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三卷 第七二九章

第三卷 第七二九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段时间来,柳河十分热闹,前方的战报如同走马灯似的每时每刻都有传送回来。

    这日,林浩天正坐在府内喝茶,突然邵林来禀报,称有商人求见,并献上了一队玉如意。

    哦?林浩天一愣,随即笑道:“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哦……”邵林想了一会,嘟囔道:“既然他们肯送出如此贵重的礼物,必然是有要事相求,只是属下也想不明白,区区一商队,还能有什么事情需要用到这么珍贵的宝物。”

    “既然你也猜不出来,就当面向他们问个清楚明白好了。”林浩天扬头对身旁的一名侍卫说道:“请来人进来吧!”

    “是!大人!”侍卫急忙应了一声,而后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所过时间不长,侍卫们从外面带进来一队商人,差不多有十数人的样子,一个个不至于衣着华丽,但也不同于普通百姓,为的商人看起来有四十出头的年岁,相貌堂堂,又风度翩翩,面白如玉,半尺黑髯,看他的模样不像是商人,更像是一书生。

    林浩天上下打量他两眼,接着,把手中的如意抬了抬,直截了当地问道:“这是你送给本帅的礼物?”“正是!”那名白面中年人含笑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可是有事相求?”林浩天好奇地问道。

    “回禀大人,小人姓魏名舒,乃昭阳人氏,这次千里迢迢赶来柳河,只为了向林将军引见一人。”

    别看炎国目前的局面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而这个炎人魏舒在林浩天面前说起话来不卑不亢。态度从容,丝毫看不出有畏惧之情。

    林浩天闻言顿是一愣,疑问道:“你向本帅引见何人?”

    魏舒没有说话,在他身后的人群里突然传出话音:“我!”

    听闻话音,林浩天身子一震。虎目之中也随之射出两道精光。

    好熟悉的话音啊!他的目光越过魏舒。看向他的身后。

    在魏舒身后的人群里,缓缓走出一人。这人穿着黑色的斗篷,从头到脚一身黑。大半张脸都被遮住,只能通过轮廓看出她身材娇小。

    她走出人群后,在林浩天的面前站定,接着,将头部的斗篷向后一拉。露出她的真面容。

    看清楚此人的模样,在场的邵林、彤磊以及罗兰都惊得目瞪口呆,久久回不过来神,甚至禁不住怀疑自己的眼睛不是不看错了,因为对于他们而言,眼前的这个人是最不应该出现在金国的,更不应该出现在柳河的将军府里。林浩天表面上虽然没有如邵林、彤磊、罗兰那么惊讶。但也是满心的错愕,搞不明白这丫头吃错了什么药,竟突然跑到自己的王府来了。

    从商队中走出来的这位是一女子,但她可不是寻常的女子,而是刚刚登顶炎国王位还不足一年的殷香。

    金炎两国正在交战。前方将士们打得你死我活,可身为炎王的殷香竟然跑到金国来了,而且还堂而皇之的进入了王府,站在林浩天的面前,这又怎能不令人震撼和吃惊呢?

    林浩天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殷香,不明白她究竟在发什么神经。

    邵林、彤磊以及罗兰则是下意识地抬起手来,摸住肋下的佩剑,他们相信殷香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来送死,弄不好她就是来行刺的。

    一时间,大堂里静得鸦雀无声,人们甚至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轰隆、轰隆!”

    所过的时间不长,大堂外突然传来一阵阵沉闷的脚步声,大批的侍卫由四面八方涌来,将整间房子团团包围,若是此时向外观瞧,能看到院子里已站满了金军,一个个箭上弦,刀出鞘,如临大敌。

    他们并不知道是炎王殷香来了,而是门口的侍卫看到邵林、彤磊暗中所做的示警手势,立刻把消息传送了出去,王府内的侍卫们闻风而动,在第一时间便全副武装的赶到了,反应和应变的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数以千计的侍卫把大堂包围起来,而且还有大批的侍卫正在源源不断的向这边赶来,可以说不管殷香此行的目的是什么,现在,她和她的手下人已经是插翅难飞。

    殷香满脸的微笑,从容不迫,她慢条斯理地甩掉外面的斗篷,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华丽衣裙,而后,她背着手,还像没事人似的回头向外面望望,接着又对上林浩天的目光,笑道:“林将军麾下的将士们果真是训练有素,来得好快啊!”

    林浩天仍是紧闭着双唇,一言不发地看着殷香。

    殷香咯咯笑了,迈步向林浩天走了过去,同时说道:“多日不见,林将军怎么变得如此生疏起来。”

    还没等她走到林浩天近前呢,后者左右的邵林、彤磊双双呵斥一声,紧接着,二人抽出佩剑,箭步窜到殷香近前,双剑的剑锋齐齐指在殷香的胸前。

    殷香处变不惊,脸色也未变,甚至都没多看邵林、彤磊一眼,只是笑呵呵地瞅着林浩天,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嘲讽之意。

    林浩天当然能感受到殷香眼神中的鄙夷,他微微皱眉,对邵林、彤磊沉声说道:“放肆,退下!”

    “大人?”

    “我说退下!”

    邵林、彤磊双双垂下头,将抽出的佩剑又收回到鞘中,而后互相看了一眼,缓缓后退到一旁。

    林浩天原本毫无表情的俊面终于有了变化,露出茫然不解之色,问道:“好端端的,你跑来做什么?”这是他对殷香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他的话和语气都不像是在面对一个敌对国家的君主,更像是在面对一位老朋友。

    “我已经快被林将军逼得走投无路了,还何谈好端端的。”殷香说话之间,回头向魏舒等人挥了挥手,说道:“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都先出去吧!”

    “是!大人!”魏舒等人倒也听话,真就一个人都没留,悉数退出大堂,只不过他们刚出去就被拥挤在门外的金国侍卫们按在地上,一圈圈的绳索也顺势套在他们身上。

    对于外面的混乱。殷香都没有回头看一眼。好像根本不在乎这些手下人的死活。

    见她把手下人都打发出去了,林浩天明白,殷香这此前来定是有密事与自己相商。他转目看向身边的邵林、彤磊和罗兰,说道:“你们也先出去。”

    “大人,这……”罗兰还想说话,林浩天已不满地扬起眉毛,殷香只是一女子。而且还是个不会冥武的女子,她都敢只身留在自己面前,难道自己还不如她吗?

    见林浩天面露不悦之色,罗兰不敢再多话,与邵林、彤磊走出大堂,在他们临出门前,林浩天还示意他们把房门关上。

    等他们三人出去后。偌大的大堂里便只剩下林浩天和殷香两个人。

    没有了外人在场,林浩天也显得轻松了许多,他站起身形,背着手,迈着四方步走到殷香近前。然后围着她转了一圈,又转一圈,同时好像不认识她似的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起个没完。

    林浩天的举动把殷香也逗乐了,她问道:“怎么?不认识我了吗?”

    “那倒不是,只是很好奇。”

    “好奇什么?”

    “你跑到我金国来干什么!”

    “你这是在审问吗?这似乎不是待客之道吧!”

    “那你先请坐吧!要喝茶吗?”

    “有当然是最好。”

    他二人对话的速度极快,一人话音还未落,另一人已开始接话了。

    林浩天点点头,真就走回到自己的桌案前,拿起茶壶,走到殷香近前,为她倒了一杯茶水。

    殷香倒也不客气,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两口,放下茶杯,她突然开口说道:“我这次前来,是来请降的。”

    林浩天先是一怔,而后又释然,并表示理解地点点头。

    炎国现已被逼到绝路,炎国的中央军战损太大,已然支撑不住,就算炎国的国民基数大,能招收到数目庞大的新兵,但把这些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新兵投到战场上,也只是徒增伤亡罢了,于战事毫无帮助。

    他脸上自然而然地露出得意之色,说道:“你倒还算聪明,在离灭国之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主动前来向我请降,这倒是都给了彼此一个台阶下,也能减少双方将士的伤亡……”

    不等他把话说完,殷香打断道:“我想林将军是误会了,我请降的对象并非林将军,而是金王,我这次到柳河,是来把炎国的封地交还于金王的。”

    她的话让林浩天不由得皱起眉头,殷香要把炎地还给赵禹?这太出人意料了,殷香究竟打得是什么鬼主意?

    看到林浩天吃惊又疑惑的样子,殷香脸上的笑意更浓,说道:“以后,炎地就是金王的直属之地,炎人是金王的直属臣民,金王将会拥有自己的军队、自己的税收、自己的粮储,再也无须受制于人,当然,林将军的军队也必须得撤离炎地,不然的话,就是对金王大不敬,有以下犯上、公然造反弑主夺位之嫌!”

    “你敢!”林浩天终于明白殷香的意图了,反正炎国都要灭亡,她宁愿把炎地送给金王,也不想留给自己和尤人,这个女人当真是可恶至极。

    “林将军以为,现在还有什么事是我不敢做得呢?”看到林浩天怒发冲冠,双眼喷火,殷香打心底里感到痛快。

    林浩天一把扣住殷香的手腕,将她从坐塌上硬是提拉起来,而后他逼近殷香,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

    “没用的,即便林将军现在杀了我,也阻止不了炎国的使臣向金王递交封地。”感觉自己的手腕都快被林浩天抓碎,殷香强忍着疼痛,不动声色,笑呵呵地柔声说道:“何况杀了我后,事情传扬开来,林将军即无法向金王解释。也无法向天下的百姓解释,到时,林将军名誉扫地,那林将军一统天下的愿望就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达成了,哈哈——”

    林浩天觉得自己现在牙根都痒痒。真恨不得咬殷香一口。不过,他倒也打心眼里佩服殷香的勇气和诡计多端,就算炎国好不了了。她也不会让自己好过。

    看到殷香脸上在笑,但额头却冒出一层汗雾,林浩天这才意识到自己抓着她手腕的力气太大,他慢慢把手松开,见殷香手腕处留下一片暗红色的抓痕。他心里多少有些歉意。

    他眼珠转了转,心思一转,冷哼出声,说道:“你用这个威胁不了我,就算你把炎地还于金王,我仍有办法让它变成我的!”…

    “当然!”殷香肯定地点点头,一边揉着手腕一边说道:“林将军当然有那样的能力。只不过,那会颇费林将军一番手脚,林将军不得不在金王面前再继续忍气吞声好几年,林将军的金王之路恐怕也要比预想中要漫长得多。”

    林浩天暗暗叹了口气,摇头说道:“我并没有篡夺王位之意!”

    “哈哈——”殷香仿佛听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摇头说道:“我已即将成为亡国之君,林将军又何必在我面前演戏?一直以来,林将军南征北战,最想要的不就是那座高高在上的王位吗?”

    对于旁人是怎么看自己的,林浩天并不是很在乎,殷香误会就误会吧,没必要向她解释太多。

    林浩天话锋一转,好奇地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面见金王?”

    “明日。”殷香想也没想地说道:“既然已来到柳河,我想总是应该先拜见一下林将军。”

    林浩天淡然而笑,说道:“为何不提前打声招呼,而是这般偷偷摸摸的前来?”

    殷香幽幽说道:“这次我来柳河一事并未向外公布,朝中的许多大臣还不知道此事,我也不希望他们知道,免得节外生枝。”

    林浩天点点头,又注视了殷香一会,他忍不住再次问道:“你真打算把炎地交还给金王?”

    “不然我现在又能怎么做呢?”殷香反问道。

    “……”

    林浩天默然,其实即便在他看来,也觉得殷香的决定没有错。照目前炎国的局势而言,主动投降是最佳的选择,当然,这可需要极大的魄力,也要顶着极大的压力,殷香这个小女子能做出如此的决断,很不容易啊!

    看他沉默不语,殷香笑了,说道:“你不用担心我,现在,你该担心的是你自己才对,等我见过金王,上交了炎国的封地后,金炎之间的战争自然要终止,可是,尤人未必会听你的指挥,他们甚至会直取昭阳。”

    林浩天闻言,虎目顿时眯缝起来,殷香说得没错,尤人确实是个难题。

    尤人对炎人的仇恨太深,他们在炎地的所经之处,几乎是寸草不生,碰到炎人便杀光,遇到城邑便烧毁,而且在全歼四十万炎军之后,尤军的推进再无阻力,长驱直入,当真有进取昭阳的势头。

    林浩天想了一会,说道:“就算尤人是匹脱缰的野马,我也有办法牵制住他们。”

    殷香不动声色地说道:“那我倒希望林将军的速度能快一点,尤人现在在炎地肆无忌惮的四处烧杀抢掠,从开战到现在,已不知有多少无辜的百姓惨死在尤人手上,我想,金王也定然不会认同尤人在炎地的所作所为。”

    林浩天淡然一笑,没有就此事再多说什么,他话锋一转,说道:“你在柳河可有落脚之地?”

    殷香模棱两可地说道:“下面的人似乎已包下了一家客栈。”

    “客栈终究是客栈,人来人往,即不方便也不安全,你还是暂时住在我的将军府里吧。”林浩天正色说道。

    殷香眯眼看着林浩天,似笑非笑地问道:“怎么?林将军可是怕我跑了,要把我软禁起来?”

    林浩天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说道:“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就那么卑鄙吗?别忘了,若没有我暗中助你,你恐怕早死于刺客之手了。”

    提到此事,殷香猛然想起神秘黑衣人搭救自己的事,而且对方说得很明白,他是林浩天派来的,殷香充满不解地看向林浩天,疑问道:“林将军为何要派人在暗中帮我?”…

    “我若说我不希望你发生意外,你相信吗?”林浩天笑嘻嘻地问道。

    “哼!”殷香嗤之以鼻。

    林浩天耸耸肩,说道:“与你的那些兄弟姐妹们比起来,我对你当然要更熟悉一些,炎王的位置与其让一个难以琢磨的陌生人来坐,还不如让一个与自己较熟的人去坐,至少,我更容易判断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下一步她要做什么。”

    殷香愣了愣,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喃喃说道:“所以人们都说你奸猾狡诈。”

    林浩天闻言,但笑不语。

    殷香嘴上强硬,但并没有拒绝林浩天的好意,真就安心的在林浩天的将军府里住了下来。

    林浩天的将军府也是刚刚建成不久,不至于多豪华、多宽敞,但屋内屋外的摆设大多都是新的,殷香住得也还算舒适。

    在第二天,林浩天便带着殷香悄悄进了王宫,密见赵禹。

    得知炎国的君主殷香突然前来密见自己,赵禹吓了一跳,再听说殷香是来把炎国封地归还于他的,赵禹就更吃惊了,甚至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等他见到殷香后,再看到殷香送上的炎国玉玺以及炎王封印,赵禹的眼睛当场就直了,身体僵直,目瞪口呆,半晌回不过来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