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97 为了殿下

597 为了殿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牵着战马,缓缓的穿行在通天街上。

    路上的行人纷纷投来敬畏的目光,在平民看来,这群身穿白色战袍的人就是力量的象征,所以不少人纷纷避让。

    聂欢皱着眉头,低声道:“百姓惧怕我们?”

    卫虎子尴尬一笑:“是,但也不是……”

    “怎么说?”

    卫仇道:“御林军是帝都防卫兵力的最大组成部分,号称7000人就能保帝都固若金汤,但是……在平日里,御林军其实是属于无作为的状态的,甚至时常有侵扰百姓的事件发生,秦亮统领公务繁忙,也管不到这些事情了。”

    聂欢皱了皱眉,继续牵马向前行进。

    一个个店铺在眼前晃过,很快的,来到了一座白墙的宅院前方,里面隐隐传来了女子的哭声,“吱呀”一声,大门打开,只见一群30多名衣衫褴褛的女子在守卫的押解下从里面走了出来,一个个脸色死灰,眼神中毫无生机。

    “快点走,你这贱婢!”

    一名守卫抬手就用剑柄猛砸在一名女子的肩膀上,砸得她一个趔趄倒在地上,抬头愤怒的看着这个守卫,却一言不发。

    聂欢瞬间石化在了那里,那女子的眼神是多么的像香湘啊!

    “怎么回事?”

    聂欢翻身上马就冲了过去,人在马上就已经抬手隔空拔出燎原剑,长剑迅速穿了过去,“铿”一声就击断了那守卫的再次扬起的剑身。

    “大胆,什么人?!”守卫迅速转身,却看到策马而来的聂欢以及他领口上百夫长的军衔徽记,便急忙恭敬道:“参……参见将军。”

    “这些女人是怎么回事?”聂欢淡淡问道。

    这守卫一愣,道:“将军,这里是养育堂……这些女子自然就是营姬了,小的这正在带她们去禁军大营执行浣衣日常任务呢……”

    身后,卫虎子跟了上来,道:“将军,这些确实是营姬……”

    “营姬是什么?”聂欢问。

    “营姬,营姬就是……”卫虎子有些难以启齿,咬了咬牙说:“营姬又称为浣衣女,负责去军队进行洗衣任务,另外……营姬也负责排解士兵的**,所以,将军……”

    聂欢看着眼前的一群女子,一个个目光无神,甚至有的还非常年幼,但身上已经伤痕累累,顿时他心底无名火起,抬手抓住回旋而来的燎原剑,道:“都给我押回去,来人,跟我一起进这个养育堂,我要看看这养育堂到底是什么东西!”

    “将军……”卫虎子急忙阻止道:“营姬这个规矩是军神项问天时代就流传下来,我们……我们不能破坏军规啊!”

    聂欢心中一痛,咬牙道:“卫虎子,你愿意眼看着她们继续忍受折磨吗?如果不忍,就跟我进去。”

    “是,将军!”

    ……

    十名御林军纷纷上马,冲开了养育堂的大门,大门内数十名守卫看到御林军来了哪儿还敢反抗,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

    这是一个大院,不远处传来了少女的惨嚎声。

    聂欢策马而去,直接撞开了角落里一个房间的大门,却只见一个肥胖的身躯正伏在一名少女的身躯之上蠕动着。

    “什么人?!”胖子一脸暴戾的转身,喝道:“竟敢坏老子的好事,找死!”

    他甚至不看来人是谁,赤身就抓起一旁的战刀冲了过来,武魂浮现在战刀上,这人倒是个武学造诣不低的人,别看身体肥胖,不过却非常敏捷。

    聂欢翻身下马,剑锋轻轻一探吸住了对方的长刀,迅速旋身后退,带着胖子整个人出了房间。

    就在将他引出了房间的那一刻,聂欢浑身爆发出一波斗气,燎原剑骤然下压带着胖子身体下沉,转身就是一击回旋踢,浓烈的斗气包裹在战靴上,“蓬”一声踹在胖子的后脑勺上,愤怒之下的一击,这胖子哪儿能受得了,整个人飞起撞在墙壁上,青石砖飞散了一地,那胖子的护身真气完全崩碎,已经昏厥过去了。

    周围的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唯独一个年轻的守卫喃喃道:“赵大人可是地境第二重天的修为啊,一招就被击败了,这位御林卫大人好强……”

    聂欢却抬头看着房间里,那少女一丝不-挂的坐在床上,正在痛苦的饮泣着。

    缓缓再度迈入了房间,他一抬手拽下身后白色的战袍,为少女披上,道:“别哭了,一切都过去。”

    少女却猛然拽下了战袍扔在地上,眼中带着绝望,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他,道:“别假惺惺的了,你们这些军人都是畜生,全是畜生!”

    聂欢呆呆的站在那里,也不解释什么,转身关上了房门。

    ……

    外面一片嘈杂,又是一群守卫冲了进来,为首一人佩戴着千夫长军衔,脸色铁青道:“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名守卫道:“章将军,刚才赵大人为一名营姬‘开封’的时候,这位御林卫大人忽然闯进来,把赵大人给打晕了!”

    “哼!”

    张军一脸暴怒的看着聂欢:“你是什么人,知道规矩吗?攻击养育堂,就是在攻击帝**队,你这个所谓的御林卫明白吗?”

    “这里就能代表帝**队吗?”

    聂欢剑眉一扬,周身密布着浓烈的斗气,武魂已经呼之欲出,杀意凛然,他看着眼前的一群士兵,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把女人当成泄欲工具,万般的**,你们把人不当作人,这样的践踏,就凭你们也配称帝**人,这大秦帝国的版图交给你们这些酒囊饭袋来守护,恐怕早就支离破碎了!”

    “你!你……”

    张军一脸的愤怒,但是却能感受到聂欢浩荡的斗气,他自问绝对不会是这个御林卫什长的对手,便猛然拔出佩剑,道:“长枪兵,给我围住他,老子今天不管他是御林卫还是什么军队,胆敢在养育堂里放肆伤人,我张军就一定把你送去军法处!”

    “来啊!”

    聂欢嘴角一扬露出一丝俊逸的笑容,居然主动挑衅,在他身后,还有一群衣衫不整的少女在房间里瑟瑟发抖,这些少女都是从各地“采集”来的女奴,她们唯一的作用大约就是用自己的身体去愉悦那些帝**吧?

    “上!”

    聂欢大喝一声,顿时一大群长枪兵围了过来。

    聂欢带来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卫虎子暴喝一声拔出佩剑便扫了出去,真气贯注在剑刃之中化为剑气横扫在人群中,顿时七八根枪头就这么硬生生的被他斩断了,果然,能够入选御林卫的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其余的御林军也纷纷拔出佩剑,有的已经翻身上马准备冲杀了。

    外面涌入的士兵越来越多,并且这些人肩膀上佩戴的徽记赫然就是禁军,甚至聂欢已经认出来张军也是禁军的千夫长。

    “嗡嗡……”

    指尖轻轻扬起,隔空驾驭着火劲萦绕的燎原剑,攻击一触即发,聂欢淡淡道:“张军将军,禁军统领风不败是我的大哥,我不想伤了彼此的和气,你要是识相的话马上撤掉你的人,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张军毕竟是千夫长职衔,哪儿受得了这样的折辱,长剑一挥,低喝道:“说那么多干什么,进攻!”

    一群长枪兵纷纷将长枪放平,四面八方的冲了过来。

    聂欢看得真切,左手轻轻一摆,顿时武魂葫芦凝聚为葫芦壁,“当当当”的弹开了这群禁军的长枪,右手驾驭燎原剑发动攻击,剑刃化为一道火焰长虹横扫而过,带着低低的嘶吼声,瞬间火蛟剑魂就已经浮现出来,一声怒吼吞噬在十几个长枪兵人群中,下一刻这些人已经惨嚎着在火焰中挣扎灭火去了。

    “混账!”

    张军怒吼一声,长剑带着三道分裂流光斩落下来,武魂长嘶!

    强将手下无弱兵,张军一出手就能看出身手不凡了。

    但聂欢更强,而且要强许多!

    左臂一横掠过了马背,已然将亮晃晃的梨花枪取在手中,只是轻轻一颤,枪头上抖出一道枪花笔直的碰撞在张军的剑刃上。

    “叮!”

    碰撞声十分尖利,张军只觉手臂中一寒,紧接着就看到一道兽魂浮现在梨花枪上,那是11000年冰霜麒麟的炼魂!

    “吼!”

    枪魂一闪即逝,冰霜麒麟的利爪横扫在了张军的铠甲上,带着一道道的雪花,下一刻张军就已经连退数步,脸上尽是惊骇之色,浑身正在冷冻麻痹,一道道冰霜爬上了皮肤,他已经在瞬间就失去了战斗力了,毕竟地境、天境悬殊太大,这也怪不得他。

    “撤……撤退……”

    张军的脸上一片骇然,周围的禁军也纷纷停手,众人知道就凭这点兵力已经奈何不了眼前这个年轻的御林卫了。

    ……

    战斗不到两分钟就结束了,但地上的血迹成为这场战斗存在过的证明。

    卫虎子提着带血的长剑,神情凝重:“将军,我们得罪了禁军的巡哨人马,已经是捅娄子了,现在我们怎么办?”

    聂欢的目光落在了那些被囚禁在养育堂里的少女们,数量大约200多人,他皱着眉头,问道:“卫虎子,如果我们就此离开,这些女人的命运如何?”

    卫虎子一愣,道:“继续她们该有的命运而已。”

    “那如果我放了她们,又会怎样?”

    “她们自然是获得自由,但将军您……恐怕会被军**处。”

    “那就放了她们吧……”

    聂欢轻轻一声叹息,道:“有什么责任,我一人来担当就是了。”

    “是,将军……”

    禁军的人纷纷散去了,但留下了几个伤者在地上惨嚎着,这倒是让聂欢平静了下来,翻身上马,吩咐道:“留下两个人救治伤者,其余的人跟我一起护送养育堂的女子出兰雁城去。”

    卫虎子抱拳道:“是,将军,只不过这些女子身无分文,怎么办?”

    聂欢摸了摸口袋,里面有一些零碎的金茵币、银茵币,钻石币也有几枚,于是掏出一枚钻石币交给了一名御林军士兵,说:“拿去兑换成金茵币分发给这些女子,每人5枚,不够的你们凑凑,我之后会补回给你们。”

    卫虎子伸手入怀掏出了一袋金茵币,道:“将军说哪里话,这些钱给了就给了,怎么能让你补缺。”

    “禁军的人很快就会来了。”

    聂欢看了看养育堂外,道:“我们必须快一点,否则禁军的大队人马一到我们就走不了了。”

    “是!”

    ……

    很快的,近200名营姬衣衫褴褛的从养育堂中出来,也包括刚刚被夺取了第一次的那个女孩,当她得以走出养育堂的时候,眼中也终于出现了一丝生机,其实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甚至比贞洁还要重要,有时候人性就是这样。

    一路护送这些女子出城,聂欢拥有巡查所的当值腰牌,所以出城也没有受到什么阻挠。

    城外秋风和煦,一群女子各自拿了金茵币,纷纷的跪在了路边,极为虔诚的道谢着,甚至有的已经抱头痛哭了。

    聂欢骑乘在战马上,闭上双眸,灵脉术的感知下远远的传来了马蹄的震感,便伸手一指南方,说:“往南三里多就是一片村镇,你们快点去那里生活吧,不要再回来了。”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女人们哭泣着,相互搀扶而去。

    不到五分钟,浓重的铁蹄声传来,大队禁军人马从城内冲了出来,至少上千人,但带头的将领聂欢是认识的,赫然是带他第一次进入兰雁城的那个千夫长罗敌。

    “阿欢!”

    罗敌剑眉紧锁,策马而至道:“你实在是太鲁莽了,你可知你闯了多大的祸了?纵放两百名营姬,这在军中可是死罪啊!”

    聂欢带着歉意道:“罗大人,实在是太对不起了……这一次我伤了禁军的士兵,确实太鲁莽了,只不过……我实在看不下去一个女孩在我面前被**,如果我能忍受这一切,我就不配穿上身上的这件白袍,对不起……”

    “唉……”

    罗敌一声长叹,道:“养育堂是帝**在兰雁城内豢养营姬的集中地,直接隶属于神侯府治理,你这次砸了养育堂……神侯府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以神侯方宜州对你的态度,这一次必然不能善了,你打算怎么办?”

    聂欢深吸一口气,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自己去泽天殿觐见陛下领罪。”

    “嗯。”

    罗敌点点头,道:“我们兵分两路,我会留下500骑护送你去泽天殿,你一定要小心,在到达泽天殿之前不要落在神侯府或者宪兵营的手里了,方宜州和项雨都不是省油的灯,我会立刻去找风不败和秦亮大人,有他们二位说情或许陛下能从轻发落。”

    “嗯,多谢你,罗敌大人!”

    “出发吧,禁军必须先把你的械缴了,没问题吧?”

    “嗯。”

    ……

    交出了燎原剑和梨花枪,聂欢遣散了卫仇等御林卫、御林军,让他们自行回巡查所缴令去了,卫虎子千般不愿意但最后也只能忿忿不平的离去,就这么看着聂欢被一群禁军押送着去泽天殿了。

    通天街上十分热闹,百姓们围在大道两旁,远远的看着禁军方阵,指指点点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行不多远,远方一支军队疾驰而来,甲胄鲜明,胸前铠甲上镶嵌着金鹰徽记,是宪兵营的人,项雨手中的喋血枪低垂,泛着血红色光泽,将长枪猛然一扬,低喝道:“大胆聂欢,你胆敢违抗帝**法大闹养育堂,来人啊,给我拿下,带回宪兵营!”

    聂欢眉头紧锁,一旁的禁军百夫长却抱拳一笑道:“末将参见项雨大人,聂欢已经被末将拿下啦,禁军这就将他押送去泽天殿听候陛下发落,不劳项雨大人费心啦!”

    “是吗?”

    项雨手臂微微一颤,烈焰涌上了长枪,化为一头盘踞的猛虎武魂,第一等武魂——踏火虎,他手臂轻轻一沉,策马疾驰而来,喋血枪上满是烈焰,大笑道:“我项雨想拿的人,还没有拿不到的!”

    那禁军百夫长一愣,甚至连拔剑的勇气都没有,项雨早就踏入了天境第二重境界,是一位天王级强者,力量悬殊下,区区一个百夫长又怎么敢跟项雨动手?

    “让开!”

    聂欢猛然策马撞开百夫长,手掌一张,玄龟甲+龙鳞壁的防御壁瞬间凝聚而成,正面承受项雨这志在必得的一击!

    “蓬!”

    踏火虎的咆哮声不绝,喋血枪产生了一股急旋之力,犹如锥子一般的刺透了玄龟甲,项雨暴喝一声,一双虎目中满是怒意:“给我破!”

    又是一声巨响,龙鳞壁也一起被刺透了,喋血枪带着凛冽火焰刺向了聂欢的脖颈。

    “哗!”

    千钧一发之际聂欢侧身躲过,喋血枪在脖颈边留下了一道血痕,他翻身下马,一个箭步来到了执剑校尉的身边,手掌微微一张燎原剑就应声出鞘了,一转身便看到了烈焰滚滚的喋血枪闪电般袭来,根本就来不及躲避,只能以燎原剑来格挡。

    “铿!”

    火星四溅,项雨的力量实在太强了,直接将他震得连连后退撞击在后面的一面墙壁上。

    “垂死挣扎!”

    项雨一声冷笑,猛然抬起了左臂,一道道烈焰萦绕在拳头周围,暴喝一声:“火云拳!”

    那呼啸的拳劲带着滔天之力,聂欢一咬牙,急忙双掌一起抬起,瞬间就把斗气提升到了极致,龙鳞壁+玄龟甲再次凝聚而成!

    “嘭!”

    火焰气浪形成了一道冲击波,将一群禁军、宪兵冲击得连连后退,而那些远远观望的兰雁城百姓更是纷纷捂着眼睛低头躲避气浪冲击。

    最难受的人莫过于聂欢,项雨这一拳十分诡异,火焰之力层层波荡,聂欢催谷斗气加持葫芦壁连续格挡住三层力,却想不到后面还有三层力,一层强过一层,这正是项雨修炼多年的“火云决”神妙之处,多少高手败在这一拳下!

    “砰!”

    震碎葫芦壁的一瞬间,项雨的这一拳着实的落在聂欢的胸铠上,直接将圣殿陪练师的金星徽记给震碎了,而聂欢则将剩余的斗气集中在胸口承受这一击,“嘭”一声撞击在墙壁上,身后的砖墙已经产生了一道道可怕的裂纹。

    好在并未受太重的伤,气血一阵翻涌,十分难受。

    “嘿!”

    项雨一声冷笑,喋血枪一抖闪电般的刺去,这分明是要杀掉聂欢,哪儿有一点要把他带回宪兵营审讯的意思!

    聂欢深知眼前这个人有多强,但毫无办法,力量完全被压制了,斗气瞬间就几乎耗尽,一时间提不起力量来,甚至就连七曜玄力都无法运出了,看着项雨的长枪突刺,这一瞬聂欢竟有一种死亡将至的感觉。

    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死在这里,这大约是成千上万穿越者的耻辱吧?而且死得还那么不值,就为了200名营姬而死吗?人家那些穿越者可都是建功立业、名垂千古了啊……

    一瞬间,聂欢思绪万千。

    就在这时,空中忽然传来狂风尖啸的声音,一柄宽阔战刀带着浩然斗气从天落下,是斩风刀,风不败来了!

    “铿!”

    项雨志在必杀的一枪直接被风不败给震开了,一道气旋在两人之间激荡着,风不败提着斩风刀,脸上带着战意与忿怒,道:“项雨大人,聂欢是御林卫,你想杀他?你可知御林卫是帝君钦赐的头衔,你有资格杀御林卫吗?”

    “嘿……”

    项雨有些轻蔑扬起了嘴角,手臂上火云决能量激荡,淡淡道:“风不败,我知道你和聂欢有私交,你想帮他就一起来吧,我项雨天下无双,一人战你二人又如何?”

    风不败道:“你今天当真不愿意放过聂欢?”

    “没错。”项雨的眼中带着杀意,道:“他破坏养育堂,公然挑衅帝**法,这就已经形同挑战军神项问天的威仪,我身为项问天后裔,怎能容得了这种人活在世上。”

    轻轻一摆斩风刀,风不败淡淡道:“项雨大人,我风不败一直敬你是个英雄,不过你今天非要杀阿欢的话,那便从我风不败的尸体上踏过去。”

    说着,风不败扬起战刀,大喝道:“所有禁军听着,这是我和项雨将军的个人恩怨,你们任何人不得动手,哪怕我风不败战死。”

    项雨冷笑一声:“你这是自己找死,我杀过不少天境的强者,但还从来没有杀过一位帝国统领,那就从你开始吧!”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