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82 追查到底

582 追查到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嗨!这样光喝酒多无趣……”

    秦亮忽然站起身,抱拳拱手笑道:“不如我们撤掉中间的桌案,以武会友,怎么样?风大哥,我们好久没有切磋了吧?”

    “在这里比武?”风不败一愣,笑道:“不太好吧,今天可是上夕节啊,要和和气气……”

    秦亮性子急:“我们都是习武之人,有什么不和气的,小茵你觉得对不对?”

    秦云嘴角一扬,梨涡浅笑道:“既然要比武,那就不能大动干戈,我有个提议,每个人都不得召唤武魂,一旦召唤武魂就算是输了,另外,比武太过于危险,就斗剑好了。”

    “斗剑?”聂欢愕然。

    秦云笑着点头:“嗯,只比试剑术,如何?”

    风不败道:“也好,武学六艺中剑为首,就比剑好了,不伤和气!嘿嘿,何况我的剑术只是三流,还望各位多多让我一点。”

    秦亮、风不败、孟怀渑等人都是将领级别的军人,主武器大部分是长枪、长刀等马上的长柄武器,但每个人都有佩剑,这是必须的。

    侍从迅速将中间的桌案撤走,留下了一片空间来。

    风不败纵身一跃,“铿”一声拔出腰间锃亮的长剑,手腕轻轻一翻抖出一朵剑花,笑道:“来来来,谁先领教一下风某人不入流的剑法?”

    孟怀渑大笑一声,离席走了过去,缓缓拔出佩剑,抱拳道:“风兄,领教领教!”

    “嘿!”

    风不败抢先进攻,长剑之上斗气激荡,剑刃一盘一带就是连续三剑扫过,孟怀渑的剑法更偏向于柔和,轻轻的将风继行的抢攻带过,随后反手一击,风不败急速格挡,两人错身而过就已经叮叮当当的双剑碰撞七次之多了。

    还好两个人都收敛着斗气,否则光是剑气大约就能让这里变成一片狼藉了。

    孟瑶看着战斗的二人,拍手笑道:“哥哥加油!”

    风不败的笑声传来:“你哥哥的剑法那么拙劣,怎么加油!?”

    “叮!”

    一声剑吟之中,孟怀渑提着长剑急速后退,在地板上滑退数米撞击在墙壁上,脸上带着一丝惊愕,抬头笑道:“风兄,又中了你的计了!”

    风不败的剑法刚中有柔,就是这一股柔劲击败了孟怀渑。

    “轮到我了!”

    秦亮是个武痴,三两步拔剑上前就是一轮抢攻,显然他的剑术修为远远在风继行之中,颇有章法,三五个回合之后风不败就已经惊险连连了,急忙纵身跃出场外,抱拳道:“秦统领威武难敌……末将受教了……”

    “啊,你这就认输啦?”秦亮一愣,一副没有打够的样子,悻悻道:“我还以为你们两个的剑法有长进,没有想到你们偷懒根本就没有学剑。”

    风不败哈哈一笑:“我专研的是风行刀法,又不是剑法。”

    秦亮扫视一周,目光却落在了林沐雨身上,笑道:“阿欢,你身后背负着一柄剑,想必也是一个耍剑的人,来来来,与我切磋几招如何?”

    “啊?”

    聂欢怔了怔,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也要动手,急忙摇头说:“不用了吧,我只是圣殿的一个陪练师,并且是地境的修为,怎么能跟你们这些天境境界的人争锋……”

    “阿欢!”

    秦亮瞪圆了牛眼,道:“你小子是不是不给我秦雷面子?”

    一旁,唐小西伸手一推聂欢的胳膊,笑道:“沐沐可是高手呢,秦亮哥哥你要小心啊,万一你输了,整个御林军的脸面可就都丢了……”

    秦亮睁圆眼睛:“阿欢!”

    聂欢已经被赶鸭子上架了,只好站起身,迈步踏入场中,强调了一句,说:“不用武魂,对不对?”

    “对,拔剑吧!”

    “嗯!”

    聂欢巍然立于原地,右手横于胸前,一道道气流氤氲起来,身后的燎原剑“铿”一声自行出鞘,被他抬手抓住,剑刃之上浮现着一道道火焰。

    “好剑,好俊的剑法!”

    秦亮不禁觉得有意思,他见过不少御剑术的高手,但没有一个人有眼前聂欢这般的气势。甚至就连秦云也睁大了一双美目看着聂欢,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爱钱如命的可耻家伙居然出剑的气势如此不凡!

    “我来了!”

    秦亮一声断喝揉身剑中冲了过来,纵然轻轻一纵身,那剑光便如同轮盘般的连续四次旋起劈斩下来,聂欢不能后退,双手握住剑柄来格挡,只觉得双臂仿佛就要被震断了一般的连续四次撼动,格挡完毕之后还没来得及反应,秦亮一声暴喝,战靴抬起就是一脚。

    必须抵挡,不然就输了!

    电光火石间聂欢抬起战靴,“蓬”一下与秦亮对了一脚,但显然对方的斗气更强,将他震得连退数步,然而就在被震退的那一刻,“啪嗞”一道雷光在他的右手中飞起,燎原剑已经脱身在空中,以雷御剑的一击瞬间爆发——惊雷狂澜!

    “刷!”

    紫蓝色的雷光包裹着燎原剑,笔直的轰向了秦亮,聂欢没有全力施为,只是用了五成的力道,他也怕会伤了秦亮。

    “吓?!”

    秦亮一愣,急忙扬起铁拳,凝聚出三重气铠来格挡!

    “蓬!”

    雷光四射,秦亮小瞧了林沐雨的力量,被轰得连退数步,顿时脸上涨红了一片,低喝一声将大量斗气贯注在剑刃之中,纵身跃起,居高临下的又是一击,这蛮牛,是打算用力量来制住对手。

    这一击实在太强了,甚至凛冽的斗气吹得聂欢快要睁不开眼了。

    掌心一张,一道道微风无声衍生,正是以风御剑的前奏。

    “喝!”

    当聂欢的手掌扬起的时候,燎原剑如有灵性的跟着一起迎了过去,席卷着小范围的凛冽风暴,秦亮手里的兵刃只是凡铁,比不得燎原剑这五阶玄品的宝剑,加上剑魂的力量,一声尖啸声中,疾风破撞击在秦亮的攻击风暴上!

    “蓬!”

    又是一声巨响,能量炸开,秦云、风不败、唐小西、孟瑶等人都看呆了。

    秦亮的脸上尽是骇色,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子的御剑术会那么强,不像以往遇见的那些御剑者的攻击那么软弱无力。

    聂欢更是战意高昂,他太想看看四系御剑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了,而秦亮这个72级天王级的强者简直就是难得一遇的试金石!

    “嗡!”

    剑刃呼啸旋转起来,聂欢双掌横起张开,一道道烈焰维系着燎原剑,只不过这一击他没有运用真龙元火,只是用了凡火而已,长剑尖啸起来,周围萦绕着螺旋火焰,犹如利箭般的冲向了秦亮!

    秦亮一怔,已然感觉到这一击是挡不住了!

    “喝!”

    他战靴猛踏地面,震撼声中,一道道金色锁链在周围升起,正是他的缚神锁武魂!

    ……

    “秦亮哥哥!”

    秦云猛然站起身,眼中满是焦急,缚神锁号称天下第一破坏力的一等武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稍有闪失可能就让秦亮的对手殒命了,而聂欢救过自己一命,让他死在自己面前这是秦云万万做不到的。

    “嘭!”

    火焰暴涨,以火御剑的螺旋破撞击在缚神锁上,秦亮连退数步,气血翻涌,战意涌现,已经不管秦云的呵斥了,长剑一挥,缚神锁萦绕在长剑周围就轰向了聂欢。

    双脚站定,浩然真气涌动,聂欢以最快的速度召唤出龙鳞壁与玄龟甲,同时双手隔空以火御剑掌控住反弹回来的燎原剑,真龙元火迅速萦绕在剑刃周围,既然真龙元火容易伤人,那用来防御总是比较安全的吧?

    “嘭!”

    一声巨响,仿佛整个听雨楼的七层都要被掀翻了一般。

    “嘎嘎嘎……”

    聂欢单膝跪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龙鳞壁、玄龟甲已经被轰碎了,燎原剑拄在地板上,若不是真龙元火的保护,恐怕自己已经被格杀掉了!

    秦亮则提着长剑,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他的缚神锁武魂在刚才的那一刻居然完全的碰撞破碎了,武魂受损难免伤及身躯,喉头一甜就吐出了一口鲜血,抬头看着聂欢,咧嘴笑道:“阿欢,好俊的剑法和防御……哈哈,痛快!痛快!我们再来打过!”

    聂欢头也不抬,却扬起左手摇了摇:“秦亮大哥,不打了,我认输……”

    体内气血翻涌,他确实是没有一战之力了。

    ……

    唐小西一个箭步上前,扶着聂欢:“没事吧?”

    孟瑶也跟了过来,给聂欢把了脉,笑道:“没事,只是武魂受到一定的损伤而已。”

    秦云则带着一丝责怪的神情看着秦雷,道:“秦亮哥哥,你太鲁莽了,居然用七层的缚神锁武魂去打阿欢,要不是他修为很深,恐怕就已经……”

    秦亮脸上满是歉意:“我……我知错了,小云别生气,我……”

    “没事啦,坐下来调息内伤吧。”

    “嗯。”

    ……

    风不败端起酒杯,笑着说:“阿欢,你这御剑术是师出何门?”

    “一个神秘的老人……”

    “哦?”风不败知道他不想说,便笑道:“既然阿欢有这么俊的剑法,那不去参加三年一度的斗剑大会就太可惜!”

    “斗剑大会?”

    “对啊,帝都三年举行一次的斗剑大会,夺得第一名的人就可以成为御林卫的一员了,而且可以得到觐见陛下的殊荣!”

    说着,风不败拍了拍胸脯,笑道:“兄长不才,是三年前斗剑大会的冠军!想我当年也是有‘通天街之虎’的称号的啊……”

    “通天街之虎?”

    孟怀渑在旁笑道:“意思就是说他当年拎着一把烂刀从通天街东边砍到西边,整天跟一群地痞流氓打架,无人能敌,哎……世道不公啊,这种人居然也能当上禁军统领了。”

    风不败瞪了他一眼:“你那么丑就不要说话了!”

    孟怀渑:“……”

    宴会进行到亥时才散去,秦亮率领三十多名御林卫护送秦云、唐小西回府,风不败则醉意盎然的提着宝剑,牵着自己的战马,翻身上马就伏在马背上,转身看了看聂欢,笑问:“阿欢,你喝了这么多,还能骑马吗?”

    聂欢抓进缰绳,将头盔夹在腋下,笑着说:“可以,风大哥还是多担心自己能不能骑马回去吧?”

    风不败不禁大笑:“这倒没事,兰雁城就是我风不败的家,在家里走丢了也没有关系,就算是我醺醺大醉,我的兄弟们也会把我找到抬回去的。”

    秦亮打了个酒嗝,手里依旧拎着酒坛子,说:“御林卫,上马!”

    ……

    听雨楼外的灯笼光芒极其暗淡,聂欢有些看不清秦茵和唐小汐的容颜,就看到两个美丽少女各自上马,便问:“殿下,小行,要不要先送你们回去,然后我再回圣殿?秦亮大哥喝多了啊……”

    秦云在暗淡的星光下梨涡浅笑:“阿欢,你也喝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放心啦,兰雁城是帝都,我身后便是数十名实力不俗的御林卫,谁也不能对我怎么样,小西我也会保护她回去的,你早点回圣殿,天色很晚了,小心黑暗中的狼族们。”

    “嗯。”聂欢知道秦茵所知的是方针这样恨不得自己碎尸万段的人,于是策马笑道:“那我们有缘再见啦!”

    唐小西醉眼朦胧,笑着说:“沐沐再见!”

    秦云则看着林沐雨的远去的背影,忽然想起了什么,便大声说:“阿欢,记得一定要参加斗剑大会,如果你能进决赛组,我和父皇都会参加你的庆功宴的!”

    夜色清冷,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一名御林卫牵着秦茵的坐骑缰绳,道:“殿下,我们回泽天殿吧?那个人走远了……”

    秦云一双星眸看着远方,眨了眨之后笑着说道:“嗯,先去七海公爵府把小西送回去,然后再回泽天殿,走吧!”

    “是!”

    ……

    聂欢和孟怀渑一起把楚瑶送回灵药司,这才转身直奔圣殿,圣殿的两名守卫看到他这一身装束之后马上表情肃然的行了个帝**礼:“聂尧大人,您回来了!?”

    “嗯。”

    聂欢点头致意,策马缓缓进入圣殿内。

    走过长长的走廊,正要去马棚的时候,忽然不远处一个人影奔跑过来,借着火把的光芒可以看到他一脸虬须,正是霍秀。

    “章炜大人,怎么了?”林沐雨问道。

    霍秀忌讳莫深看看周围灯火下的几个守卫,压低声音说道:“聂尧大人,有点事情必须要告诉你,但是……这里还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吧!”

    “嗯。”

    聂欢翻身下马,与章炜并肩踏入了试炼堂,这才问:“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是什么事啊?”

    霍秀咬牙切齿道:“兄弟,你还记得小豆芽吗?”

    “嗯,当然记得,小豆芽惨死于秦剑秋的剑下,我一辈子都记得!”

    “小豆芽的死只换得了500金茵币,但是这500金茵币依旧没有能够到他父母的手里。”

    “什么?”聂欢身躯一颤,睁圆眼睛看着霍秀:“到底发生了什么?”

    霍秀深吸了一口气,神色颇为愤怒,道:“小豆芽的家乡就在兰雁城外的‘落霞村’,他的父母都健在,但是……我今天上午奉命带着圣殿骑士出行去采买过冬棉衣的时候路过落霞村,却看到小豆芽的父母都惨死与他人之手,并且那500金茵币也不翼而飞了。”

    “妈的!”

    聂欢一时气急,酒意还没消去,脸色涨红:“是不是方针和秦剑秋搞的鬼?”

    霍秀叹息一声:“多半是……我们两个都已经得罪神侯府了,方针一怒之下杀掉小豆芽的父母来泄愤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都怪我一时疏忽,否则他们二老可能便能躲过这一劫了。”

    “不,是我疏忽了才对。”聂欢痛苦得紧握铁拳。

    霍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聂尧大人,小豆芽的父母不该就这样冤屈的被杀,对不对?我们即便是不能为小豆芽报仇,至少要为他的父母报仇。”

    聂欢轻轻点头:“查办这件案子的人是谁?”

    “火雀司。”

    霍秀淡淡道:“火雀司专管兰雁城帝都范围内的一切命案,但火雀司隶属于刑部,而刑部尚书又是神侯府的常客,所以神侯府一旦施压,多半火雀司是差不多审不出什么所以然的,并且我已经得到消息,火雀司的人初步确认了小豆芽双亲是死于山贼之手,那500金茵币害了他们的性命。”

    说着,霍秀重重一拳轰在墙壁上,道:“他们死于一剑穿喉,大半个喉咙都被剑气震碎了,整个兰雁城能有这般剑法修为的人屈指可数,不是秦剑秋又会是谁?!”

    聂欢点点头,说:“我明白了,咱们一起去见曹宏大执事吧!”

    “好!”

    ……

    两人牵着马直奔雷洪的住处,叩门数声之后,曹宏飘然而出,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阿欢、霍秀,你们两个……唉……不该管的事情就不该去管,这世道有那么多的不公,你们管得过来吗?”

    显然,曹宏对小豆芽这件事洞若观火,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聂欢一抱拳,说:“曹宏爷爷,圣殿是帝国武者的殿堂,如果就连圣殿都能包容那种滥杀无辜的狂徒,那么圣殿到底算是什么,还能算是帝国修炼者的武魂吗?我们修炼武学,不就是为了捍卫帝国、为那些弱者而战斗吗?”

    曹宏怔了怔,道:“阿欢,这些话……没有任何人敢这样跟我说。”

    聂欢目光傲然:“曹宏爷爷,您是圣殿大执事,这个担子,您扛也得扛,不扛也得扛,否则您就不配当这个大执事!”

    “你……”

    曹宏瞪圆了虎目,过了半晌,无奈摇摇头:“你这臭小子,我真是拿你没办法,屈楚那老家伙怎么会收了你这么一个顽劣不堪的弟子,也罢也罢,屈楚的面子我还是应该给的,你们去牵马吧,随我一起去火雀司!”

    “多谢曹宏爷爷!”

    霍秀也是一喜,抱拳道:“谢过大执事!”

    ……

    帝国火雀司,位于刑部的右侧,一整栋建筑群连成一片,而火雀司的总堂则像是一只即将翱翔九天的火雀一般,昂首傲然之姿凛然,栩栩如生,总堂的门外,8名守卫手持战刀守在那里,一旁火把跳跃着光芒,忽闪忽闪。

    马蹄声由远及近,曹宏、聂欢、霍秀相继将战马停在了火雀司总堂前方。

    “什么人?”守卫大声呵斥道。

    曹宏缓缓的掀开了斗篷,一副苍老容颜。

    “原来是圣殿的大执事!”一群守卫纷纷下跪,尊卑有别,曹宏不但是大执事,更是帝国六位白袍御林卫之一,拥有直接觐见帝君的资格,这样的大人物是守卫们得罪不起的。

    “不知大执事深夜造访火雀司有何要事?”

    “我要见火雀司住持,郑图大人!”

    “郑图大人已经睡了。”

    “烦请通禀。”

    “是!”

    不多久,守卫去而复返,道:“大执事请进!”

    “多谢!”

    一行人在守卫的带领下进入火雀司总堂,侍从点亮了灯笼,将大厅里照得灯火通明,一个身穿文官服饰的人飞快迎了上来,跪拜在地,道:“属下郑图,参见曹宏大执事!”

    曹宏将其扶起,笑道:“郑图大人何必那么客气,起来起来。”

    “大执事此次造访,不知有何贵干?”

    “阿欢,你来说吧?”

    “是!”聂欢一抱拳,将小豆芽父母惨死的命案说了一遍。

    郑图听完之后脸色不太好,说:“这件命案已经算是定案了,现在要来重新审理,恐怕会有些唐突吧?大执事,我……”

    曹宏淡淡道:“郑固大人,火雀司掌管帝国刑法,你这个火雀司住持总不至于明知有人冤死却无动于衷吧?”

    郑图深吸一口气:“此事关联重大……恐怕属下……”

    曹宏一摆手:“不必多言,你现在就书写一纸文书,把彻查本案的权力交给聂尧、霍秀二人全权办理,这件事牵连到我们圣殿里必须清理门户之人,我不得不管。”

    郑图一咬牙,点头:“是,但……一旦神侯府追究起来的话……”

    曹宏笑了,拍拍他的肩膀:“你放心,神侯府追究,一应责任由我曹宏来担着。”

    “多谢,属下这就写!”

    ……

    深夜里,聂欢、霍秀骑乘着骏马,穿着圣殿武将袍沿着通天街直奔城外而去,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他们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惩奸除恶,不让方针在圣殿、兰雁城一手遮天。

    曹宏远远地看着二人的背影,他这次为了支持他们也可谓是豁出去了,身为圣殿大执事,那么多年的韬光养晦、明哲保身,如今居然做出如此出格之事,就连曹宏都感觉到有些意外,但他的心情依旧不错,在聂欢身上隐隐看到了当年那个不卑不屈的自己,只不过岁月洗礼之下,自己的锋芒已经被磨平,如今看到聂欢,便忍不住的想到当年的自己。

    “阿欢啊……”

    他轻叹了声,却忽然心里一舒,倒觉得这孩子像是一道曙光般照亮了这帝国上空盘旋千年的黑暗。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