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452 血战波斯【4】

452 血战波斯【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嘻嘻嘻嘻!这话我爱听!”霍雨婷笑道

    “你们几个呀,真是狗咬狗一嘴毛!能不能够消停一会!看看接引使者到哪了?”聂欢到。

    “我看看!”薛冰放眼看去,一道光芒罩过去,接引使者已经脱离了原来的位置,继续向前赶奔呢!

    “大概再有二百公里就追上了!”薛冰道。

    “欧!那就休息吧!原地扎营!”聂欢放下莎莉娃到,大家把帐篷直起来,固定好,然后进去铺床,床铺好了,就吃饭。

    晚饭后,凌子涵热得要命,便拉着聂欢到附近的一个水塘去洗澡,到了水塘,褪去障碍物,双双跳进水中!

    两人玩了一会,忽然间聂欢的神器竟然自己钻进了凌子涵的桃花凹,原来是想小妹妹了!这小弟弟和小妹妹一接吻,两人都感到浑身舒坦!忘情的拍打起来!

    一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到了巅峰,互相拥抱着享受里面那一股股喷溅得劲!

    刚刚结束,忽然间身后噼里啪啦跳下一群人来!回头一看姐妹们都来了!一个个光着屁屁向聂欢游去!

    不多时,水中便开始了集体做艾大赛!**声此起彼伏!一直折腾到半夜才停止了!

    自此以后,伊拉克体诗发生了很大变化,语言精练、感情充沛的抒情诗已不多见。诗人们在内容与形式上专事模仿,企图以奇特的比喻和晦涩的语句掩盖思想上的贫乏。立意平庸,用语俚俗,雕饰堆砌,故作风雅,是这一时期诗歌创作的共同特点,文学史上称这种风格为“印度体”。18世纪中,以伊斯法罕和设拉子为中心的南方诗人掀起一个反对“印度体”的“复古运动”,要求诗歌创作恢复“伊拉克体”或“霍拉桑体”,但是没有结果。因为当时文学所面临的迫切任务已不限于改革诗歌表现方法,而是要及时而准确地反映新的社会矛盾。

    公元前6~前4世纪,波斯帝国国势强盛。波斯建筑继承了两河流域的传统,汲取了希腊、埃及等地区的建筑成就,又有所发展。新都波斯波利斯建于公元前518~前460年。宫殿建在依山筑起的平台上,台高约15米,长460米,宽275米。北部为两座仪典大殿,东南是财库,西南为王宫和后宫,周围有花园和凉亭。布局规整,但整体无轴线关系。宫殿主要用伊朗高原的硬质彩色石灰石建造。正面入口前有大平台和大台阶。台阶两侧墙面刻有浮雕群像,象征八方来朝的行列,适应大台阶的外形,逐级向上,与建筑形式协调统一。(见彩图波斯帝国波斯波利斯宫殿台阶浮雕带,公元前6~前5世纪)两座仪典大殿平面都为正方形,石柱木梁枋结构。前面一座为薛西斯一世接待殿,76。2米见方。殿内有石柱36根,柱高19。4米,柱径与柱高之比为1□12,柱中心纵横间距均为8。74米。大殿四角有塔楼。塔楼之间是两进柱廊,高约为大殿之半。大殿开高侧窗。西面柱廊为检阅台,可以俯瞰朝贡的外国使节支搭的帐篷。另一大殿为大流士百柱殿,68。6米见方,有石柱100根,柱高11。3米。两座大殿结构轻盈、空间宽畅,在古代建筑中是罕见的。宫殿外墙面贴黑白两色大理石或琉璃面砖,上作彩色浮雕。木枋和檐部贴金箔。大厅内墙满饰壁画。石柱上的雕刻精致。覆钟形柱础刻花瓣纹,覆钟之上为半圆线脚。柱身有40~48条凹槽。柱头由覆钟、仰钵、几对竖立的涡卷和一对相背而跪的雄牛像组成。

    帝国兴衰,前9世纪,波斯人是印欧语族的一支,源于高加索以北的山区,前7世纪后,波斯帝国定居波斯高原南部,曾被高原主人米提人(media)统治,前550年居鲁士(cyrus)攻灭米底人,建“阿契美尼德王朝”,在米底帝国的基础上进行扩张,依靠外交手段,军事力量逐步建立帝国前539年

    居鲁士攻灭迦尔底亚帝国,释放“巴比伦之囚”,占领叙利亚与巴勒斯坦,实施开明统治,前529年,居鲁士在征战中受重伤去世,子冈比西斯(cambyses)继位,前525,冈比西斯征服埃及,建立横跨亚,非的帝,前512年

    大流士(darius)率军经小亚细亚渡海入侵欧洲,成为第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领土包括今伊朗,两河流域,小亚细亚,东南欧一隅,埃及,巴勒斯坦),前499年,希腊城邦脱离波斯统治的暴动,前494年

    大流士平定希腊城邦乱事,随后决定出兵攻打雅典,前476年,波希战争结束,希腊虽获胜,但两败俱伤

    背景:大流士(darius)向欧洲扩展,压迫小亚细亚的希腊人,双方爆发三次战争,结果:波斯惨败,元气大伤,此后帝国陷入内争与外患,终为马其顿人征服,意义:希腊人的胜利与波斯人的失败,象征近东文明的没落与地中海文明的代兴。

    世界帝国与兼容并蓄的文化,前330年,波斯亡于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帝国制度,实行中央集权全国划分20个省。波斯帝国总督,驻军统帅直接受命于君主,制定各省每年的贡额,货币和度量衡标准化

    采用怀柔政策:省以下因地制宜,被征服者只要接受其统治,可保留自己的风俗习惯与法律,在埃及保留原有行政机构,以传统法老姿态出现,在巴勒斯坦重建圣殿,指派以色列长老负责秩序,在两河流域重建巴比伦神庙,维持大祭司的地位

    高效率的交通系统,修复尼罗河到红海间的古老运河,创建“皇道”(驰道)和驿站制度,便于统治与作为不同文化间交流的桥梁,创建海军及邮递制度,奉琐罗亚斯德的祆教为国教

    二元论的宗教(一)早期波斯人与其他印欧民族一样,都接受自然崇拜,相信各种灵魂鬼神,(二)琐罗亚斯德创祆教

    背景:西元前7世纪波斯原来的农牧社会,因商业活动而使社会走向物欲横流,宗教迷信和伦理不彰,西元前6世纪琐罗亚斯德提倡宗教,道德改革,其思想写在后代集结的《阿凡士塔》经典(zend-avensta)

    波斯风俗,古波斯人不供养神像,不修建神殿,不设立祭坛,习惯到最高山峰向神、日、月、大地、火、水、风祭拜。奉献祭品的人把他即将屠宰的牲畜牵到一个洁净的场所,就在那里呼叫他要向之奉献祭品的那个神的名字。习惯上这个人要在头巾上戴一个大概是桃金娘的花环。奉献祭品的人不允许只给自己祈求福祉,他要为国王,为全体波斯人的幸福祷告,因为他自己必然就在全体波斯人当中了。随后他把屠宰的牲畜肉切成碎块,而在把它们煮熟之后便把它们全部放到他能够找到的最新鲜柔软的草上面,特别是车轴草。这一切办理停妥之后,便有一个祭司前来歌唱一首赞美诗,这首赞美诗据波斯人说,是详述诸神的源流的。除非有一个祭司在场,否则任何奏献祭品的行为都是不合法的。过了一会儿之后,奉献者就可以把当作祭品的肉带走,随他怎样处理都可以了。

    在一年的各天当中,他们最着重庆祝的是每个人的生日。他们认为在这一天吃的饭应当比其他的日子更要丰盛些。比较有钱的波斯人要在炉灶里烧烤整个的牛、马、骆驼或驴作为食品,较穷的人们则用较小的牲畜来替代。他们的正菜不多,却在正菜之后有许多点心之类的东西,而且这类点心又不是一次上来的。他们非常喜欢酒并且有很大的酒量。此外,他们通常都是在饮酒正酣的时候才谈论最重大的事件的。而在第二天当他们酒醒的时候,他们聚议所在的那家的主人便把前夜所作的决定在他们面前提出来;如果这个决定仍得到同意,他们就采用这个决定;如果不同意,就把这个决定放到一旁。但他们在清醒的时候谈的事情,却总是在酒酣时才重新加以考虑的。

    波斯帝国如果他们在街上相遇的话,从下面的标志人们可以知道相遇的两个人的身分是相等的。即如果是身分相等的人,刚开始他们并不讲话,而是互相吻对方的嘴唇。如果其中的一人比另一人身分稍低,则是吻面颊:如果二人的身分相差很大,则一方就要俯拜在另一方的面前。他们最尊重离他们最近的民族,认为这个民族仅次于他们自己,离得稍远的则尊重的程度也就差些,余此类推;离得越远,尊重的程度也就越差。这种看法的理由是,他们认为他们自己在一切方面比所有其他的人都要优越得多,认为其他的人住得离他们越近,也就越发优越。因此住得离他们最远的,也就一定是人类中最差的了。

    子嗣繁多,在他们眼中看来乃是男性的仅次于勇武的一项最大美德。每年国王都把礼物送给子嗣最多的那个人。因为他们认为人多就是力量。他们的儿子在五岁到二十岁之间受到教育,他们教给他们的儿子的只有三件事情:骑马、射箭和说老实话。孩子在五岁之前不能见到自己的父亲,而是要和母亲生活在一起。这样做的原因是由于一旦这孩子不能养大,父亲不致受到亡子的痛苦。

    在法制方面,国王不能由于某人只犯了一个错误而把他处死,而任何一个波斯人也不能用无法治愈的刑罚来惩罚自己仆人的仅有的罪过。但如果在计算一下之后而看到犯罪者的过错多于和大于他所做的好事情的时候,则主人是可以严厉惩罚他以泄愤的。

    凡是他们认为不能做的事情,他们是绝对不许讲的。他们还认为说谎是世界上最不光彩的事情,其次就是负债了;他们对负债之所以抱着这种看法,有其他多种的理由,特别是因为负债的人不得不说些谎话。他们对河是非常尊重的。

    波斯古姓诸方复姓,波斯氏,西域人,引大月氏之别裔,其先有波斯匿王,其子孙以王父字为氏。商人的别称,因波斯人善经商,在我国古代的文献中常把波斯作为商人的代称。如《聊斋志异》中有“他至今还是个穷波斯”的句子,意为“他至今还是个穷商人”。

    在考古文化史上,古波斯属于美索不达米亚文化地域,也就是西亚文化地域。考古学者的研究证明,远古时期,古老的波斯人和雅利安人原来同属印欧语系中的一个分支,他们的居住地在南俄罗斯草原以及伏尔加河东部地区,因为草原特殊的地理自然环境,他们依靠游牧来维持生活。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渐渐分化成波斯——雅利安人和印度——雅利安人,这种分化直接影响到民族宗教和神话传统的形成。

    波斯帝国公元前2000年,古波斯人逐渐摆脱游牧部落的生活方式,并产生了早期的宗教活动。在当时的宗教活动中,最为古波斯人所敬重的是一种古老而神秘的祭祀仪式,这种祭祀仪式实质上是一种原始的自然崇拜。在大自然的灾害面前,古波斯人感到无所适从,不仅没有办法应对,而且产生了深深的恐惧。这使古波斯人非常迫切地需要一种信仰来消灭他们的内心恐惧,于是波斯神话中最古老的保护神产生了。因为古波斯人认为,世界上的一切灾难和恩赐都由天上的神明来掌管,如果他们找到了合适的保护神,并且不断地向他供奉祭品以及虔诚地祷告卞可以免除一切灾害,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在保护神产生后,一些关于保护神的传说也开始出现了,古波斯人把关于保护神的各种传说的以口头形式渐渐传播到各地。当神的传说以口头形式在各地传播开后,这种原始的传播形式很快就由于文字的出现而被打破。文字的出现让古波斯人找到了另外一种记载神明传说的方法。同时随着原始文明的发展,他们将一些神明形象刻在了各种器物上面,或者以原始的绘画形式将神的故事绘在岩壁上,甚至用简单的方法将神的形象塑出来,供奉在殿堂中。古波斯人不论遇到自然灾害不是丰收之年,都归结于保护神的作用,他们认为在凡人不可抵达的神界,自有神明将人类世界主宰,也自有神明造化着世间的万事万物。正是在这种观念的驱动下,更多被崇拜的神明降临在古波斯人的生活中,波斯神话的体系逐渐地完整起来。

    公元前六世纪,波斯人琐罗亚斯德创立了琐罗亚斯德教,其教义提出了一神论和二元论。琐罗亚斯德教所遵奉的惟一的神是伟大的善神阿胡拉·玛兹达,他的敌人是亚神安格拉·曼纽,善神与恶神之间永远进行着斗争。在波斯历史上,随着琐罗亚斯德教的产生和成熟,善与恶之间的争斗变得愈发激烈,因为琐罗亚斯德教崇尚的是二元论,它的教义是将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划分为对立的二元,包括善良与邪恶,光明与黑暗,所以在波斯神话中才有了代表着光明和正义的至高善神阿胡拉与至高恶神安格拉之间的战争。他们之间的战争持续了整整三千年。在这场战争中,至高善神阿胡拉·玛兹达创造了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并最终击败了至高恶神安格拉·曼纽。

    至高善神阿胡拉·玛兹达所创造的世界上第一个人——原始人凯尤莫尔滋在他的协助下,建立了举世闻名的波斯王国,并且成为第一任国王。

    波斯是伊朗在欧洲的旧称译音。历史上在这一西南亚地区曾建立过多个的帝国。全盛时期领土东至巴基斯坦,西北至土耳其、欧洲的马其顿、色雷斯,西南至埃及。自从前600年开始,希腊人把这一地区公元600年的萨珊王朝叫做“波斯”。这个名称来自于波斯的一个地区帕斯(pars)。直到1935年,欧洲人一直使用波斯来称呼这个地区和位于这一地区的国家。而波斯人则从萨珊王朝开始称呼自己的国家为“伊朗”,意为“雅利安人的家园”。

    1935年,波斯国王礼萨·汗宣布国际上该国应被称作“伊朗”。但“波斯”一词在这之后还有人使用。

    在中文里,“波斯”被用于描述1935年之前的事,或该民族从古就有的事物,如波斯语和波斯地毯。现代政治、经济等事物则用“伊朗”一词。

    随着时日的推移,大量的方言及区域性特性涌现,二十世纪的伊朗及阿富汗以波斯人自居,反映出后奥斯曼土耳其、欧洲、高加索及阿拉伯世界的演化。最后的波斯帝国阿夫沙尔王朝及卡札尔王朝瓦解后,高加索地区及中亚或**,或并入俄罗斯帝国。 波斯人是不拘一格的民族,以波斯语为共同的传统。中亚的许多人种如哈扎拉族仍残留下其蒙古祖先的影子。波斯语是伊朗高原的通用语言,因此被许多民族视为第二语言,如突厥人及阿拉伯人。除了法尔西万人(farsiwans)及大部分哈扎拉族人,伊朗的大部分波斯人信奉什叶派,东部则有逊尼派的追随者,另有少数波斯人信奉巴哈伊信仰、琐罗亚斯德教、基督教及犹太教。 西方坚称波斯人是一个种族分类,但波斯人在大体上是泛民族族群,包括那里很少自称为“波斯人”、有时以“伊朗人”自居的人们。波斯人及伊朗人二词共通的用法已延续了多个世纪,纵使伊朗人实际上带有不同的意思,伊朗人包括了那些使用不同语言但带有关系的族群。作为泛民族族群,将波斯人定位为一个民族可带来问题,因波斯人实际上是多样性的族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