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三卷 第六七二章

第三卷 第六七二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浩天连夜升帐,召集金军众将议事,殷香所住的营帐距离中军帐不远,自然也听到了动静。

    都这么晚了还召集将领们商议军务,肯定是有要紧的事,殷香心中即感不解,又充满好奇,在自己的营帐里也坐不住了,带着黑衣人以及三名中年人,出了营帐,去往中军帐。

    她还想大摇大摆的直接走进去,可刚到门口,便被侍卫们拦下来,其中一名侍卫队长正色说道:“公主大人请留步,军机重地,公主大人不便入内。”

    “哦,本宫是听说升帐了,便过来凑凑热闹。”殷香一边说着话,一边侧头向中军帐内观望。

    好嘛,里面的人还真不少,林浩天居中而站,张不凡、凌无涯这些金国猛将以及丁奉、卢凯这些将帅也都有在场。人们围拢在营帐的中心处,一个个也不知在围看着什么。

    见殷香左一眼、右一眼的看起没完,那名侍卫队长暗叹口气,回手把中军帐的门帘放了下来,然后对殷香拱手说道:“公主请回!”

    殷香正看得认真,突然视线被门帘遮挡住,她忍不住狠狠瞪了侍卫队长一眼,冷声道:“本宫不进去,难道在外面站一会还不行吗?”

    侍卫队长咧咧嘴,这哪是一国的公主啊,简直就是个地痞无赖!他也不好强行把殷香赶走,吞了口唾沫,只能无奈地退到一旁。

    殷香侧耳倾听,可是以她的耳力,根本听不清楚中军帐内在谈论些什么。她下意识地看向黑衣人,要说耳力的厉害,天下恐怕没人能比得他,哪怕是一片棉絮落地。他都能听到。

    她正想提醒黑衣人仔细听听中军帐里的谈论内容,这时候,数名身穿黑衣的金军走了过来。

    其中为首的那人在殷香面前站定,先是看了看她。接着又转头看向附近的侍卫们。沉声问道:“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侍卫营的侍卫天不怕、地不怕,但唯独怕魔系冥武者。见来的是魔系冥武者的人。那名侍卫队长急忙快步前,抱拳施礼,说道:“大人,公主大人执意要站在这里。不肯离开,小人也……也没办法。”

    “要你们是做什么用的?!”那名魔系冥武者呵斥一声,回头看着殷香,说道:“大人和将军们正在商议军务,公主在此,可是来打探消息的?”

    魔系冥武者人员说话,很少会拐弯抹角。他们也不管对方是谁,根本不会留有任何的颜面。

    殷香玉面一红,心中又羞又气,怒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对本宫如此无礼?”

    “你还真当你自己是公主了?”那名魔系冥武者人员嗤笑出声,说道:“这里是金国,不是你炎国,要摆你公主的架子,就滚回你炎国去摆。现在,滚开!”说话的同时,他的手提了起来,握住佩刀的刀柄。他一动,后面的那些魔系冥武者人员齐动,与此同时,周围的侍卫们也急忙把手中的长枪端了起来。

    跟着魔系冥武者,得罪了炎国公主,他们不会有事,而若是没有跟着魔系冥武者干,开罪了魔系冥武者,他们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殷香还是第一次被人骂‘滚开’,她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接着,眉毛竖立,身子气得突突直哆嗦。

    见状,那三名中年人急忙前,轻拉殷香的袖子,低声劝道:“公主大人,我们还是先回去!”这里是金营,真要和金军打起来,他们这百十来号人,包括公主在内,一个都活不成。

    殷香自然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干系,只是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她怒视着那名魔系冥武者人员,过了良久,她才抬起手来,指着他的鼻子叫道:“本宫早晚有一天会找你算账!”

    扔下这句狠话,她气呼呼地甩给三名中年人,转身回往自己的营帐。

    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去的背影,魔系冥武者人员冷冷哼了一声,说道:“找我算账?!我还想为死去弟兄们报仇呢!”

    魔系冥武者反感、厌恶殷香当然也是有原因的,在玉井时,有数名魔系冥武者人员就是死在殷香的手里,这笔账,魔系冥武者里的人都没忘。

    殷香含愤回到自己的营帐里,快步走到桌案前,一脚将桌子踢翻,然后回头咬牙切齿地问道:“你们可有听到中军帐里在谈论什么?”

    邢磊等三名中年人齐齐摇头,表示不知,殷香目光一转,又看向黑衣人,问道:“常先生,你有听到什么?”

    黑衣人没有说话,只是缓缓摇头。

    殷香瞪圆眼睛,美目快要喷出火光,她质问道:“连你都没听到吗?”

    他依然是一声不吭,默默地摇头。

    “那不可能,以你的耳力,就算把中军帐都缝死了你也能听到里面的动静。”殷香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狠声说道:“不想说就算了,不过本宫先把丑话放在前面,天下能收容一个瞎子的,只有本宫!”

    黑衣人依旧一句话都没有,垂首立于营帐的角落,如此失态的殷香,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殷香很聪明,打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而且她也一直以自己的头脑为傲。此时的失态,与其说是被魔系冥武者气的,还不如说是她自己心烦气燥,最令她感觉不适应不舒服的是,她的心里隐隐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深夜,黑衣人走出自己的营帐,在金军军营里漫步散心,他的眼睛虽然看不到,但周围人的气息皆瞒不过他的耳朵。

    通过闲逛,他有听到金营的营内竟然还设有许许多多的暗哨,可见防卫之森严,由此也能看得出来,金军真的是被偷营偷怕了。

    他心里正琢磨着,忽闻侧方传来脚步声,接着。有人朗声笑道:“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觉,原来常先生也没有睡觉啊。”

    是林浩天?!黑衣人有些意外,侧耳细听,立刻判断出来。走向自己的有四人。其中还有女子,他能嗅到那股淡淡的女人体香。

    他收住脚步。站直身躯,而后转过身形,面对着林浩天拱手施了一礼。

    明明双目已盲,但又能像正常的明眼人一样。单是这一点,林浩天就很佩服黑衣人。他在黑衣人面前站定,说道:“常先生不必客气。”顿了一下,他又道:“既然你我二人都睡不着,正好可以聊一聊。”

    林浩天犹豫了一下,率先开口道:“常先生应该知道断魂斩吧?”

    “以前有过了解,但未曾见过。大人倒是让我长了见识。”

    “你未能突破断魂斩,但却能不受幻象的影响,这是为什么?”这是林浩天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

    “很简单,幻象很容易分辨。”不等林浩天再发问。黑衣人继续说道:“至少对于一个瞎子而言是这样的。”

    林浩天挑起眉毛,说道:“有人曾为了破解断魂斩而扣瞎了自己的双眼,可是他们仍死在断魂斩里。”

    “那不一样。”

    “有何不同?”

    “对于一个瞎子而言,他所看到的永远都是黑暗,一旦眼前出现了人或物,他立刻就可判断出来那是幻象,临时刺瞎自己的眼睛,那没有用,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瞎子的世界上什么样子的,仍会受到幻象的影响。”

    “原来如此!”林浩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问道:“如此来说,断魂斩对盲人无效?”

    “当然不是。”黑衣人摇头道:“只不过我的修为足够高深,至少不比大人差。”

    听到身旁传来低笑声,他一本正经地说道:“正因为我的修为比大人高,所以我的冥压能散到断魂斩之外,感觉到大人的真身所在。”

    林浩天收敛笑容,正色说道:“这么说,就算常先生不是盲人,也能破解我施放的断魂斩?”

    黑衣人摇头,说道:“绝对不能!如果我是正常人,一定会受到断魂斩的影响,就算让冥压突破断魂斩,也无法感知大人的真身。”

    林浩天听得认真,也是边听边点头。

    他二人聊天很有意思,一个永远是在点头,而另一个则永远是在摇头。不知不觉间,两人竟然从中军帐附近一直走到了南营。

    林浩天笑呵呵地收住脚步,说道:“常先生留步吧,再走下去,我们可要走到关口城了。和常先生谈论冥武,可真是让我受益匪浅啊!”

    黑衣人也停了下来,问道:“大人今晚和我‘不期而遇’,真的只是为了谈论冥武?”

    “那不然呢?”林浩天问的随意,心里却是一动。

    “我以为,大人会问我关于关口城的事。”黑衣人坦然说道。

    “关口城并没有什么好问的,不过,我倒还真有一件要紧的事想向常先生问个清楚。”林浩天正色说道。

    这倒让黑衣人颇感意外,除了关口城,自己身上似乎也没有什么能让林浩天会感兴趣的了,他问道:“林将军还想知道什么?”

    “这个嘛……”林浩天拍拍他的胳膊,示意黑衣人往回走,他背着手,琢磨了一会,问道:“殷香待常先生如何?”

    “很好!”黑衣人想也没想地说道。

    林浩天闻言,多少有些失落,不过转念一想,像黑衣人这样的冥武高手,若肯留在自己身边自己也会把他敬为上宾。

    他幽幽说道:“殷香对待常先生再好,她终究是一女子,堂堂的七尺男儿,要听命于一女人,实在是令人感到惋惜啊!”

    黑衣人摇头,说道:“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废人而已,公主大人肯收留于我,我已经感激不尽,若是没有公主,谁还会收留我这个瞎子?”

    “我会!”林浩天连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他站定,同时一把拉住黑衣人的手腕,正色说道:“在我眼中,常先生可不是废人,而是个无价之宝,是用千金、万金都换不来的人才。”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有些激动,继续道:“常先生,我是真心实意的邀请你,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在我这里,我不会限制常先生的自由。你想去哪就去哪,想修冥武就修冥武,想争战沙场就争战沙场,甚至可以到冥武学院去隐居。那里没有战争,没有国事,没有杂务,常先生在那里可以潜心钻研冥武。”只要能顺便教教学生就好。

    即便看不到林浩天的表情,只是听他的语气,黑衣人也能察觉到他急迫之情,他慢慢垂下头。疑道:“大人要收留我,难道不在乎我的出身吗?”

    “我虽不是什么圣君明主,但也明白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当然了。常先生也不必着急答复我,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金国的大门也随时向常先生敞开。”

    林浩天对黑衣人可谓是求贤若渴,此时他甚至都有些害怕黑衣人给自己的答复,像黑衣人这种人,一旦现在拒绝了自己,以后再想说动他,基本没有可能。

    别看黑衣人双目已盲,但却是心如明镜,林浩天对他是真心实意还是别有所图,他可以立刻判断出来,也正因为这样,他反而有些犹豫。

    从内心来讲,他当然更愿意留在林浩天身边,不过一旦选择追随林浩天,也很可能意味这一点,他将要与自己的师傅甚至整个炎国为敌。值得吗?虽说自己和林浩天有许多情投意合之处,但他值得自己去这么做吗?

    黑衣人在心里暗暗摇头,一时之间,他也是举棋不定。

    没等他回话,林浩天突然笑了笑,手一拍黑衣人,说道:“不急、不急!难得今晚大家都聚到一起了,走,我们喝酒去!”

    黑衣人一怔,疑问道:“喝酒?大人明日不是要攻城吗?”

    林浩天像看怪物似的看着黑衣人,自己要攻城,那是刚刚在中军帐里和众将商议之后才决定下来的,他又怎么会知道?

    似乎感觉到林浩天的不解,黑衣人藏于面巾内的嘴角微微挑起,露出笑意,解释道:“刚才,公主大人有去中军帐,虽被挡在了外面,但小人也有听到一些里面的谈话。”

    “原来是这样,常先生的耳力可真是惊人啊!”林浩天佩服不已。能让他折服的人,并不多。

    黑衣人苦笑道:“对于一个瞎子而言,唯一能自觉骄傲的,也只有他的耳朵了。”

    通过他的话,林浩天能听出他的自嘲,他面色一正,说道:“我并不觉得常先生比任何人差,如果常先生自己是这么觉得的,那恐怕就真的比别人差了。”

    黑衣人吸气,抬起头来,林浩天则淡然一笑,说道:“走吧!我们喝酒去!”

    “大人不怕耽误明日的战事?”

    林浩天仰面而笑,满不在乎地说道:“区区的关口城算得了什么,与常先生比起来,那微不足道。”如果真的可以交换的话,他宁愿用十个关口城去换一个黑衣人,虽说一个还没有打下来的关口城五百万两他都不肯卖。

    他的话,令黑衣人甚为受用,也很是感动,自从双目失明,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又体会到那种受人重视的感觉,而给他这种感觉的,恰恰是曾两次和他交手的林浩天。

    其实,像林浩天这种程度的冥武者,就算彻日不眠,又喝了酒,等到第二天或许会受到一些影响,但影响也不会很大。

    当晚,林浩天与黑衣人在营中把酒言欢,罗兰、邵林和彤磊则在旁作陪。

    喝酒是增进彼此感情和互相了解的最佳方式之一,在没有接触林浩天之前,黑衣人对他的印象也不是太好,他出身于神池,后来又去了赤国,在这两个地方,都不会传流林浩天的好话。

    现在他和林浩天有了进一步的接触,才发现在他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君主的架子,这一点太难做到了,也让黑衣人对他改观了许多。

    当晚,几人一直喝到第二天的丑时才算告一段落,直至回到自己的营帐里,躺在床榻上,黑衣人的心绪都没有平静下来。

    与林浩天在一起时,他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对冥武的狂热以及舍我其谁的热血,这些也会自然而然地感染到他,让他也跟着热血滂湃,当然,这在殷香身边是绝对体会不到的。

    翌日,清晨,金军大营上下齐动,一批批的金军整装待发,开出营盘。

    殷香还在睡梦中便被外面的嘈杂声吵醒,她睁开朦胧的睡眼,向外面瞧瞧,天还没有大亮呢,她低声嘟囔一句,然后大声叫道:“常在!常在!”

    时间不长,一名小侍女从外面跑了进来,问道:“公主,什么事?”

    “外面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吵,还让不让本宫睡觉了?”殷香没好气地质问道。

    “回禀公主,据说金军要出营攻城了,所以营地里很吵。”那名叫常在的小侍女小心翼翼地说道。

    “出营……攻城……”殷香喃喃念叨一声,猛然间,她的眼睛瞪圆,脸上的睡意一下子全消,她快速地下了床榻,连鞋也没穿,光着两只白嫩的小脚丫直接冲出营帐。

    到了外面,她举目一瞧,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顶盔掼甲、罩袍束带的金兵金将,人喊马嘶,喝令声四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