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67 兄妹喜相逢

567 兄妹喜相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风摇曳着树梢上的枝叶,风不败一袭白袍策马狂奔,身后跟着一群禁军的骑兵,手中阔刀泛着淡淡的斗气光泽,虽然战马行进速度很快,但马蹄声却并不是十分剧烈,论骑术,风不败已经能够做到人马合一,堪称是帝都一绝。

    密林中,一棵至少上千年的大树亭亭如盖,树下,帝国长公主秦云牵着骏马的缰绳,撅着小嘴踢打着地上的碎石,一旁的几个侍卫也脸色不太好,追丢了那头伞龙,公主殿下的脾气正大着呢,谁也不敢去招惹她。

    风不败翻身下马,单膝落地,恭敬道:“殿下,末将回来了。”

    秦云笑问:“风统领,你抓到伞龙没有?”

    “抓到了。”

    风不败一点头,说:“可惜伞龙受伤太重,当末将找到它的时候它已经失去了,野兽之灵也已经散去,没有办法,末将只能攫取了它的灵石拿回来呈现殿下,希望这块灵石对殿下的修炼能有用处。”

    秦云看着风继行捧在手里的灵石,秀眸又在他身上扫了扫,笑道:“好吧,风统领辛苦,那这块灵石我就收下啦,谢谢你。”

    风不败微微一笑:“能让殿下满意就是末将最大的荣幸,天色不早了,殿下我们早些回去吧,陛下一定已经等急了,今天天黑之前我们还得赶回兰雁城呢!”

    “嗯,好!”

    ……

    这片大陆被世人称为“碎鼎界”,意为天下鼎碎,但由于秦第一位圣君秦屹历经数百年的征服欲治理,终于建成了秦帝国这个空前绝后的庞大帝国联盟。

    碎鼎界的版图分为南北两块,中间一条山脉长廊将大陆分成了南北,被称之为“秦岭”,秦岭以南是一片丰沃的岭南水土,土地丰饶、物产众多,十分的富庶,而岭北则天气偏冷一些,四处都是绵延的山脉,而在山脉之间则耸立着一座座富饶的城池。

    岭北最为广袤、平坦的土地就是寻龙林,而寻龙林绵延千里,簇拥着一座象征着皇权的城池——兰雁城!

    兰雁城的富饶与繁华位列帝国七大名城之首,城池墙高高达五十余米,均由青色的巨石建筑而成,十分坚固,可谓是水火不侵,而城内商业繁荣、物产丰富,是帝国经济、政治的中心,其中,被天下习武者共尊的圣殿以及被炼药界所有人神往的灵药司总部都设在了兰雁城,足可见这座城池对整个帝国的举足轻重。

    马蹄声十分细碎,在黄昏之前聂欢和孟瑶终于抵达了兰雁城,聂欢的下巴上已经密布着细碎的胡须,而孟瑶则剪了短发,与城门通缉告示上的人像一点都不一样,何况随行的还有禁军的将领,这将领名叫“罗敌”,是风不败的亲信。

    罗敌一身深蓝色帝**人的装束,领口的军衔上镶嵌着一枚金色的紫茵花,另外则还有一颗星,这是标准的帝国千夫长的军衔徽记。

    “将军!”

    城门值守的军官冲着罗敌恭敬行礼,随后看着聂欢和孟瑶,说:“这二位看起来并不是禁军的士兵,将军,他们是?”

    罗敌语气平淡,不怒而威道:“这二位是风统领的朋友,刚刚从七海城来帝都做客,也需要检查吗?”

    “啊,不需要,不需要,既然是风统领的贵客,那就不必了。”

    这值守的军官只是个小小的百夫长,自然不敢和千夫长叫板了。

    情况的顺利让聂欢有些意外,他们轻轻松松的居然就混进了兰雁城中,城池大道上两侧均是一间间的店铺,鼻间飘来肉包子的味道,十分诱人,聂欢的肚子也“咕咕”的叫了声,孟瑶不禁在旁扑哧一笑:“饿了?”

    “嗯。”他尴尬的点点头:“这包子的味道真香啊!”

    孟瑶轻笑:“不着急,等我们到了白云客栈再说吧。”

    一旁的罗敌也笑着说:“要说包子,整个兰雁城最好的包子就是白云客栈的茵花牛肉包子,一会你们两个就能品尝到,大约晚一些的事情统领大人会来看望你们,我先安顿你们住下。”

    “嗯好,谢谢罗敌大人。”

    “不必客气,你们是统领大人的朋友,也就是我罗敌的朋友,应该的。”

    ……

    很快的,到了白云客栈,这是个三层楼的客栈,看起来不是非常的奢华,但应该也算是不错了,至少客栈内隐约传来的肉香味就已经足够吸引聂欢了。

    罗敌安排了两间客房,就靠在一起,随后就掏出了一枚金茵币,请两个人吃个痛快。

    不久之后,两笼包子上来了,一旁还放着一些酱醋之类的调料。

    笼屉打开的时候,扑鼻而来的香味险些秒杀了聂欢,拿起一个白白的包子,掰开的时候就能看到淡紫色的花瓣,散发出特有的芬芳,然后就是鲜美的牛肉,难得的是肉味与花味丝毫没有冲突,反而相辅相成,十分独到。

    罗敌在旁笑道:“紫色的花瓣是紫茵花,帝国之花,这种花可以入药,也可以入菜,有消炎解乏的功效,这里的牛肉用的都是上好的厌牛肉,肉质鲜美松嫩,尝尝吧!”

    聂欢毫不犹豫的咬了一口,顿时感觉整个人都飘飘欲仙了,只是一口就让他爱上了这种包子,于是毫不客气的迅速横扫一笼包子,倒是孟瑶吃得非常矜持,她可不像是聂欢一样,事实上聂欢的体能消耗确实也比孟瑶要大得多。

    ……

    吃饱喝足后,罗敌陪伴在旁,等待风不败的到来。

    可一直到天黑也不见风继行,一直到晚上戌时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这时一人风风火火而来,一身青衣,是一个极为俊俏的青年,一个纵身之后轻逸的上了二楼,神色十分匆忙,四处张望,急切道:“阿瑶……阿瑶……”

    孟瑶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顿时浑身一颤,转过身去,四目相对,顿时泪水夺眶而出:“哥……”

    来人正是楚瑶的亲哥哥,孟怀渑!

    当孟瑶扑入楚怀渑怀中的时候,泪如雨下,拳头不断的落在哥哥的肩膀上,她如今的修为也不低了,愤怒之下的拳劲极强,但孟怀渑居然没有运功抵御,任由妹妹捶打自己。

    “你为什么不回银杉城……”

    孟瑶打累了,泪水肆意流淌,看着哥哥说:“你知不知道爷爷被坏人害死了,你居然还躲在这里……你算什么哥哥……”

    孟怀渑眼睛通红,但没有哭,只是紧握着拳头,一手扶着楚瑶,说:“阿瑶,哥错了……我一直在帝都醉心于修炼,没有想到银杉城发生了那么多事,更没有想到爷爷会遭人暗害……我对不起你们,阿瑶,你别哭,别哭了,以后哥哥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孟瑶反而哭得更凶了。

    过了好久,终于孟瑶擦了擦眼泪,转身拉着聂欢的手,说:“哥,给你介绍一下阿欢,爷爷收的炼药学徒,但是天赋很强,若是没有阿欢,我恐怕也没有办法活着再见到你。”

    孟怀渑看着林沐雨,目光中带着感激,也带着质疑,说:“阿欢,一路上到兰雁城,辛苦你了……不过,传说中七武圣的月华、关锁等人真的是你杀死的?你看起来……”

    聂欢知道他想说什么,就说:“我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强,对吧?”

    “对……”孟怀渑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似乎也知道自己这样质疑失礼了。

    聂欢倒是不在意,说:“一路上,我用暗器,用毒,能用的办法都用了,所以才能活着来到这里,这样说,应该很明白了吧?”

    孟怀渑点头,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兄弟,真的难为你了。”

    “没什么。”聂欢想到自己在七星森林里被一箭射透胸口,一次次的险死还生,忍不住的暗暗心悸,现在想来,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这时,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异常的沉稳,一袭白袍而来,风不败终于来了!

    孟怀渑抱拳一笑:“风兄,多谢你,大恩不言谢!”

    “哦,相认啦?”

    风不败嘴角带着戏谑的笑容:“孟兄,你这家伙当真是没心没肺,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妹妹你居然放心让她一个人远在银杉城,要是我,哼,早就把她接到帝都居住了。这次我帮你那么大忙,别的不说,你好歹要请我去听雨楼吃顿酒。”

    孟怀渑不禁脸色有些不好看:“听雨楼喝顿酒至少要二十个金茵币,太奢侈了,我们就在白云客栈就好了……”

    “你可真小气。”

    “我每个月只有10个金茵币的俸禄,哪里能比得了你这个禁军统领、正二级镇国将军啊!”

    “哈,说这些做什么!楼下,我们喝个痛快!”

    “好!”

    ……

    孟怀渑做东,就在楼下摆了一桌酒,风不败、聂欢、孟瑶和罗敌几个人围成一桌,孟瑶的心情也终于好了一些,肯再吃东西了,聂欢这些天在寻龙林、七星森林里风餐露宿就没有好好吃过,自然是再次大快朵颐了。

    酒过三巡,孟怀渑看向了聂欢,聂欢顿时心叫不妙,该来的还是来了。

    “阿欢,听说你的修为不错,喝完酒之后我们切磋一下,怎么样?”

    “好。”

    聂欢把心一横,孟怀渑能够跻身于200名御林卫,成为帝君近身侍卫肯定不是弱者,趁着这个机会切磋讨教一下也好。

    ……

    孟怀渑是个武痴,遇到聂欢这样的好对手自然是不会放过的,这也是他能和风不败成为好友的最大原因。

    星夜,白云客栈的后院十分空旷,风继行握着战刀,兴致盎然的守在一旁,罗敌则嘴角扬起笑意,说:“又能看看御林卫孟怀渑的华美绝学了!”

    “华美?”聂欢微微一愣,武学就武学吧,哪儿有什么华美之说?

    不过看到风不败认真的样子,他也知道,孟瑶的这个哥哥肯定很强!

    反倒是孟瑶一脸的担忧,说:“哥,阿欢在几天前还受了重伤,你可要手下有分寸啊,再说了,阿欢只是50级战圣,你却已经踏入天境了。”

    孟怀渑微微一笑:“放心吧阿瑶,我不用斗气就好。”

    “嗯……”

    ……

    星光洒落在聂欢新换上的白色衣衫上,映得他清澈的眸子里目光灼灼,七星森林中的流亡似乎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改变,变得更加的从容与平静,加上原本就极为英俊的样貌,或许在怀春少女的心目中,他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少年英雄了。

    反观孟怀渑,他也是一个极为俊逸的青年,身上一袭青衫,脖颈间围着御林卫特有的白色围巾饰物,缓缓地一抱拳,笑道:“孟怀渑,天境第一重68级天尊,请阿欢赐教!”

    聂欢心底一沉,好家伙,68级,比风继行更强,这切磋似乎有些多余了啊!

    不过他还是一拱手,说:“聂欢,50级战圣,孟大哥出手轻点……”

    孟怀渑不禁失笑:“那阿欢小心咯!”

    说着,他单手缓缓一张,真气在手指间流动,骤然间突破了指尖,“嗡”一声形成了一道真气冲击,而且聚而不散,缓缓流转,宛若星辰般美丽!

    难怪罗敌会说孟怀渑的绝学十分华美!

    “摘星指,以真气化为指劲发动攻击,我来了!”

    孟怀渑纵身一跃而来,手指、中指并拢,强悍的一击指劲顺风而来。

    聂欢则在凝聚龙鳞壁的瞬间运起坠星步的蝶步,一次极为精妙的闪烁避开了摘星指的攻击,在孟怀渑再次出手之前就是重重一拳轰向了他的腰间。

    摘星指是一种将真气逼出指尖的攻击方式,这需要一点时间,而聂欢赌就赌孟怀渑远程杀伤力超强,近身格斗则是弱点。

    然而他想得太完美了,孟怀渑一屈身就躲过了这一拳,反手同样一拳轰向了玄龟甲!

    “蓬!”

    气流激荡,玄龟甲颤抖,聂欢则感觉到气血有些翻涌,果然,孟怀渑在留力,这一拳最多只用上不到五成的力量。

    “好强的防御力!”

    孟怀渑不禁啧啧称奇,嘿嘿一笑之间猛然双手一起扬起,顿时破风声一阵阵传来,摘星指的指劲连续三次落在玄龟甲上,第一层的玄龟甲迅速崩碎,那指劲犹如星辰一般的坠落在玄龟甲上,劲道强横至极,聂欢哪儿能抵挡得住。

    只能靠龙鳞壁了。

    聂欢猛然一踏地面,顿时一束束葫芦藤破土而出,绑缚向对手的双足。

    孟怀渑不慌不忙,紫貂武魂破体而出,一声尖啸,居然是音波攻击,直接将葫芦藤撕成了粉碎,但就在撕碎葫芦藤的瞬间,一道强猛气劲隔空而来,是魔音拳!

    “蓬!”

    孟怀渑措不及防,抽身急退数步,脸色有些变化,胸前一阵沉闷的感觉,指尖扬起,一枚星辰真气迅速凝聚,这次用了七成力,笑道:“阿欢,小心啦!”

    “嗤!”

    这一击摘星指实在是厉害,居然直接射透了龙鳞壁,幸好落在聂欢胸前的时候劲道也几乎完全化解了,但对聂欢却无比的震撼,原以为自己的龙鳞壁已经是超强的防御了,但是在孟怀渑的摘星指下却像是一页纸般的脆弱。

    轻轻一抬手,一道道雷光窜动在手掌之上,聂欢化掌为刀,星步骤然飞掠而过,猛烈的一次雷击斩以徒手轰了出去!

    “蓬!”

    气旋飞散,孟怀渑胸前的一枚气铠直接就被轰碎了,他连退数步,手指上的指劲愈发的浓烈,但是几秒钟后,他挥了挥手,散去指劲,笑道:“今天到此为止啦,阿欢的修为果然让人吃惊,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实力,难怪足够让银杉城的那些佣兵们焦头烂额呢!”

    聂欢大口的喘着气,他其实很清楚,孟怀渑再出手自己肯定挡不住!

    风不败也在旁笑道:“果然很精彩,不过孟兄你没有领教阿欢用剑时的锋芒,实在是有些可惜啊,哈哈哈……”

    孟怀渑轻笑:“以后还会有切磋的机会。”

    说着,他看向风不败,道:“风兄,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我知道了。”

    风不败何等聪明,一摆手说:“我在帝都还有些人脉,阿瑶想去灵药司修炼医典肯定没有问题,阿欢要不要跟阿瑶一起去灵药司?”

    “不。”

    聂欢摇摇头,说:“风大哥,如果方便的话,请你帮我写封介绍信,我想进圣殿去修炼武学。”

    “哦?你想进圣殿?”

    “是的。”

    “也不是不可以。”风不败沉吟一声,说:“只不过圣殿是一个靠力量说话的地方,里面的天境强者不在少数,我担心你进入圣殿之后会遭人欺负。”

    “没事,我可以变强,欺负回来!”

    “好!”

    风不败当场写了两封介绍信,一封是安排聂欢进圣殿,另一封则是安排楚瑶进灵药司,刚好两个人初来兰雁城,连住处都没有,能进圣殿和灵药司也算是有个安身之所了,只不过为了不引人注意,聂欢用了一个别名“聂尧”,风不败不知道,这才是他的真名。

    ……

    深夜,马蹄声掠过帝都通天街的夜空,战马之上,一位身穿白色战袍的男子紧握缰绳,神色冷峻,直奔黑暗中的一座巨大建筑,灯笼火光映照下,这建筑的石尊上雕刻着巨大的三个大字——火雀司。

    这年轻将领翻身下马,对着两名守卫淡淡道:“御林卫孟怀渑求见张股大人!”

    正在聊着帝都酒馆里侍女那啥多么松软的守卫被扫了兴,眉头一扬:“不知大人所来何事?”

    孟怀渑的脸上带着近乎于扭曲的仇恨,声音十分冰冷:“银杉城华峰杀害了我爷爷孟风,我要两位火雀司的司案官随我一起去一趟银杉城,查出爷爷被杀的真相!”

    “是,请稍后一下。”

    再不久,黎明尚未到来之时,孟怀渑已经带着两个身披红袍的火雀司成员出了帝都,直奔银杉城而去。

    ……

    次日清晨,早早的洗漱完毕,聂欢看看自己的存储,路上由于战斗与逃亡里遗失了不少金茵币,所有只有51枚金茵币,孟瑶炼药花钱比较多,给了她40枚,剩下的11枚自己留下,毕竟自己吃穿用花销也比较小。

    灵药司和圣殿就隔着一条街,孟瑶挽着他的手,笑道:“阿欢,你要经常来看我哦,我有空的话,也会去圣堂里看你的。”

    “嗯,我会的。”

    聂欢点点头,握着介绍信,牵马走向了远方的一座巍峨而庄严的建筑,战争圣殿,号称帝国强者的摇篮,在踏入圣殿的那一刻起,聂欢就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也是一条强者之路,没有足够的力量,只能仰人鼻息、处处受制于人,掌握力量,才能掌握人生。

    ……

    圣殿前方,两名身穿甲胄的士兵在镇守着,事实上圣殿背后就是帝国,培养出的人才也会进入帝**队为国效力,所以这里由军人看守也就不意外了。

    “少年,你有什么事?”一名士兵问道。

    聂欢递上介绍信,说:“这是禁军统领风不败的介绍信,我想进入圣殿修炼。”

    “哦,风统领的介绍信?”士兵接过书信展开一看,便笑道:“既然是风统领的朋友,那就进来吧,我带你去见执事大人。”

    “好!”

    沉重的圣殿大门开启了一个小门,光线从外面投进去,像是一把尖刀刺入黑暗中一样,圣殿的光线来自于走廊两侧的火把,聂欢抬头看去,却发现走廊两侧一共立了十二座巨型铜像,栩栩如生,应该是帝国的十二位英雄吧,至少到底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穿过长长的走廊,终于前面一亮,训练场到了,但训练场上的人并不多,只有不到20人在默默修炼着,有的在舞剑,有的却在静坐冥想,一道道气流萦绕在身边,想来都是些强者。

    再往前,一座圆顶圣堂到了,这里就是圣殿的真正中心了。

    “咚咚……”

    士兵敲敲门,道:“各位执事,禁军统领风不败大人介绍一个少年来圣殿修炼。”

    “让他进来吧。”

    “是!”

    大门缓缓开启,聂欢踏步而入,把战马交给那士兵牵去马棚了,这匹马还是月华留下来的,脚力和耐力都不错,所以他也不舍得丢弃。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