是故意装糊涂,问道:“大人以为这两块寒铁如何?”

    “不错,着实不错!”林浩天又把玩了一会,才将其放回到锦盒之内,然后好奇地问王颂道:“如此珍贵之物,王大人是在哪里找到的?”

    王颂一本正经地说道:“大人英明神武,人心所向,自然有人愿意拿出宝物,献于大人,下官只是借花献佛罢了,不敢居功。” ”

    林浩天只是问他从哪里弄来的寒铁,他却扯出这么一大通废话,但林浩天也聪明的未在追问,想必,这很有可能是王颂在泽平郡的某地强取豪夺来的,自己知道还不如不知道,就陪着王颂一起装糊涂吧!

    他向站于自己左右的邵林和彤磊挥挥手,示意二人把两只锦盒收起,接着又对王颂说道:“虽然宝物是人家献出来的,但也不可亏待人家,应重重奖赏才是。”

    “是、是、是!大人所言极是,下官明日就备份厚礼派人送过去。”王颂急忙拱手应道。

    “恩!”林浩天暗道一声聪明,含笑点点头,上下打量王颂,此人其貌不扬,倒是很有些心计,也很清楚自己的喜好。他问道:“王大人在泽平郡过得可安生?”

    王颂乐了,说道:“托大人的福,下官现在一切安好,就是……就是……”说着话,他面露难色,支支吾吾的没有说完。

    就知道这两块寒铁不会白白送给自己!林浩天心中暗笑,扬头说道:“王大人有何难言之隐,请讲当面。”

    王颂不再迟疑,说道:“泽平郡经受战乱之灾。百废待兴,下官执掌郡首以来,也已稳定本郡的局势,现在一切安好,郡内也无叛军出没,只是下官想家想得很啊!”

    “哦。原来是这样!”离家在外,相距千里,想家也是人之常情,林浩天理解地点下头,问道:“王大人可有回乡之意?”

    “不、不、不,下官知道,现在正是大人用人之际,若只是因为下官想家就扔下泽平郡的事务,实在有愧于大人的知遇之恩。”

    林浩天想了想。又问道:“既然王大人不想离开泽平郡,那何不如把家人接过来呢?”

    这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王颂拐了好大一个弯也就等着林浩天问这个,他在泽平郡才舍不得走呢,在这里,他可是堂堂郡首,若回金地,只能做县首。相差悬殊。

    他面露难色,说道:“下官倒是也想过把家人接到泽平郡。只是,下官现在这个郡首的职位只是暂时的,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被调回去,接来家人,耗资巨大,还住不长久。得不偿失啊!”

    林浩天总算是听明白了王颂的意思,说来说去,他是想把‘代郡首’的头衔去掉那个‘代’字,踏踏实实地作一地之首。

    如果他直接向林浩天提出来,以林浩天的性格。肯定会答应,可他这么绕来绕去、拐弯抹角的讲,林浩天心里特别不舒服,感觉对方把自己当成了白痴似的。

    林浩天不动声色地应了一声,模棱两可地说道:“此事,我会向太叔丞相提一下,至于王大人适不适合在泽平郡做郡首,那还得看王大人的表现和政绩。”

    “是、是、是!下官一定会倍加努力,不负大林浩天也乐了,摆手说道:“王大人不必多礼,快坐回去用膳吧!”

    “多谢大人!”

    等宴会过后,林浩天和宋浩去往行馆入住,在路上,宋浩问道:“贤弟,这个王大人挺机灵的,但我怎么感觉贤弟似乎不太喜欢他呢?”

    林浩天笑问道:“宋兄能看出我不喜欢他?”

    “难道不是吗?”

    林浩天耸耸肩,说道:“我喜欢直截了当坦诚之人。”

    宋浩愣了愣,随即叹了口气,摇头说道:“看来,王大人的这份厚礼算是白送了。”

    “那也不尽然!”林浩天笑道:“如果这个王颂没有送来两块寒铁,他现在恐怕连代郡首都做不成了。”

    泽平郡的郡城有两座行馆,一大一小,小的那座是给路过成都普通办公的官员设置的,而大的那座则是专门为王家子弟建造。

    泽平郡多平原,每到夏天,便是狩猎的盛季,以前赤国王侯常到这边游玩,所以成都城内便有了两座行馆。

    王家行馆的规模比普通行馆要大得多,即便比不上行宫,但也差不了多少,内部奢华,装饰得金碧辉煌,只是有一部分已被金军打入城内时破坏了,现在正在翻修。

    当林浩天和宋浩进入行馆的时候,行馆的前院还有很多工匠在连夜赶工,现场又有工人又有守卫,灯球火把,亮子油松,将整个前院照得亮如白昼,很是杂乱,不过倒是一片安静,在大批监工的监视之下,工人们一个个都在拼力工作,大气不敢喘一下,更无人交头接耳,大声喧哗。

    随行的王颂追上林浩天和宋浩,满脸赔笑地说道:“大人、玉王殿下,行馆尚未完工,不如就在下官的郡首府下榻吧!”

    刚才在郡首府吃饭的时候王颂就向林浩天和宋浩提出在郡首府入住,但林浩天却拒绝了,他自身也不太喜欢王颂这个人,不想与其有太多瓜葛。

    林浩天说道:“前院有建工,本帅与宋王兄住在后院就好,王大人,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王颂哪敢回府睡觉,成都可是他的地头,如果大人和宋浩在成都发生了意外,他有十个脑袋也承担不起,他连连摆手,说道:“下官不累,下官还得在巡视一下,看看行馆之内有无隐患。”

    此时,王颂可一点不敢大意,他找来属下,令其把行馆内的工匠统统打发出去。今晚就暂时停工,另外,他又在行馆的内外多布置了两倍的守卫,生怕有刺客混入行馆里。

    其实,保护林浩天和宋浩的工作,根本无须他操心。金、新赤两国的侍卫自行会处理,只是事关重大,王颂不敢存有丝毫的马虎。

    经过地方上的郡军以及侍卫营的双重保护,偌大的行馆业已遍布岗哨,内外军兵林立,别说是人,哪怕是只老鼠也别想钻进去。

    王颂前前后后共巡视了三遍,确认万无一失,再无遗漏之处。这才稍感安心,向林浩天和宋浩告退。

    入夜。

    林浩天躺在床榻上,突然之间,在他的头顶上方传来一声轻微的声响。

    声音很低,就如同夜风稍大一点吹过房檐的声响,如果此时林浩天已经熟睡,那么即便是他也无法察觉这样轻微的声响,但现在林浩天恰好还未熟睡。

    异乎寻常的声音引起林浩天的警觉。他精神一紧,不对。房上有人!这是林浩天的第一直觉。

    可以肯定,房上的来人绝非自己的部下,守卫们也不可能跑到自己寝房的房顶上去巡逻,那只有一个可能,是刺客!

    林浩天没有点破,继续平躺在床榻上。发出深长又匀称的呼吸声,作出已然熟睡的假象,然后静观其变。

    “咯啦、咯啦!”

    随着一连串细微的让人难以察觉的声响之后,在床榻正上方的房瓦被人缓缓掀开,紧接着。一只连弩从房顶上探了进来,连弩的锋芒正是对准床榻上的林浩天。

    林浩天眯缝着眼睛,暗道一声果然是刺客!可是让他奇怪的是,刺客是怎么进来的,行馆守卫森严,岗哨密布,外面的一层是郡军,里面的一层是金军和新赤军的侍卫营,无论哪一层的守卫都如同铁桶阵一般,难道刺客是飞进来的不成?

    现在已无从探究刺客是怎么进来的了,林浩天的目光紧紧盯着上方的弩机,与此同时,他也把身旁的一把弯刀握在掌中。

    林浩天没有回话,只是手臂一抖,握在掌中的弯刀已脱手而飞,在空中打着旋,卷向房顶。

    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脆响,弯刀将房瓦击了个细碎,去势不减,继续向外飞去,紧接着,房顶上方传出人的惊叫,以及瓦片被踩碎的咔咔声。

    这一下可惊动了周围的侍卫,就听屋外有人高声呐喊道:“有刺客”随着这一声叫喊,外面就像突然炸了锅似的,脚步声轰鸣,喊喝声四起。

    刺客来得太突然,行动也太隐秘,能绕过那么多训练有素的侍卫,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到林浩天寝室的房顶上,事先肯定做过周密的计划和部署。

    林浩天刚逃过一劫,房门就被人大力撞开,林浩天下意识反应的将另一把弯刀抬了起来,举目一瞧,原来冲进来的是邵林以及众多的侍卫们。

    “大人没事?”众人异口同声地问道,与此同时,纷纷围拢前,把林浩天团团围住。

    林浩天懒得回答,反问道:“可有擒住刺客?”

    邵林急忙回道:“苏婉、曾蝶两位将军已带兄弟们前去追捕!”

    林浩天沉吟了片刻,眯缝着眼睛向头的房顶望了望,沉声说道:“刺客应该受了伤,跑不了多远,你们在此保护宋王殿下,我去追拿刺客!”

    房屋外面,也已是围拢了数以百计的侍卫,林浩天出来向四周瞧了瞧,大声喝问道:“刺客向哪个方向跑了?”

    “大人,是那边!”房檐站有身罩黑色铠甲的魔系冥武者,手指西方,高声回喊道。

    林浩天再无二话,身子突然一虚,人凭空消失不见,再现身时,已出现在房顶之。

    他连续施展风凌疾步,身躯时隐时现,直奔西方追去。

    林浩天一动,周围的魔系冥武者齐动,这一群魔系冥武者,速度之快,好像刮起一阵旋风似的。

    他们一行人追出行馆,向西面跑出五里左右,来到一座石桥,此时,石桥的方站有三名冥武者,而在石桥的两侧,则围有大批的侍卫,金国侍卫营的两名主将苏婉、曾蝶亦在其中。

    “你等好大的胆子。竟然跑进行馆之内来行刺本帅!”林浩天到后,将单刀背于身后,分开前方的侍卫,从人群中走出来。

    看见林浩天到了,苏婉、曾蝶以及众侍卫们纷纷插手施礼,齐声道:“大人!”

    站于石桥中央的三名冥武者也看到了林浩天。此时这三人都是一身的黑色铠甲,手持黑色的弯刀,只有两只眼睛露在外面。

    随着林浩天现身,三人眼中的杀机更盛,其中一人喝道:“金贼无道,挟持天子,欺凌邻国,人人得而诛之!”说话之间,那人的周围呼的一下腾出黑雾。紧接着,在林浩天的面前突然出现,手中的大刀顺势刺向后者的胸口。

    原来是魔系冥武者!林浩天冷笑出声,道:“找死!”

    他话音未落,人已横着滑出半米多远,将对方迎面刺来的一刀闪躲开,随后,他的身躯冥雾环绕。瞬间化为铠甲,将其周身护得严实合缝。

    一击不中。那刺客立刻又变刺为砍,横扫林浩天的腰身。

    这次林浩天没有再闪躲,当刀锋近身的一刹那,他出手如电,五指好似铁钳,一把把刀刃死死扣住。

    别看他只是单手扣住刀刃。但大刀已再无法向前劈砍,刺客心头一惊,臂膀用力,想把大刀收回来,可林浩天扣住刀刃的手指纹丝未动。大刀如同长在他手一般,无论那刺客怎么用力,就是抽不回大刀。

    正在刺客使出吃奶的力气想把大刀从林浩天手中拔出的时候,后者猛然一松手,那刺客收力不住,身子后仰,噔噔噔连退数步,没等他把身形稳住,林浩天已如闪电般窜到他近前,单拳正击在刺客的小腹。

    刺客怪叫一声,身子好像射出膛口的炮弹,直直倒飞出去。

    林浩天这一记重拳,把刺客从桥下直接打回到桥顶,若非刺客的两名同伴合力把他接住,还不一定要飞出多远呢!

    另外那两名刺客把他放下,低头一瞧,后者小腹处的铠甲已然被击了个粉碎,身的铠甲也开始气化,消散于无形,再看他的脸,毫无血色,两眼紧闭,已当场昏死过去。

    他的实力如何,两名同伴最清楚不过,可他在林浩天的手下连一个回合都没走过去,就被打成重伤,可见林浩天灵武的可怕。

    剩下那两名刺客互相看了一眼,把心一横,抱起昏迷的同伴,双双从石桥跳了下去。

    随着扑通、扑通两声,三名刺客掉进河水当中,林浩天见状,剑眉竖立,想都没想,提腿蹦石桥的栏杆,作势也要跳下去。

    可是他身子向前倾了倾,立刻又缩了回来,这时候他才想起自己不会水,真跳进河里,谁追杀谁还不一定呢!

    他从栏杆又跳了下来,向周围的魔系冥武者以及众侍卫喝道:“有会水的兄弟去追,无论如何,也要把刺客给我抓回来!”

    “遵命!”一时间,扑通、扑通的落水声此起彼伏,大批的侍卫甩掉盔甲,跳进河中,去抓捕刺客。

    就算林浩天有夜眼,也看不清楚水里的情况,他在石桥等了一会,见出去追捕的侍卫迟迟没有返回,便先回行馆去等消息去了。

    等林浩天回到行馆时,行馆内外所聚集的军兵更多,除了侍卫营的人,还有大批的直属军和地方军将士,这下行馆内外真成了水泄不通。

    这时候,得到消息的王颂也已急匆匆赶来。

    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王颂就怕大人在自己的地头出事,结果偏偏出现了刺客,还让刺客成功混入行馆,险些就把大人刺杀。

    王颂现在已是焦头烂额,豆大的汗珠子顺着面颊不断地往下流。

    听闻林浩天回来的消息,王颂第一个迎了出去,见到林浩天后,下意识地问道:“大人可有捉住刺客?”

    林浩天挑了挑眉毛,反问道:“身为郡首,在你的地盘里出现刺客,你还敢问本帅有没有捉住刺客?”

    王颂身子一哆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声说道:“是下官失职,还请大人恕罪,还请大人恕罪啊!”

    “哼!”林浩天冷冷哼了一下,什么话都没有再多说,拂袖而去。

    王颂傻眼了,跪在地,呆若木鸡,久久未动。

    林浩天回到卧房,此时,屋内的侍卫已经退出去,漏出窟窿的房顶也被重新补好,另外,林浩天先前扔出去的那把弯刀也被侍卫们捡回,放于桌案之。

    林浩天刚回房不久,邵林走上进来,在林浩天耳边低声说道:“大人,王大人求见。”

    听到王颂要见自己,林浩天的脸色又变得阴冷,他面无表情地说道:“让他进来。”

    “是!”邵林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时间不长,王颂迈着小碎步,一溜烟的跑进屋内。

    “下官叩见大人……”王颂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浩天已不耐烦地挥手道:“起来说话。”

    “谢大人!”王颂颤巍巍地站起身,吞口唾沫,说道:“大人,下官已经调查清楚了,刺客不是从外面潜入行馆的,而是就隐藏在行馆之内……”

    林浩天睨着王颂,冷冷问道:“刺客藏在行馆里?你不是已经巡查过了吗?再者说,行馆守卫森严,刺客又是怎么潜入进来的?”

    王颂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子,结结巴巴道:“是……是刺客乔装成工匠的模样,所以……所以才潜入行馆,这、这是下官失察,望……望大人恕罪。”

    原来如此!好狡猾的刺客,想必刺客早知自己和宋浩会途经成都,也算准了会下榻在成都行馆,早早就做好布置,这次的行刺,是经过精心策划的行动。若非当时自己是清醒着的,恐怕和宋浩还真就着了刺客的道,现在已命丧黄泉多时。

    他眯缝起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无论如何,必须得把这批刺客擒下。”不然的话,后患无穷!

    他是在喃喃自语,王颂却以为林浩天是对他说的,他急忙躬身施礼道:“大人放心,下官就算是掘地三尺,也必将刺客捉到大人面前。”

    王颂的这话还算是林浩天比较爱听的,他点点头,说道:“去查,两天之内,务必要给本帅个结果。”

    “下官遵命!”王颂如释重负地应了一声,有两天的时间,他不怕刺客能插翅飞走,他怕的是大人现在就治罪于自己。

    王颂急匆匆的领命而去,他指挥泽平郡军,把出城的所有城门一律关闭,通外的水道一律封锁,与此同时,大批的郡军在城内展开全城搜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