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三卷 第七二一章

第三卷 第七二一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center> <fon color=red></center>

    陈华挺身站起,说道:“叛军故弄玄虚,其中必然有诈,传我将令,全军即刻突击,进攻叛军大营!”随着他一声令下,炎军上下齐动,大军相继开出营地,直奔对面的尤营推进过去。

    刚开始,炎军在推进时还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可是当炎军已进入到尤营的百步之内,尤营里别说毫无反击,连点动静都没有。

    等炎军进到尤营五十步的时候,见尤营还是风平浪静,这时候,炎军开始由缓慢推进变为全力冲锋。

    前军率先冲入尤营,可是进来之后再看,偌大的尤营内连个人影子都没有,大大小小的营帐里皆是空无一人,东西早已被般光,可以说现在尤营内只剩下一排排空空的营帐。

    陈华带着一群炎将看到这般情形,气得连连跺脚,好狡猾的叛军,用的果然是疑兵之计!

    见陈华脸色难看,炎将们纷纷上前劝说道:“陈将军也不必气恼,叛军用疑兵之计逃脱,说明叛军也很清楚他们的实力不如我军,何况,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巩城距离此地不远,我军当趁此机会一举拿下巩城,先把白南郡打出个豁口再说!”

    “也只能如此了。”陈华点点头,说道:“于将军!”

    “末将在!将军有何吩咐?”一名魁梧的炎将跨步上前,插手施礼。

    陈华说道:“于将军立刻带两个兵团去攻巩城,巩城只是弹丸小城,里面囤积不下重兵,拿下巩城应是易如反掌,想必,叛军主力现已向南逃窜,众将军随本帅全力追杀!”

    “末将遵命!”众炎将齐齐插手应是,随即展开分头行动。

    陈华率炎军主力南下追击,于姓的炎将则率领两个兵团进攻巩城。

    按照陈华的推断。叛军主力都逃了,偌大的营地都不要了,近在咫尺的巩城也必然是座空城,就算会留有叛军驻守。兵力也绝对不会太多。

    他的推断没有错,尤军在巩城只留守了一千来人,不过这一千来人都是尤军中的精锐之士,他们也给前来进攻的炎军造成不小的麻烦。

    于姓的炎将本以为一走一过之间就能把巩城拿下,结果只有一千多人驻守的巩城,炎军竟然发起两次猛攻都未能拿下来,反而损兵折将不少。

    见状,于姓的炎将也慌了,不知道这小小的巩城里到底驻扎了多少叛军,急忙令人给前去追敌的陈华传报。请他抽调兵力,增援巩城这边。

    接到传报后,陈华无奈,只得又分出一支兵团,令其携带上大型的攻城器械。援助巩城那边的己方攻城军。

    得到这支兵团的援助,加上他们又带来了不少的大型攻城器械,炎军终于攻破巩城的城防。

    巩城被破后,残存的尤军也不与炎军死战到底,将士们纷纷扔掉武器,脱掉身上的盔甲和军装,逃入城内。混于百姓当中。

    叛军是尤人,城中的百姓也是尤人,冲入城内的炎军要想把叛军从百姓里挑出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如果是别国遇到这种情况,主将二话不说就得下令屠城了,但炎军不会这么做。一向自诩文明高贵的炎军也从来不屑使用这种血腥的手段。

    占领巩城之后,于姓的主将只是下令张贴告示,一是安民,二是悬赏,只要百姓们肯举报叛军的藏匿之地。炎军会给予重赏。

    重赏之下也未必就有勇夫,尤人便是如此。

    帮着叛军隐藏起来,躲避炎军的追捕,这些都是百姓们自愿的,即便炎军用重金悬赏,也无一人肯出卖叛军。

    尤人百姓不肯出卖叛军,炎军倒也没太在意,毕竟逃掉的叛军也就几百人,不足为虑,而后,于姓炎将向陈华传送捷报,并询问他己方用不用赶过去与他汇合。

    陈华回书的很快,令他率三个兵团留守巩城。

    可以说,巩城是白南郡的门户,只要把巩城占住了,炎军主力便可以在白南郡境内横冲直撞,毫无后顾之忧,保证了巩城的安全,也就等于保证了炎军主力的后勤补给线。

    到目前为止,陈华做出的这一系列决定都没有错,甚至可以说是最正确的选择,但是很快,他便犯下一个致命的错误。

    白南郡是尤西三郡中最大的一郡,地大,城镇多,炎军深入得快,但兵力分散得也快,一路上炎军对所攻占的城镇都要分兵驻守,东面分一批,西面分一波,当炎军深入到白南郡最西面的白杨县时,原本二十五万众的大军只剩下了十多万人。

    可以说从炎军进入白南郡算起一直到现在,并没有经历过大规模的交战,但主战兵力却在无形中减员了一大半,而且还不是因死伤而减员,是由于自身的分兵才造成的减员。

    这正是炎军作战的一个习惯!炎军一向讲究攻占一地、巩固一地,要巩固地方,就必须得驻军留守,陈华是炎军正统的将帅,此时他做出的决策也正是炎军的一向习惯。

    这时便体现出了陈华中规中矩,不懂变通的缺点,攻占一地巩固一地的方针策略不能说有错,但是需要视情况而定,就目前来看,这是炎军进入白南郡后最大的败笔。

    当然,陈华之所以这么做他也是有底气的,即便炎军的主战兵力只剩下十多万人,可是对叛军仍占有绝对的兵力优势。而且他以及下面的炎将们还都有个误判,炎军分兵攻占各城镇的时候,都有遇到驻守叛军的顽强抵抗,说明叛军也是分兵驻守白南郡全境的,己方一路攻占这么多城镇,所消灭的叛军也肯定不在少数,依照叛军有八万兵力判断的话,现在的叛军兵力充其量有五万左右。

    十多万对阵五万,几乎是三倍于敌,取胜毫无悬念。

    自炎军主力顺利挺入白杨县,炎军将士们变得更加轻松,按照这一路推进的速度来看,几方在半个月内便可以攻占白杨县全境,彻底扫平叛军。到那时,朝廷增派的援军还在半路上呢,歼灭叛军的功劳将全部记在他们的头上。

    十一军团的军团长高鹏、十六军团的军团长冯玉、十七军团的军团长柴松已纷纷向陈华进见,赶快绘制叛军头目聂舒的头像。张贴到各处,以防聂舒潜逃。

    通过各军团长的进见也能感觉得出来,他们皆已认定己方胜券在握,扫平叛军只是时间问题,连防止聂舒潜逃这样的后续方案都已经提前想好了。

    在白杨县境内,炎军的作战依旧是顺风顺水,未费吹灰之力,又连续攻占一城四镇。

    接下来,炎军的目标是白杨县的县城七甲城。

    要去七甲城,得路经一处险地。万安谷。

    万安谷险峻,是一条长长又狭窄的峡谷,两面为高山峻岭,只有中间一条路可走,由于这里地险。经常发生坠石和野兽出没,过往的行人也总是会有死伤发生,所以人们便给这条峡谷起了‘万安谷’这个吉祥的名字,希望用名字来化解这里的凶气。

    当然,这是迷信,峡谷还是那条峡谷,死伤也依旧常有发生。

    等到炎军行进到这里的时候。陈华紧急下令,全军暂时停止前进。

    他带着一干炎将来到大军前方,站到一处高地,远远眺望万安谷。

    陈华边看着前方幽深的峡谷也边在心里暗暗嘀咕:“好一处险峻之地啊!”

    陈华是位经验丰富的老将,什么地势容易设伏,什么地势不易通过。他一打眼就能看出来,他对周围众将说道:“此地险峻,如果叛军占据峡谷两侧的高峰,我军贸然闯入,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高鹏一笑。满面轻松地说道:“陈将军放心吧,我军斥候昨日刚刚打探过万安古,并无伏兵,现在亦可安心通过。”

    陈华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叛军狡诈,不得不防,立刻再派出斥候,继续打探。”

    “这……”高鹏微微皱眉,这也太多此一举了吧,陈华也太谨慎了。他低声提醒道:“将军,现在天色已然不早,如果等探子打探完了,天也就黑了,我军只能等明日再赶路。”

    陈华说道:“现在我军又不是急于与叛军决一死战,并不差这一天的时间。”

    他这么讲,高鹏也不好再说什么,随即令副将把十一军团的探子派出去,打探前方的万安谷,而后各军团长又纷纷下令,全军就地安营扎寨,等明日再继续赶路。

    万安谷并不是一座小峡谷,要把整个万安谷都打探清楚,确实需要很长一段的时间。

    派出去的探子直到深夜才纷纷回来,带回来的情报一致,万安谷两侧的山峰上并无埋伏,附近也未发现叛军的踪影或留下的痕迹。

    听闻探子的回报,众将都在心里暗暗摇头,己方就在昨日刚刚打探过此地,可陈华今天偏偏还要打探,这不是自找麻烦嘛!

    不过陈华心里不这么想,耽搁一天的时间不算什么,只要能确保万无一失,那比什么都重要。

    当晚无话,翌日一早,炎军起程,通过万安谷。

    尤军在这里确实没有埋伏,这么一处险峻之地,连傻子都能看出来容易设伏,如果阴开还在这里设下伏兵,那他也就不配再做一军之统帅了。

    顺利经过万安谷,再向前三十里便是白杨县的县城七甲城。

    只要炎军再一举拿下七甲城,那么白杨县的大半已被炎军所控制,留给叛军的空间就只剩下一座小小的边境城邑——龙塘口。

    这时候,炎军众将都像打了鸡血似的,一个劲的催促麾下将士急行军。

    当炎军距离七甲城还有十里的时候,前方由探子快马飞奔回来,向陈华等人禀报说,刚刚有一支叛军仓皇逃出七甲城,正奔龙塘口方向而去,至于具体的兵力,由于数量太多,无从统计,保守估计在四、五万人左右,基本可以断定是叛军的主力。

    听说叛军的主力连县城都没敢守,直接弃城而逃,陈华等人无不是喜出望外。这个机会可太难得了,这不正是己方与叛军决一死战的好机会吗?

    陈华当场下令,全体将士做急行军,务必要追上逃向龙塘口的叛军。在平地上与其做正面交锋。

    接到命令的炎军将士一个个卯足了力气向前突进,十里的距离,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就赶到了。

    叛军还真就逃得一个不剩,偌大的县城,未留下一兵一卒,城门都是虚掩着的。炎军连攻城器械都没用上,直接推开城门,如朝水一般涌入城内。

    先进城的炎军未做任何的停留,直接穿城而过,去追击弃城而逃的叛军。

    七甲城可不是一座小城。大小几乎于郡城相当,城内百姓多达十多万人,城邑内也十分繁华,大大小小的商铺林立,其中还有不少商铺是齿越人开的。

    看到有大批的炎军冲入城内。城中的百姓倒很镇定,看不出来有惊吓慌张之色,从内心来讲,尤人并不怕炎人,或者说对炎人是不服气的,而炎军又一向有仁义之师的美誉,军纪森严。将士们不会滥杀无辜,也不会抢掠百姓的财物。

    此时就是这样,看着街道上轰隆隆跑过的炎军,百姓们没有四散奔逃,只是退避到街道的两旁,一个个还伸长了脖子张望。完全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路边的一座茶馆,二楼。

    林浩天和王翰就坐在靠窗边的位置,在其周围,整个二楼的茶桌都被他们的人占了,其中有邵林、彤磊、罗兰以及程锦和他的魔系冥武者。

    低头望着街道上蜂拥而过的炎军。以及街道两旁的尤人百姓,这种双方河水不犯井水的和谐场面让林浩天忍不住哑然失笑,他乐呵呵地说道:“谁说尤人愚笨?该躲谁又不该躲谁,他们心里清楚得很呢!”

    王翰也乐了,含笑点点头,话锋一转,问道:“公子以为,此战尤军能否取胜?”

    林浩天轻哼了一声,说道:“据天眼和地网的探查,炎军目前的兵力只剩下十三万人,而尤军的兵力则足有七万,即便两军做正面交锋,炎军业已难以取胜,何况,阴开用的还是两面夹击的战术,此战,炎军必败!”

    王翰幽幽说道:“阴开看透了陈华,或者说他看透了炎军的习性,料准炎军进入白南郡后,必会分兵驻守各地,导致主战兵力锐减,此人之精明,不仅善于谋略,也善于探查,日后,大人需多多提防此人才是啊!”

    “恩,想不到聂舒的手下竟还有这样的将帅之才,也许,我们当初根本不该把他推荐给聂舒。”林浩天耸了耸肩,拿起茶杯,将其中的茶水一口饮尽,而后目光又落到窗外的街上。

    这时候,经过茶楼门前的炎军已变为骑兵,骑兵队伍列着整齐的队形,五骑一排,整齐划一的走过。

    大约过去千余骑,后面行来一群炎将,为首的一位,五十开外的年纪,须发斑白,身披金盔金甲,看上去气度不凡,威风凛凛。

    王翰用眼角余光瞄了一眼,低声说道:“公子,这人是炎国十七军统帅,柴松,本是文将,却以骁勇善战、刚烈勇猛而著称。”

    林浩天笑了笑,问道:“你认识他?”

    “数年前曾见过一面,柴家在炎国算名门望族,世代经商,像柴松这种性情刚烈的将帅,在柴家实属异类啊!”

    王翰可是正宗的赤国贵族,见多识广,对炎国的贵族也都很了解,讲述起来如数家珍。

    林浩天眼中的笑意更浓,慢悠悠地说道:“可惜,柴家的这唯一一位将帅,这次怕是要殁于尤西了。”

    他说话之间,路过茶楼的柴松也恰巧抬头向他所在的二楼望来。

    王翰第一时间别过头去,而林浩天则是毫不回避,笑眯眯地对上柴松审视的目光,还向他微微点了下头。

    柴松不由得吸了口气,他没见过林浩天,更不可能猜到坐在七甲城茶楼里的这个青年会是金军主帅林浩天,他只是觉得林浩天神采内敛,样貌又俊美得出奇,不同于常人,尤其是他那对眼睛,即便是笑眯眯的,也掩盖不住其中闪烁的精光。

    好个神采飞扬、器宇轩昂的青年,这人是谁?是尤人吗?在柴松的印象中,尤人身上大多都带有一股野蛮的戾气,令人极不舒服,而在林浩天身上他则完全感觉不到。

    若非要去追杀逃窜的叛军,他此时真想下马到二楼和林浩天交谈一番,可惜现在军务在身,他没有那个时间。

    柴松也很有礼,即便他是将帅,而对方是平民打扮,见林浩天向自己颔首点头,他亦以点头致意回礼,而后,他侧头对身边的一名侍卫低声说道:“留住茶馆二楼的那个年轻人,等本帅扫平了叛军,再回城见他,记住,不可无礼!”

    那侍卫先是抬头望了一眼茶楼窗口的林浩天,接着连连点头,拱手应道:“是!将军!”

    柴松没有驻足片刻,直接行了过去,接他命令的那名侍卫带着十数名炎兵则停了下来,拨马来到茶楼门前,翻身下马,大步流星的走进茶楼里。

    侍卫和十数名炎兵上到二楼,可是到了二楼后,他立刻呆住了,茶馆的一楼没有几个人,可二楼却是坐满了人,而且空气中还飘荡着一股怪异的气息,令他有不寒而栗之感。

    如果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立刻便能判断出来茶馆二楼内散发的诡异气息就是杀气,不过侍卫和炎兵们并未察觉,只是感觉这里让他们很不舒服。

    没理会旁人,侍卫直接走到林浩天近前,含笑拱了拱手,说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林浩天转过头来,含笑看向那名侍卫,说道:“在下林阿三,不知这位大哥又有何贵干?”

    “我是奉我家将军之命,特意过来请阁下在此稍等片刻。”

    “哦?”林浩天不解地挑起眉毛,疑问道:“等什么?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侍卫说道:“等我家将军剿灭城外的叛军,回城之后,再与阁下相见。”

    “你家将军是……”

    侍卫腰板一挺,脸上自然而然地露出傲色,振声说道:“我家将军乃大炎第十七军统帅,柴松柴将军!”

    “哦,原来是柴将军。”林浩天点点头,然后未在多说什么,继续慢条斯理地喝他的茶。

    见他听了将军的名字竟然表现得如此平淡,侍卫下意识地皱起眉头,上一眼下一眼又把林浩天仔细打量一番。不过人家没有开口拒绝,将军又叮嘱过自己不得无礼,即便心生不满,他强忍着没有发作。

    炎军一批批的穿城而过,最后,陈华留下两个兵团驻守七甲城,他自己则率领十万左右的炎军主力去追杀弃城而逃的叛军。

    叛军比他们早走了一个多时辰,但速度却慢得很,当炎军的前头部队追出城二十里的时候,便看到了叛军的尾巴。

    由于距离较远,具体的情况看不大清楚,可是已能隐约看到前方有大军行进时所卷起的满天尘土。

    得知前军已能看到叛军的尾巴,陈华当机立断,下令己方的骑兵先行出击,追上叛军,尽可能的冲乱叛军的阵型。

    现在,炎军中的骑兵数量不下一万骑,冲锋起来,气势惊人,相距数里都能感觉到地面的震颤以及如闷雷般的轰鸣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