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47 随机应变

547 随机应变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聂欢再次出现已经是在那间密室的外边,展开自己的神识仔细的探查了一番,聂欢心中好奇更甚,因为他发现这里居然布置着数十个下级仙禁,难怪会将自己的神识阻挡在外边,按理说魁宗能出现高级仙阵,仙禁,这里再出现下级仙禁是很合理的,但是聂欢却发现了一丝蹊跷之处,因为魁宗的高级仙禁与这间密室外的下级仙禁布置手法有着天壤之别,魁宗外围的仙禁是由仙元力等能量组成,而且该高级仙阵是仙界很常见的一种仙禁,但是现在出现在这间密室外边的下级仙禁却在仙界的《阵法演变与禁制大全》中没有丝毫记载,还有一点就是聂欢发现这些禁制上边的能量居然有些排斥自己体内的仙元力,与散魔体内的半魔元力很是相似,据聂欢推测,布置这些禁制的人最起码拥有不下四劫散魔的修为,而且在禁制上的造诣异常高,堪比天才!

    聂欢随地盘膝坐下,用神识紧紧的锁定着这些仙禁上边能量的流动方向以及总结着其运转规律,几个呼吸之后,聂欢极速掐出几个指诀,一阵淡金色光芒闪过,第一层下级仙禁被聂欢顺利解除。

    聂欢将神识投到第二层禁制上,再次细细的研究起来,约莫有几分钟,聂欢紧皱的眉头猛然舒展开来,紧接着又是一道金色光芒一闪即逝。

    “纳兰宗主,还没有考虑好么?或者还是纳兰宗主根本就没有考虑,在拖延时间等待援兵?”魁宗外的上空,秦鸿对着对面的纳兰云冷笑着问道。

    “聂欢还没有消息么?”纳兰云有些着急的向着刘岚传音道,他这次敢来魁宗索要蛊毒的解药,最大的依仗还聂欢,虽然聂欢仅仅只能发挥出大乘期的实力,但是聂欢是仙人,纳兰云心中总是有一种感觉,可以聂欢帮助自己拿到解药,只是现在聂欢却无故失踪,纳兰云失去了聂欢这张底牌,使得他有种被别人扼住喉咙却不敢挣脱的无奈感,见到刘岚亦是一脸苦涩的摇头,纳兰云心底萌发出一丝绝望,纳兰琪琪被对方控制,自己根本没有胆量强行攻击人家,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肆意的欺辱自己。

    “秦鸿,交出宗门令这可是大事,直接决定了雨宗今后的命运,所以再容我和几位长老商议一番。”面对秦鸿的催促,纳兰云只是下意识的想办法拖延时间,只是令纳兰云迷茫的是纳兰云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在做临死前的挣扎,即使成功的拖延了一段时间那又怎样,秦鸿始终会有等到不耐烦的那一刻,正如自己也会慢慢的失去所有拖延时间的借口,到了那时,结果还不是一样。

    “哼,纳兰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故意拖延时间,你不就是在等先前那个大乘期的修炼者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在看到我们魁宗的几位散魔长老时已经被吓跑了吧?即使还在,而且也很成功的破开阵法进入了魁宗,你以为他就会活着出来?”秦鸿有些讽刺的给纳兰云传音道。

    “你。。。”纳兰云语气一结,虽然这种事情已经很明显,但是纳兰云没有想到秦鸿居然连龙梦的出现都发现了,而且听其语气似乎秦鸿一点都不担心龙梦进入魁宗,难道魁宗还有什么没有使出来的底牌?

    “你什么意思?”纳兰云有些紧张的问道。

    “什么意思?”秦鸿冷笑道:“难道你没有发现你女儿中毒很奇怪么?蛊宗在数千年前被众多修仙者彻底瓦解,蛊毒也就该随之消失,但是今日蛊毒重现,你不觉得奇怪么?”

    纳兰云似是想起了什么,脸色猛然变得阴沉下来,“你是说蛊宗那几个长老回来报仇了么?”

    “纳兰宗主果然是聪明人,不过没有回来太多人,仅仅只有一个散魔级蛊师,六劫的哦。”秦鸿皮笑肉不笑的道。

    闻言纳兰云的脸色再次剧变,居然涌上一抹苍白,纳兰云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蛊宗居然会在沉寂了数千年之后突然出现,而且最要命的是当年剿灭蛊宗的计划正是雨宗一手促成,这也就意味着蛊宗要报仇,第一个要消灭铲除的便是雨宗,而此时雨宗与魁宗水火不容,加入魁宗,共同对付雨宗似乎成了蛊宗最好的选择,对纳兰云来说,这蛊宗突然德出现带来的已不仅仅是晴天霹雳,而是毁灭!

    六劫散魔,其实力已经直逼金仙后期的仙人,光是一己之力,便可以瓦解雨宗,之所以选择和魁宗合作,或许就是惧怕直接将雨宗逼上绝路,雨宗的长老自爆!同归于尽,方才用纳兰琪琪将雨宗众人牵扯住,再给雨宗以致命打击!

    纳兰云有些绝望了,即使龙梦没有离开,以聂欢现在的实力也不敌蛊宗的那名长老,而且纳兰琪琪的生死正在对方手中操控着,雨宗,似乎已经没有了退路,当然,前边也是无路可走。

    “难道雨宗就该在我纳兰云手中覆灭么?”纳兰云眸子里死灰色的色彩迅速蔓延,渐渐的由死灰色居然变成火红色,手中的传讯珠一亮,纳兰云的身影已是出现在秦鸿的面前,脸庞上涌现出一抹痛苦,“琪儿,为父愧对与你,请原谅父亲。”

    “秦鸿,我今日荡平你魁宗!”纳兰云双眸中赤红色光芒闪烁着,犹如一头即将进食的暴戾凶兽,三劫散仙的气息瞬间绽放,数百里之外的一些渡劫期之下的修真者都是喷出一口鲜血,满脸惊骇的暴退数千里,纳兰云浑身真元疯狂涌动,一剑向着有些始料未及的秦鸿极速斩下。

    灵剑所过之处,灵气砰砰炸响,空间扭曲,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有一条细微的黑色空间裂缝随着纳兰云的攻击向着秦鸿极速飙射而去。

    三劫散仙全力一击何其恐怖,就同为三劫散魔的秦鸿都不敢硬接,直接发动瞬移离开原地。

    只是秦鸿躲得仓促,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竟有一个魁宗的一劫散魔长老,他这一躲,直接将那人让了出来,还没来及调动真元,就被纳兰云的盛怒一击直接分为两半,连魔婴都没来及逃跑就被斩杀!

    “纳兰云!你受死!”见到自己门内一名散魔陨落,秦鸿气的浑身发抖,直接对着又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纳兰云一刀砍下秦鸿一出手,便是拿出了绝龙刀,其气势也是毫无保留的尽数绽放而出,暗黑色的半魔元疯狂的在秦鸿手中的黑色战刀上边凝聚,黑色战刀上边黑色纹路极速蠕动,散发出一阵阵恐怖的气息,在秦鸿的真元加持下,整个战刀都被一层暗黑色的光芒所包裹,空气震动发出令人心颤的尖锐刺耳声,攻击还未落下,四周空气皆尽数退避而去,露出数丈之宽的白色真空痕迹,而且,其中还有空间被强行撕裂所露出数尺宽的漆黑裂缝!

    “快看啊!仙器!仙器!”在远处,一个合体期的修仙者见到秦鸿手中的黑色战刀,便是抑制不住心中的震惊大声叫喊道。

    “绝龙刀,据说是魁宗宗主秦鸿的下品仙器之一,能逼秦鸿宗主拿出仙器,那么那个男子的实力必然与秦鸿宗主相差无几,也或者要比秦鸿宗主修为要高,高劫散仙散魔的战斗,可真的很罕见。”一个渡劫期的修仙者紧接着道。

    “哼,还真是无知,连雨宗宗主都不认识,人家可是三劫散仙!”那个渡劫期高手身旁一个大乘期高手也是忍不住开口道。

    数万修仙者人之中,除了看戏的,剩下的心中都是隐隐有着一丝不安,虽说雨宗与魁宗两个实力一流的门派争斗,谁胜谁败,与他们都没有丝毫关系,但是魁宗是修魔者的势力,百年来不知毁了多少小型修真门派的根基,所以魁宗在修真界的名声并不好,虽说在修真界,实力为尊,但是魁宗之人凶残暴戾,杀戮成性,欺软怕硬的性格着实让人反感,而雨宗这个在修真界屹立了数万年之久的庞然大物,却在修真界有着不错的口碑,所以在他们心底,还是希望雨宗能将魁宗击垮,只是秦鸿拥有两件仙器,而纳兰云却没有哪怕一件仙器,所以他们都开始为雨宗担心起来。

    散仙与散魔的速度何其恐怖,在许多旁观者都仅仅只是能看见两道影子相互靠拢的时候,秦鸿与纳兰云的攻击已经相互交错着撞击在一起。

    “嘭!”

    滔天的巨响炸的人耳膜生疼,紧接着数万修真者都感觉到脚下的地面一阵轻微的颤动,众人满脸惊骇的向着魁宗望去,顿时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纳兰云与秦鸿交手的方圆数十里地面都塌陷了近十米,形成一个巨坑,而在巨坑的两侧,则半跪着两道有些狼狈的身影,只是在双方的硬碰中秦鸿依靠自己强横的攻击以及武器上的绝对优势占据了明显的上风,秦鸿的眼睛死死的瞪着纳兰云,有些不屑的道:“纳兰云,你不是很嚣张吗,再来啊!来啊!敢杀我魁宗的长老,我让你万劫不复!”

    秦鸿脸色狰狞的挥动着手中的仙器向着纳兰云瞬移而去,欲要借机斩掉纳兰云泻恨。

    “滚回去!”突然一声暴喝声响起,同时一道有些缥缈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刚刚瞬移至纳兰云处的秦鸿身前,散发着深蓝色的极品灵剑吞吐着耀眼的蓝色剑芒,极速的向着正欲攻击纳兰云的秦鸿丹田出。

    “哈哈!死,你们都得死!”秦鸿疯狂的大笑着,全然不顾刺向自己的极品灵剑,双手挥动着下品仙器向着正在调节体内伤势的纳兰云当头斩落。

    “不知死活!”刘岚的神色一凛,本以为秦鸿会被自己逼退,却不想秦鸿却对自己的攻击视若无睹,刘岚心中冷笑一声,已经猜出因果,秦鸿拥有两件仙器,现在只拿出了一把仙刀,那么另一件势必就是仙甲了,不然秦鸿绝对不敢如此托大,不过,即使有仙甲又怎样,刘岚自己可是四劫散仙,难道与纳兰云联手还无法挫败秦鸿?

    刘岚双手紧握极品灵剑,对着秦鸿的丹田狠狠刺下,同时心中一横,暴喝一声“爆!”便一把提起纳兰云向着远处瞬移而去。

    而在听到纳兰云的暴喝后,秦鸿的嘴角忍不住一抽,急忙发动瞬移离开。

    “轰!”

    “噗。”

    虽然秦鸿的反应速度足够迅速,且有仙甲护身,但是在极品灵器那恐怖的自爆下也是被余波击飞数千米,接连喷出几口鲜血。

    魁宗的外边尽管战的热火朝天,但是在魁宗里面,因为有高级仙阵的庇护倒是平静,唯一不安详的地方,就是魁宗的大殿已经成了一对废墟,而且不时有一阵阵金色的能量从地面下溢出,不过这都被一个隐形的下级仙禁隐蔽了去,倒是没有人发现这里的异常。

    而在那堆废墟下三百米处,聂欢正抓耳挠腮的打出一个又一个的仙诀试图解除第十一层禁制。

    聂欢数了一下,这里共有十三层禁制,自己解开了十层,还剩三层,前十层仙界聂欢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轻易解开,让聂欢懊恼的是自从在半个时辰前自己解开第十层仙禁之后,任凭自己试了数千个解除仙禁的指诀口诀,也未能破开第十一层禁制。

    早在自己进入魁宗之时,魁宗就已经发现了自己等人的到来,估计现在外边已经打起来了,聂心下有些着急,自己如果不能拿到解药解除纳兰云的顾虑,纳兰云根本不可能放开所有和魁宗争斗,有所顾虑,也就意味着下手就不会下死手,这在势均力敌的对手面前绝对是一个致命的弊端。

    但是自己试了那么多种指诀,都没能解开这层仙禁,况且在这层仙禁之后还有两层仙禁自己才能进入密室。

    最后聂欢只得无奈的将自己的双手轻附在仙禁上边,极速运转仙元力,撕扯吸收着仙禁上边的能量,数分钟过后聂欢,看着那还没有出现豁口的仙禁,无奈的放弃了这一举动,这种速度太过缓慢,不知得需要几个时辰才可以破开仙禁。

    最后聂欢摇了摇牙,取出刘岚送给自己的极品灵剑。全力催动体内的仙元力,然后对着面前的仙禁极速劈下!

    “轰!”

    “咔嚓。”

    令聂欢惊喜的是这个仙禁居然没有丝毫防御力,被自己全力一击,居然迅速蔓延出一道极为醒目的裂缝。

    看着摇摇欲坠的第十一层仙禁,龙梦运转全身仙元力,对着那层禁制又是狠狠几下,彻底瓦解了那层禁制。

    “不错,不错。”突然聂欢的耳边响起一声称赞,聂欢的神经猛然紧绷,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向着身后迅速瞬移而去。

    “速度也不错。”就在聂欢刚瞬移离开的同时,聂欢看见自己刚才停留的地方已经站立着一个黑衣男子,而该男子手中,正紧紧的握着一把散发着幽黑光芒的小巧匕首,而在匕首前方,居然出现了一丝细黑的空间裂缝,然后随着黑衣男子动作的停顿而缓缓消失聂欢,丝毫都不会怀疑,如果自己再反应慢点就会被那把匕首直接将丹田刺穿。

    聂欢有些震惊对方的隐匿气息手段,虽然自己现在还没有恢复大罗金仙的修为,但是自己的神识心境灵魂却没有倒退丝毫,唯一导致自己神识只能发挥出大罗金仙三层的原因就是修真界的天地压制,能在自己这般情况下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不被自己发现,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就是这个人的修为达到了罗天上仙期,不过这显然不在聂欢考虑范围内,因为罗天上仙不会布置出像刚才那样低级的仙禁,所剩下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人是个散魔,而且劫数很高的散魔,因为只有散仙散魔之类的修真高手方才可以不受修真界天地压制,而布置这些仙禁的能量都是半魔元,所以聂欢分析他是一个散魔高手。

    “六劫散魔?”果不其然,聂欢用神识仔细观察了下这人,终于肯定了自己的推测,只是聂欢有些惊骇,魁宗在修真界屹立了百年之久,根本就没有传出来有过六劫散魔级高手,但是今天这里为什么会隐藏着一个六劫散魔?六劫散魔可以秒杀三劫以下的散魔散仙散妖,这一点不容置疑,就像秦鸿,拥有两件仙器也会没有丝毫悬念的被击杀,如果这人是魁宗之人的话,为什么不提前在修真界露面?要知道只需要他一句话,十大势力或许都会排队来给魁宗当小弟。

    但是如果不是魁宗之人,怎么会出现在魁宗?而且还差点儿要了自己的命。

    就在聂欢惑的时候,那黑衣男子笑了笑,露出两排与其穿着呈明显对比的洁白牙齿,脸上稍微有那么一丝邪魅,冲着聂欢道:“能够无声无息的破开魁宗的高级仙阵仙禁进入魁宗,并轻易解开我布置的十一层下级仙禁,已经体现了你的不凡,在这个修真界,绝对是顶尖的阵法禁制宗师,反应的敏锐程度也出乎了我的意料,早知道刚才就不提醒你了,为了看到你临死前无谓的垂死挣扎,失去了先机,这可真的有些糟糕呢,一个大乘期的小子,拥有这般恐怖的潜力,真让人羡慕。”

    “是么?谢谢夸奖,不过我发现你一个小小的散魔,却敢对我出手,难道你不怕待会儿你会死的很难看?”聂欢的双眸中流转着金银双色,微微带着一丝轻蔑以及十分挑衅。

    “有个性,我喜欢。”出乎龙梦意料的是对面的黑衣男子居然不恼,而且很随意的盘坐在自己对面,示意自己也坐下之后接着道:“千琅。”

    “聂欢。”聂欢的脸上也微微带着笑意道,对于那千琅没有直接被自己激怒聂欢也没有好奇,六劫散魔,其实力堪比金仙后期的仙人,当然,其心境修为也不会太低,要是被自己直接激怒,聂欢反而会怀疑。

    “你是雨宗的弟子?”千琅脸上噙着一丝微笑道。

    “不是。”聂欢摇了摇头否决道,自己之所以会出现在魁宗。也只是为了帮那个可爱的少女,当然,也算是聂欢报答那次救命之恩,至于雨宗,仅仅只是自己漫长的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自己的第二元婴只要修炼到渡劫后期,自己就会被仙界的接引之光送回仙界,与雨宗,再无丝毫瓜葛。

    “哦。千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么你对我们蛊宗有没有兴趣?我可以带你回我们蛊宗,教你修炼我们的《蛊术》,以后飞升魔界,也可以回到魔界蛊宗,也算是有家可归,要不像你这样以后即使飞升,也只是无名无份无靠山的一介散修,岂不落魄。”

    “抱歉,我是修仙者,以后飞升也是仙界,当然,蛊宗的蛊毒我也颇感厌恶,所以恐怕你要失望了。”

    “至于第一点么,你放心,只要废掉你的修为便可重新修魔,你不喜欢我们蛊宗,我想是因为你不了解我们蛊宗,蛊宗里边高手如云,能加入蛊宗,我想有九成以上的修炼者都会感到荣幸。”千琅平静的道。

    “高手如云?”聂欢冷笑了一声,“可是据我所知蛊宗被差点灭门,仅仅只有几个长老逃出生天,这么多年过去了,估计能飞升的都飞升了,不能飞升的也应该全部死在天劫之下,现在的蛊宗,谈何高手如云,估计现在的修真界已经不存在蛊宗了吧。”

    “我就是蛊宗的长老,放心,数千年前蛊宗被以雨宗为首的众多修仙者摧残,而今日我蛊宗强势归来,势必要他们偿命,尤其是雨宗,非灭门不能洗刷耻辱。”

    尽管聂欢一直在和玉千琅平静的说着废话,但是聂欢心中的警惕却不曾放下丝毫,只要自己保持着不分神,自己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发现千琅的动作,所以对于自己的安全,聂欢倒是没有太过担心,大不了发动一次跨星域挪移离开便是,唯一令聂欢心急的就是外边此刻的状况不知怎么样了,自己却还没有解决蛊师,这对雨宗很不利,所以聂欢在一直以各种方式激怒千琅,只有千琅出手,才有可能露出破绽,自己方才能找到对付他的办法,否则,就只能这样耗下去了。

    “该死!”

    秦鸿接连吐出几口鲜血,再次被纳兰云的极品灵器自爆所击飞了数千米。

    而在魁宗所在位置的星球附近星球之上,此刻已经聚集了数十万的修仙者修魔者,修妖者因为脾性和那些闲云野鹤的潜修有些相似,倒是鲜有出现。

    此刻魁宗所在的星球之上除了雨宗的七位散仙,剩下的就只有魁宗的七位散魔,除此之外,仅仅剩下不足十人依旧停留在这个星球的边缘地带,用神识将魁宗与雨宗的战斗记录下来,然后利用特制的灵器将这些影像投放到其他星球之上,以供这些旁观者看的清楚。

    通过影像在看到秦鸿被第三次击飞的时候,数十万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潮红,这是激动,是极度压抑的震惊,他们震惊秦鸿在先后三次被极品灵器的自爆所波及还能活下来,他们还在震惊雨宗那发狂式的攻击,不,是拼命!

    因为雨宗在这短短的不到一个时辰内,已经自爆了三件极品灵器!

    极品灵器是什么概念?在场的众多修炼者不会不明白,三件极品灵器,完全可以将一个三流势力武装至二流!就是一些大型势力,一流宗门,也没有如此魄力!

    相比与那些人的震惊,秦鸿心中的震惊更甚,因为就在刚才,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的下品仙甲竟然出现了一些破损,下品仙甲的价值远远高于下品仙剑,甚至可以与中品仙剑相媲美,但是就这样,这件下品仙甲也未能在三次极品灵器的自爆下独善其身,保持完好,而是出现了轻微破损,虽然现在还没有完全损坏,及时修理还来的及,但是下品仙甲是自己对付刘岚这个四劫散仙的主要砝码,势必是不能从身上取下来的,否则刘岚可能会立即灭掉自己,但是如果继续穿在身上,那件下品仙甲还能当下雨宗几次攻击?它完好时仅仅只支撑了三次就出现了破损,现在防御力下降,最多再能承受两次极品灵器的自爆就会爆裂销毁,到了那个时候,不仅是下品仙甲这等宝物报废,自己的生命也将受到极大的威胁。

    秦鸿知道,自己之所以能硬抗下三次极品灵器爆炸而将纳兰云数次逼上绝境差点斩杀所依仗的完全是自己身上的下品仙甲,而现在,自己的优势正在被一点点拉平,甚至会向雨宗倾斜,下品仙甲一旦报废,即使自己拥有下品仙刀,也难以阻挡下纳兰云与刘岚的联手攻击。

    在担心的同时纳兰云心中也开始着急,雨宗完全拼命式的攻击完全出乎了自己的意料,而且还有蛊宗的那位六劫散魔不知为何迟迟不肯现身,只要那位高手出手,秦鸿相信自己的危机会立即解除,“难道被那个小子拖住了?”秦鸿不禁猜测到,不过刚有此想法,秦鸿就又摇头否决了去,那位蛊宗的高手可是六劫散魔,拥有两件仙器的自己在其手里都不能讨到丝毫好处,秦鸿可不相信自己随手都能拍死的一个大乘期的小子能拖住一个六劫散魔,打死都不会信,而且在秦鸿的感知中那个大乘期修仙者很有可能都已经离开了。

    “嗤!”

    秦鸿急忙发动瞬移躲过了纳兰云极品灵器的攻击,紧接着耳边就又响起一道急促的破风声。

    “停!再打我就引爆蛊虫!”秦鸿面对着已经再次瞬移而来的两道残影突然大声喝道,而且几乎在同时,其右手中出现了一颗黑色珠子,而在珠子内部,一只小小的黑色虫子正在不停的蠕动着,不断喷出一些黑色气雾。

    刘岚和纳兰云的脸上同时出现一抹心痛,立即停了下来,拳头握紧又再次无力的摊开,虽然纳兰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他还是希望挽救回纳兰琪琪的性命,毕竟梦纳兰琪琪才十六岁,仅仅十六岁就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也未免太过于凄惨,而且,她还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纳兰云如何让忍心。

    “秦鸿,只要你能交出解药,我愿意将自己交由你处置。”纳兰云强忍着心中的愤怒道。

    “是么,那先交出宗门令,然后再自杀我就将解药给你女儿怎么样?”秦鸿心中舒了一口气道,刚才在拿出控制纳兰琪琪体内蛊虫的母蛊时他还担心纳兰云会不顾一切的攻击自己呢,不过看来自己多虑了,尤其是纳兰云脸上的憔悴,更加让秦鸿放心,只要秦鸿还在乎纳兰琪琪,纳兰琪琪永远都会是自己的一张保命底牌。

    纳兰云不怒反笑,“秦鸿,我会相信你的屁话么?如果你还打算讨要宗门令的话我们也就别谈了,虽然我纳兰云不是什么大善人,但是我也绝对做不出用宗门内数万人的性命来换取自己女儿性命的自私举动,你要杀就杀吧!”说着纳兰云脸上便露出一丝绝然,同时,纳兰云在心底推测秦鸿不敢真的要了纳兰琪琪的性命。

    因为只要自己和刘岚还在,秦鸿只要留着纳兰琪琪一命,便进可攻,退可守,全然无性命之危,但是假如秦鸿引爆蛊虫,秦鸿将要面对自己和刘岚的全力攻击,甚至自爆!只要秦鸿有脑子,就绝对不敢在这般情况下毁去自己的保命底牌来彻底激怒自己,不过纳兰云却还是有些担心,那个蛊宗的六劫散魔高手为何还没有出来?只要他一出现,战局势必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雨宗将彻底落到被动,到了那时,秦鸿的生命安全有了保障,纳兰琪琪的危险便会增加了不少。

    看到纳兰云明明在乎却还要装出一副绝然的样子,秦鸿心底气的直冒烟,很想立即跑过去对着纳兰云的脸狠狠的踩上几脚来泄恨,或者干脆直接撕票,看他还装不装,只是秦鸿还没有失去理智,虽然撕票会很解气,但是一想到纳兰云可能会发狂对自己使用搏命式的自爆,秦鸿还是强行按耐住了心中的冲动,暂时咽下了这口恶气,心想等到蛊宗的那位高手出现后自己再好好折磨纳兰云。

    场面就这般暂时僵持了下来。。。

    而在魁宗,龙梦和那千琅也是大眼瞪小眼的对坐着,相互用神识监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生怕对方率先出手,引领先机,又怕自己突然出手会暴露缺点,给对方露出自己的软肋。

    “你以为这样拖住我对雨宗会有帮助么?秦鸿拥有两件仙器,如果逼急了秦鸿,或许他会直接自爆仙器和雨宗同归于尽,到了那时连你的命都会丢在这里,要不我给你个离开的机会?怎样?”千琅终于是在与聂欢这个大罗金仙比试心境耐力的对决中落入下风,率先出声道。

    “错了,错了。”聂欢淡笑着摇了摇头。

    “呵,你可真自大,就算你是一个六劫散仙,在仙器的自爆下也难以保住性命吧?何况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大乘期修仙者,难道你认为你在仙器的自爆下还能存活?”千琅嘴角微微带着一丝讥讽道。

    “不是。”聂欢又是摇了摇头,仙器自爆的威力毋容置疑,当初自己就是自爆了自己的仙剑炸出空间裂缝方才逃遁到下界的,所以对于仙器自爆的威力,聂欢不曾有过怀疑,“我的意思不是我有能力在仙器的自爆下逃出生天,而是仙器自爆,必然会摧毁数十个星球,不止是我,就恐怕连你也会一同落个魂飞魄散的凄惨下场,有一个六劫散魔陪葬,我自认为不亏。”

    “你好毒。”千琅忍不住脱口道。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况且你们蛊宗本来就是玩毒的,在这一方面,我只是一个晚辈而已。”聂欢谦虚到。

    “不是,我是说你心肠毒,人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是你的话让我总觉得和那些恶毒的诅咒一般。”

    “你能将蛊虫种到一名与你毫无恩怨纠纷的少女身上,已经极大的显示出了你的毒性,我只不过是稍微借鉴一下而已,况且,我还没有傻到在被别人击杀之前就放弃反抗,静静的等待死亡或者建议你快点动手,并提供给你我自己的所有软肋以及一击毙命方式,这样是对你的确是一种善,但是对我来说,是愚!是蠢!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善人,所以即使是死,我也不会让对手好过,坏人做到底,也是一种坚持不懈的体现。”

    千琅嘴角一抽,“那丫头的毒并不是我下的,我只是给了秦鸿一条蛊虫而已,所以此事我不认为和我有什么关系,况且,她并非和我没有恩怨,他父亲可是雨宗的宗主,雨宗当年曾今毁了我蛊宗,我即使将她击杀,我想,也没有丝毫不妥。”

    “是么?但是我只知道你这里有解药,而且纳兰琪琪身体中的蛊虫是你养的,至于是谁下毒的以及下毒过程,已经不重要了不是么?况且时隔蛊宗被灭已经数千载,纳兰云也只不过是数千年前雨宗的一个普通弟子而已,数千年前的雨宗,已经有两成飞升,七成在天劫下魂飞魄散,仅仅只有不到一层停留在这个位面,所以说现在的雨宗并不是当年剿灭蛊宗的那个雨宗,明知他们无辜,却还要背弃心底的推测来灭杀些无辜的雨宗后人来发泄当年的仇恨,你觉得有意思么?”聂欢冷笑道。

    “尽管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是我想,雨宗我还是会铲除的,要怪只能怪他们入错了宗门。”

    “别说了!”千琅的脸色涨的通红,对着聂欢怒吼道。

    “不敢听,是不敢找自己真正的仇人吧?只会用些无辜的生命来捍卫你心中那可悲的尊严?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想过找自己真正的仇人,只想用一些毫无挑战性的生命来让人称赞蛊宗的神圣不可侵犯,尊严是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给予的,你这样明显的欺软怕硬,只会让你的仇人看尽笑话,你不觉得这样的自己很无用么?”聂欢嗤笑道。

    “你在故意激怒我?”千琅冷笑道。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