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70 上古神兵

570 上古神兵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聂欢沉默了一会,他可从来没有想到方针会有这样的背景,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无意中招来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对手。

    霍秀拍拍他的肩膀:“小心应付吧兄弟,一着不慎可能就会送了小命!”

    说着,他又嘿嘿一笑,道:“不过,我看曹宏大人对你似乎非常赏识,这或许是你的机会,多跟曹宏大人讨教讨教,这对你来说有莫大的好处。”

    “嗯,多谢!”

    ……

    转眼一个上午过去,虽然说霍秀出手很有分寸,但聂欢依旧差不多算是遍体鳞伤了,当然,他的魔音拳近战技巧越来越强,也让霍秀的脸上多出几个淤青的印子,下午则是充当了一个银星教官的陪练,等到晚上的时候已经感觉浑身的每一寸肌肤都仿佛要崩碎了一般。

    晚饭后,坐在房间里,用毛巾擦拭身上的淤青与伤口,咬牙忍住疼痛,浑身颤抖,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独自舔舐伤口一般。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那门无风自开,一袭白袍的曹宏就站在门外。

    “大执事,您来啦?”聂欢似乎也意料到他会来,没有太多的意外。

    曹宏一脸慈祥,脸上的褶子在月光下竟显得有些可爱,笑着说:“你是聂欢吧?”

    “我……”他大惊,瞬间如坠冰窟。

    “放心吧,如果你真是屈楚的学生聂欢,那么就好办了。”曹宏面带微笑:“孩子,你相信我曹宏吗?”

    “嗯,相信。”

    “那就好,跟我来吧,屈楚这老小子太懒惰了,教个学生只教了一半,哎,这么多年他似乎一直都本性如此啊……”

    曹宏一捋白袍,转身就走。

    聂欢急忙穿好上衣,提着燎原剑就跟着出来了。

    ……

    星光落在圣殿的庭院之中,在石铺小道上映出斑驳的树影,聂欢一路急行,逼得聂欢不得不发动坠星步才能跟上,身形如鬼魅般的疾行中,曹宏意海感知到聂欢依旧紧跟着,不禁又是一阵欣慰,这小子确实是个人才。

    几分钟后,在圣殿后院的一处古宅中停下。

    曹宏缓缓指着前方的一个池子,说:“以后每天来这里修炼。”

    “哦,这是?”

    聂欢走上前,伸手一捞池子里的“池水”却发现这哪儿是什么池水,分明一堆碎石!

    “大执事,这些碎石有什么用?”

    “不要再叫我大执事了,叫我曹宏爷爷吧!”曹宏慈眉善目的一笑,说:“我跟屈楚年龄相当,承你这句爷爷也不为过吧?”

    “不为过,曹宏爷爷。”

    “哈哈……”这句爷爷倒是叫得曹宏心里十分舒泰,捻须道:“这些石头都是采自深山里的奇石,常言道,天地灵气,阳光雨露,经历数万年,无论是阳光或是露水都沉浸在这些不起眼的石头里,世人都以为人参、龙筋等是宝贝,其实对于修炼者来说,这些石头更加的珍贵。”

    聂欢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曹宏继续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今天会多次受伤吗?”

    “为什么?”这倒是问到聂欢心里去了。

    “因为皮不够厚。”曹宏神秘兮兮的一笑。

    聂欢一头雾水:“曹宏爷爷你是说我要像是熊类一样在树皮上每天蹭,弄上一身的树脂然后自行凝结成一层保护皮层?”

    “哈哈……”曹宏大笑:“虽然理解得有些偏差,但意思上差不多,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每天用这些碎石摩擦自己的皮肤,你的皮肤自然会缓慢吸收石头里的灵气,许多铜皮铁骨的强者就是靠这么简单的方法修炼而成的。”

    “原来如此……”聂欢有些无语。

    曹宏捋着胡须,继续道:“这个过程在修炼界叫做‘炼皮’,你虽然过了人境,但基础没有打好,跟那些凡夫俗子一样匆匆炼皮,现在重新再来一次也不为过。”

    “嗯,多谢爷爷!”

    “好啦,我回去睡觉了,你好好修炼。”

    “是!”

    ……

    曹宏悄然而去,只留下聂欢一个人对着一座石山与一堆碎石。

    纵身而入,跳进了石堆里,手臂迅速就被尖利的石头划伤了,血流不止,他不禁有些狐疑,这样的修炼方式真的有用吗?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灵台一亮,意海中飞出了一个美女精灵,正是精灵女官璐璐。

    “哥哥!”

    璐璐拍打着翅膀,兴奋的围着林沐雨飞了一圈,笑道:“刚才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啦,其实哥哥没有必要用这么‘笨拙’的办法,难道哥哥忘了你是个炼器宗师了吗?炼器宝鼎是可以炼化这是奇石中的灵气,然后为你重新炼皮的啊!”

    “哦?”

    聂欢恍然大悟,简直是坐在宝山里却不知身在宝山中啊,自己怎么会忘掉炼器宝鼎了,想来是一直以来炼器宝鼎的对象都是旁物,却从来没有想到过用炼器宝鼎来修炼自己的身躯!

    想到便做,这里应该也不会有旁人过来。

    “哗!”

    光芒闪烁中,祭出了炼器宝鼎,宝鼎呈现一团半径大约2米的光晕笼罩住自己,聂欢只要催发真气,真气就会马上衍生出烈焰来炼化宝鼎中的事物,看了看周围,聂欢肉眼凡胎,无语道:“可是哪些石头里蕴含的灵气比较多呢,是池子里的那些碎石头吗?”

    璐璐却眯着一双美目看着周围,笑道:“哼,圣殿里的那些笨蛋老头儿哪儿知道哪些石头灵气多,他们都只是揣摩而已,其实哥哥,你看那座假山,上面最大的一块火红色的石头才是灵气最多的一个,他们却用来点缀,用你的利剑切下一块来,先试试吧?”

    “嗯。”

    聂欢纵身一跃落在假山之上,手起剑落,一块脸盆大小的石头就落在了手中,他捧着石头缓缓落地踏入炼器宝鼎之中,一松手,石头便缓缓的自行浮动在面前,真气缓缓吐出,炼器宝鼎的四壁立刻延伸出一道道火舌包围住这块石头。

    他闭上双眼,意识开始进入石头之中,剖析石层的成分,果然就如曹宏所言,石头日积月累,每一层的空隙处都蕴含着极为丰富的灵力,这些神秘的灵气已经沉睡了数万年,而此时炼器宝鼎中的烈焰正在缓缓的瓦解石层的外围,不能迅速打碎石头,否则那些细小的灵气会随着石头渣一起流失掉。

    这是个漫长的过程,足足过了近一个小时,这块石头终于开始解析了,肉眼可见的,最外层的石头片片剥落,露出了里面的灵力层,月光下这一层泛着皎洁的光辉,十分迷人,聂欢则是满头汗水,璐璐在旁拍手笑道:“哥哥好棒,看到灵力层了,继续加油!”

    只见灵力元素星星点点的从石头缝里飞起,然后在炼器宝鼎里肆意的飞动着,这些灵力就像是无意识的精灵一般,有的平静,有的狂躁,只不过无论它们怎么飞也飞不出炼器宝鼎的范围,近两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把这些灵力全部从石头里释放出来,炼器宝鼎内除去地上的一堆粉碎石头之外,就还剩下无数的荧光在飞动着。

    “开始了!”

    聂欢舒展手臂,将心境平静下来,完全舒展自己的身躯,随后真气外吐,催发炼器宝鼎引导这些灵力来炼化自己的皮肤。

    一瞬间,皮肤表层那种强烈的被灼烧感差点让他晕厥过去,甚至让他怀疑,炼化自己的皮肤这种离谱的事情真的可行吗?

    “加油,哥哥……”璐璐睁着水汪汪的的大眼睛为他打气。

    璐璐与自己同为一体,她绝不会害他,聂欢深知这一点,所以坚持下去,很快的,那惊人的痛楚之后,一粒粒星状的灵力开始沁入皮肤之中,缓缓重生着被烧伤的皮肤层,与之融为一体。

    很快的,一寸寸新生的皮肤出现了!

    这就是炼皮吗?

    聂欢目瞪口呆,这简直就是对身体与灵魂的一次摧残的过程啊,先毁掉皮肤,然后再融合灵力重塑皮肤,这种修炼方式简直太没人性了啊!

    ……

    然而,近一个多小时之后,完全炼化掉了这块石头,身上的肌肤焕然如新生一般,并且就连白天的那些伤口都已经被完全修复了!

    轻轻一握拳,拳头周围氤氲着淡淡的敦厚力量,不用去试验也能感受到这层皮肤已经算是脱胎换骨了,能够提供的防御力绝不是之前能够相提并论的。

    猛然一拳挥出,“砰”的击碎了一块青石,拳头与手腕传来一阵阵的脉动感觉,但并没有太多的疼痛,也就是说,肌肤的感受依旧存在,但是皮肤更加坚韧,甚至轰击石头的时候都没有太多的感觉了。

    再试一次,不再使用真气来攻击。

    “蓬!”

    青岩缓缓颤抖了一下,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拳窝,而拳头上也传来了一些痛觉,总体说来现在的肌肤确实不同以往了。

    兴奋不已,挥剑又切下了一块红岩,继续修炼。

    ……

    星光下,远处的亭台顶上立着两个老者,其中一个正是曹宏。

    “这小子选了赤精石来修炼了。”曹宏说道。

    另一个老者是十二执事之一的老好人羊角,捋着胡须笑道:“赤精石被世人称为最坚硬的石头之一,想吸纳赤精石里的灵力太难了。”

    “不过他似乎做到了,那一团光芒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知道,这小子越来越有意思了。”羊角微微笑道。

    “嘿,是啊,屈楚老鬼看上的人才,必然不凡啊……对了,方针那边的事情该怎么处理,假如神侯出面要求惩处聂欢的话,我们恐怕说话也不济事了。”曹宏忧心忡忡道。

    羊角摇头:“老哥你就不用担心这个了,方针是一个目中无人的狂徒,他一定想亲手杀掉聂欢,我们只要让聂欢变得无法被杀死,自然能保住他这根好苗子。”

    “嗯!”

    接下来的两天里,除去工作陪练的时间,聂欢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假山边,而他的修炼成果也非常显著,那一块至少数米高的赤精石居然被他全部炼化成了一堆石粉,而其中蕴含的灵力则也全部吸纳干了,效果明显,现在的他差不多也可以称为是铜皮了。

    不需要别的证明,霍秀,雷章等教官就已经啧啧称奇于聂欢的变化了,身为一个陪练师,几天下来居然身上没有伤,这在圣殿里绝对是史无前例的。

    而这几天里聂欢也没有去看望孟瑶,因为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那甑方盯上的是自己,所以也没有必要把麻烦带给孟瑶,反倒是孟瑶有哥哥孟怀渑的庇护,毕竟孟怀渑是皇宫大内的200名御林卫之一,身份特殊,别人也未必敢得罪孟瑶。

    ……

    这一天傍晚,晚饭后聂欢拿了假条出了圣殿,是采购生活用品的日子了,而且秦毕也跟在身边,对于聂欢的修为秦毕甚为佩服,一副“愿为小弟”的姿态,但聂欢没有打算收小弟,所以也就以朋友相待。

    夜晚的帝都街道上也颇为热闹,聂欢将燎原剑负于身后,轻快的踏着石板路,秦毕紧随其后,跑得额头上满是汗水,笑道:“聂尧,别跑得那么快,你告诉我你到底想找什么?”

    “兵器店,帝都最好的兵器店是哪一家,子陵带我去吧?”

    “哦?”秦毕沉吟一声,说:“销量最好的是城北的一家,但精良武器最多的却是城南的万胜兵器店,据说那里连灵器级别的武器都有出售呢!”

    “好,我们这就过去吧!”

    “嗯!”

    一路小跑,近半小时之后来到了城南,远远地就看到了万胜兵器店的招牌,与远处的一间妓院的招牌相映成趣。

    步入店铺之后,那伙计看到两个少年进来也不以为意,倒是聂欢问了一句话吸引起他的注意:“请问,这里最好的武器摆在哪里?”

    伙计愕然,细看了一眼聂欢,没觉得他多有钱,扬眉道:“最好的兵刃,你小子买得起吗?”

    聂欢笑笑:“啊不好意思,我其实是想来卖兵刃的,你看看这个。”

    他取出了燎原剑递过去,伙计“铿”一声将长剑拔出了半截,忍不住脸上透着喜色,道:“灵器三品,好东西,少侠你怎么会有这个的?”

    聂欢扬眉一笑:“这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说说吧,你这里有比这把剑更好的吗?”

    “瞧您说的,自然是有,跟我来吧!”

    伙计带着他们两个绕过了一个走廊,恭敬道:“掌柜的,有位少侠想来看看我们万胜兵器店的镇店之宝!”

    厅门打开,只见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出现在厅内,目光中透着精光,看到聂欢身背的燎原剑之后眼中掠过一丝异样,他是行家,自然能看出那把剑不是凡品,便笑盈盈道:“少侠,请进吧!”

    聂欢迈步走了进去,才发现前厅的那些聆郎满目的兵器其实都是一些最多精良的凡品,而这个房间里摆设的兵刃却一个个看起来都如此的不凡,甚至有的兵刃接近之后就能感受到其中的锋芒,令人不寒而栗!

    当他在一口大刀前站定的时候,这掌柜的老者笑道:“青狮刀,一阶玄品,曾经武圣刘碧影所用过的兵刃,本店的珍藏,售价40万金茵币,但是无人能购买。”

    聂欢咋舌,太特么贵了,自己一个月薪水才100金茵币,一年1200枚,掐指一算自己要在圣殿里不吃不喝的挨揍333年才能买得起这把刀,而且自己已经在帝都算是薪酬很高的“高富帅”了,换成秦毕这种月薪5金茵币的穷**丝,要挨揍上万年才能买得起!

    很快的又走到了一张火红色的长弓前方,自己有宝雕弓,但是无论怎么看都不如这一把,因为这一把弓的弓弦上泛着晶莹的亮光,恍若月光,一看就知道是宝贝!

    掌柜的又笑着说道:“玉雪碧月弓,五阶圣品,传说中三千多年前踏入神境的女神慕容炀的兵刃,飞升之后,她就把这把弓留下来,最后辗转流传落在了老夫的手里,售价80万金茵币。”

    聂欢再一次默默无语,这弓确实是好弓,但绝对是自己买不起的。

    “掌柜的,帝都的铁匠难道都打不出灵品和玄品的武器吗?为什么这些兵器会昂贵到这么离谱的地步啊?”他问出了心中所疑。

    掌柜的哈哈大笑:“少侠,名匠们大部分不修炼,他们的寿命也就只有百年而已,而铸兵名匠是世间罕见的人,几万年才能出几个,许多人穷极一生也就只能铸造出一两件代表作品,所以灵品和玄品的武器自然是少之又少了。”

    说着,他忌讳莫深的一笑,说:“少侠,你知道帝都的人们都怎么称呼我吗?”

    “嗯,怎么称呼?”

    “剑老。”

    “为什么?”秦毕忍不住问道。

    “因为老朽一生醉心于剑术啊!”剑老哈哈一笑,忽然猛然一抬手,聂欢背后的燎原剑骤然出鞘,在无形之力驾驭下凌空翻转,尖啸声连连,聂欢一抬头,脸上透着一丝骇然,不等他有什么反应,剑老手掌一按,燎原剑自行归鞘,根本就没有给聂欢太多反应的机会。

    “前辈……果然剑术超群,举世无双!”聂欢心里满是敬意。

    剑老得意捋着胡须笑道:“举世无双谈不上,但是我收藏的一件宝物却确实算是举世无双,少侠想看看吗?”

    “嗯!”

    剑老走到了一片墙壁旁边,轻轻一按机关,墙壁颤抖,自行伸出一截抽屉状的容器,剑老从里面捧出一个黑色长形匣子放在桌案上,笑道:“请看吧!”

    聂欢走上前,打开匣子,却发现是一柄十分古朴的长剑,捧起来,拔出一截剑刃,顿觉一股无形气浪在周围波荡开来,剑光清冽,剑刃造型也十分具有古典美,剑身透明璀璨,仿佛一层层星光密布其中,十分瑰奇,最重要的是剑刃之上重重叠叠的“复式”锋刃,肉眼几乎难以捕捉的设计,这更让聂欢为之震撼,他的炼器术就包括铸兵术,这把剑绝对是世所罕见的JP啊!

    “这算是什么品格,前辈,真是绝世好剑!”他由衷赞叹道。

    剑老很满意他的表现,笑道:“这把剑名为‘星辰’,三阶圣品,锋利程度远胜于青狮刀和玉雪碧月弓,是真正的镇店之宝,甚至老朽可以肯定,整个帝都甚至整个帝国都没有一把能够与星辰相媲美的剑刃,少侠你认为呢?”

    聂欢爱不释手的握着星辰,道:“确实举世无双……这把剑多少钱?”

    “无价之宝……”剑老摇摇头,感叹的笑道:“事实上也没有人买得起这把价值连城的神兵利器,甚至老朽也不愿意出售,等我终老将死的那一天,就用这把剑陪葬吧,但愿别被哪个丧尽天良的盗墓贼给偷了便是……”

    聂欢不禁开玩笑说道:“那等前辈下葬时记得告诉我具体墓址……”

    剑老也笑了,不以为意,因为这正是对这把剑最好的肯定。

    “少侠,您还要买剑或是卖剑吗?”剑老又问道。

    聂欢摇摇头:“不了,万胜兵器店一行算是让我开了眼界,多谢剑老让我们看到这样的宝贝,谢谢啦……”

    “哈哈,不客气,好走不送!”

    ……

    其实剑老是一个酷爱剑的人,从名字都能得知,有人欣赏他的珍藏这倒是他最大的享受了。

    聂欢则在心底想着炼器术里的铸兵术在这个世界最大能达到什么样的成就,自己能铸造出与星辰媲美的神兵吗?有点困难,但不努力之后又怎么会得知吗?

    路过走廊,一群士兵就在后院里训练,兵器店那么多宝贝,似乎没有足够的武力来保护也不太现实,虽然晚上城中到处都有禁军在巡防。

    ……

    回去的路上,秦毕一直很诧异聂欢这次来兵器店到底是为了什么,聂欢也没有多说什么,关于自己炼器术的一切,能保密还是保密比较好,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假如别人知道自己有那么厉害的炼器宝鼎,说不定都会想除之后快呢!

    正走着,忽然前方街道上传来剧烈的马蹄声,数百铁骑横冲直闯而来!

    “小心!”

    聂欢身手敏捷,带着秦毕躲开了骑兵的冲撞,秦毕被吓得脸色惨白:“这是怎么了,火急火燎的,谁家的军队?”

    循着铁骑的方向看过去,后面还有源源不绝的骑兵,来自于一个门第很高的府邸,门第上写着大大的四个金色大字——七海唐门!

    秦毕一愣:“啊……是七海城沧澜公的军队,这是怎么了?”

    聂欢却心脏一颤,说:“沧澜公……是不是唐小西的爷爷?”

    “是啊,这你也知道?”

    “嗯。”

    聂欢不再说那么许多,迅速从围观的人群中挤过去,抓住一个中年大叔的衣领,急切问道:“大叔,唐门这是怎么了?”

    这大叔还算是和气,看到聂欢背着剑就很客气的说:“七天前唐门的大小姐唐小西带着近卫骑出城进入寻龙林去找一个叫聂欢的小子,谁曾想遭到侠客行馆的追杀,唐小西生死不明,晚上的时候幸存的近卫骑兵赶回来,所以他们现在派出军团出城去寻找唐小西郡主的下落了。”

    “小西她……去找我了?”

    聂欢瞬间脑袋里一片空白。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