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40 咄咄逼人

540 咄咄逼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狂妄!”李玉的嘴角不忍一抽,修魔者的攻击自古就要强于修仙者,这需要对面这个家伙说?既然说自己攻击强悍,但又说无法击毙他,这种强悍和没有强悍有什么区别?这不是在讽刺自己二人么?李玉手中的中品灵剑已经被注满了真元,随时准备向着聂欢发动攻击。

    而李虎,其面色已经憋的通红,刚才聂欢在自己二人眼皮下将李雷以雷霆速度击杀,已经让他几欲发狂,再加上刚才聂欢的一番讽刺,李虎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其身影迅速消失,然后突然出现在聂欢身后,那散发着耀眼蓝色光芒的灵斧已经对着龙梦的脑袋极速劈下。

    见到李虎出手,李玉也直接发动瞬移出现在龙梦身前,凌厉的剑芒犹如毒舌一般吞吐不休,看见聂欢脸上那淡淡的笑容,李玉心中顿时一阵烦躁,爆喝一声“死!”手中的灵剑便对准聂欢的丹田处迅速刺去,同时脸上也挂上了一丝戏虐的笑容,因为在他看来,聂欢之所以能够击杀自己的师弟完全是因为自己三人没有想到聂欢会突然动手,方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现在自己和李虎都完全进入战斗状态,况且两人所习同一法决,配合十分默契,自己现在的攻击已经距离聂欢不足三尺,李虎的攻击甚至比自己快了一分,已经劈在了聂欢的脑袋上方一尺处,这么短的距离,以刚才聂欢和自己交手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聂欢根本不可能躲过自己二人的攻击,即使瞬移也不行,李玉甚至已经看见聂欢从脑袋上被一分为二,而且自己的灵剑已经如愿刺入了其丹田之中。

    “咦?残影!”

    李玉还没来及高兴,就听见李虎那有些震惊的声音。

    紧接着李玉就看见聂欢的身影缓缓消散,“好快的速度!”李玉也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惊,心底不禁有些怀疑聂欢刚才与自己交手并没有发挥出他的真正实力,李玉想了想,还是拿出传讯珠给百里之外的于幕发了一道讯息,然后再次向着已经瞬移到百米之外的聂欢飞去。

    看到李玉拿出传讯珠,聂欢心情不由凝重了几分,“看来要迅速结束战斗了。”本来聂欢还打算和李玉李虎好好玩一会儿的,因为聂欢发现战斗可以增加自己**强度突破的契机,只是李玉已经给其他人传讯,如果不尽快解决这两人的话,自己待会儿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

    看到再次飞来的李玉,聂欢不退反进,直接发动瞬移出现在李玉身前,然后一掌全力拍下。

    空气被挤压发出沉闷的气爆声,灵气甚至直接被一掌从空气中抽离出去,见到聂欢竟然赤手空拳敢向自己发动攻击,李玉的怒气不由的又是增加了几分,因为在他看来这完全是因为聂欢小看了自己,当下双手紧握中品灵剑,全身真元运转,不断化为真气通过双手注入灵剑之中,顿时那灵剑上边的剑芒更甚,剑身都开始嗡嗡颤动。

    见到聂欢距离自己已不足一米,李玉猛然挥剑向着聂欢斩下,真气澎湃炸响,直接在地上掀起一股厚厚的灰尘,至此,李玉方才放心了不少,因为这正表明聂欢没有躲过自己的攻击,而自己的攻击力有多么强悍李玉是知道的,只要自己击中聂欢身体,绝对可以重创或者灭杀聂欢!因为他刚才偷偷将自己的真元注入了自己的灵剑之中,经过刚才的攻击,自己的真元一定会传递到聂欢的身体之中,肆意的破坏聂欢的筋脉,甚至直接吞噬聂欢真元与元婴,因为修魔者的真元本就是修仙者真元的克星,李玉不相信聂欢这次还能毫发无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聂欢是没有躲过李玉的攻击,因为聂欢压根就没有躲,而且还是聂欢主动迎上去的,只是李玉不知道,聂欢体内的并非元婴,而是仙婴!这也就注定他的真元不会危及聂欢的生命,最多吞聂欢一部分真元而已。

    “嘭!”

    “噗。”

    李玉突然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向后极速退去,就在刚才的瞬间,李玉突然感觉到自己与手中灵剑的心神联系彻底断绝了,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家伙不断徒手接下了自己的全力一击,而且强行切断了自己与灵气之间的心神联系!要在瞬间在做完这些,、这需要多么恐怖的新速度?

    李玉还没来得及多想,就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巨力击飞,同时一股精纯的能量突兀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筋脉中,不断地吞噬着自己的真元,而且还在极速的靠近自己的魔婴,这把李玉可惊的不轻,魔婴与元婴一样,都是修炼之人的根本,魔婴一旦被毁,就意味着自己会灰飞烟灭,永无轮回,慌忙之中李玉急忙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体内部,用意念全力控制着自己的真元不断地形成一道道屏障将那股能量阻拦下来,磨损炼化着那些恐怖的能量。

    “李玉!小心!”

    李玉突然一个机灵,急忙抬头向自己身前望去,只见一把散发着幽幽寒光的长剑已经从自己的丹田处贯穿,就连紫府处的魔婴也被刺了个透心凉,李玉还没有从恐慌中缓解过来,其身体已经消散在空气之中,李玉到死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自己的灵器下。

    李虎的脸庞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变得有些狰狞,因为就在刚才,自己传讯珠中李玉残留的那丝灵魂烙印已经完全消失,也就是说李玉已经魂飞魄散!

    愣愣的看着李玉刚才停留的地方遗落的灵甲碎片,李虎不由的想到了刚刚自己几人在酒楼中喝酒时的情景,可就是不大一会儿的功夫,李雷和李玉都相继魂飞魄散,只留下了自己一人。

    看着失落发呆的李虎,聂欢强压下心中的不忍,直接举起那把夺过来的灵剑向着李虎的丹田刺去。

    这个世界本就弱肉强食,聂欢觉得自己这么做没有错,因为在刚才,自己如果不击杀李玉,李玉就会击毙自己,胜者为王,聂欢没有什么愧疚的,到现在,聂欢的体内都还存在着李玉侵入自己体内的真元,只不过因为李玉的死亡这些真元没有人控制而无法给自己造成伤害而已,要不然,此刻的自己想必也不好受。

    “大胆!”

    聂欢的瞳孔猛然一缩,冲向李虎的身子硬生生停了下来,同时发动瞬移离开原地。

    紧接着两人脸色极其难看的出现在聂欢刚刚停留的地方,这两个人一出现,聂欢的脸色又是凝重了许多,“魔劫期!”

    见到于幕出现,李虎方才完全从出神中反应了过来,向于幕二人哭诉道:“于幕师兄,李雷和李玉都被这个家伙杀了。”

    于幕淡淡的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其实在李雷死亡时他已经发觉到了不对,因为李雷三人正是被自己派去监视聂欢的,自己传讯珠中李雷的灵魂烙印突然消失,于幕就已经离开了拍卖场,只是苦于没有坐标,只能在拍卖场附近寻找,同时展开自己的神识将方圆五十里仔仔细细的搜查了一番,紧接着就收到了李玉的传讯,便急急忙忙向着李玉提供的位置赶了过来,令于幕气恼的是就在此刻李玉的灵魂烙印也是消散了,如果不是自己二人速度再快一些,李虎也会被对方所击杀。

    “本来我还打算留着你的小命会魁宗领赏呢,只是你的作为已经完全逾越了我的底线,我也不管你有什么手段,你今天都得死!”话音刚落,于幕的身影已经消失。

    凭借身周所散发的空间波动,聂欢向后暴退了十余步,堪堪躲过了于幕的攻击。

    见此于幕不禁冷哼了一声,身影再次消失,聂欢刚发现身前不对,还未来得及发动瞬移就被一股巨力震飞,紧接着自己的身前又出现了一人,那人正是暴怒异常的于幕。

    看着于幕眼中丝毫没有掩饰的杀机,聂欢心情更为沉重,先不论身边还有伺机而动的李虎两个魔体期高手,光是眼前的于幕就足以轻易击败甚至击杀自己,修仙者与修魔者实力本就有所差距,再加上于幕是魔劫期,自己在修为上的优势已经被否决了去。

    “死!”于幕眼中凶光闪烁,猛然瞬移到聂欢还未落到地上的身体,一拳狠狠砸在聂欢的丹田处。

    聂欢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自己的**强度已经突破到了中品灵器级别,但这但这也未能抵消于幕的赤手攻击,丹田都猛然颤动了一下,五脏六腑像被强行移位一般,撕心裂肺的莫大痛楚让聂欢差点就直接昏厥了过去。

    更让聂欢担忧的是于幕的拳头在接触到自己身体的同时,向自己体内注入了大量的真元,这些真元的吞噬能力可比李玉注入自己体内的真元强了许多,因为不管是修仙者,修魔者还是修妖者,只要达到渡劫,魔劫或妖劫期,其体内的真元就会慢慢发生进化,直至到飞升时完全蜕变为更高级的能量仙元力,魔元力和妖元力,而于幕注入聂欢体内的真元正是已经开始进化向魔元力的半成品真元,其自然比李玉体内的真元强悍了许多,如果聂欢体内还有仙元力的话自己不惧怕这半成品,只是现在的聂欢体内筋脉中流淌的完全是普通修真者所拥有的真元,根本就经不起这些诡异的真元摧残。

    “逃!”这是聂欢心中唯一的想法,要不然自己堂堂大罗金仙,定然要栽在这个魔劫期的修魔者手里。

    “噗!”

    聂欢再次被于幕拍中身体,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直接变的惨白,来不及观察自己体内,聂欢在刚砸在地上就又忍痛迅速爬起来瞬移而去。

    在这段逃亡过程中聂欢先后被于幕攻击了四次,大量的真元将聂欢身体内筋脉已经破坏的一团糟,聂欢对此不得不分出自己的五层真元去尾随着这些真元修复自己受损的筋脉细胞,不过好在这些能量并没有向自己的紫府中冲击,所以暂时倒没有性命之危,只是免不了一番皮肉之苦,除过这五层真元,聂欢仅仅只有两层真元可以利用,其他的则是多半消耗在了瞬移上。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迟早要被追到的。”聂欢的神识发现于幕与自己的距离再次缓缓接近,心中顿时有些焦急,于幕仅仅只是用拳头攻击聂欢,就已经让聂欢体内一阵气血翻涌,据龙梦估计,于幕应该是一名炼体高手,其**强度也应该达到了中品灵器级别。

    “还能跑?”于幕脸色有些复杂的看了眼聂欢逃走的方向,再次发动瞬移向着龙梦追去,虽然聂欢的强悍程度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意料,但是于幕却并没有放弃的打算,反而更加坚定了击杀聂欢的决心,先不论聂欢击杀了李雷李玉,就单单以他一个合体期的修为能在自己的眼皮下逃了一千多里的实力,其潜力高的可怕,如果放过聂欢,就无疑是放虎归山。

    忽然于幕眼中冷光一闪,一把散发着浓浓煞气的血色战刀便出现在其手中,于幕本来以为以自己的**强度可以轻松抹杀聂欢,但是没有想到聂欢的**强度和自己差不多,甚至还高上那么一丝,所以也就导致到了现在还没击毙聂欢,拖了这么长时间,后边还有两个师弟看着,于幕终于是忍不住拿出了自己的上品灵器,打算快速解决聂欢。

    因为聂欢体内伤势的缘故再加上真元不足,所以聂欢每次移动的距离仅仅只有于幕的一半多,之所以能跑在于幕前边完全是因为聂欢反应迅速,接连瞬移,再加上利用受伤为代价换来的几次空隙,而现在,于幕没有再从背后攻击聂欢,而是接连瞬移了几次直接出现在了他身前。

    没有太多的言辞,也没有一点高手风范,直接是偷袭般的全力催动真元,向着聂欢当头一刀劈下。

    他瞳孔一缩,直接一把将自己手中抢来的灵剑向着于幕甩了过去,同时身形极速暴退,“爆!”对着已经使出了全力的于幕,他除了爆掉这件灵器似乎没有其他办法,‘希望能给他造成一些麻烦吧。’聂欢在心底道。

    可是很快他就失望了,因为爆炸过后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于幕还是完完整整的,除了身上的衣服被炸成了碎片,头发烧毁了几乎一半之外,于幕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望着于幕那仿佛能吃掉人的目光,不再犹豫,再次发动瞬移离开。

    “该死!实在是该死!”于幕吐出一口黑烟怒吼道,自己竟然被一个合体期的小子给逼的如此狼狈,耻辱!绝对是耻辱!【聂欢不知道他会有这种想法,否则必然会大骂上三万九千年,将于幕直接给活活骂死,不,应该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底谁逼谁啊!】先前于幕还能耐着性子追击他,但此刻于幕怎么也做不到心如止水,他的理智已经完全被愤怒所代替,如果先前击杀聂欢只是为了给李玉二人报仇,现在就绝对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他,必死不可!

    “呼,好险。这下该找不到了吧?”聂欢连续瞬移了几次,没有发现于幕的身影出现,不忍长长的吐了口气,突然身体一阵颤抖,豆大的汗珠不断砸落在地上,而聂欢则是面露痛苦之色迅速盘坐在地上。

    神识沉入自己的身体之中,顿时心凉了一大截,靠近自己紫府处的诡异真元已经将自己分布在紫府中的真元炼化,而自己体内的筋脉几乎已经被完全破坏,目之所及,一片狼藉,虽然这些真元还没有进攻自己的紫府,但是翻涌滚动时一丝一丝随意飘荡进自己紫府中的真元却给自己带来一阵阵针扎般的刺痛,自己现在体内真元匮乏,一旦被于幕度入自己体内的真元逆向压制,或许自己那重伤的仙婴瞬间就会被吞噬。

    目前要做的就是快速恢复真元,以数量的绝对优势压制住这些能量,然后再做其他打算,至于于幕还会不会追上来,他已经没有心思考虑了,只能听天由命了,随手布置了几个禁制,便开始按照御天决运转自己体内为数不多的真元。

    随着聂欢的修炼,渐渐的周围灵气受到感应向着他快速涌来,一丝一丝的灵气不断通过他的肌肤涌入聂欢体内,通过那残破的筋脉快速到达紫府,被剔除杂质炼化后又流向那些受伤颇重的筋脉之中,慢慢的修复着那些筋脉。

    这是一片灰蒙蒙的空间,只见两道有些佝偻的苍老身影面对面盘坐着,只是他们的身体只有幼童大小,而且有些朦胧,给人一种模糊不真实的感觉。

    忽然一人面色有些惊喜的打破了着沉闷的气氛,“乌桕神皇,那个小子现在受重伤了。”

    “哦?”另一名老人有些惊讶的应了一声,而后闭上眼睛将自己的神识向聂欢放去,良久后方才睁开眼睛道:“那又怎样?”

    “他重伤了。我们只需要吞噬他的识海就可以操控他,让他名存实亡,而我们也就可以返回神界了。”先开口的那老者眉飞色舞的顺势答道。

    “哼,想的美。”只见那乌桕神皇的手指一弹,一颗米粒大小的金色珠子突然对着聂欢的飙射而去。

    “你终于肯抹杀掉这个小子了?”蓝鸪的话刚说完,就又满脸失望的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我杀了你的弟子,是我欠你的。”

    光华闪过,那块神鉴上再度没了那两个老者的身影。

    正在修炼的聂欢突然感到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向自己袭来,‘难道是于幕追上来了?‘聂欢猜测道,不过瞬间后又摇了摇头排除了这个可能,虽然于幕比自己现在的修为要高,但是绝对不可能给自己带来这种恐怖的感觉,紧接着聂欢就发现一颗米粒大小的金色珠子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自己身体中,而且目的地十分明确的向着自己的紫府飙射而去,脸色不由又是苍白了几分,本来自己还打算用自己真元拦住这个不明物体的,但是聂欢突然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在此刻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似乎是十分惧怕这个东西直接躲进自己四肢的筋脉之中,不由暗道一声‘完了、’连自己真元都惧怕的东西。其攻击力可想而知,自己的仙婴陷入昏迷,手无缚鸡之力,被这么恐怖的东西击中,恐怕直接就消散了吧?

    “咦?”聂欢忽然又发现自己的猜测好像错了,因为那金色珠子在冲入自己的紫府后竟然将于幕渡入自己体内的真元逼了出去,而后围绕着自己的仙婴极速旋转了起来,还在疑惑,突然变故再生,只见那颗金色珠子突然炸裂了开来,这可把聂欢给惊的不轻,那颗金色珠子虽然只有米粒大小,但是聂欢却根本发现不了它是由那种能量组成,不过敢肯定的是那颗珠子中所蕴含的能量绝对高于仙元力!而且又在自己的仙婴附近爆炸,他似乎已经预计到了自己的结局。

    随着那颗金色珠子的爆炸,整个紫府顿时被那种精纯至极的金色能量所完全充斥,那浓郁的几乎液化的金色能量甚至连他的神识都阻挡在了外面,不过让他稍微安心的是自己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相反的自己似乎精神了许多,而且盘旋在自己紫府周围的诡异真元再以一种恐怖的速度逃逸出自己的身体,随着这些能量极速的消失,他的真元方才缓缓流向那些破损的筋脉中,慢慢的修复着自己的**筋脉。

    见此聂欢终于放下心来,只要没有于幕的这些真元威胁自己的安全,自己就不需要在这种紧要关头闭关修炼了,聂欢当即从修炼的状态中退了出来,辨别了一下方向直接发动了星球挪移。

    虽然聂欢仅仅只有合体期的实力修为,但其神识却保持了大罗金仙的十分之三,方圆几百里都随时可以一览无余,再加上此刻已经赶到了凌天星的边缘地带,所以聂欢很轻松的就用神识锁定了距离凌天星最近的一颗星球,耗费了自己三层真元挪移了过去,可以说为了摆脱于幕,聂欢已经下了血本,此刻的聂欢,仅仅只剩下不足四层真元,而且这些真元还在修复体内的筋脉。

    刚挪移离开,聂欢刚才停留的地方就又出现了一道身影,此人正是于幕!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