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24 撼天动地

524 撼天动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

    罡风面色大变,他无暇去猜测为何这金甲巨人的剑芒不去攻击聂欢。而是攻击自己,此刻他大吼一声。一拍储物袋,手中立刻多出一个红色锥子,一晃之下,锥子上闪电浓耀。疯狂的冲去,向那剑芒冲去。

    聂欢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他在之前在那阴森老者与小猴对抗剑芒之时,便感觉有些疑惑,暗自分析之下,他可以肯定,这金甲巨人一定是判断那一人一猴为一起,所以才只辉出一道剑芒。

    聂欢计算之下,当时那小猴与阴森老者之间的距离,不族十丈,如此一来,这个距离,便是被金甲大汉判断为一起的关键。

    在这个范围内,谁距离那剑芒最近,剑芒便会去攻击谁! 所以,聂欢拒绝了与乾风二人一同首次抵抗、柳美接应随后抵抗的要求,因为那样一来,他虽说与乾风很近,符合十丈的距离,但是正是因为距离太近,他若是有些小动作,以乾风的机智,说不定会立刻反应过来。如此,便会有了防备。

    所以,他提出自己对抗,罡风果然中计,虽说内心疑惑,但确认同意。 其实就算乾风不同意,他不提出三人联手,聂欢也打算独自面对,他才不信在自己面对剑芒危机之时,那乾风会不出手偷袭,只不过如此一来,想把对放引到十丈之内,却是有些麻烦。不过聂欢也有了计策。有八成把握把乾风引来。

    随后罡风提出三人联手,此言正中聂欢下怀,那罡风果然受不住**。放弃了共同抵抗,而是借着抵抗之言糊弄聂欢,从而接近其身边,正要出手之时,却是没想到聂欢早就看破了一切。

    这一次,聂欢的宝塔之上,周佚的问鼎之神识,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借着那一瞬间剑芒的停滞。聂欢这才有了机会,一闪之下脱离了剑芒,使得乾风,成了距离剑芒最近之人。 这一切说来缓慢,但实际上却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全部完成,待剑芒扫向乾风之时,聂欢身子一顿,没有立刻冲出,而是冷冷的扫了不远处的柳眉一眼。

    聂欢嘴角露出冷笑,在其闪烁而来的瞬间,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抹,数个岁月木雕全部从其口袋内飞出。 “岁月!”聂欢一声低吼,所有木雕轰轰轰立刻自爆,一股岁月意境疯狂的弥散开来,虽说柳眉意境千幻大成,大木雕之上的岁月意境却是聂欢精心准备,虽说无法对柳眉造成伤害,甚至迟缓的时间也是短暂。可在眼下这危机时刻,这短暂的一滞,却是致命!

    柳美身子不由得一慢,聂欢身影立刻下沉,落在了柳美下方。 此刻,天空之中的两道剑芒,蓦然间合二为一,疯狂的一斩而下,其目标,正是柳眉! 聂欢眼中杀机一闪,右手向前虚空一点,一道禁气从其指间蓦然而出,向柳眉冲去。 聂欢不看结果,他知道此刻时间紧迫,毫不犹豫的身子立刻疾驰而闪。进入到了海面内,在海中,一座巨大的宫殿,正散发出阵阵金芒。

    聂欢身子一动,向着宫殿以最快的速度,疯狂的冲刺而去。在海洋内,有一股奇异之力笼罩,聂欢不用尝试便知晓,此刻定然有限制瞬移的法术,这种感觉,他曾经在一些奇异之地感受过,自然明白。 在他身子就要进入宫殿的瞬间,海面之上立刻传来阵阵咆哮之声,聂欢身边的海水,顿时向两旁迅猛的散开,一道数百丈大小的剑芒,以极快的速度从天而降,直追聂欢。

    剑芒越来越近,聂欢甚至都能感觉到其上传来的阵阵强大的锋利之芒,一股刺痛,立刻从头顶天灵传出。 他狠狠的一咬牙,眼看还有不到百丈就可以进入宫殿,但身后的剑芒,却是已经临身。

    聂欢说话仿佛都是从牙齿中琐出来:“记录这些战将级的信息,包括和李威的距离 !还有,搜索所有战士级,并且也记录下来。传送给我和维妮娜。”

    “是。”黑西服老者缏徼躬身。 李榨瞥了一眼地图上那闪烁的一大片光点,密密麻麻,多的数不胜数,显然,相比较于战将级……这战士级武者的数量,则多了过十倍!这数百个光点的确耀眼的很。而在这数百个光点中,就有聂欢的 !虽 然 说 盛传聂欢有初级战将的实力,可是,在武者身份信息上,根据聂欢的战绩,他还只是‘高级战士级’。 等级评定,一切要看战绩说话!

    “动用卫星,拍摄李威所在位置。”维妮娜插嘴道。 “因为天气缘故,拍摄效果会不太好。最终拍摄结果……经过专家解读完善,会在半个小时后传送给两位。”黑西服老者说道,其实卫星记录拍摄等等,并没有一些普通人想象的那般玄乎,那般厉害。 其实,还是有很多限制的。特别是天气,对拍摄影响非常大。 “李耀先生,维妮娜总裁,高等战将巳8,中等战将21名,初等战将男名,战士级硇s人。

    所有信息已经送给两位。”黑西服老者说道。 李耀、维妮娜低头一看。 只见他们手表上,迅的闪过一个人一个人的头像、资料,其中就有聂欢的 !当然作为战士级的成员,聂欢很是不起眼。

    鬼婆天叹了口气,道:“陛下,你这是要与仙界为敌,仙界的力量是何等强大,想要毁灭你和你的太子,轻而易举。难道你便不怕身败名裂?”

    “你是让朕杀了朕的儿子,来挽回这场诸神黄昏劫么?” 聂欢淡然道:“朕这一生,从未妥协过。从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更何况杀朕的儿子?想杀朕的儿子,先过朕这一关!鬼婆天,你能推演天数,命数,可能看得出,朕将要做什么?”

    鬼婆天摇头,叹息道:“陛下如同天人,我这一双普通的眼睛,能够看破万物众生,甚至连皇道、神中仙,也无法逃过我的眼睛。但老身这双眼睛,却看不透陛下,必须要动用血眼。才能看出陛下的下一步是如何走。不过。老身怎么会为了推知陛下的想法。而耗费老身最后的生机?”

    聂欢哈哈大笑,道:“那么你看着,朕到底打算做什么!” 他将鬼婆天留在玄天金阙,去见媞轩薇,媞轩薇依旧有些六神无主,见他来了,迟疑片刻,道:“陛下。我们……还是不要这个孩子了……仙界若是知道,咱们的太子是掀起诸神黄昏劫的魔头,肯定会……” 我是小恶魔赤也的妹妹“仙界?”

    聂欢冷笑一声,声音带怒:“仙界对掀起诸神黄昏劫的魔头根本没有意见,我早已听闻,仙帝宫和仙尊宫中都有消息传出来,两座圣地中的高人推演未来,说诸神黄昏劫并非一件坏事,严令禁制仙界插手下界的这场大劫!仙界的那些巨头,之所以插手。不是为了剿灭大魔头,而是为了自己攫取利益而已!” 我是小恶魔的妹妹媞轩薇颤声道:“可是。仙界巨头的力量太强大了,万一这些巨头下界,我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仙界的巨头!”

    抬头望着那役灵印,聂欢双眼瞳孔收缩,内心弥漫了一股兴奋之意-以他的修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真正的役灵印,绝非神通,它是一种道术! 一种威力极为强大,足以毁天灭地的大道术!

    小孩的信子是什么 仅仅是一掌,就可以把聂欢的实力,通过其内奇异的变化,瞬息间膨胀扩大起来。且最重要的,这役灵印并非只是一掌其内蕴含了三股气息,若是全部施展开来,配合足够的修为,可以化作三掌同时落下-轰杀体、神、魂!- ,那水道子施展的仅仅是可以轰杀体而已,如今我学会的神通道术,才是真正的役灵印“-聂欢深吸口气,把这役灵印牢牢记住后,目光看向那疯子。

    在他眼里这疯子就仿若是带着一个巨大的宝崭,且随时可以爆出一些… “,好了不要哭了,我承认你这神通的确很厉害,之前是我错怪你了。

    聂欢带着歉意,目中藏着柔和,起身向着那疯子一拖拳。 疯子轻哼一声,撇过脸不去看聂欢。 聂欢苦笑,沉吟中右手抬起向前一抓-立刻便有几粒丹药被他取出,这丹药他所选择的,大都是那种药香极浓,刚一出现,顿时便有阵阵浓香弥漫开来。

    那疯子鼻子顿时一动,下意识的吸了几口,舔了舔嘴唇,但却着不去看,可眼睛却是斜着不断地瞄去。 “,哼,这点丹药算了什么,本王当年喂小红的最差的一颗,也比这些好多了-, 聂欢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之色,右手捏着一个丹药,轻轻一用力,啪的一声,这丹药就碎开,香气立刻大浓,弥漫开来。

    这疯子强忍冲动,可肚子却发出个咕咕之声,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吞食丹药了,此刻渐渐有些忍受不住。 “,这些丹药给你,算是之前我错怪你的赔偿了,可好?,聂欢声音轻柔,缓缓开口中把丹药向前一挥,那数粒丹药便直奔疯子而去,漂浮在了他的面前。

    小孩的信子是怎么回事 这疯子使劲咽了。唾沫,转过身直勾勾的盯着丹药,很是不屑的说道:-,这些东西,当年本王看都不看一眼-太次了,实在是太次了!罢了,既然小娘车你如此献媚于本王,本王便勉为其难好了——百度仙逆吧 他说着,右手急速的探出,一把就抓着那几粒丹药,双眼冒光直接就全部扔入口中,嘎吱嘎吱的咬了几口便吞入腹中。

    聂欢脸上露出微笑,抱拳道:-,阁下神通的确惊人,不过不知是否就只有这一种?,- 那疯子得意中,突然露出警惕,转头盯着聂欢,处女的乃子是什么颜色 ,这话我记得以前听人说过,谁来着…小红,是谁说这话来着?

    呃,忘了…不过本王记得,那人说这话的目的,是为了要骗我的神通道术,“哼哼,本王如此聪明的人,岂能上当,你休想骗我道术 我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告诉你任每口诀与神通!-, 疯子抬起头,冷哼中很是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觉,摇头叹息道:-,唉,道术学的太多也是一件很烦的事情,没办法啊,本王天资太高了-学的也就多了,不过看在你如此恭敬的份上,就向你展露一下,不过你休想让我教你“没门!—— 这疯子说着,站起身子,舒展了一下双臂后,得意的抬起右手,向前一会,骤然间,天空一暗,却见一片赤红色的火海呼啸弥漫,一把巨大的伞,直接就幻化出来!

    此刻,天空几道剑光呼啸,驻守在此地的修士迅速临近,在百丈外,这五六人立刻抱拳,恭敬的说道:“参见雷仙。”聂欢略一点头,缓声道:“我要以此地修炼仙术,你等莫要打扰。这几个修士连忙点头称是,抱拳告退。 待这些人走后,聂欢右手掐诀,立刻破灭心某-在手中幻化而出,随着聂欢的禁制不断烙印,在四周的天地间,环绕这山峰左右,处处都有禁制的痕迹。

    布置了禁制后,塔山与大头童子更是盘膝坐在远处,自行护法,至于雷吉,同样找到一处位置盘膝坐下,他近日来感觉自己的天赋神通似乎有了一些奇异的变化,沉就中,不断地思索感悟。 聂欢闭上双目,四周一片安静,只有远处时而有一声声咆哮传来,随着他禁制的布置,附近的凶兽远远地离开,它们虽说没有灵智,但本能的感觉这里很危险。

    在选权对来说宁静的气氛中,聂欢灵台清明,脑中浮现清水传承的两大仙帝仙术!唤雨、撒豆成兵。 唤雨之术,聂欢之前一次施展呼风时,无意中凝结出了些许雨滴,有了一丝唤雨之意,但事后他再次施展,却是始终没有成功。

    随着清水的传承,他却是明白原因所在,呼风唤雨,实际上,有着很深的关联,二者之中的施展,是可以相互转化并且叠加。沉吟中,聂欢双臂伸开,静静的感悟唤雨之术。

    唤雨,便是凝聚天地之间的元力,使得这元力为自己所用,并且按照法术的波动,使其凝结成雨水,每一滴雨水中,都蕴含了浓郁的天地元气。可以说,这已然是规则的一部分。

    感悟中,聂欢所在的天空,不知何时,慢慢的凝聚出了一大片阴云,此云弥漫,波及很广,许久,一滴滴雨水从天而降,洒落在大地上,许是此地很久没有下雨了,雨水落下之时,地面被掀起了一层层尘土,在王林的位置,一眼看去,地面好似万马奔腾,尘土飞扬中,被落下的雨水沾住,重新的回到了大地。这一幕,很是壮观。

    望着雨水,聂欢整个人沉浸在内,但就在这时,忽然在天空中,雨滴好似停止,却是有两人,踏着虚空而来。 那雨水尚未落在这二人身上,便立刻无声无息的消失,化作大片的云雾弥漫,一路走来,这二人身上却是半点雨水都未沾到。

    “许木,你可知错!”一声低喝从其中一人口中传出,此人是一个老者,聂欢曾在雷仙殿内见-过此人,其身份,他记得好似雷仙殿刑罚长老! 在此人身旁,炎雷子面色阴沉,盯着王林,目中露出冰冷。雨水在其身体外,化作大片云雾,其内更是仿若有火焰燃烧,使得他看起来,有一股无法想象的威压,仿若其心念一动,他身体外那些云雾,都可让天地崩溃。

    “何错之有!”聂欢神色平静,望着那老者。“老夫问你,我罗天交战之时,你在何处!又做了咎事,你身为正品雷仙,战前失踪,还不认错!”那老者大喝! 炎雷子始终没有说话,只是目光,越加冰冷,他这段日子神识覆盖,却是没有找到聂欢,至于远处,他-、了中有顾忌,不便探及。

    聂欢始终神色如常,此刻平静的说道:“我去杀了修真联盟杀域界,杀侍于非!”此言一出,那老者一怔,炎雷子则是眼中精光一闪。

    什么杀待于非?许木,你当老夫是三岁孩童不成,胡乱弄出一个名字,更不用说什么杀域界!”那老者目光阴沉,喝道。 聂欢神色平静,看都不看那老者一眼,而是把目光投在了炎雷子身上。 炎雷子盯着聂欢,脸上冰冷慢慢缓和,说道:“修真联盟确有杀域界,也确有魂杀二侍,只是你如何能证明,那杀侍于非死于你手!”炎雷子此言一出,他身边的那老者立刻不再说话。

    聂欢面无表情,一拍储物袋,立刻那半截天地雷树残枝出现在手中,其上甚至还有弧形电光游走,拿着此物,聂欢向前一抛,直奔炎雷子而去。

    雷声轰鸣中,这半截残枝临近炎雷子,在他身前被炎雷子右手拿住,他仔细的看了一眼,顿时认出此物,正是当年杀域界内的至宝之一,以他的修为,立刻便在那上面感受到了两股力量的冲击,其中一股,显然是聂欢,另外一股,他在那上面,清晰的察觉到了一股滔天的煞气!“没错,正是杀域界副尊级别之人的杀域剑气!”炎雷子看向聂欢的目光,充满了赞赏。

    看了一眼手中天地雷枝,他一甩之下还给聂欢,笑道:“好许木,你且安心在此地修炼,一个月后,待罗天方面后援来临,随军直入这联盟北部!” 聂欢神态恭敬,抱拳称是。炎雷子长笑中,大有深意的看了远处的大头童子一眼,转身踏着虚空而去,至于其身边的老者,连忙跟在身后。二人踏步间,远远地失去了身影。

    那鲜血之中,还带着一丝内脏碎块,此人面无血色,身子一晃,跪倒在地,急声说道:“聂先生,救命!” 聂欢神色如常,淡然的看了此人一眼,这人正是这十多年来,几乎逢年过节,便会奉上大量金银之物的徐涛! “有什么事情,慢慢讲来。”聂欢开口说道。

    “王先生,世子殿下危矣!”在徐涛急促的话语中,聂欢渐渐了解原委,那世子殿下不知如处招惹了一个强大的对头,那人是一个颇具神通的修士,这修士一出现,世子殿下身边的修真,纷纷离开,不参与进去。 现,世子已然藏在皇宫之中,那修士似乎有些顾忌,不方便进入皇宫,于是便把怒火,泄到世子的随从身上。

    徐涛颇为机灵,见事不好立刻离开,但也被那修士手下一扫间,身受重伤,他惊慌中,脑子里唯一想到的,便是聂欢! 正说着,忽然从街外,走进一个身穿红色道袍的年轻修士,此人一脸跋扈之色,一步步向着徐涛所在之位,走来。

    徐涛看到这修士后,立刻身子一颤,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立刻萎靡下来,绝望的望着聂欢,说道:“救我……”说完,他便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那修士冷笑,看了聂欢一眼,右手一挥,顿时一道凡人不可见的黑色气息,从他手中扩散而出,在半空中化作一个巨大的骷髅头,狠狠的向着徐涛吞下,这修士心肠狠毒,已然连同聂欢也包裹在内。

    在他眼中看来,这聂欢虽说只是一个凡人,但这徐涛逃命之时居然来寻此人,定然关系非浅,索性全部杀了。 至于杀凡人若是有什么麻烦,也有他师父顶着,想要这里,他脸上露出一丝残忍之色。

    聂欢眉头一皱,若是这修士仅仅寻徐涛麻烦,他或许不会参与,虽说这徐涛十多年来对他尊敬有佳,但聂欢也不会为了这些事情出手。 可现在这区区只有筑基修为的小修士,居然连他都算计在内,聂欢面色如常,眼中平静,右手轻描淡写的一挥,仿佛是驱赶蚊虫一般。  顿时,那成形的骷髅头,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其可怖的事情一般,尖叫一声,不敢去吞,而是急忙后退。

    只是,它还是晚了一步,在聂欢右手一挥间,魔头许立国蓦然成形,狞笑的一口便把这骷髅头吞下,吧唧吧唧嘴,恶狠狠的瞪了那一脸惊骇的小道士,身体慢慢消散。 那小道士面色升起异常的红润,在骷髅头被吞的刹那,已然心神受损,喷出一口鲜血后,二话不说仓惶而逃。 聂欢冷冷的盯着此人的背影,没有下杀手,他现在的化凡,已然处于收尾阶段,实在不愿因为这等小事,坏了多年的心境!让耳根把第五坐稳,让后面紧追不舍的几条猛龙,看一看仙逆读们的强势! 道士从出现,一直到离开,所耗时间不长,再加上凡人可见,所以并未影响街道上的凡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