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91 灵脉术

591 灵脉术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聂尧大人,晚膳已经为您放在门外了。”

    ……

    外面传来仆人的声音,聂欢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双眸子中的精光渐渐散去,恢复为原先的清澈,这是他闭门思过的第三天了,其实这三天里也并没有闲着,一直在修炼煅龙骨残卷,这部残卷十分玄奇,修炼得越深,聂欢也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斗气的增强。

    不过他不敢有任何懈怠,毕竟三天前的试炼自己事实上险死还生,赵焱输就输在太轻敌,被惊雷狂澜一击震飞了梨花枪之后又轻敌以自身防御挑战聂欢最强的穿透力一击,假如赵焱真的严阵以待的对垒,恐怕死的人就是聂欢了,必经过骑术、枪法上赵焱占尽了优势。

    骑术、枪法还要慢慢跟圣殿里的教官切磋、学习,急不来,现在他更需要强大的力量来对抗隐藏着的敌人,龙墓一战已经让聂欢明白自己与圣域强者的差距,这种天壤之别无法用短期的勤奋修炼来弥补,唯有从那神秘灵魂的身上获得更多的力量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吃完晚饭之后,重新回到密室中,进入心神合一之中。

    ……

    灵觉缓缓凝聚,他缓缓进入了忘我状态,灵觉化为一道流光进入了自己的意海,意海中一片混沌,时而是波澜滔天的怒海,时而是峰峦叠嶂的群山,时而又是一片空洞的黑暗,往下看去,一片黑暗幻化为千层巨浪的海洋。

    “刷!”

    聂欢的灵觉迅速化出真身,身穿圣殿战袍的模样出现在意海之中,这是他第一次尝试化出真身,居然成功了,既然在意海中,就仿佛在梦境中一般,真身自行掌握飞行的力量,劲风呼啸,吹得战袍猎猎作响,他闭上眼睛,感受到那股强横的力量就在下方,于是纵身跃下,拔出燎原剑,整个人犹如利剑般的穿入海洋之中。

    “嘭!”

    冰冷的海水刺激下,他睁开眼,但就在睁眼的那一刻,下方就变成了群山,速度不减的冲了下去,手臂轻轻一抖,燎原剑带着螺旋破的斗气力量直接冲击地面,那青山绿水的地面居然缓缓扭曲,在燎原剑耳朵指引下一路飞向下方。

    眼前骤然一片黑暗,这是一个黑暗的混沌空间,天光自上而下的泄落,映照在一个模糊的人影上,聂欢缓缓落下,站立在松软的地面上,看着眼前的人,这人的身体仿佛正在起火一般,灼人的火焰正将他的身躯缓缓的烧成火星,一缕缕的火星冲天而去。

    七曜魔帝!

    这伤口应该就是炼器宝鼎灼烧的结果,看来对七曜魔帝的灵魂造成的伤害还是非常实质性的,聂欢紧握着燎原剑,道:“七曜魔帝,这种滋味不好受吧?你当初妄图夺取我的躯壳,现在却成为我体内的一个被囚禁的灵魂,真是可怜。”

    七曜魔帝缓缓抬起头,一张脸庞已经被炼器鼎烧掉了近半,血肉正在化为零星火花升腾起来,看起来恐怖之极,他忽地咧起烧掉三分之一的嘴角,说:“小子,你来这里干什么?你以为你是赢家吗,做梦去吧,还没到最后呢!我真是看错你了,原来你还有那么厉害的炼火,不过……只要你杀不掉我,我就有机会重新夺舍,到时候……好教你生不如死!”

    聂欢剑眉一扬:“你在我的禁锢之下,想少吃点苦头就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

    “哈哈哈哈……”

    七曜魔帝仰头狂笑了几秒钟,低头看着他,说:“说吧,你想从我这里问出什么来?”

    “七曜玄力的力量我为什么无法掌握?”聂欢问道。

    “你?就凭你?”七曜魔帝又是一阵大笑,笑声震撼着整个意海的空间,说:“老子穷尽一生才领悟到七曜玄力的绝学,这股力量旷古烁今、无人能敌,就连秦义那老鬼都死在七曜玄力下,就凭你还想驾驭七曜玄力?”

    聂欢左手轻轻一张,炼火立刻衍生出来,继续灼烧着七曜魔帝的身躯。

    “回答我的问题,不要做人身攻击,没意思。”他淡淡道。

    “啊啊啊……”

    七曜魔帝这位旷世魔王惨叫不绝,浑身满是汗水,这才悠然道:“你……你这臭小子,告诉你也罢,七曜玄力是一种来自于灵魂的力量,想要驾驭七曜玄力就需要足够强横的灵魄,以你那弱小得像是一只鸡一样的灵魄,最多只能掌握七曜中的第一曜而已,这也是你强行使用二曜妖魔舞而被反噬的原因。”

    “我的灵魄很弱小吗?”

    “弱小如鸡……”

    “你闭嘴!”聂欢身躯一颤,生怕自己得来一个“林弱鸡”的称号,强压着怒意,继续问道:“那如何才能提升我的灵魄强度?”

    七曜魔帝沉默了几秒钟,说:“你解除我的禁锢,本大帝倒是可以考虑收你为徒,传授你整套七曜玄力的绝学。”

    “别做梦了。”

    聂欢的声音很平淡:“虽然我渴望力量,但我绝不会做与虎谋皮的事情,你这辈子也别想踏出我的意海半步,放心吧,我自有让你就范的办法。”

    说着,他猛然一跺脚,整个意海空间就成为了炼器宝鼎的熔炉了,火焰从四面八门升腾起来,烈烈的灼烧着七曜魔帝的身躯。

    “啊啊啊啊……”

    惨嚎声中,七曜魔帝的身躯不断被烧成灰烬,但他早就修成了魔帝不死之躯,所以不断有新生的血肉长出来,然后再被烧掉,如此反复,惨不忍睹。

    “现在,把七曜玄力完整的交给我!”聂欢目光冰冷的说道。

    七曜魔帝软软的跪伏在地上,声音很微弱:“你……你这么折磨我,太不人道了……”

    “笑话,你这杀人狂谈什么人道,我这是正义的审判而已。”聂欢大言不惭的样子,扶着剑柄一步步的走上前,淡淡道:“何况你随时都想杀我,所以无论我对你做什么都不算是过分,这就是我行事作风的准则。”

    “是吗?”

    七曜魔帝缓缓抬起头,忽地眼中涌出一道道烈焰,大地缓缓颤抖,脚下的土地迅速崩裂开来,出现了一道道蓝色的星辰,七曜魔帝哈哈大笑,猛然扬起手掌,一颗璀璨星辰迅速凝聚出来,嘎嘎大笑道:“你算是什么东西,还敢进入意海跟我叫板?你这是在找死啊,蠢货!”

    聂欢暗暗叫遭,急忙后退,他哪儿想到七曜魔帝在自己的炼器鼎内还能发起反噬。

    “嗡……”

    强绝天地的力量涌动起来,是七曜星辰变的无上之力!

    聂欢急忙一声断喝召唤出武魂,玄龟甲、龙鳞壁相继加持,手掌则掌控着五枚气铠来保护自己,但眼前猛然光芒盛放,七曜星辰变的力量迸发出来,仿佛无数星辰在瞬间完成了裂变爆炸一般,滔天的毁灭力量袭来,居然一瞬间就摧毁了玄龟甲、龙鳞壁等防御护盾。

    “完了,我的身体要被夺舍了……”聂欢心底一寒。

    就在这时,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哥哥,你真是太任性了!”

    “刷!”

    身躯仿佛被人拽着一样离开了最底层的意海,经受一阵清凉海水的冲击之后已经飞离了七曜星辰变的攻击区域,聂欢扭头一看,美丽的精灵女官璐璐拍打着翅膀,正拽着自己飞行。

    “璐璐,哈哈,璐璐……”死里逃生让他一阵狂喜。

    璐璐转身看他,撅着小嘴责怪道:“七曜魔帝的灵魄力量太强了,随时都可能掌握你的身躯,你居然还敢灵觉进入意海来送死,哥哥你可真是不知深浅……”

    “好啦,我之前不知道嘛。”

    “嗯,快点出去吧,灵觉进入意海太久对身体可是有严重伤害的。”

    “嗯。”

    聂欢纵身一跃,突破了天际,灵觉重归**,缓缓的睁开眼睛,却已经发生浑身都是冷汗了,短短的几分钟,却像是经历了几个世纪一般的漫长。

    ……

    灵魄,可是怎么修炼灵魄呢?

    其实聂欢也知道,七曜魔帝就在自己的体内,七曜玄力的力量是可以利用炼器鼎炼化出来的,自己最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增强灵魄的力量,否则就算是炼出七曜玄力也无法使用,他可不想再次使用七曜玄力的时候是用生命作为代价来换的。

    “璐璐,你知道怎么修炼灵魄吗?”他问了一句。

    璐璐迅速飞出了身躯,摇摇头说:“不知道……不过哥哥可以问问曹宏,这个老头儿博览群书,应该会知晓一二。”

    “嗯。”

    聂欢站起身,看看一旁,赵炀的梨花枪还摆在那里,在幽暗中泛着淡淡的盈盈光泽,这柄梨花枪是玄品的兵刃,枪杆、枪刃上的铁质非常罕见,属于稀有类的金属,不过炼魂效果却并不好,内里蕴含的兽魂绝不超过4000年,简直是浪费了那么好的金属了,等有空时倒是可以找到合适的灵石重新炼魂,这样梨花枪就绝对是一柄稀世神兵了。

    打开密室门,远处几名圣殿的守卫正守在那里,其中一人客气的说道:“聂尧大人,您还在七日闭门思过时间内,不能出门的。”

    “我知道,我想请你们去请大执事曹宏过来一下,就说我有问题想请教。”

    “是,大人!”

    圣殿守卫十分恭敬,想必他也知道聂欢在战神学院击败赵炀的事情,这个世界以武为尊,聂欢在这些人的心目中无疑已经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强者了。

    ……

    没过多久,曹宏推门而入,笑道:“阿欢,在这里过得还好吧?”

    “谈不上好或不好,只是有些太空虚了而已……”聂欢如是说:“好在一直修炼,倒也还能熬得过去,曹宏爷爷放心吧!”

    曹宏哈哈一笑:“臭小子,你断了赵炀一臂,教他这辈子都不用使用长枪了,我们圣殿第一枪就这么在你手里变成了废物,你倒好意思跟我埋怨起来,说吧,这次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

    聂欢想了想,问道:“曹宏爷爷,你知道灵魄吗?”

    “灵魄?”

    曹宏微微一怔,道:“知道,灵魄随着武者修为的提升而变得强大,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怎么了阿雨?”

    “我想单独修炼灵魄,有什么办法吗?”

    “单独修炼灵魄?”

    曹宏不禁失笑:“这……我还真没有听说过有人会去单独修炼灵魄的,灵魄的强度可是与修为相辅相成的啊。”

    “那……有没有单独的办法?”

    “有倒是有。”曹宏眉头紧锁,道:“我听说过数百年前有个奇人,自创了一套修炼精神力的绝学,但自己修炼了之后导致灵魄太强,嗅觉、听觉都比普通人强横数百倍,结果导致精神错乱,后来投河自杀死了,所以也就没有人研修他的所谓绝学了。”

    “我去……”

    聂欢怔了怔,但仔细一想,其实一旦自己掌握了七曜玄力之后,七曜玄力就会消耗掉不少的灵魄力量,应该不至于会让自己神经错乱,于是问道:“那还能找到他的这本绝学吗?”

    “应该可以,泽天殿的藏书阁里收藏着千万典籍,找到一本三流武诀应该没有问题。”说着,曹宏认真的看着聂欢:“阿欢,你确定自己不会修炼这本武学而神经错乱?”

    “不会的,爷爷放心吧!”

    “那好!”

    ……

    黄昏之前,曹宏派人送来了一本已经枯黄即将纸张脱落的古书,依稀可见上面用小篆写着三个字——灵脉术!

    捧着灵脉术,聂欢研读了整整一夜,两万多字烂熟于胸。

    所谓灵脉,其实就是把灵觉融入四周、契合自然,通过四周一草一木的空气、温度、能量的细微脉动来提升自己的精神力修为,确如曹宏所言,灵脉术是一本三流武诀,没有足够的修为就修炼灵脉术确实可以把人逼疯掉。

    不过聂欢不同,他已经踏入天境,灵魄原本就已经很强了,加上炼皮、淬骨、洗髓等,身拥真龙血脉,即便是灵觉再提升一些也没有什么问题。

    夜晚,躺在床上,静静的将灵觉四散出去,果然,能够感受到声音的脉动,远远的大约500米外有人走路的声音,两个人,一沉一轻,都没有说话,应该是秦毕与霍秀,因为两个人身上洋溢出的气势也是一强一弱,强的气息较为暴烈,弱的气息较为柔和,断然是两人无疑了。

    “咚咚……”

    几分钟后,敲门声传来,霍秀哈哈大笑:“聂尧大人,我和阿毕带着酒肉来看您呢!”

    聂欢翻身而起,开门让两人进来,果然两个人提着酒肉,他马上欣然笑道:“你们来啦,快进来坐吧,不用客气。”

    霍秀自然是不会客气,他带着一只烧鸡、一条鹿腿,而秦毕则提着一些熟菜,两坛好酒放下之后三个人边吃边聊起来。

    “赵炀那孙子,居然还扬言要单手练剑,终有一天要亲手解决你……”霍秀喷着口水说道,脸上涨红,神色愤怒的样子。

    聂欢不禁一笑:“随他吧,赵炀已经是废人了。”

    秦毕则说:“聂尧,等你出去之后一定要小心点,我听外面的人说,神威营的人放出话来,只要找到机会,一定会把你大卸八块呢!”

    “神威营?”聂欢皱了皱眉,说:“算了,我就知道一定会得罪神威营,再说了……方针也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霍秀一拍胸脯,道:“放心,你在圣殿内,谁也奈何不了你,不是吗?”

    “嗯。”

    霍秀神秘兮兮的一笑,说:“聂尧大人,你击败了赵炀之后,整个兰雁城几乎都是你的传闻呢,他们都说你已经是圣殿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了,足以与禁军统领风不败、御林军统领秦亮等人媲美呢!”

    “怎么会?”聂欢不禁失笑:“风不败、秦亮都是天之骄子,我不过是运气比较好才打败了赵炀而已,再说他们都是手握千军的统帅,我算是什么?”

    霍秀微微笑:“兵权么?其实想要兵权也很简单,只要你决定离开圣殿,相信不少帝国内不少军队都愿意要你,以你的修为……混个鹰扬校尉什么的绝不是问题。”

    “不谈这个啦,喝酒!”聂欢没来由的有些心烦意乱,就算是当上统领又能怎么样,始终要面对着许许多多的敌人,夜不能寐、寝食难安。

    “好,喝酒!”

    ……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终于禁闭的7天之期到了,而当聂欢走出密室的时候,灵脉术也已经略有小成,整个人神清气爽的站在庭院之中。

    “哗!”

    拳头一握,乳白色斗气氤氲在拳头周围,他轻轻一运劲,一曜苍生乱的力量马上出现在掌心里,一片血色,所谓苍生乱,即是战争,这一式的力量雄浑霸道,是七曜玄力中最为使用自如的力量,深吸一口气,缓缓提升斗气强度,聂欢一声低喝:“二曜妖魔舞!”

    “嗡!”

    周围的气流飞速激荡着,一道道黑色妖气氤氲在掌心里,那是二曜妖魔舞的力量,果然修炼灵脉术很有效,掌握着第二曜的力量居然并不感觉到十分吃力,至于第三曜,其实经过7天的炼器宝鼎炼化,已经从七曜魔帝的灵魂之中炼化出了第三曜的奥义,只不过当聂欢提起斗气想发动第三曜的时候就浑身传来剧痛,双臂之上满是青筋,丹田内更是仿佛要谷爆了一般,终究自己的灵魄还是承受不了第三曜的力量。

    深深的舒了口气,他放弃了对三曜众生厄的强求,随他去吧,反正每天都会修炼灵脉术,说不定哪天就能轻松掌握第三曜了,而且即便是现在的修为也已经十分惊人,聂欢心里其实十分自信,不超过70级的天境强者,他基本上都能完胜!

    “阿欢!”

    羊角捧着圣殿卷宗经过庭院,远远地笑着说:“你的禁闭解除了,今天上午是圣殿招新的日子,你这个金星陪练师理应去参加。”

    “是,羊角爷爷。”

    他快行几步,迅速整理了一下衣甲,这一身的圣殿战袍穿在他身上十分合适,也非常好看,就连羊角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轻叹一声自己年少时可没有资格身披这身战袍。

    圣殿大厅中,一群教官、陪练师分立两侧,曹宏亲自主持新人入驻圣殿的仪式。

    “聂尧大人,您来啦?”霍秀笑着打招呼。

    聂欢微微一笑,站到了霍秀的对面,身后一群银星、铜星、铁星的教官与陪练师自然投来敬畏的目光,事实上聂欢和霍秀都是金星,在圣殿里的地位已经不能与当初进入圣殿时同日而语了。

    “仪式开始吧!”曹宏淡淡道。

    羊角展开卷轴,声音中带着老迈的颤音,堵着说道:“即,今日入驻圣殿者共14人,试炼第一名,秦岩松,皇族后裔,62级天尊,武魂龙鳞甲,入驻为金星教官,月俸禄200金茵币!试炼第二名,李鸣,平民,59级战圣,入驻为金星教官,月俸禄80金茵币,试炼第三名,雷江,平民,55级战圣,入驻为金星陪练师,月俸禄50金茵币……”

    当羊角把14个入驻成员的名单宣布了一半的时候,聂欢就已经注意到了这行人最前方的一个年轻人,剑眉星目,颇为俊朗,但眉宇间有股子说不出的傲意,这小子似乎长得跟秦亮有些相似,仔细想想,似乎应该是秦亮的弟弟,传说中的迹宁王次子——秦岩松!

    秦岩松也注意到了聂欢,提着一杆火红色铁矛走上前,嘴角一扬,笑问:“你就是聂尧?”

    “是我。”

    “我听哥哥提起过你,说你如何厉害,现在一看,不过如此罢了。”他扬起剑眉,就这么直愣愣的挑衅开了。

    聂欢不禁失笑,秦岩松是秦亮的弟弟,他也懒得计较,便抱拳道:“以后会有切磋机会的,小王爷。”

    “嘿,我知道。”

    ……

    “都安静一点。”

    曹宏肃然说了一句,随后道:“你们14人如今已经是圣殿的一员了,须知圣殿是天下武者的圣堂,在圣殿内修炼期间不得私斗、不得杀人,这是我们的基本铁律,好了,羊角执事,向他们宣读一下圣殿七十四律条吧!”

    “是,大执事!”

    当羊角将74律条读完的时候,众人都已经快要昏昏欲睡了,曹宏随即宣布解散,午饭之后开始正式试炼与陪练。

    而就在聂欢转身要去吃饭的时候,忽然秦岩松的手掌按在他的肩膀上,笑道:“聂尧,你先别走,我们分个胜负再吃饭也不迟!”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