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73 久别重逢

573 久别重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七海公爵府,后堂大厅内弥漫着沁人的香气。

    秦云公主的降临让仆人们十分惶恐,甚至据说帝君关心秦云的安全,几乎快要忍不住想来公爵府探望女儿了,这更让整个公爵府的人都受宠若惊。

    唐小西专心对付着一整块的鹿肉,左手握着筷子,右手一把短匕首熟练的切着肉,漂亮脸蛋上带着满足,笑着说:“沾着甜酱的鹿肉好好吃,小云你也多吃点!”

    秦云扑哧一笑,溺爱的看着这位好闺蜜,说道:“你呀,到现在依旧还是地境第三重天的境界,该好好努力啦!”

    唐小西有些委屈的努努小嘴:“你还说,你当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天赋与资质么?再说了,小云你的武魂是天下第一的缚神锁啊,我的武魂只是第二等的火狐,对了,你如今什么修为了?”

    一旁的风不败道:“殿下已经达到57级天境第一重了。”

    “啊?”

    唐小西张大了小嘴,一握拳头说:“没有想到我已经被小云甩掉那么多了,我也要好好努力了呀……不过要先吃饱,不然没有力气修炼。”

    秦云和风不败不禁莞尔。

    “就是不知道沐沐他怎么样了,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唐小西吃着吃着,忽然幽幽的说了一句,眼睛都红了。

    风不败一愣,没有说话。

    倒是秦云说:“小西,如果聂欢真的对你那么重要,我去向父皇进言,让他赦免聂欢便是,只是杀了一个边城小吏而已。”

    唐小西兴奋的看着她:“真的可以吗?”

    秦云用力点点头:“嗯!”

    一旁,正在吃肉的秦亮忽然抬起头,道:“殿下,陛下曾经说过,帝国律法当前,任何人都不能宽赦,这句话他登基的那天就说过,你这样打陛下的脸不太好吧……”

    秦云瞪了他一眼:“秦亮哥哥真是不会做人!”

    唐小西点头:“嗯。”

    秦亮是迹宁王之子,亲王的儿子,其实是秦云的堂哥,憨厚一笑:“那……那就试试吧,说不定陛下真的会赦免那小子呢!”

    风不败在旁看着,欲言又止。

    饭后,秦云在公爵府的后花园里赏花,秦亮则身为御林卫之首,亲自佩剑保护在一旁,帝君给他的唯一任务就是保护殿下安全。

    “西郡主。”

    风不败提着战刀,远远地唤了声。

    木头走廊上的唐小西停住脚步,回眸问道:“风统领,有事吗?”

    风不败咳了咳,道:“西郡主,那个……聂欢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吗?”

    唐小西愣了愣,脸蛋微微一红,说:“他……他算得上是我最好的朋友了罢?”

    “这样啊……”

    风不败笑了笑:“那我风不败在这里说几句话,说完之后这些话便随风而散,西郡主也便当做从来没有听过这些话,如何?”

    唐小西愕然:“嗯,什么?”

    风不败沉吟一声,说:“几天前,一个小子从银杉城里长途跋涉,经历近半个月,历尽苦难从七星森林到寻龙林,随后进入兰雁城,由于在下的举荐,他已经进入了圣殿修炼,化名为‘聂尧’,或许圣殿里就有郡主想要的答案。”

    “啊……”

    唐小西娇躯一颤,围在脖颈间的银色丝巾随风飞起,落在荷塘之中,她缓缓抬起头,一双秀眸看着风继行:“真的吗?”

    “嗯!”风不败重重点头,道:“郡主请放心,任何时候,风不败都不会骗人的!

    ……

    试炼房内,秦剑秋擎起一柄长剑,这柄剑不知道来头,但肯定不是凡品,剑刃之上流淌着一道道的冰晶能量,至少也是灵器级别的宝贝了,不比聂欢的燎原剑逊色多少。

    “刀剑无眼,聂尧大人小心了,别伤了你,我可担待不起。”

    秦剑秋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他已经开始催发武魂,是一条毒蛇模样的兽武魂,同时剑刃周围也开始泛起斗气的光泽,这是他对聂欢最大的优势,斗气对真气,完全不同的力量层次。

    聂欢没有说话,只是迅速召唤出葫芦壁,连续加持好龙鳞壁、玄龟甲和青岩铠等力量,虽然说是一次试炼,但他深知,这一战对他来说是一次生死战,秦剑秋拔剑的瞬间就已经毫不掩饰自己的杀心了,这试炼房内只有两个人,杀人再简单不过了。

    “领教了!”

    秦剑秋的手腕骤然翻转,长剑闪电般袭来,犹如长虹,这位圣殿第一剑的出手气势确实完全不同凡响,剑气里激荡着斗气,在空气中甚至也发出了尖啸的剑吟声。

    聂欢的剑法止于御风剑法与雷击斩,雷击斩是杀招,真正对招的时候就是御风剑法,而御风剑法讲求的是御风与速度,这时候完全忘却了陪练师的身份,脚下坠星步一掠而动,燎原剑火焰暴涨,“叮”一声撞开了对手的剑刃,“刷刷刷”连续三次斩击轰向了秦剑秋的胸前,直接抢攻!

    “好剑法!”

    秦剑秋不由得喝起彩来,毕竟是一名武者,就算是立场不同,但是对修炼的痴迷却让他不得不欣赏眼前的对手。

    “叮叮叮”连续三声,聂欢抢攻的三剑迅速给格挡开来,秦剑秋回防的速度实在太快,三剑之后便横扫一击,剑刃带着斗气“砰”一声轰在玄龟甲上,同时武魂形象张开,悍然一次毒液吐舌技能,一口毒液喷了出来。

    “啊!?”

    聂欢疾退数步,扬起葫芦壁利用气劲荡开毒液,身后却猛然一寒,秦剑秋的步法无比精妙,长剑“刷刷刷”三次形成了三角攻击落在他的身后。

    回身已经略显太迟,第一层的玄龟甲直接被劈碎了!

    秦剑秋鼓荡着全身的斗气,哈哈狂笑着,急冲而来,战膝抬起重重的撞击在第二层的龙鳞壁上,斗气震撼,一时间聂欢气血翻涌,向后跌退数步,一抬头,秦剑秋纵身跃起,长剑幻化为数十柄,居然是万剑诀,方针也用过的一招!

    他的剑气穿透力太强,龙鳞壁也挡不住了!

    迅速发动武魂技能,毒浆!

    真气凝聚为葫芦花形象,一口毒浆喷出。

    秦剑秋不知就里,自然也不敢硬来,急忙撤掉了万剑诀的攻势,在空中一个翻身之后躲了过去,却看到毒浆喷吐在地上,滋滋作响。

    “好毒啊!”他冷笑。

    “彼此彼此。”

    聂欢仗剑抢攻,两人再次缠斗在一起。

    如此斗了近五十个回合,双方身上都多出了一些伤痕,不同的是秦剑秋被刺中了两次胳膊,鲜血横流,而聂欢被刺中了两次胸前要害,但只是破皮,没有流血太多,鲜血刚刚好足够浸透衣衫,所以看起来倒像是伤势很重,其实秦剑秋的伤势反而更重一些,这大约就是炼皮的效果吧!

    秦剑秋越打越急,他知道额聂欢只是50级战圣,可自己这个天境第一重的强者居然没有在他手里占到太多便宜。

    于是,怒意上涌,也带着无尽的斗气,斗气源源不绝,短时间内就能恢复许多力量,这是斗气强于真气的地方,再打十几个回合,聂欢的脸色就已经开始苍白,力量有些不济了,身上再次多出了几个剑刃穿孔。

    “噗噗噗噗……”

    秦剑秋越攻越急,那长剑犹如毒蛇一般一次次的吞噬聂欢的心脏、脖颈等要害部位,秦剑秋的杀心完全暴露了出来。

    “你想杀我!?”

    重重一击魔音拳击退对手之后,鲜血已经从聂欢的嘴角溢出了,他抬头看着对手,冷冷道:“方针就那么想我死?”

    秦剑秋冷笑:“不是小侯爷要你死,而是你该死,你这小畜生只是一个通缉犯,凭你也配在圣殿里修行?速速去死吧!”

    长剑凌空,又是十多次凌厉的穿刺攻击。

    聂欢拼命催谷真气凝聚起来的龙鳞壁瞬间又再次崩碎了,毕竟实力悬殊,甚至这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乏力。

    “蓬!”

    身后重重撞击在墙壁上,试炼房的墙壁至少一米厚,但强大的冲击力依然把墙壁表层撞得粉碎,聂欢的身躯也进入墙壁近20厘米。

    “哗!”

    秦剑秋弃剑不用,却张开铁爪般的左手猛然抓住聂欢的脖颈,嘎嘎笑道:“怎么样,你的葫芦不是号称圣殿第一防御吗?现在怎么不神奇了,你的身躯经过炼皮了吧?哈哈哈,曹宏那个老东西居然传授你这种废物炼皮功法却不传授我们,果然太偏心了!”

    说着,他将长剑的剑尖抵在聂欢的胸前,缓缓的推入,剑尖刺入皮肉中时,看着对方痛苦的神情,忍不住的哈哈大笑:“怎么样,你的炼皮怎么不起效了?聂尧,你也不想这样死吧?哈哈哈,你这样的废物就只能这样死啊!”

    ……

    “抵抗!抵抗啊!”

    心里忽然传来一阵愤怒的吼声,聂欢浑身一颤,双臂之间涌入了一种玄奇而浩瀚的力量,有些熟悉,对,是七曜玄力!这时候,这救命的力量居然再次涌现了!

    左臂一扬,震开了秦剑秋的长剑,聂欢的身上涌起了一丝丝的黑色力量,双眸之中更是隐隐透着血红色光芒,也不知道哪儿来得力量,猛然一旋身就反而把秦剑秋按在粉碎的墙壁上,右手握成拳,低喝一声:“你说谁是废物?”

    拳头上光芒璀璨,七曜玄力第一重天——一曜苍生乱!

    ……

    “嘭!”

    铁拳重重轰在了秦剑秋的腹部,聂欢用力过猛,带着秦剑秋一起冲了出去,两个人直接将厚厚的墙壁给撞穿了!

    但七曜玄力用完之后,身体马上陷入了一种非常疲倦的状态,随着秦剑秋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沐沐!”

    耳边传来一声清甜的叫唤。

    他抬起头,却看到一双雪腻修长的腿在长裙的包裹下,再看时,唐小西的漂亮脸蛋映入了眼帘。

    ……

    久违了,小西!

    “沐沐!”

    不由分说的,唐小西一下就扑进了聂欢的怀里。

    胸前被两团柔软压着原本是一种享受,奈何那里也是伤口,聂欢马上闷哼一声,脸色都开始变得苍白了。

    “啊,你没事吧?沐沐……”

    看着聂欢胸前的剑伤,顿时唐小西这位美丽郡主就已经气得炸毛了,转身冰冷的看着秦剑秋,道:“这个金星教官是谁?”

    一旁,大执事曹宏恭敬道:“启禀郡主,他叫秦剑秋。”

    秦剑秋也认出这美丽少女是传说中沧澜公的独孙女,急忙不顾伤重挣扎着爬起来,跪在地上说:“小人参见西郡主!”

    “哗……”

    一串火焰萦绕在西郡主雪白的五指之间,她骤然一闪身来到了秦剑秋的前方,五指一扬,“啪”的一记闪亮的耳光抽打在秦剑秋的脸上,竟把他抽得飞离原地,跌倒在地,脸上火辣辣的五个指印,唐小西加持武魂的一击,这一掌没有把他直接打晕也算是他修为不错。

    曹宏瞬间差点石化了:“郡主,你为何殴打金星教官?”

    唐小西将聂欢扶起来,冷冷的说道:“因为他欺负我的人了!”

    一旁的另一个执事正是方针,方针驳斥道:“郡主,分明是秦剑秋的伤势更重,聂尧身为陪练师居然重伤了教官,已然违反了圣殿的禁令,应当把他立刻逐出圣殿才是!”

    唐小西转过身来,一字一句道:“聂尧是我唐小西的人,方针小侯爷,你有种再说一遍试试?”

    方针支吾了一下,竟然无法再说什么。

    虽然方针是神侯的独子,但毕竟神侯在非战时期手里没有兵权,但唐小西的靠山则是爷爷唐澜,手握七海城数十万兵权的诸侯,双方的地位与实权都有着天壤之别。

    ……

    “沐沐,你还好吗?”唐小西收起脸上的冰冷,露出一丝少女该有的微笑,看着依偎在她身边的猎户啦问道。

    聂欢百感交集,银杉城一别他自知与唐小西的地位悬殊,她不可能在意自己,结果错了,幸福来得好突然,原来唐小西是这样的在乎自己的安危,于是略微的矫情了一下:“小西,我前两天去寻龙林里找你,但是没有找着……”

    唐小西扑哧一笑:“傻沐沐,寻龙林那么大,你怎么会找到我呢?还好,现在是我找到你了,怎么样,还是我比较厉害吧?”

    聂欢不禁失笑:“嗯,西郡主文韬武略、天下第一咯!”

    唐小西被哄得十分开心:“嗯,这还差不多。”

    说着,她转过身手指着秦剑秋,道:“虽然聂尧只是一个陪练师,但你给我记住,聂尧是我们七海公爵府的座上宾,谁也不能伤了他,否则就是与七海城为敌。”

    转而看向了曹宏,唐小西露出了沁人心脾的美丽笑容:“曹宏爷爷,你怎么也不约束一下你们的金星教官啊,你看,陪练师差点就被打死了,那么重的伤势,这分明是想杀人啊!”

    曹宏忙不迭抱拳道:“郡主责怪的是,老朽以后一定尽力督办此事。”

    方针则咬牙道:“大执事,咱们圣殿有自己的规矩,不必要为了一个七海城而如此委曲求全吧?”

    唐小西脸色一寒。

    这时,她身后的一群御林卫中出来一人,正是风不败,风继行提着战刀,冷笑道:“小侯爷,末将知道那秦剑秋是你的剑术老师,他想杀聂尧,你也脱不开干系吧?”

    方针一愣:“风统领,你怎么来了?”

    “不止是我。”

    风不败让开一条道,久违的孟怀渑出现了,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容,他握着一柄重剑,笑道:“小侯爷,我们都是聂尧的朋友,如果他有什么开罪了小侯爷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就当是给我们一个面子吧!”

    “孟怀渑?!”

    方针咬牙切齿道:“汐郡主好大的排场,居然把禁军统领和御林卫的孟怀渑都叫来了,一个白袍御林,一个御林卫,哼,这分明是让方某人无话可说,是吧?只是你们别忘了,帝国律法森严,作奸犯科之辈从来就没有好下场,你们好自为之吧!”

    “不劳你忧心。”

    唐小西淡淡道:“我朋友的事情,我自然会解决,只是小侯爷以后出手有点分寸,不管是出了什么事,只要聂尧有个好歹,唐小西绝不善罢甘休。”

    “哼……”

    方针拂袖而去,秦剑秋则悻悻的站起身,擦拭一下嘴上的鲜血跟了过去。

    ……

    看着他们走远,孟怀渑才走上前,用力一拍聂欢的肩膀,哈哈笑道:“阿欢,你小子真不赖啊,居然能超越境界击败秦剑秋这样的天境强者!”

    聂欢有苦说不出,差点被杀,这么丢人的事情怎么说啊,只好说:“哎,都是运气好,不然恐怕就已经被他揍了。”

    曹宏走上前:“阿欢,你的伤势没事吧?”

    聂欢摇摇头:“没事,多谢曹宏爷爷关心。”

    曹宏点头,随后对着围观的一群教官和陪练师道:“好了,没事了,你们都各自进行自己的修炼吧,不要乱了分寸。”

    众人纷纷散去,但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大家都看到了金星教官秦剑秋被聂欢打败了,秦剑秋身为圣殿第一剑,这个人是丢定了!

    ……

    唐小西与聂欢久别重逢,好多想说的话,但是真的见面了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果决勇敢的西郡主反倒是脸蛋羞红的站在一旁,看着聂欢无言以对了。

    看着她可爱的神态,禁不住笑道:“小西,脸如红霞啊……”

    唐小西顿时更羞了,挥舞粉拳揍了他一下,说:“还说,我还以为你死了……”

    “怎么会,我那么福大命大!”

    风不败懒得听两人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的**了,便抱拳道:“事情已经解决,郡主,我该回泽天殿了,殿下已经回去了,我不能在外面逗留太久。”

    “嗯,多谢你,风大哥!”聂欢道。

    孟怀渑便也一起辞行,聂欢和唐小西把他们一起送出圣殿。

    ……

    唐小西遣回了一群近卫骑兵,只带着几个人,因为她想陪聂欢在帝都里好好逛逛,晚上的时候就在帝都扬名天下的酒楼——听雨楼里解决,只有两个人,点了一些米酒,外加非常丰盛的一桌菜肴,这顿饭由唐小西请客,西郡主根本就没有把钱当成一回事。

    聂欢在寻龙林里饿了好几天,自然风卷残云了,而唐小西已经在中午就吃饱了,乐呵呵的在旁笑着看他狼吞虎咽。

    终于,快把肚子吃得圆滚滚的时候,聂欢满足的打了个饱嗝,笑道:“别人请吃的东西就是香啊……”

    唐小西掩嘴浅笑:“笨蛋!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中午的时候我收到了羽书,最迟明天,屈老就要返回兰雁城了。”

    “哦,屈楚老师回来啦?”

    “嗯。”唐小西点点头,说:“见到他时,我自然会让他去圣殿里看你,顺便再传授你一些武学,哎……沐沐你虽然进阶速度很快,但依旧不够强,圣殿可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没有足够强的实力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聂欢深有同感:“嗯,我已经领教过了。”

    唐小西歪头笑着看他:“沐沐,我可以经常去圣殿看你吗?”

    “可以啊,不过……别再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了。”聂欢挠挠头,有些无奈道:“现在我恐怕已经是圣殿的名人了……”

    唐小西掩嘴笑:“大笨蛋,你越是出名,那些人越是不敢轻易动你,如果你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子,哼,以甑方的秉性恐怕早就悄无声息的杀掉你了。”

    “也对。”

    聂欢看着自己的拳头,运劲之后,皮肤周围遍布着真气,笑道:“还是要拳头硬啊,不然说什么都没有用。”

    “嗯!”

    ……

    晚上,看了一会花灯之后就送唐小西回府了,直到目送这些绝色郡主进入公爵府之后聂欢才回圣殿,继续修炼!

    深夜,明月下,继续炼皮。

    可是这一晚的效果不太好,似乎炼皮已经达到了极限,皮肤无法吸纳更多的灵力,再强行修炼下去也是有害无益。

    远远地,月光下还站着两位老者,一个是曹宏,另一个是羊角,两个人评头论足。

    正聊着,忽然风声一掠而过,羊角道:“怎么回事?”

    曹宏则捋着胡须笑道:“屈楚,来了就出来,何必鬼鬼祟祟的!”

    小树林内,屈楚缓缓走出,哈哈笑道:“曹宏,你这老家伙果然还是如斯的敏锐,怎么样,我这个学生的天赋还不错吧?”

    “天赋是不错,只是没有提升。”曹宏眼中精光一盛。

    “没有提升?怎么回事?”屈楚道。

    “他进入圣殿时是50级战圣,如今依旧是50级战圣,增加的只是实战经验,力量却没有任何的提升,他的根骨……已经限制了他的继续成长,就像是许多一生境界滞留某一阶段的二流修炼者一样。”曹宏的神态有些惋惜。

    屈楚则神色一凛,随后笑道:“不怕,我有准备。”

    “哦?”曹宏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惊愕。

    ……

    屈楚一个起落之后就落在了聂欢不远处,嘿嘿一笑道:“聂欢,好久不见了,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礼物!”

    “刷!”

    一个黑色布帛包裹着的东西凌空飞了过去,聂欢惊喜的看着屈楚,笑道:“屈老,你来啦?”

    “先看礼物吧!”屈楚微微笑着。

    聂欢低头打开布帛,却发现里面是一本已经朽烂掉一半的书籍,甚至上面的字迹都已经不清晰了,竹简烂成一堆,显然被屈楚重新穿线装订起来的,卷书首部倒是清晰的几个字——煅龙骨。

    “煅龙骨?”他一脸茫然。

    屈楚淡淡笑道:“严格的说,是煅龙骨残卷,目前也就只能找到那么多了,你凑合着修炼吧!”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