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34 恍如隔世

534 恍如隔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靠,居然感到疼,难道老子没死?”聂欢悠悠睁开眼睛低哼道。

    “欢儿,你醒了,真是担心死娘了”一个穿着朴素又不失风韵的妇女掩泪抚着聂欢的脸庞说道。

    “这,这怎么回事?虽然老子也好熟女控,可是好像……”聂欢想到这里,蓦然脑子一阵涨痛,一片模糊的记忆向着脑海冲击而来。

    妇女看着聂欢神情恍惚的样子,急忙握着聂欢的手担忧道“欢儿,欢儿你怎么了?还有什么不舒服吗?你可别吓娘啊”。

    “不,不娘,我,我没事了”聂欢赶忙涩口地应道。

    玛尼,老子居然穿越了!

    聂欢才意识到他已经不是在地球了,而是穿越到了这个叫玄灵大陆的世界。他与鬼门四大超级高手大战,最后自爆丹田,算是彻底挂了,没想到他的运气还不错,居然穿越重生了,而眼前这妇女则是他现在这具躯体的母亲孟惜云。

    孟惜云心疼地看着聂欢道“没事就好,以后你也别再去练武的,省得老是被他们欺负,我看着你父俩都是这个样,我,我心里难过啊!”。

    “嗯,我听您的,娘,你可不可以先出去一下,我觉得累,想再多休息一下”聂欢挤了一个笑容说道。

    “好,娘不吵你了,你再多睡一会,娘去给你煞药”孟惜云擦了一下眼泪,点了点头,给聂欢拉上了被褥这才走出了房间,出去时还不忘把门给掩好。

    聂欢是故意支开梦惜云的,他要整理脑子里混乱的记忆。

    一个小时后,聂欢睁开了闭着的眼睛,重重地嘘了一口气“情况比想像中好多了,起码老子还活着”。

    裂化整理了原来这具躯体的记忆,知道自已穿越重生在陨石城聂家与自已同名的“聂欢”身上。至于,自已为什么寻找上这具躯体,可能是应了那句“明明中早已注定了吧”。

    原“聂欢”本应是聂家第十八代最杰出的修炼天才,在十五岁的时候突破玄者阶成为低阶玄士,成就陨石城第一天才之名。

    不料,木秀与林风必摧之!

    在“聂欢”成为玄士没多久,居然被人偷袭,废掉了一身经脉,从原来最风光的玄士变成了连武徒都不算的普通平民。从此,第一天才之名变成了平民都不如的废材。

    身在一个以武为尊,以武为王的世界,身在陨石城第一家族的聂欢家,不能练武,就注定了最终也只是黯然平庸地过完一生。

    然而,“聂欢”却有着坚强不屈的性格,又从头开始修练,可惜两年来还是无功而返。这两年来他受到了聂家同代人的讥讽、嘲笑,只能忍气吞生,不为所动。

    但是,在前两天身为聂家五长老的孙子聂瑞出言挑衅“聂欢”,最后更是辱及父母,“聂欢”虽然虎落平阳,可以任由他人讥笑自已,可是却不能容忍别人辱骂他的父母。于是,含怒对着聂瑞出手,可惜他一身修为被废,又岂是聂剑这低阶玄者的对手,当场被打了半死。

    这才有了,聂欢躺在床上的一幕!

    ……

    “强者的世界吗?更合我意!”聂欢双目泛出精光自信地说道。他爬下床摸了摸自已这副羸弱的身体,摸了摸后脑至命的一击,还有一大块肿包没消。

    “你的仇,就由我来帮你报吧”聂欢叹了一句,然后开始打量起了房里的环境。

    房间还算阔宽,只是装设简漏了一些,除了一张一米半的大床外,还有几只椅子和一张茶几,最为显眼的是在墙角的木桩了,不难想像原来的“聂欢”是多么用功地修炼,只可惜徒劳无功。

    “咯吱”房门被打了开来,这次走进来的是一名落拓的中年人,莫约三十七岁左右,分明的棱角,高挺的鼻梁,浑沌无神的双目,一套灰色袍子裹在身上,手里抓着一个酒瓶,这形象要是换做前世或许属于那种典型的少妇杀手,而在这一世,却只是一个颓废不堪的中年人。

    眼前这中年人正是聂欢的父亲聂战,同样也是一个经脉被毁掉的废才。两父子在陨石城乃赫赫有名的“废才父子”

    十几年前,聂战也是陨石城不可多得的天才人物,虽然没有聂欢那么变。态,可是也在十八岁突破了玄者阶,成就玄士阶,而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已经是玄士巅峰了,差一路就可以成为陨石城屈指可数的最高手之列的灵师阶。可惜,意兴风发的他却也是落了一个偷袭至废的下场。情况与现在的凌笑如出一折,实在让人耐人寻味。

    聂战看了一眼凌笑,灌了一口酒,幽幽道“感觉如何?”。

    聂欢看着眼前的便宜老爸道“还死不了!”。

    “那就好”聂战在床沿坐了一下,顿了一下他才道“要不要来一口?”。

    聂欢也不客气,抢过了凌战的酒瓶,仰头灌了一口,那种火辣辣的味道,充斥了他身体的四肢百骇,让他忍不住轻呼一声“爽!”,接着又灌了几口进喉里。

    前世的他,可不少喝烈酒,比如烧刀子、女儿红、陈年老窖……

    聂战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儿子一眼,随即又把目光放到了那木桩上,他淡淡地说道“君子自强不息这话没错,可是在我们父子身上却体现不出来”。

    “爹”聂欢生涩叫唤道,一股共鸣的情绪涌了起来。脑海中两年来受到的排挤、讥讽、嘲笑一一浮现,似乎他也看到了父亲年轻的时候曾与自已一样的遭遇。

    “富贵由天,欢儿,别再强求自已了,你的努力爹都看在眼里,爹不会怪你的”聂战充满了无奈又举丧的语气说道。当年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几乎被内订为下一代族长了,可惜风云突变,一夜之间却让他变成了一无是处的废人。本来看到儿子冉冉升起,看到了比自己当年还强的影子,也觉得很是安慰了,奈何历史再度重演,让他儿子遭受与他同样的打击,他心中有诉说不出来的苦与痛!

    聂欢没有应,只是眼眶渐渐蒙上了水雾。他能感受得到孟惜云对他真心真意的关爱,也能感受到聂战那无声无惜的关怀。

    “你们父子在聊什么,欢儿,娘给你熬了药,赶快喝了吧”孟惜云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水走了进来说道。接着,她看到聂欢的异状,紧张问道“欢儿你怎么哭了,是不是你爹又骂你偷懒了?”。说罢梦惜云气乎乎地瞪着聂战。

    “没……娘,我只是,只是揉了点沙子,快把药端上,我要喝药”聂欢赶紧掩饰说道。他前世自懂事以来可没有哭过,倒是听家人说他从小就爱笑,所以取名为“欢”,如今差点要哭了出来,让人知道那不是丢脸丢到家了,所以他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喝过药后,聂战与梦惜云退出了房子。

    聂欢,觉得脑袋依然涨疼,于是倒头大睡了起来。

    转眼间,三天过去,聂欢几乎不出房门半步,只是在整理记忆碎片,让自已尽快适应新的身份。

    同时,他也自检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已身上十二正经都被震断了,难怪两年来一直苦修却是一无所获。

    不过,此时的聂欢却不气妥,他前世可是超级习武高手,最强的看家本领便是神步惊云的排云掌、风神聂风的风神腿,秦霜的天霜拳,本来他要把雄霸的三分归元气一起学会的,可惜还没有时间研究,便与鬼门的四大超级高手同归于尽了。如果当时让他再多练一年时间,修炼三分归元气,并学会三分神指第一式“断玉分金”,那样就算面对鬼门四大超级高手也不至于要用上自爆丹田,同归于尽的办法了。

    幸好,聂欢带着前世的所有记忆,心中早已经把排云掌、风神腿、天霜拳……等这些武学心法都给记住了,而且对于很多招式还会使用,只是如今这羸弱的身体无法发挥那些招式的真正威力罢了。

    在这几项武功中,聂欢最喜欢的便是风神腿,每一招都是那么拉风帅气,凭着风神腿,他可是吸引了不少各门派的师姐、师妹的芳心,这也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事情。

    要在这个强者生存的世界站稳脚根,便是要有强大的实力做为依仗,不然将会成为别人欺凌、讥讽的对象。

    “十二正经被废,只有重新洗髓、冲破、疏理经脉,才能再次修炼,不过这里修炼的不叫内功,而是玄气,只是不知道这两者有何区别,让我试试三分归元气是否真能有少林寺洗髓经的效果?”聂欢心中思量着,同时打算修炼前世并没有学会的三分归元气,看看能否让这具残躯重新恢复修

    三分归元气乃是三绝老人所创,纳天霜拳、排云掌、风神腿,并称为拳掌腿三绝于一体,再取三绝各一分转化为的内力称为三分归元。

    当年雄霸凭着天霜拳、排云掌以及风神腿便震惊了天下,更是利用三分归元气和三分神指对付风云,其威力更是强大无比。如无泥菩萨批言“成也风云,败也风云”的话,只怕雄霸的威名更胜一代剑神无名。

    要学会三分归元气,必须要先会天霜气,排云劲,风神功等三种内劲的吞息法门,然后各取其一分练化,这样三种内劲隔合在一起,成为一种新型霸道的内劲。

    三分归元气一共分为九层,每突破一层内力便上一层楼,而且要比其它内功的内力更加深厚几倍,想当年雄霸也只是突破了第七层便可称霸天下,威力可见一斑。

    聂欢回想起古书记载,曾有一句话写着三分归元气可以洗髓经脉,与少林寺的洗髓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不知道是否真的有这样的威能存在。

    打定注意,把状态调到最佳,渐渐的注意力集中了起来,心神抱守归一,脑海中先是默念起了天霜气的口决,一会儿后又转为排云劲,接着又是风神功,三种内劲反复默念了几遍后,接着便凭着前世打坐的方法开始吐纳气息。

    足足打坐了一个多小时,慢慢变得有些急燥了起来,因为他没能感应到任何内力流动。

    照理论来说,任何人都有内力的存在,只是各人天斌不同,修炼所收获也有所不同。如今让他焦虑的是,就算十二正脉被废,变成普通人,也不可能感应不到半丝内力的啊!

    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双脚涌泉穴开始有一丝丝热流微微涌动。

    一喜,接着再次收敛心神,精神再度集中加快运转了三分归元气。

    涌泉穴下的热流从一开始的稍稍发热,变成了暖哄哄的热流,开始从下往上涌,宛如一道溪流缓缓流动,让凌笑身心一阵舒爽。

    可惜好景不长,热流才持续了一分钟,就再也不能往上流动了。

    不管如何努力都没法再前进一步。

    不再勉强,轻吐了一口气,露出欣喜的笑容自语道“看来真的有戏,只是不知道效果会如何,希望别让我失望啊!”。

    接着,跳下床来,摆动了一下双脚,发现双腿力道似乎变强了一分,又道“只要累积够内力,冲破第一条经脉不是什么问题,如此修炼下去,打通十二正经应该也只是时间问题了,真是天不绝我啊!”。

    通过第一次打坐修炼,知道三分归元气确实能打通被废的十二正经,内心欣喜若狂,同时他在想,如果自己成功洗髓后,让他便宜老爸也修炼三分归元气,应该也可以让他重修玄力吧?

    这个恐怕要等自己真正成功之后再下定论了!

    接着,又过了两天。

    这两天梦惜云除了照顾聂欢的起居饮食外,也会抽一两个小时陪他聊聊天。聂欢越发对这个细心体贴的母亲由心地感到喜欢。聂战也每天会来看看儿子,只不过话不多,倒是两人喝的酒不少,看着憔悴、颓废、自暴自弃的父亲,差点忍不住把三分归元气传给他了,只是他还是克制了冲动。

    这天夜里,如常地打坐,经过两天的积累,已经有把握打通第一条经脉了。

    三种内劲不停地转化隔合,一道道热流不停地从涌泉穴往上涌起,那散发的热量,让身后冒起了缕缕的白烟,让他看起来有几分飘渺之意。

    经过半个小时的储蓄,一道道热流汇聚在了一起,成变了一条粗壮汹涌、急促的热流,咆哮一声,朝着上方闭塞已久的关口冲去。

    “啊”惨叫一声,豆大的汗水从坚毅的脸庞滴落,那种锥心之痛,让他痛不欲生。

    第一次,冲关失败,唯有那如锥刺的痛,让他难已消受。

    “妈的,老子就不信连第一条经脉都打不通”骂了一句,坚定了信念,双掌一翻,吞息加快,热流再度凝结,咆哮汹涌的热浪,再度往上冲去。

    “轰”。“啊”。第二次失败!“轰”。“啊”。第三次失败!

    直至第八次的时候,厚唇已经咬出了血迹,脸色极为惨白,不过那张清秀的脸上透着不屈的神色。

    第八次冲击。“轰隆”。“咔嚓”。

    那如河的热浪终于冲出了束缚,分开无数的细小热流,开始向着周身蔓延,足足持续了两分钟后,热流才停住了,应该是遇到第二条阻碍的经脉了。

    此刻的聂欢赤着的身子已经布满了细汗,仿佛刚才被蒸过了一翻,全身还隐隐泛着红光。

    跳下床,眯着眼睛,感受着否极太泰的舒爽。他睁开眼睛,看着紧攥的双拳,那双桃花眸中泛起了精神熠熠的精光,整人看起来比原来充满了朝气蓬勃。

    “哈哈,终于成功了”抹了一把汗水哈哈大笑,脸尽是喜悦之态,就像他前世第一次修炼出内力那时候的感觉,这种感觉真是不能用言语去表达。

    “照这样下去,不出三个月应该能把十二正脉全部修复了吧”自语道。

    就在这时,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欢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门外传来娘亲孟惜云关心的话语。

    聂欢一阵窝心,没顾得穿上衣服,走了过去打开了房门,对着神色担忧的孟惜云道“娘,我没事”。

    上下打量了一下儿子,似乎看不出什么异样,倒是觉得儿子瘦得可怜,摸了一下儿子的胸膛道“欢儿,看你瘦成这样,明天娘领供奉了,到时给你买点好东西补补身子”。

    被梦惜云的指尖一碰,身子轻颤了一下,往回收缩,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道“娘,男女授受不亲……”。

    “卟噗”孟惜云轻掩了一下娇唇笑道“你这孩子,你是娘生出来的,娘又不是没摸过,好了,看你出了一身臭汗快去洗洗,早点睡觉吧”。

    “是娘,你也早点休息”聂欢点头道。

    孟惜云带着异样的眼光看了一眼儿子,满腹疑惑:难道儿子开窍了?自两年前那事之后都没见笑儿笑过,而且似乎懂事了不少,算了,只要儿子平平安安的,我也不作他求了。接着转身离去了。

    看着离去的母亲,心里暗道“娘……等着吧,你的好日子不远了”。

    一夜无话,东方渐白!

    在百来个平方的庭院里,栽种有几棵树,还有一些刚开着花苞的盆花,附近又有一台石桌和几个石椅,简单的环境,充满着新鲜的空气,让人精神一震。

    穿着简单的衣服,正在庭院内开始了他第一天练武。

    前世的他已经把排云掌、风神步以及天霜拳的所有招式练得混瓜烂熟了,如今只是要重使出来,照理论来说是不难。可惜,现在的身体太弱了,所以,凌笑并不急于求成,而是选择了把步惊云的成名步法“云踪魅影”练习。

    “云踪魅影”,如鬼魅残影,如虚云穿梭,于人群中通行无阻却难以捉摸。

    现在虽然打通了一条经脉,有了微薄的内力,足以支撑他先把这套逃跑步伐使出来了。

    现在的他,跟普通人差不多,当然得先把逃命的功夫学好,万一又被人欺负,打不过还可以逃啊!

    根据着前世的领悟,闭着眼睛双脚按着某些玄奥的方位迈走。起初的时候,只觉得并没有什么出其之处,再观察下去却发现这步法有点奇异之处,再细心观察,却让人惊奇不已。只见他随意跨出的步伐很大,似乎一步能迈出近两米,速度极快,整个人显得灵动飘逸。

    在庭院内足足跑了十圈后,身子渐渐觉得累得不行,停下脚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看来要尽快打通十二正脉才行了,这点内力实在可以忽略不计了”轻叹道。

    休息了几分钟后,聂欢没再继续练步法,而是练排云掌的第一式“流水行云”。

    “流水行云”掌式浑圆,连绵不绝,如水流似云涌,流畅无阻,威力惊人,如果内力深厚,在一秒内可以打出九九八十一掌,掌影无数,让人难以捉摸不透,打得对手无反击之力。

    曾经一秒内可以打出七十二掌,一招便把一边成名已久的先天高手打成了烂泥。

    才练了几分钟,梦惜云就从房内走了出来。

    “欢儿,你的伤刚好,不多休息一下,怎么可以到处乱动呢”孟惜云埋怨道。她知道儿子自两年前被废之后,从来没间断过修炼,可是却总是无功而返,然而儿子却不想面对现实,她做娘的看在眼里又心疼又是无奈。

    “娘,我早没事了,起来多锻炼一下,对身体也有好处”聂欢停止了动作应道。

    孟惜云走到聂欢旁,掏出随身的手帕给聂欢擦了擦脸。

    聂欢望着尺咫的这张端庄,秀丽的脸蛋,那眼角难掩的鱼纹尽现,两膑间已生几缕白发,心中蓦然升起一股心酸的味道。

    “娘,让你担心了”聂欢脑中浮现了以前这便宜老妈对原来的“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忍不住脱口而出。

    “傻孩子……我是你娘”孟惜云很欣慰地应道,她心里感慨,儿子这次受伤未必是坏事,他现在已经长大,懂事了。

    “喂,快过来拿月奉了”一道厌恶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